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铁血残明 > 第一百零二章 接近
    桐城县衙,少年知县看着桌面上的两把腰刀发呆。

    孙先生斜着瞟了庞雨两眼后道,“光是两把刀,也说明不了什么,还是那句话,若是未见实据…”杨尔铭突然开口道:“召集里老和士绅。”

    孙先生一呆,接着就急道,“堂尊不可如此急躁,去岁便两传假警,最后只是虚惊一场。

    如此这般,日后但凡有些风吹草动,便小题大做扰乱民生,难免百姓交口斥责,于堂尊恐非幸事。”

    庞雨目不斜视,没有参与两人的争执,杨尔铭没有看孙先生,默然片刻之后道,“那孙先生能否保证城内的必不是流寇?”

    “那,老夫不敢说,然则光凭两把刀,便要硬说是流寇,又太过儿戏了一些。”

    杨尔铭脸色有些发红,转向孙先生道,“先生说的儿戏,可还是把本官当做孩童。”

    孙先生一惊,这小杨县长最近颇有些敏感,但凡有谁表现出一点轻视,他便认为别人把他当做儿童,平日间孙先生都是小心翼翼,此时一急,不小心说了句儿戏,果然又触到了逆鳞。

    “属下不敢,只是不愿堂尊因此而授人以柄。”

    “逮拿杀人凶嫌,追索形迹可疑之人,本官有何柄可授。”

    杨尔铭略有些激动,脸上涨得通红,“举城皆知那花子临死之时叫嚣杀光桐城,若是普通凶嫌,如此大话岂非可笑。

    倘若真是流寇探子在城内,则流寇大队必然不远,不早作预备,届时桐城不保,本官就不是授人以柄的问题,两害相权取其轻者,孙先生以为然否?”

    “这,老夫…”孙先生结巴了两句,竟然说不出话来。

    庞雨偷眼看杨尔铭,从他上任以来,几乎就是孙先生的应声虫,庞雨每次来汇报的时候,都是以正脸对杨尔铭,但要稍微倾斜一点,以照顾到孙先生的感受。

    杨尔铭一般对孙先生也是言听计从,毕竟他的经验还远远不够。

    今日这正太知县终于清晰的坚持自己的意见,当面驳回了孙先生。

    庞雨此时便能想到,随着杨尔铭年龄增加,以及对官场的不断熟悉,孙先生的地位会持续下降。

    杨尔铭缓缓口气对孙先生道,“召集士绅里老,加紧清查各坊各里生人,无论客栈、酒肆、道观寺庙、民户人家,都要入户细查,告知各坊居民,凡隐匿生人留宿不报者,相邻十户连坐。

    另向安庆府和分巡道申详,写明近日命案既可疑之处。”

    孙先生不敢再争执,微微一躬身退了出去办事,路过庞雨身边时,瞪了庞雨一眼。

    二堂中只剩下庞雨和杨尔铭,杨尔铭今日迈出了知县任上的重要一步,此时还有些激动。

    大约他已经在心中计划了很久,今日终于敢付诸行动,而且取得了成功,似乎直到此时,桐城的权力才操纵在他的手中,所以一时有些难以平复。

    以庞雨的观察,孙先生因为和杨尔铭有亲戚的关系,与年仅十四岁的杨县长相处时,常常带着说教的态度,恐怕是不知道第二反抗期。

    所以按他这个态度,有时他即便说得对,杨尔铭也未必会甘心听他的。

    两人沉默了片刻,过了好半晌之后,杨尔铭才抬头道,“庞班头方才说已经集结了壮班,正在城头进行预备。”

    “正是,属下想的是,既有流寇的蛛丝马迹,宁可有备无患,大不了壮班做些无用功,又不损失什么,总比临战手足无措的好。”

    “说得有理,但有些人就是不懂。”

    杨尔铭气呼呼的道,“庞班头自去准备,但记着城内缉凶之事,也不要耽搁,一定要调派适当,你先去吧。”

    这杨尔铭也开始有点上官作风了,反正两边的事情都落在庞雨头上,根本不问具体怎么做,庞雨就没有提出难处的机会。

    不过他答应动员士绅里老,庞雨已达到了这趟的目的,赶紧应了一声,退出了堂外。

    ……正月二十日,桐城东城墙上,庞雨皱眉看着对面的东来楼。

    身边壮班的人来来往往,正在向城头搬运石块,身后的一排草厂搭建完毕,草厂就是城头的窝棚,像石灰、火药、桐油等物资,都要存储在草厂中,以防风吹雨淋,人员也可以在其中休息。

    去年十二月前后,杨尔铭就与士绅里老有过商议,如果流寇来袭,桐城需要动员社兵,数量为每个城垛一人,桐城共一千六百七十三个城垛,就需要同样数量的社兵,并且要配发武器,此外还要另外动员一百名雄壮之士,作为往来支援。

    身后一阵呼呼的风声,庞雨回头看看,是一个壮丁在摇动红旗,远处的钟楼上跟着也摇起红旗。

    庞雨在各门设置了三色旗帜,分别是白黄红三种,颜色越深越紧急,如果形势吃紧,就摇动红旗,由钟楼调派其他各门守军应援,现在正在演练之中,即便这种简单的旗号,壮班应用起来也是错漏不断。

    庞雨站立的这段城墙,是最可能遭受围攻的方向,从南薰门至东作门,虽然城壕中水流湍急,但城壕内颇为宽阔,整个紫来街都在城壕和城墙之间,造成城外民居密集,很多都接近城垣,能有效的掩护攻城人员接近。

    从南薰门往西方向,有桐溪水穿城而出,城外遍布大小塘湖,西门往宜民门,再到北拱门一带,虽然没有城壕阻隔,但地势崎岖,攻城难度都超过了城东方向。

    所以庞雨布防的重点在城东,如果城内还有动员潜力,庞雨计划在这一段城墙的每个垛口配两个社兵,每五垛设一高灯,其余火器、石灰、桐油、石块等,都是按双倍配置,壮班也会有三个中队驻守这段城墙。

    但无论怎么准备,庞雨都觉得有些不够,他从未见过流寇,也不知道流寇在哪里,越是如此越觉得神秘,如果都像那个花子那样拼命,守御起来便无丝毫把握。

    “二弟,听说兵房这两日啊,又派了书办去刘秀才家,要他拆了东来楼。”

    焦国柞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他停顿一下又道,“江之淮、姚孙棐、孙颐、王文耀这几个人,昨日还跑到刘秀才门上,言称士绅一致要求刘秀才把东来楼拆了。”

    庞雨转头看看焦国柞,这个大哥难得来一趟城头,此时看到壮班忙碌,还在帮着挂高灯的架子,算是难得的上工。

    “既然是兵房和其他士绅要求的,大哥你跟我说这事有何用?”

    焦国柞压低声音,“衙门里有人跟刘秀才说,都是你在背后挑拨知县大人,非要拆了东来楼,杨知县才召集江之淮等人的,刘秀才觉得是你危言耸听陷害于他。”

    “老子没那么好兴致,上次他就在这里和江之淮为此打架,我可是连话都没说,何来危言耸听。”

    庞雨呸了一口道,“再说了,刘秀才那破楼原本就该拆,要是往年太平,他爱修多高修多高,修成摩天楼咱还称赞他能耐,如今是啥时候?”

    庞雨一指对面的东来楼接道,“看到没,就二十多步远,那顶楼上开阔得能坐一大桌人,不但能观察城内,还能往城头放箭,届时这段城墙连人都站不住,若是因此破了桐城,你我都是流寇刀下鬼。”

    焦国柞一甩头道,“跟大哥还来这套,这些危言耸听在衙门里面说说就行了不是,那流寇哪能轻易就来了,潜山那边闹了两次,最后都是假的,大哥还能不知。”

    庞雨上下打量一番焦国柞后道,“大哥你是不是有啥把柄在刘秀才手上?”

    “说啥呢。”

    焦国柞挂好一个高灯,放在一边后道,“上次你砍了三个人的手,眼下三家人不敢找你,都纠缠着刘家,刘秀才不胜其烦,与你已是过节不小,大哥想着,真是逼急了,刘秀才找他那堂兄告御状,也不是不能,二弟你开张赌档,总是以和为贵发财要紧。

    人家刘秀才说了,东来楼绝对不拆,而且这楼里还有方应乾的份子,你拆这楼要惹到刘家和方家,赌档又不是什么好名声,人家一告发起来,最后都不落好,大哥总是好心。”

    庞雨摇头笑笑道,“难得大哥好心,没人要跟刘秀才为难,都是他自找的。

    此人心胸窄肚量小,我劝你少掺和刘秀才的事情,平时也不要跟他厮混。”

    焦国柞干笑两声,“这就是二弟你不知了,咱们这些衙役啊,在那些士子眼中都是些贱役,刘秀才愿意折节,那是看得起咱们。

    人家读书人总是不同,堂兄又是京官,早晚要当官的料,日后随便提携一下,咱们也能图个前程。

    就即便是开张赌档,有刘秀才一起,那也是更稳妥,就不知二弟你为何当日要一口回绝,还干那种出格事。”

    “他当官也当不了桐城的官,还能提携到你这个桐城衙役不成。”

    庞雨挥挥手道,“生意还是一个人做好些,就不劳他刘秀才费心了。

    流寇要是不来,也没人非要拆他房子。”

    “此事由大哥我做个和事佬,请你们一起坐下说和,二弟你也放宽心,流寇绝不会来。”

    焦国柞话音刚落,一个快手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城头,他张望一番见到庞雨,飞快的跑过来凑在庞雨耳边道,“去庐州府方向的马快刚才回到县衙,说流寇正月十五破了凤阳府,正向合肥县方向而来,离桐城只有两百里,堂尊请班头立刻回衙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