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铁血残明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仓子
    “二哥,马先生往潜山去了。”

    县衙的快手房中,庞丁对庞雨低声汇报着,“桐城各官都送了银子,听说周县丞送得最多。”

    庞雨听完站起道,“周县丞定是想借这次大捷弄个知县,徐典史呢?”

    “快班没打听到,他是首领官,怕是该走巡按的路子。”

    庞雨嗯了一声,“还有谁送得多的?”

    “刑房司吏和兵房司吏都是考满的,送了些银子,想往安庆六科去。”

    在屋里转了两圈,除了这两个官,其他司吏什么的,在大捷里面分不到什么功劳,最多也就是往安庆升迁。

    想想也觉得无聊,明代这官僚体制,根本还是科举出身,根据不同的出身,已经划定了跑道,像庞雨这样的衙役永远没有上升空间,还好大明财政不怎么样,留了监生这么一个口子。

    “那些司吏也不过二三百两,少爷你给他送了五百两,都够咱们壮班三月的饷银了,咱们可是打了胜仗,杀了那许多流寇,为何还给他送银子,可惜。”

    “谁叫南直隶是富裕地方,人家江南十府巡抚的心腹,少了顶个屁用。

    求到人家门下,人家肯收就不错了。”

    庞雨伸手一拍庞丁,“口风紧点,你也知道只够壮班三月饷银,人家把事情办好了,那后面的才够。”

    庞丁缩着头,庞雨瞪他两眼又骂道,“杀一千多流寇是杀了,但功劳最后落在谁头上,得看巡抚衙门给皇上的题本怎生写,少爷我一个班头,巡抚衙门不给我又能怎地,何况还有其他事要求马先生办,这五百两还未必能够。”

    庞雨骂完回到座位上坐下,那马先生来安庆一趟,估计在府城收得不少,桐城这里也不错,后面那几个地方,潜山、太湖的官员都死光了,他是收不到银子的,宿松只剩一个陈仕辅,就算肯下本钱,一个人也出不了太多。

    看马先生这么敢收钱,估计巡抚衙门对后面的形势还是比较乐观,张国维毕竟只有安庆受创,杨一鹏是连皇陵都丢了。

    庞雨也希望张国维能不受影响,好歹张国维这里还有个马先生认识,要是换了巡抚来,连从何入手都不知道了。

    顺手把窗打开一些,刚好能看到对面的皂隶房,只见张代文刚从王大壮的值房出来,摇头晃脑的往大堂去,口中还哼着小调,看着心情不错。

    他一见到窗内的庞雨,连忙停止哼歌,点头哈腰的对庞雨道,“问庞班头好。”

    “狗东西。”

    庞雨低声骂了一句,也不回应张代文,直接把窗又关上了。

    庞丁也看到了这一幕,等窗户关好才对庞雨道,“今日去代阮劲的班,那边的步快说,张代文在东作门大街还得了好名声,说亏得他当日抓了西人奸细,否则东作门大街都被烧光了。”

    “坏人活千年,你把周月如那铺子看着点,不要让人为难她。”

    庞丁应了一声,因为阮劲被派出去办事,最近由庞丁代理他的职务,管辖东作门至向阳门的快班,周家的铺子就在这片。

    他看看庞雨表情后道,“我去时听说,那些街坊还怀疑周月如,因流寇来时她不在城内,流寇走后又回来了,那几日不知去了何处,有人说她是出城去接应了。”

    “接应他姥姥,要接应在城内才对,出城有何用,流寇又不是找不到路。”

    “就说是跟她爹一内一外,还说那跑掉的乞丐定是得了她相助…”“倒能自圆其说,不过还是错的。”

    庞雨摆摆手,“不管他们怎说的,你把周家铺子看着点,我会跟里老打个招呼,让他约束好那些街坊。

    还有谁出头去闹事的,你就把带头的抓回来。

    流寇已经退了,城里要恢复秩序,任何人都不准随意启衅。”

    “知道了,敢闹事一定拿。

    少爷你放心,我能把这事管好。”

    庞丁昂首挺胸,代理阮劲这小队长职务,管辖桐城一大片地区,手下快手还要奉承讨好,庞丁挺享受这滋味。

    庞雨白他一眼,也不想多说什么,看着门口不耐烦的道,“唐司吏怎地还不来,难道对付一个袁仓子还需准备不成。”

    庞丁知道庞雨是等唐为民一起去收拾袁仓子,也是唐为民特意要求的,要庞雨带几个快手同行。

    庞丁进大堂去打探了片刻,出来说唐为民去了二堂,与杨尔铭谈了快半个时辰了。

    庞雨估计便是说的仓储的事情,唐为民需要先缓解杨尔铭的怒气,毕竟守城时仓中无粮,后来连施粥都要向士绅要赞助,让杨尔铭出了丑,这事一定会追究的。

    又等了快半个时辰,唐为民才来到门口,他带着一个帮闲,庞雨在隔壁招呼了庞丁、徐愣子和两个快手,一行七人一起前往预备仓。

    几个月前也是两人去巡仓,庞雨当时只想着怎么从袁仓子那里敲一笔,今日却是全然不同的目的,唐为民同样如此。

    “庞小弟可知,袁仓子原本是在孔城镇仓,干这预备仓也有几年,与唐某确实早就识得。

    以前辜知县在的时候,袁仓子和辜大人的幕友最是相得,赵司吏便多有关照,岂知稍有纵容便不可收拾。”

    庞雨听唐为民往赵司吏身上摔锅,连忙附和道,“千里之提溃于蚁穴,赵司吏确实不该。”

    “今日方才知道,他自从到了预备仓后,又纳了两个小妾,在城中置下三处宅院,袁大使还是个风流人,偶有闲暇去南门红月班,与那里红牌流连,这些银子从何而来。

    唐某料不到,他竟贪婪至此。”

    庞雨自然不信,但看唐为民气定神闲的样子,应该是已经取得杨尔铭的谅解,黑锅当然要由袁仓子接下。

    说话间一行已经到了预备仓,这次同样是承发房行文的正式检查,袁仓子正心神不宁的候在仓门外。

    他一见几人连忙过来对唐为民行礼,“唐大人辛苦,这…”唐为民毫不客气的打断,“户房前日已有文牒过来,唐某受堂尊差事,巡查全县各仓仓储。

    仓储事关桐城危亡,堂尊特意吩咐,不得徇半分私情。”

    袁大使赔笑道,“小人在玉禾楼备了点薄酒,请二位先…”“不必了。”

    唐为民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一点好脸色也没给袁仓子。

    袁仓子心知不妙,脸色更加紧张。

    进了大门后,几个守仓夫候在里面,小心的看着庞雨等人。

    “如此,你告诉唐某哪些仓房有粮食。”

    “甲一仓有,还,还有甲二,这,唐大人你…”“那看甲一,咱们一间间查。”

    开了甲一仓的门,里面贴墙整齐码放着成堆的粮袋,这完全出乎庞雨的预料,上次来的时候,预备仓能饿死老鼠。

    庞雨偏头看看袁仓子,他似乎此时还心定了一些,看不出有什么慌乱。

    唐为民面无表情的问道:“甲一存粮多少。”

    “甲一房是三百四十石,都是节前收的本色。

    甲二仓还有少许存粮,唐大人是否也去查验?”

    唐为民不置可否,站在仓中边走看,沿着粮袋一一拍打,庞雨仔细留意袁大使,见他脸色稍有变化。

    庞雨见唐为民要细查,也跟着拍打其他粮袋,感觉里面确实是未脱壳的稻谷,低头一想后,观察了一下粮垛的堆放方式。

    庞雨对两名快手道,“你们上去看,把中间的搬几包出来。”

    袁大使果然色变阻止道,“庞班头使不得,别把粮袋踩坏了。”

    庞雨不去理他,庞丁随即带着两个快手翻上粮垛,站在高处这么一看,立即便看出了差别,只有朝外一层的粮袋颜色是新的,里面全是陈旧的,若是不翻上来看,自然便看不到。

    唐为民的帮闲也跟着跳了上去,几人抬起粮袋到边缘,下面竟然露出了木块石头,徐愣子再用刀将那粮袋割开,里面也是稻壳包裹着石块,他一用劲,把整包石块哗哗的抖落下来。

    袁仓子脸色发白,吓得站立不住,软软的跌坐地上,两眼无神的看向唐为民。

    庞雨两个快手道:“你们出去把门守着,一个仓夫也不能走。”

    两人听了便走,外边跟着想起关大门的声音。

    唐为民悠闲缓缓走动,满是趣味的看着地上的袁仓子,“承发房前日发下文牒,中间有两日时间,唐某听说有人找各家粮店借粮,想借三百石,也不知是何人,不过此人也太不把我户房看在眼里了,要说城中各家粮店,如今收息放粮何处不看我户房脸色,凡户房说过不行的,没有哪家会借,否则收秋粮之时,保准他们收不到便宜粮。”

    袁仓子牙关抖动,“我…不是小人。”

    唐为民接着开口,“既是粮店不借,去枞阳两日又不及回来,于是有人便不得已想个瞒天过海的法子,但还是没把我户房放在眼里。”

    唐为民的语气中充满了威严,庞雨还少有在唐为民身上看到。

    这才是明代行政权的真实力量,以前一直说地方上以户房排第一,庞雨的感受还不太明确,今天是一次直观的体验。

    唐为民从发文碟开始,就已经准备好了对付袁大使,今日缓解杨尔铭的怒气之后,便着手执行。

    流寇围城时调不到粮,袁仓子也知道可能要被追究,开初还有些侥幸心理,察觉到风声后一心想把窟窿补上,但如此大的数量,又逢劫后粮食短缺,价格比原来高了一倍,他拿不出那么多银子买,借又借不到,不得已才弄了些假货。

    唐为民拍拍身边一个粮袋,“这是城外叶记粮店的袋子,只有他们封袋之时左高右低,并揪一角扎线,那人问遍全城,只有叶记借给他五十石而已,不知唐某有否说错。”

    “唐大人,小人认罚,请大人示下。”

    袁仓子翻身跪在地上,额头汗如雨下。

    “唐某有何资格示下,唐某和庞班头此来,是受堂尊所派巡查仓储,职责就是将实情上禀堂尊,按律该如何便如何。

    今日所见触目惊心,又岂是我唐某所能示下。”

    袁仓子听了,心中惧怕之下,不由抱住唐为民的脚哭道:“唐大人体谅小人啊,小人从未敢怠慢大人。

    请唐大人看在小人上有老母下有幼儿的份上,给小人一次改过的机会。”

    “改过?”

    唐为民冷笑一声,“春节之前征收本色,入预备仓三百五十石,你狗胆包天,正月都没去过,便颗粒无存。”

    “大人,那三百多石,可…可否认定为加耗,待粮价回落,小人跟着便补齐。”

    唐为民昂然站在袁仓子面前,冷漠的俯视着他,“桐城预备仓定额九百八十石,南直隶预备仓定则,存粮一年可耗十之一,两年十之二,三年不加耗,你这三百五十石是耗了多久?

    仓储便是用于紧要之时,过后补齐也是于事无补。”

    “大人,大…”袁仓子已说不出话来。

    唐为民冷冷道,“流寇围城之时,堂尊定然是要用粮的,你哪怕把你家小妾卖了,也应即刻将粮食补上,你还好高卧安坐,实在咎由自取!谁也救你不得!”

    袁仓子喘息几口气,突然抬眼看着唐为民狠狠道,“唐为民!你义正言辞装给谁看。

    你们户房众人,伙同各家粮店收粮压价,盘剥那些花户,每到青黄不接便抬价,将仓储粮食高价卖与无粮花户,你们卖得,老子难道便卖不得,老子这才一点预备仓,你每年经手那漕粮…”“拿了!”

    庞雨一声大喝,庞丁和唐为民的帮闲冲上去拳打脚踢,徐愣子呆了片刻才上去,几人说的话他一句都没听懂,不知庞雨为何突然叫拿人。

    袁仓子被打得哀嚎连天,庞丁兴奋得脸色发红,袁仓子不能动弹之后,他还补了两脚。

    庞雨蹲在袁仓子面前,拍拍捂着头的袁仓子,他小心的放开手,害怕的看着庞雨。

    “你侵吞仓储还有理了不是?”

    庞雨温和的看着袁仓子,“拿你入监是势在必行,进去了该说啥话,自己先想明白了,在下好决定把你关在何处,如今有两处监牢,一处是叶家老宅,都是桐城的人犯,还有一处便是南监,那里都是外地凶残流寇,进去能不能活着出来,谁也不知道。

    现在,袁大使你想明白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