69书啦 > 铁血残明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前途
    庞雨不假思索的回答,“流寇优势在高速及往来不定,以灭流寇论,非安庆一处可就,但安庆确实灭寇之地。

    天下山川地理各有本等,小人略有所知的,仅安庆左近。

    此地背山面河,已阻绝两面,无论流寇自湖广还是南直而来,一旦在安庆阻其流动,流寇便失去三面通路,只能调头原路返回,其周旋余地大减,更是有迹可循。

    若后面有朝廷大军追击,安庆人马再封闭黄梅潜山等处山道,流寇便被包围在大江和英霍山之间狭窄地区,这一片区域丘陵山地纵横,不利于流寇骑兵行动,条件良好的道路只有黄梅、太湖、潜山、桐城这一条官道,其他道路行军速度低下,阻绝官道减缓其速度,官军就不难对付他们。

    因此安庆既是在下乡土,也是扑灭流寇的要害之地,流寇不争这要地,朝廷却不能不争,安庆实在需要一支可战之军。”

    张国维嗯了一声,似乎把庞雨的说辞听了进去,“若从黄梅而来,确实山河可堵截两面,但流寇若自庐州府而来,在安庆受阻却未必要调头而回,往北过北峡关,往东走无为州、和州方向,也不是回头路,你认为流寇是会往东还是往北。”

    这已经不是安庆的问题,也超过了张国维的防区,张国维问的应该是总督或督师操心的问题。

    庞雨略略思索,如果流寇往东,沿途的江对面便是应天巡抚的辖区,虽然流寇从没有渡过大江,但他们曾在渑池渡过黄河,从此之后中原糜烂,谁也不敢保证说流寇不会越过长江。

    而往北是回了河南,那是流寇走惯了的地方,没有什么好说的,张国维的问题中,关心往东的可能性更大。

    “小人以为,流寇之流动有两个目的,其一是躲避官军追剿,其二便是在流动中获取生存所需,流寇身后每有官军追赶,所以他们调头走原路的可能甚小,也不易获得养活寇众的物资,便只剩东边一个方向,经和州往扬州,这个方向塘湖密布江河纵横,有长江和运河堵截,如此一来东南两方道路断绝,他们只能再往北,朝廷只要及时调集大军,足可将流寇封锁于凤阳、扬州一带,则流寇覆灭可期。”

    庞雨一口气说完,好在以前看过不少导航图,大致的地形是知道的,此次船上一路打听,把他沿江了解的情况揉混在答案之中,到底对不对便不知道了。

    张国维看着庞雨,“方才你说,以保江南十府论,安庆之军可顺流而下沿江救援,可是应对流寇往东之策?”

    庞雨此时可以肯定,张国维的第一诉求仍是保自己的辖区,安庆对他重要,但江南九府更加重要,尤其其中还包括南京,只看杨一鹏的下场便知,安庆属于要紧之地,而南京是要命之地。

    张国维的诉求已经十分清晰,庞雨脑中飞快的回忆一番,沉着的回道,“如大人所说,是为流寇往东而预备,安庆之军不应只着眼于安庆,而应首要确保大人的运筹。

    江南百倍重于安庆,一旦确定流寇东进,安庆守备应沿江而下应援,若在丰水时节,船速一日可达四百里,枯水期一百五十里上下,数倍于流寇行速。

    江上首要巡查巢湖入江口一带,若巢湖无警,便随即东进,巡查和州之后,在江浦一带登岸布防,确保南直安全。”

    庞雨说完偷偷抬眼观察了一下张国维,巢湖在巢县境内,就江南而论,巢湖重要性远超巢县,因为湖中可以集结战船,出江便可直扑江南。

    庞雨曾听阮大铖念叨过两次长江要害,当时就听了个热闹,此时都派上了用场。

    江浦县则是应天巡抚辖区中另一个孤悬江北之处,在明代行政辖区犬牙相制的意图下,江浦县归属应天府,在凤阳巡抚的辖区打入了一个钉子,让长江天险不为任何一个辖区专有。

    但如此一来,江浦也就成了一个弱点,而且此处地方不大,却自古是一个长江渡口,过江不远就是南京,大明朝最富裕的江南地区,都在这一带,一旦流寇夺取江浦,就会直接威胁南京,即便流寇不过江,那种政治影响也极为重大。

    庞雨此时想来,安庆已经破败,或许在张国维的心中,江浦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安庆。

    如果安庆守备既能确保安庆,又能救援江浦,那对张国维就是不能拒绝的条件了。

    果然等了片刻之后,张国维语气温和的道,“你能两立战功,非是侥幸,总有些有别于常人的见解,但如此便能平息流寇否?”

    “小人所说的,只是灭可见之寇,而非未见之寇。

    所谓寇者,从前也是百姓。

    太平盛世时,也有为恶之人,却无流寇。

    方今天下流寇何止百万,岂有如此多坏人,归根到底还是百姓无处求活,灭了所见之流寇,天下又有新的流寇出现,一时剿之不尽,灭可见之寇易,灭未见之寇却难。”

    张国维饶有兴趣看着庞雨,似乎对庞雨一个班头能说出这种话颇有些惊讶,“那庞班头觉得,该当如何才能剿灭未见之寇。”

    “那不是小人这等武人能解决,必须以大人这般的正直忠臣主政朝堂,清除朝中奸妄,让朝廷正本清源,正人心固根本,当有众正盈朝之时,天下自然海清河晏,才能灭了那未见之寇。”

    庞雨说完就低头等候,他这段话其实是当日听杨维垣大骂东林党的话,崇祯上台后东林党众正盈朝,建奴却第一次入了长城,杨维垣的本意是讽刺,庞雨拿来活学活用,拍了一记若隐若现的马屁。

    这一番话比最开始站队的那个回答,更能附和张国维的心意。

    张国维看着庞雨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些笑意,“桐城县衙一个班头,能有这样的见识,确为难能可贵,难怪皮应举、杨尔铭都对你赞不绝口。”

    庞雨又躬身道,“小人一路行来,都是上官提携,才能立下一些薄功。

    但追根溯源,还是上官的知遇之恩,方能让小人一展所长,无论皮大人、杨大人,都是在下的恩人,小人没齿难忘。”

    张国维又微笑了一下,态度比起开始和蔼了很多,他站起身道,“庞班头远来辛苦,既来了苏州,可游历一番增长些见闻。”

    庞雨知道谈话结束了,张国维没有问一点练兵用兵的事情,不知是否因为庞雨的战绩亮眼,他觉得无此必要。

    “谢过都爷百忙之中抽空接见小人,小人告退。”

    庞雨倒着退了几步,到门前才转身出门。

    张国维却站在原地,他等庞雨远去后,转向马先生问道,“马先生觉得他说得如何?”

    马先生对他这种谈话模式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什么思考就道,“虚言多但实话也有,至少安庆守备之设的用意,是说到了。

    若确实能沿江应援,对于防江大有裨益。”

    “马先生信他今日说的是真话吗?”

    马先生低头道,“属下实在不知该不该信。”

    张国维轻轻道,“人说的话即便是信了,也未必信对了。

    东林中有些人说的话,就一定能信否?

    有些话真与不真并不重要,只是必须要他说出来。”

    马先生附和道,“那些众正盈朝之类,若是皮应举杨尔铭说出来,倒无甚稀奇,但一个皂隶便有些离奇。”

    “朝廷的事,若是一个众正盈朝就解决了,那倒是容易了。”

    张国维走了两步又停下,“他知我是东林一脉,说话都向着东林,有些落了痕迹。

    不过他所言灭可见之寇和未见之寇,是有些见解的,比那些妄言兵法的士子强得多。

    一个少年人,已是难为他,日后的前程,也是难以估量。”

    马先生知道张国维已经作了决定,试探着问道,“是否让这小班头在苏州候着…”张国维缓缓站起转身为往后堂走去,“少年人奔个前途不易,让中军厅抓紧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