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铁血残明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天杀
    江帆猝不及防,此处虽然是宿松县衙,但环境仍是他熟悉的类型,最有安全的地方,所以没有丝毫的防备。

    颈部被绳子勒得剧痛,全身都几乎无法动弹,江帆痛得连手都抬不起来。

    随着脖子的受力,江帆的身体跟着往后倒去,跟着背后那人一起后退,很快后面一震,似乎撞上了墙壁,一个人影从侧面闪出,把门页吱呀一声关上了。

    那幕友压低声音吼道,“快一起上,勒死!勒死!”

    那人手忙脚乱的转到江帆面前,拿着一把腰刀,却听那幕友又急道,“不要弄出血,不好收拾,勒死!”

    那人慌张的把刀放在脚边,却不知手往哪里用力。

    江帆满脸憋红,喉结被卡在绳子下,在勒住喉咙时,首先是胸中的气无法呼出。麻绳不但勒住了血管和气管,还剧烈刺激颈部的神经,江帆每个动作都极度困难。

    他缓缓抬起手,只能勉强摸到麻绳,却无法让它松弛一点点,后面那人发出剧烈的呼吸,似乎用尽了全力,面前那人不知何处着手,便朝着江帆身上乱打。

    那幕友急得转来转去,在屋中不知干什么好。

    江帆大张着口,眼神涣散,意识正在渐渐模糊,双手在绳子上抓了几下,随即便缓缓的胡乱挥舞,忽然右手碰到了腰间的一个硬物。

    从庐州之后,江帆便在身边多带了两把短刀,一把在小腿,一把在小腹位置,伸手入怀就能摸到刀柄。

    江帆艰难的抓住刀柄,眼睛突然凝聚,忍着喉咙的剧痛,奋起最后一丝力气一把抽出短刀,猛地朝后面扎去。

    身后啊的一声惨叫,江帆只感觉脖子一松,胸中的气体喷涌而出。背后那人又低喝一声,想继续收紧绳子,江帆知道这是生死关头,顾不得呼吸仍然局促,拼命的把刀柄使劲摇动,刀锋在那人大腿中乱搅,那人吃不住这种剧痛,下意识

    的猛力一把推开江帆,江帆把刀柄捏得很紧,刀锋跟着他抽离了那人的大腿。

    背后那人忍不住又惨叫一声,此时江帆齁的一声吸了口气,清新的空气吸进来,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屋中形势突变,面前那人显然不是长于打杀的人,他见到江帆出刀惊呆了片刻,此时正捡起腰刀,刀刃才抽出了一半,江帆借着背后一推的力气,一刀扎入面前那人的腰

    中,那人一声惨呼,两人一起跌在地上。

    江帆不管不顾,手中短刀死命的朝着对方乱捅,那人刀未抽出,毫无反抗之力,血水喷得到处都是。屋中敌人共有三个,江帆虽有刀,但他被勒得全身乏力,又不知勒绳子那人是否有刀,此时只管乱捅,杀一个垫背的想法,只要其他两人一个拿刀砍杀,他肯定立毙当场

    。

    谁知那幕友惊叫一声,竟然直接拉开门逃了出去。

    江帆无力阻止,此时呼吸仍是极度急促,捅杀的动作几乎耗尽他所有体力,见那幕友逃出,只要再喊得几人进来,乱刀就能砍死自己。

    身下的人惨叫不断,江帆记得方才背后的人只是受伤,丢了这人又往方才身后那人扑去,那人仍在捂着大腿痛苦的扭动。

    江帆哪里管他痛楚,也不管什么地方,能够到的地方就一路扎去,短刀挥舞着血珠,直到江帆力气耗尽,屋中的杀戮才停止下来。江帆趴在血泊之中剧烈的喘息,从松开绳子那一刻起,他一直在激烈的搏斗中,体力早已透支,过了片刻功夫,江帆的呼吸渐渐缓和,眼神逐渐凝聚起来,鼻子里能闻得

    到满屋的血腥气,江帆扫视一下,屋中血流满地,他几乎就坐在血水之中。

    江帆吃力的站起,把门关好后靠墙滑下,心中稍有了些安全感。但他知道仍是等死而已,一旦幕友召集齐人马冲进来,这门是根本挡不住的,到时就是他归西之时。

    但让他诧异的是,那幕友逃出去那许久,既没有听到外边叫喊,也没人冲进来。再低头看看地上两具尸体,他与两人素不相识,他们的反抗并不强悍,显然都不是久经沙场之辈,甚至在衙门中也必定不是快手,最多是一般皂隶的水平,只是身后那人

    的力气较大。这两人为何要杀他,幕友逃出后为何又不召集人手,江帆没有丝毫头绪。这里是县衙,所谓的首善之地,江帆再脑洞大开,也没想过会在县衙遇袭,似乎对方还不愿声张

    。

    江帆站在充满血腥气的屋中,眼神不停闪动,过了半晌突然站起身来,打量一下自己,皂隶服上虽有血迹,但由于是青色的,所以看不出红色。

    他伏下身用尸体的衣服擦了脸,又把鞋子在两人身上一通摩擦,随即打开房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回廊中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县衙的客馆一般是接待官员的,若是没有接待,就少有人来。

    江帆把刀笼在衣袖中,紧张的穿过回廊,每一步都像踩在深渊的边缘,似乎随时会有一大群杀手会从周围出现,将他斩为肉泥。

    转出回廊,二堂中有几个人正在说话,他们抬头看了江帆一眼,也不再理会,看样子是衙门中的司吏一类,在二堂外边说些事情。

    江帆埋着头,尽量正常的通过几人身边,从侧门往大堂走去。

    刚走出来,江帆抬头便看到了那幕友,正站在大堂左侧的通道上,显然是在大堂这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观望结果。

    两人都是一惊,幕友看江帆走出,便知那两人死了,眼神中透出掩饰不住的惊慌。

    江帆头皮发麻,随即稳住心神,眼神往左右飞快的扫视,堂中并无异常,显然这幕友根本就没有叫人,也就是说他不敢声张,江帆杀了两个人,更加不敢声张。

    两人眼神试探互相试探着,江帆只觉得口干舌燥,这个县衙显得如此诡异。江帆感觉到手背上有液体在流动,应当是沾在衣袖上的血迹,此时汇聚成滴流了下来,如果血流下引起别人注意,或者站着很久不动,就会有人发现他身上那不明显的血

    迹。

    想到此处,江帆下了决定,径自抬脚往那幕友走去。

    距离不停的缩短,那幕友神色变幻,时而惊惧时而咬牙切齿,显然在心中不停的思索对策。

    江帆死死盯着他的眼睛,手在袖中握紧了刀柄,如果那幕友叫喊,就先杀了这人垫背。距离缩近到三步,那幕友忍受不住扑面而来的压力,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让开了通道的位置。江帆保持着步速,那幕友连退两步,背都贴到了墙上,脸色复杂的看着江

    帆。

    江帆缓缓经过幕友身边,两人目光对视一瞬,已错身而过。

    江帆不紧不慢的走出大堂,从甬道出了大门。

    江帆长长舒一口气,背心早被汗水湿透,他扫视一遍街上,门前人来人往,那群帮闲青皮仍在八字墙。

    他从未觉得帮闲和青皮如此亲切过,左右看了一下,江帆连客栈的马也顾不得取,直接从南边出了城。

    宿松在长江边不远,路上到处是塘湖和圩田,道旁遍植柳树。

    江帆无心观赏,路上一直不敢停留,连着转了好几个弯,不停的回头观望,确定没有人在跟踪后,江帆才一屁股坐在了路沿上。

    呆坐片刻之后,江帆突然捂着脸痛哭起来。

    好一会之后他才停止,仰头喘息良久,看着灰色的天空喃喃骂道,“这天杀的世道!”

    …“你这天杀的狗才!我本叫你拿银子与他,如今叫他走脱,这,这,后患无穷啊。”方才搏杀现场不远,宿松县衙后宅的书房中,一名身穿六品官服的文官手指不停的颤抖

    ,指着面前的幕友低声怒吼道着。

    幕友埋着头急道,“便是百两银子与他,日后还是个把柄,多少银子都填不了那些贱役的贪欲,也是后患无穷,小人也是为大人长远计。”

    文官挥手在幕友头上乱锤,边锤边骂道,“长远计,老子叫你计!看你怎计的!”

    他满脸惊怒,显得面目狰狞,随着他的动作,连他官服上补子的鹭鸶似乎都要扑出来咬人一般。

    幕友不敢反抗,也不敢抵挡,缩着头任由文官殴打,文官越打越气,怒吼一声用力捶下。

    “哎呀!”

    文官刚好砸在坚硬的头顶,捂着右手惨叫一声,幕友头脑一阵眩晕,随即又恢复过来,见脑袋又闯了祸,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哭着道,“小人不敢动用衙中人手,只用了大人带的马夫和门子,小人先在堂上偷望过那人,

    也不甚强壮,想着两人怎也能勒死了他,岂知他身上还有小刀,哪有马快带着把小刀的。”

    “人家桐城出来几百里地,不带把刀防个贼么。”文官举起手要打,忽感手上还痛,连忙把手放下,提脚猛蹬那幕友。

    幕友被蹬得往后退了两步,他不敢靠近,便留在原处。

    文官怒骂道,“狗才你还敢躲,给老子站过来。”

    幕友侧着身子期期艾艾的过来,文官又一脚,幕友闷声受了。

    文官经过这一番剧烈运动,不由气喘吁吁,扶着桌子回了座位,坐下呼呼的直喘气,端起茶杯要喝水,里面却是空的。

    他气急败坏的举起杯子往幕友砸去,那幕友没有躲避,茶杯撞在在身上,啪一声跌落在地摔成了几块。

    文官听了个响,似乎心中的气稍稍消了一些,瘫坐在椅子中暂时没有打骂。

    这文官便是安庆府通判陈士辅,杨芳蚤考满离任之后,因新知县未到,便由他代理宿松知县一职。陈仕辅平息片刻后看着幕友咬牙切齿的道,“流寇到来的消息,本只有安庆府传与我,传信的还是本官心腹,本官严密封锁消息,宿松无一人知流寇将至。本官已跟衙中都说了,今日本官就要去安庆府代理江防,这上好的理由,此后宿松破与不破,便与本官无涉,因本官根本未得知消息,只是碰巧去了巡查江防。那心腹是自家人,给些银

    子他远走,此事就无可对证。如此万无一失之法,怎会无端冒出一个桐城马快告警,你还叫他走脱,他走脱了,本官便走不脱了!你说如今怎办!”

    “小人不知。”那幕友满头大汗,虽在初春却如身处盛夏,“但大人总归是该先走。”“如何走得了,有人来告知流寇警讯,本官是代理知县,既得了消息了,便是守土有责护民有责,此时走了便是贪生弃城,终归是一个西市杀头。”陈仕辅无力的靠在椅背

    上,沉默片刻后,两行眼泪竟然顺着脸颊流下,他喃喃的道,“天杀的流寇,天杀的桐城马快,你们这是要逼死本官啊,本官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何如此狠毒啊!”

    幕友见陈仕辅哭得伤心,不敢打扰他,过得片刻估计陈仕辅心情平复一些,才又开口劝道,“大人必能逢凶化吉,但今日还需早些定下行止的好。”

    陈仕辅两眼无神,“他们两头堵死,本官的归路便在这县衙之中了,还有何行止好定。”幕友急道,“回安庆保命啊大人,那桐城马快说的必是真的,流寇已至潜山,随时可至宿松,这里连墙都没有,遑论守不守的。流寇来了没有不杀堂官的,后患总是在后,

    先保得性命才谈得上后患。”

    陈仕辅擦擦眼泪,坐起身来用双手支在书桌上,脸色阴沉的思索片刻,“说得有理。”幕友得了肯定,心中稍稍沉稳一些,智商也慢慢恢复,他又对陈仕辅道,“那马快走时未敢声张,任谁死里逃生,也是吓破了胆,出了县衙定然不敢节外生枝,必是一溜烟

    出城了,城中仍是无人得知,大人走便走了,也是未得消息走的,绝非弃城避寇。”

    “那屋中死的两具尸身又怎办?”

    “那屋又不在大堂,总是客馆后面,锁了门无人会去,若是流寇到了,杀得人头滚滚,那屋中尸首自然是流寇杀的。”

    陈仕辅伏在书桌上久久不语,他一个书生科举上来的,几时遇到过这类斗争,听到桐城马快走脱,立刻便失了方寸,此时总算又在幕友的提点下回复过来。“走,即刻走,仍是说去安庆代理江防。”陈仕辅狠狠看着幕友,“无论如何咬死了,安庆无人来过,你我从未听闻流寇进犯,至于方才那桐城马快,从未来过县衙,万一他

    日后若说来过,我等一致不认,他绝无证据。”

    幕友点头道,“正是,只是县衙里承发典吏也见过那马快…”陈仕辅哼一声道,“那得是他还有命,宿松县衙被流寇杀绝了才好,一了百了,死无对证!咱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