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铁血残明 > 第四十二章 士绅
    子时的桐城,城外的两处宅院闪动着火光。一些桐城的士绅和富户提前逃走,未买代皇免火旗,房屋便被黄文鼎等带人抢掠后焚烧,有些宅院只烧毁部分,但随后而来的偷盗者将所有能搬的东西都搬光,最后还放一把火彻底烧光。

    最近的桐城每天都有宅院在燃烧,衙门中的胥吏无人上值,白天乱民穿城行香,晚上六门大开,更夫无影无踪,各类偷抢之徒出没街市,整个桐城处于完全的无政府状态。

    北拱门内的县丞衙署一片漆黑,院内连灯笼也没有挂,后进住宅区中有两个值夜的门子,靠在门廊上打瞌睡。

    “当当当!”

    对街的魏家巷锣声喧天,跟着就听得人生嘈杂,不知是发现盗抢还是火情。

    两个门子打起精神,在院中听了一会,魏家巷的声音慢慢小了,两人刚松了一口气,突然院中厨房的位置“啪!”一声巨响,接着是哗啦啦的瓦片落地声。

    院中惊叫四起,各屋都点起灯来,县丞和幕友也惊慌的走到院中查看。

    自从乱民入城之后,县丞衙署中原有的皂隶、扫夫、灯夫纷纷逃离,虽然黄文鼎承诺不犯官舍,但谁都看出官方的弱势,不知何时官匪一旦冲突,他们便要受池鱼之灾。这些皂隶扫夫都是桐城本地人,所以都各自返家了。

    留在县丞衙署的只有老家带来的门子和一个本地马夫。堂堂县丞衙署的安全,就依靠这区区两人。县丞在不久前殴打了一大票本地胥吏,可以说仇家遍桐城。一到晚上周围有什么风吹草动,县丞一家便要担惊受怕。

    余先生提着灯笼进入厨房,发现是有人扔的石头砸破了房顶,还未等他向县丞汇报,侧门一阵嘭嘭的砸门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刺耳。

    院中的家眷大声惊叫,县丞和余先生都惊慌失措,他们平日养尊处优,对这样的情况没有丝毫准备。

    正在一家人惊慌失措的时候,只听门外一声大喊,“贼子大胆!”

    一阵激烈的打杀声音之后,听得有人大呼小叫往北逃了。

    幕友凑在门前,听得外边有人喘气,战战兢兢的问道,“外边何人?”

    外边声音传来,“小人户房庞雨见过余先生,刚才的贼人有否惊吓到大人。”

    余先生听得这话,心中那口气一松,差点一跤跌倒。

    县丞赶紧道,“快开门让他进来。”

    门子这次不敢再要开门银子,匆匆打开门放庞雨进了外进的院子。

    庞雨见县丞穿个里衣,连忙恭敬的道,“小人护卫来迟,还请县丞大人勿怪。”

    县丞哎一声摆摆手,余先生在旁边问道,“庞小友怎会深夜来此,可是恰巧在附近?”

    庞雨躬身道,“小人专程来此,皆因今日贼人猖獗,小人知道县丞大人平日刚正不阿秉公执法,恐怕有些人会怀恨在心。小人担心有人乘机报复,弄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便时常守在附近。方才恰逢有两人在外投石拍门,小人便帮大人驱逐了他们。”

    县丞有些感叹的道,“疾风知劲草,庞雨你很好。”

    余先生见庞雨提着一根棍子,腰上还别着药刀,听得他一个人打走两个乱民,心中顿感安全感强了许多,当下试探着道,“那庞小友晚间可还要去他处?”

    庞雨立即听懂了余先生的意思,“若是大人准许,小人打算就在门外护卫大人一家周全。”

    县丞也希望庞雨留下,大家对刚才的一幕印象深刻,都把庞雨当成武林高手一般。

    “那你等安置一下,今日便留庞雨在此过夜。”县丞说完点点头便回了后进,其他家眷也纷纷返回各自房间,院中恢复了平静。

    余先生指挥两个丫鬟去准备外进的房间,自己带着庞雨在东侧的小亭中闲坐等待。那两名丫鬟动作很快,片刻功夫便准备好了床铺,自行回了后进,余先生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庞雨也不好询问,只得等着余先生开口。

    月末的月色很暗,丫鬟在房间中点起的油灯透过窗纸,将微弱的亮光洒在外进小院中,庞雨适应了光线之后,还能借着这点亮光隐约看到余先生脸上的皱纹。

    余先生打量对面的庞雨片刻轻轻开口道,“要是余某没记错,庞小友才十七吧,如此年纪有这份沉着,确实难能可贵。”

    “小人不敢说沉着,只是念着大人的知遇之恩,还有余先生的点拨关照,想为二位尽一点微薄之力。”

    “十七啊,多好的年纪。”余先生长长叹了一口气,语气萧索自顾自的道,“庞小友你看来,那黄文鼎等人是否在等候一合适之时机,再攻陷县衙,以我等人头拉旗造反?”

    “这…”庞雨没想到余先生会这么说,但看余先生的情绪不太对,只得顺着余先生道,“黄文鼎恐怕是想过,只是没那胆量,也没那本事罢了。”

    “不,他定然要准备如此的!”余先生摇摇头,突然语带哭腔哽咽着道,“可怜我已逾不惑,尚未留下子嗣便要死于这些贼人之手,老夫不甘啊。。。”

    庞雨万没料到余先生半夜来这一出,恐怕是平日压抑久了,在这危急时期精神有些崩溃。口中赶紧劝道,“余先生放心,那黄文鼎一伙并非悍匪,不是定要与衙门作对,不过私怨争斗,再乘机捞些钱财。他们最终要与衙门和谈的,若是把衙门毁了,他们跟谁谈去,所以先生尽管放宽心。”

    余先生抹抹眼泪,抬头看着庞雨怀疑的道,“你说的可是确实?”

    “确实,小人一直担心酿成大乱,危及县丞大人和先生。为了探知贼人的动向,小人已想法混入那贼人一伙,得知了他们的意图。”

    余先生惊喜的道,“如此便放心了,难为庞小友还有如此心计。”

    “当不得先生夸奖,小人为探得消息,迫不得已要与那些贼人往来,日后平乱之后,还请先生和县丞大人代为分说,以免旁人误会小人。”

    余先生满口答应,庞雨接着道,“小人若是探得要紧消息,便会来报先生,至少眼下看来,黄文鼎一心派旗赚银子,绝不会攻入衙署。至于先生方才说的尚无子嗣之事,小人也听说一些。”

    余先生哎一声摆手道,“都是我那夫人,不但纳妾不许,连个填房的都不行。。。此中种种不足为外人道。”

    庞雨凑近一些低声道,“若是先生信我,这事小人来帮大人想办法,说服夫人同意先生纳一房小妾。”

    余先生吃惊的看着庞雨片刻,突然拱手道,“要是庞小友能帮这大忙,那便是我余家的恩人,老夫日后定有回报。”

    “先生客气,那此事便交给小人了。”

    余先生最近处于非正常的心理状态,被庞雨一个画饼弄得心情激动,平复了好一会才对庞雨道,“庞小友若是愿意,明日可否来县丞衙当值,这几日大人正好用人的时候,衙中的胥吏都不在。。。”

    庞雨原本就是想靠近决策层,以便获得足够的信息,满口答应道,“那小人便留在此处,大人有事尽管调派。”

    “明日还确实有事,县丞大人要与桐城乡绅商议平乱一事,到底是抚还是剿,杨堂尊让县丞大人参与议事,非要跟他们议个明白,万不能拖延了。”

    ……

    “因孔老先生说县衙大堂人多耳杂,今日特请各位来县丞衙署商议,地方稍局促了些,还请各位勿怪。”杨芳蚤高踞上座,但面对下首的左右两排人,态度却十分客气,这些人都是桐城士绅的代表,非富即贵。

    县丞在右侧上首,庞雨则站在后排,以备议事的人有需要。

    “桐城乱局久恐生变,然则衙门糜烂已久,胥吏皆不可靠。还需各位士绅襄助,方能有望平乱,今日请各位畅所欲言,务必有个确论,以便官绅同心合力。”

    杨芳蚤说到衙门糜烂已久时,特意加重了“已久”两字的读音,提醒大家都是前任辜朝荐的错,他刚代理知县二十来天,虽然被逼要解决问题,但这锅是不背的。

    场中一时沉默,庞雨偷偷观察对面的第二位的灰衣男子,此人脸形柔和气色饱满,坐在堂中气定神闲。此人便是方孔炤,他虽然坐下下首,但他进士出身,又是在乡丁忧的职方司员外郎,在此处的实际地位是最高的,只是面子上,他现在只是个民。

    一名年轻的士子见堂中无人说话,忍不住大声道,“昨日贼人又分两路穿城行香,发旗十三面,因莫秀才未买免火旗,午后黄文鼎领人破莫秀才家门房,城中愚民晚间乘乱大掠莫秀才家,至天明放火焚毁莫家,并延烧民房三座。桐城大乱已数日,长此以往人心沦丧,百姓暗无天日,不宜迁延时日,应请安池兵备道(注1)发兵助剿。”

    “不可!”堂中数人同声怒吼。

    自从乱发以来,这几个缙绅大户在县衙也议过事,庞雨从未看到他们如此一致。

    一名衣着华丽富商模样的人站起道,“万万不可请兵。乱民还只是要些钱财,兵灾却远甚匪乱。皆说天下苦兵甚于苦寇,我南直隶多年来太平无事人心谦和,即便出了几个土寇,那也比客兵要好。”

    方孔炤坐在上首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看着地面的青石板,眼皮微微的垂下,看不到他的任何情绪,不知他到底支持哪一方。

    又一士子站起,“且不说兵过如篦,原本城中不过是小乱,那池州兵马一过江,这边黄文鼎等人若得了消息,受了兵马的激,横下一条心来作乱,不免玉石俱焚,那待池州兵马到来,烧成一座空城,于百姓有何益处。”

    另外一人对杨芳蚤道,“禀堂尊知道,请兵还要有兵才行,据晚生所知,安庆府卫所虽有定额五千七百余,然则实无一兵可用。安池兵备道驻在南岸,前些时日听闻桐城变乱才招了千余兵丁,然一说要来平乱,当晚散去半数,余者言称没有开拔银便绝不过江。如此看来,就算要调兵恐怕要向应天巡抚请兵才行,想那巡抚标营想来应是管束得力的。”

    方孔炤下首坐的是一个四五十岁年纪的青衣中年人,他干瘦脸颊皮肤红润,此时不理会说话的人,只是偏头对方孔炤微微躬身道:“如若方兄认为需要请兵,阮某愿稍尽绵力,先出一千三百两白银襄助池州兵马开拔。”

    堂中一阵低声议论,庞雨惊讶于此人口气平淡,一千三百两竟随口而出,显然家底甚厚。而那些表态不愿请兵的人则神态不愉,这青衣中年人分明是只想讨好方孔炤,其他人的意见根本不重要。

    杨芳蚤早已和皮应举议定绝不请兵,今日只是要让桐城士绅来说不请兵这句话。所以他开场白中提醒各人,是要探讨如何用桐城官绅合力平乱,而非是请不请兵的问题。

    第一个年轻士子不懂事也罢了,这青衣中年人还要说帮助池州兵开拔,显然不给杨芳蚤面子。

    杨芳蚤压住怒气皱眉问道,“还未请教这位先生尊讳。”

    那青衣中年人神色从容,站起不亢不卑的道,“老夫阮大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