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铁血残明 > 第五十六章 庞班头
    闰八月的二十四日,黄文鼎已被诛几日,民乱几近烟消云散,核心的贼党两百余人,被杀者约七十人,另有七十余人被抓,仍有数十在逃。

    以方家为首的士绅一方大获全胜,但整个士绅阶层在此次民乱之中遭受了重创,很多大家族举家逃往安庆府,至今仍不敢回桐城。

    各家的产业如典当行、粮店、宅院大多被焚抢一空,缙绅豢养的家奴逃散殆尽。从获得的贼党设醮所用铜鼎上的名单来看,参与乱党的家奴人数也不少,不仅有张孺之流,甚至也包括叶灿、吴应琦、方象乾的家奴。

    这些家奴吃里扒外,与贼党里应外合,使得乱民轻松攻破各家门房,又精准高效的将各家财物抢掠一空,平乱之后能追回的只是一小部分。

    所以士绅的胜利非常有限,很多士绅依然惊魂未定,只有极少数开始对乱民家眷进行报复。

    城内外的门店陆续营业,但市面上生意清淡,不复往日的繁华。唯一生意兴隆的,便是丧葬相关的店铺,当日被打行所杀的乱民都被家眷收了尸体,这几日桐城内外不时有人家发丧,县城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县衙则又开始恢复运转,民乱时逃散的部分胥吏回到衙门上班。杨芳蚤指挥着这个效率低下的衙门,小心翼翼的进行平乱后的善后事宜。

    桐城县衙的监狱人满为患,这次打行一股脑抓了七十多人,全都送到了南监。按照职责的划分,审讯都是由县衙完成,审讯完成之前都要关在南监之中。

    那些人犯的家眷每日都聚集在八字墙附近打探消息,常常都有上百人的规模,这种聚集又增加了新的隐患,一旦这些家眷受人鼓动闹起事来,恐怕县衙的胥吏又要落荒而逃。

    所以最近杨芳蚤压力很大,为了增加自己的底气,震慑那些可能暗地心怀不轨的人,他特意提拔了名震桐城的庞皂隶。

    看似勇武的庞雨实际这几天连家都没敢回,一直以保护县丞的名义住在县丞衙署,今日得了新的任命后,才不得不来到县衙,开始他新岗位第一天的工作。

    。。。

    “庞班头这边请,您的上座小人一早就准备好了。”曾经跟庞雨一起下过乡的阮劲热情非凡,“椅子是换过的,绝不是老李坐过那把。”

    庞雨背着手不停点头,阮劲口中那老李,便是以前的李班头,他在快班班头任上也有两三年了,按焦国柞的说法,还是捞了不少好处。这次从郑老打死岳季开始,李班头就没消停过,上官催促,乡绅刁难,后来一见黄文鼎他们来真的,吓得不敢再来衙门。

    衙役、书手这种层次的人员,各房司吏就可以决定要不要,杨芳蚤作为一县之尊,则可以随时任免班头,自然不会再让李班头继续掌管快班。勇武非凡的庞皂隶鲤鱼跃龙门,一举成为桐城的刑警队长。

    但如此一来,他在户房的银柜差事可能就要告吹,庞雨也不知究竟划不划算,但杨芳蚤并未征求他的个人意见,所以不论愿不愿意,他也要把桐城刑警队先管起来。

    今日的快班来了六个人,此次民乱之时,杨芳蚤最为痛恨的部门便是快班,原本快班应该是巡捕缉凶的主力,可他们不但抓凶手抓不到,乱起之后还一个比一个溜得快,甚至马匹都被偷走一半。

    快班一点都不能给堂尊解忧,让堂堂一县主官既无武力又无耳目,弄得杨芳蚤和县丞像两个傻子一样,被各方蒙在鼓里,两个上官都自觉丢人现眼。

    今日来的这六人中,有两个马快四个步快,都是见机得快的,眼见民乱即将平息,便立刻返回县衙当值。

    庞雨落座之后摸了摸椅子的扶手,上好的桃木,擦得干干净净,看得出来阮劲也是用了心思的。此人看着一脸凶相,但在上官面前极度温顺,随时带着献媚的表情,所以李班头和户房都十分喜爱,有好差事总会派给他,阮劲买到牌票的机会远远多于其他快手。

    快手房就在皂隶房对面,要是按办公面积算起来,比户房还要大得多,总共有三楹房间,阮劲昨日下午给庞雨便整理了整整一间。这属于慷公家之慨,总不见得有快手还敢说他给班头安排大了。

    阮劲便是比其他人快了这么半天时间,但在庞雨心里的地位,却领先了一大步,赢在了起跑线上。

    六人都站在案前,庞雨却一直坐着未动,以前庞二傻在对面皂隶房上班,没人看得上,但突然被人打开窍之后,干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惊人,尤其是独闯云际寺杀死乱贼二十余人,还把头都砍了回来,

    现在更当上了快班班头,衙中没人再敢小看他,此时他一句话不说,六人心中颇有些忐忑。

    庞雨等几人担心了好一会,才终于开口道,“此次民变,县衙之中有不少人阳奉阴违,甚至明里暗里投靠乱贼,百姓视我胥吏为无能之辈,辱及朝廷颜面。堂尊要我痛加整饬,凡有涉及勾结乱贼之人,庞某绝不容情。”庞雨一脸的严肃,下面的六人大气都不敢出,害怕引起这个班头不满,万一也被他斩了脑袋去。

    “不管以前的班头如何,庞某要的快手,首要是敢于任事,那些首鼠两端骑墙摇摆之徒,不是我要的人。杨堂尊赋予庞某全权,快班无论马快步快,留用与否,由庞某一言而决。且不看是否投充,只要是才德兼备的,即便是帮闲也可当得马快。若是德行有亏,即便是投充过的,也休想混入我快班。”

    六人低头垂手,不敢与庞雨对视,包括阮劲在内也是如此。

    从万历之后,衙役大部分都不是役籍,绝大部分都是民户投充的,早已成为了一个职业。衙役在衙门中地位低贱,被官吏呼喝打骂是常事,工食银表面也只有六两。但实际至少都有十几两,还是超过一般的百姓,社会地位也高于普通人。如果庞雨不留用他们,这些人便立即会面临生存问题。

    庞雨站起来在走到六人跟前,顺着队列边走边道,“但凡是敢任事的,我庞雨绝不吝惜奖赏,非但你们的工食银我一文不要,还另有常例银子为奖金,只要你有能耐,每年的银子不会比户房胥吏少。”

    末尾的一名马快抬头小心的看着庞雨,他眼神灵动,低声对庞雨问道,“可户房给快班的便只有工食银,未给过常例银子,班头去何处寻那银钱的出处。”

    “那是本班头的事,若是庞某不能做到,你们大可把庞某说的话当耳旁风。”庞雨举起一只手,“但若是拿了银子,便要按庞某所说办事,我说的话便是命令,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做不到这一点,庞某随时将其逐出快班,届时便休怪庞某无情。”

    那马快低头道,“明白了。”

    庞雨扫视六人一圈,里面至少有三人曾经在抢大户的现场出现过,包括阮劲在内,只是庞雨戴了面巾,他们没留意到庞雨而已。

    “这里的各位,能在民乱未平之际来衙当值,可见都是恪尽职守之人,日后也必定是我快班栋梁。但杨大人对胥吏投靠乱党之事甚为厌恶,各位若是曾不小心在乱民聚集之处出现,可单独来向庞某分说,庞某心中有底,自会为各位担待下来。”

    庞雨说完留意观察,六人中竟然有五人都有不自在的表情,可见桐城民变群众基础确实广泛,最混乱的时候大概能走动的大人小孩都去参与过,也包括庞雨在内。

    他要这几人向他交底,是要先抓几人一个小尾巴,在心理上更具有优势,便于以后的管理,同时也是看他们是否对自己老实。庞雨从最近跟胥吏的接触来看,对这些衙役一味的笼络并无多大效果,必须恩威并济才行。

    “庞某新任班头,民变初平,快班首要便做好本分之事,巡捕缉凶安靖地方。要做出几件大事,既报堂尊和县丞大人的看重,亦可回报乡梓安定民心。”庞雨认真的看着几人,“但今日要办的第一件事,便是让门口围着的那些人散去,堂尊大人不愿那许多人聚集于县前街,但又不想与那些人打杀冲突起来,各位之中可有自告奋勇之人。”

    六人纷纷盯着庞雨,神态都有变化,似乎有些跃跃欲试,又有些迟疑。

    “日后的快班中,庞某要分作数个小队,每队设队正一人,工食银为每年二十四两。”那六人都抬起头来,眼中出现了热切的光芒,庞雨停顿一下后接着道,“但这队正不是随便给的,必由能者居之,何为能者,能帮上官解忧者便是。”

    开始发问那名马快踏前一步,“小人愿意一试。”

    阮劲也站出来,还没等他开口,庞雨便打断道,“阮兄弟勇气可嘉,但已晚了半步,下次还需果断。”

    庞雨转向那马快微笑道,“还不知怎么称呼。”

    “小人江帆!”

    。。。。。。

    八字墙前哭声一片,地上围坐了数十人,这其中有十多人是来要人头的,大概来自六七家人户,平日也都认得,家中都有人被砍了脑袋放在那马车上,约了一起来要回尸首。其他人则是来打听被关押的家眷消息,加上一些看热闹的,使得八字墙前人群密密麻麻。

    六名快手提着腰刀,从大门内缓缓步出,来到那些家眷身前。哭声顿时停止,那些家眷不及抹泪,纷纷起身往后面退了几步,周围的人群也安静许多,不再嘈杂喧哗。

    江帆对那些人大声道,“你等报上各家的名字来,是想要回尸首还是想见人犯?”

    家眷们都小心翼翼,等了片刻见无人说话,后面的一个男子才试探着道,“白安是我二弟…被抓在南监,想带些吃的,亦想问问他有何罪,这里还有…”

    江帆也不等其他人报上名字,直接对白安那兄长道,“如此正好,我快班正要寻白安的住处,便请这位白兄带个路。”

    “这…我只是来探个消息,公爷为何要寻他住处?”

    江帆打断道,“白安参与劫掠吴乡宦、叶乡宦、娄秀才各家,又向桐城士绅大户勒索钱财,虽已收押南监,但银钱仍未追齐。快班奉命要如数寻回,若是乱民家中不足的,亦可能是藏于亲友之家,这位白兄应识得白安所有亲友,烦请带路一家家搜来,届时衙门定有赏赐。”

    “我…我不识得。”白安的兄长万万没想到竟然问出这么个结果,赶紧往后面退道,“我不是他亲哥,只是看他可怜来帮着问一下,其他的都不知道,也不识得白安其他的亲友。”

    他一边说一边往外退去,要是真被衙役抓去带路,一家家亲戚的搜过去,他日后可就没脸见亲友了,更说不定还搜到他自己家去,那自家的银子也是银子,到时哪里说得清是不是脏银。

    江帆挽留道,“这位白兄不要忙着走,事情还没说呢。”

    那白安的哥哥不敢停留,一溜烟便混入人群不见了。

    江帆又转向场中其他人,“南监收押之人,皆要由刑房审讯,建安徽宁分巡道亦要亲来听审,绝不会冤枉了他们,各位乡梓忧心亲友乃是人之常情,但聚集于此恐有不妥,若是分巡道道台见了,以为尚有人意图作乱,便一心要以儆效尤,没准便判得重了,反而害了你们牢中亲友,各位便是给亲友帮了倒忙。届时审完之后自有布告张贴,若是心切要探消息的,可将住处告知兄弟一声,兄弟亲自上门通告消息,也比围聚于此处便宜。来来,有没有愿意留下地址的?”

    江帆走近几步,那些亲友哪里敢留下地址给衙门,都怕衙役到时候上门搜脏银,把自己再搭进去,纷纷摆着手往外边退去,唯恐落在后边被江帆抓住一般。

    后面五个快手也分散开来,一一去问那些百姓要地址,场中百姓四散而逃,转眼功夫密集的人群就变得稀稀落落。

    庞雨满意的从大门出来,这样不用喊打喊杀就让人群散去,确实是个好办法,一会便可以去向杨芳蚤邀功。

    六个快手还在一一询问那些人,庞雨走到场中时,百姓已经逃得没剩下几个。

    江帆此时来到一个老妇人面前,那老妇普通打扮,应当是城中的百姓,很多青皮的家庭都是如此。

    她容色憔悴,脸上还挂着泪水,“这位官差啊,我来问我儿子的尸首,能否还给老身呢,都死了数日了,再不出殡恐怕都要烂了。”

    “婶子你儿子叫何名字?”

    “哎呀,他叫谷小武啊。”老妇人哽咽了片刻,抹掉泪水后又道,“他也是个衙役,原来在户房的时候啊,到处都有人家要跟他说亲,都怪他爹死得早,被人弄去了皂班,哎,一日不如一日,也不听老身的话了,最后落个身首异处,老身日后见了他爹,可如何说啊…”

    老妇人说罢抓住江帆的手臂嚎啕大哭。

    江帆耐心颇好,只是轻声劝说,那阮劲见了大步过来就要把那老妇拉开。

    庞雨走上两步,对阮劲摇摇头,待阮劲退下后,庞雨拍拍那老妇的手道,“谷大婶不用着急,总要等到身首齐全才得安葬。那些尸身都还在云际寺,池州兵今日便要走,原本我们是明日带仵作去云际寺收敛,谷大婶既然心急,庞某今晚便去云际寺,明日一早便可将谷小武的尸首交还大婶。”

    那老妇听了噗通一声跪下,哭着对庞雨道,“谢过这位差爷了,好心人啊…”

    庞雨赶紧对江帆道,“你把她扶回家,早些回来我们马上去云际寺。”

    说罢庞雨头也不回,大步走回了县衙。

    。。。。。。

    夕阳西下,云际寺山下两辆马车正要离开,车上各拉了三具无头的尸体。庞雨带着庞丁,站在山道处默默看着其中谷小武的无头尸身。

    这是今天拉走的第二批,庙中还有十多具尸体,庞雨是今日一早得知池州兵要撤走,便自告奋勇带仵作来收敛尸体,同时也是来确认池州兵是否已离开。

    这种没有油水的苦差事自然没有人跟他争,庞雨带了快班的六人和两名仵作,看起来明日还要忙一天,才能把尸体运完。

    “班头不跟我们回县城否?”阮劲关心的道。

    “我不放心那池州兵,杨大人特意交代,要我一路查到练潭,确认池州兵已离开桐城县境,这正是我等快班的职责。”庞雨叹口气,“若是今日回去,明日又要从县城重走这一段,不如就在挂车河附近寻一客栈住下,明日便直接去练潭,可少走二十里路。”

    “那小人留下陪着班头。”

    庞雨面无表情道,“城中民乱初平,恐有余党隐藏,你们都回桐城,今日晚间就住在县衙内,务必要确保堂尊和县丞大人的周全。”

    “小人…”

    “我说过的话便是命令。”

    阮劲赶紧闭嘴,待那仵作把尸体固定好后,快班六人纷纷上马,这也是现在人少的好处,所有人都有马,步快都成了马快。

    庞雨目送着拉尸体的马车消失在官道上,才和庞丁缓缓走回山上的云际寺。

    云际寺山道上砍倒的柏树被池州兵清理了一些,但多数还在,庞雨走来却不觉得费劲,上到山顶之后便进到大殿。

    庞雨在通往偏殿的门口缓缓坐下,就坐在地板之上,殿中石板上仍然血迹斑斑,显然池州兵并未打扫过。

    庞雨一时入了神,就坐在原地直到天色全黑,庞丁在殿中点起了两支火把,山风从堂中穿过,带动着火光不停摇曳。

    “少爷,那舀粪的瓢已经找到了。天黑了,何仙崖也过来了,他在院门外守着山道。我又把庙中搜了一遍,确实没人躲藏,咱们开始干吧。”

    庞雨盯着对面一块血迹,那一团的血迹有种飞溅的感觉,正是谷小武毙命的地方。

    “少爷?”

    “走。”庞雨在脸上抹了一把,用力撑起身体,两人各取一支火把从后门出了殿,到了居士房外粪坑位置。

    庞雨此时对那恶臭毫不介意,迫不及待的把火把插好,取了地上的粪瓢在粪坑中探到底,用力舀起一瓢,感觉十分有重量,小心的抬起倒在岸上,一堆混合屎尿的黑乎乎的东西。

    庞丁用一根竹枝拨弄几下,难以压抑的轻声叫道,“藏的银子还在!池州兵没找到!”

    他端起准备好的一盆水,哗一声冲过去,粘稠状的固体被冲刷而去,露出了下面几块元宝状的银锭,在火把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幽幽的金属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