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客栈武林 > 第176章 纷争
    面对面前这个并不算太强的对手,路霄此时的心情是有些郁闷的。

    虽然他的武功比对方要高,但因为要参与的比剑大会,所以,他只能换了一把自己不熟悉的武器,而且为了尽量不被看出他其实是个刀客,他还要尽量遮掩。

    也就是幸好他家传的刀法用的是刀身修长似禾苗的苗刀,所以其招式与不少剑招有些相似之处,否则他还真不好遮掩。

    而且对方也是师出名门,出自以剑法险绝著称西岳剑派。初交手之时,因为对彼对己都还处在不了解的阶段,所以,一度很是狼狈。

    好在,他的实力的确要比对方高出一截,再加上随着度过了最初的不适后,招式越发浑圆如意,对对手的剑招也已经有所了解,所以虽然耗费了不少的时间,但五十招后,依旧还是将剑搭在了对方的勃颈处,取得了胜利,稳稳的拿到了参加比剑大会的资格。

    不过,一直在后方压阵的西岳剑派的精英弟子却似乎有些不忿于师门师弟落败,所以有些阴阳怪气的开口奚落到。

    “真不知道,明日举行的到底是比剑大会还是比刀大会。”

    瞬间,路霄因为获胜的好心情便消失无踪了,不过,他倒是还记得自己的任务,虽然脸色有些黑,却还是没有搭理对方,报出了自己伪造的名号供铸剑山庄的人登记后,便随意的冲着对方拱了拱手,掉头离开。

    。。。

    路霄对西岳剑派那名精英弟子的嘲讽虽然心中不爽,却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人家说的是实话,他也的确不是用剑的剑客,而是一名刀客,被人家识破了,带着情绪的说上两句,虽然心中捕快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

    但这名西岳剑派精英弟子的话,显然惹怒了另一个群体。

    刀客。

    虽然江湖上有包含五岳剑派在内的数个大剑派,以及诸多二流剑派,但纵观整个江湖,用刀的人却远比用剑的人要多。

    当然,这其中,占据了最底层的那些更像是地痞无赖的江湖人“贡献良多”,毕竟,相比起一把剑,还是刀更便宜一些,甚至,只要找到镇上的铁匠用个铁片就能打造出来。

    可这却并不代表刀客中没有高手。

    一流高手中,刀客与剑客的数量相差无几,只是以刀法闻名的门派和那些剑派相比,实在是少的太多了,才导致似乎刀客没有剑客厉害的刻板印象。

    若是没有西岳剑派那个精英弟子的嘲讽,其实倒也没什么,毕竟,铸剑山庄,铸剑山庄,都以“剑”命名了,拿出剑来做最后的奖励,理所当然。

    而既然奖品已经是“剑”了,那比剑大会也无可厚非,那些刀客们虽然看着不太痛快,却也的确不好说什么。

    但现在,找到了由头,再加上那些因为被几大剑派的弟子拦住了参与比剑大会的路,所以心生愤怒的大量底层的江湖人在一旁推波助澜,事情一下子便闹大了。

    甚至于能够成为铸剑山庄宾客的几大一流刀客,也忍不住站出来发出了声音,表达了心中对铸剑山庄厚此薄彼做法的不快。

    眼看着天都快要黑了,明天比剑大会就要召开了的区洗剑与一众铸剑山庄高层,此时当真是郁闷的想要吐血。

    可西岳剑派是老盟友,而且其门下弟子也没有什么大错,无非就是抱怨了一句而已,哪怕是路霄这个当事人也没说什么,他总不好让西岳剑派的那个精英弟子低头认错,赔礼道歉。

    更何况,那些刀客话里话外也并不是冲着那些剑派,而是冲着作为主人的铸剑山庄来的,他们就算能够让那个西岳剑派的弟子认错,只怕这件事也无法顺利了结。

    迫于无奈,与一众高层紧急商议到晚上的区洗剑,最终给出的解决办法是,比剑大会改为比武大会,只要有实力能够战胜那几大剑派弟子的,就能参与最后的比武大会。

    当然,原定于明日的比武,就只能向后推迟一天了。

    。。。

    仓促之下,铸剑山庄已经算把事情做到尽善尽美了,虽然这样做,无疑会使得原本就有近百剑客参与的比武大会,人数进一步膨胀,所以,原本就有些仓促的两天时间,只怕还要再延长一天、甚至两天,最终使得原定于后日的品剑大会,再向后拖延两天。

    两天时间算不上太长,若是以往,铸剑山庄只要安抚好给自己撑场面的几大剑派就行了,但现在,他们却必须先问一下郭举、方觉、清虚这三位大佬的意见。

    已经得到了叶弼回报最新消息的郭举,对此自然是不无不可,甚至心中还有些窃喜,能够多两天的时间,无疑就能让底下的人多两天寻找线索的时间,而且,说不定,还能趁此时间,等到六扇门增援的高手抵达。

    方觉与清虚二人则有些无所谓。

    身为禅祖寺的方丈和太和山的掌教,二人地位颇高,但却向来只需要掌管大的方向,具体的细枝末节从不需要他们操心,所以,晚回去三五天对二人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而且,随着铸剑山庄将比剑大会变为比武大会,参与的人数众多,实力因为有几大剑派的弟子把关,所以也有保障,二人也希望能够借助这个机会看看江湖最近数年里,其他门派是否出现了新的天才,一流高手中又是否出现了新的面孔。

    更关键的是,因为不再只比剑法了,就意味着禅祖寺那些跟随方觉前来的弟子也可以参加了。

    。。。

    泰山北斗,地位相同,但人终究不可能却当真如大地上的高山或天上的星辰一般没有感情,只要还是人,便依旧会有七情六欲,依旧还会有胜负心。

    尤其是在这个充满了争斗的江湖之中。

    之前还或许可以用没有机会当做理由,但现在机会已经摆在他们面前了,他们会拒绝吗?他们能拒绝吗?

    所以,无论是内心之中的真实想法,还是人在江湖,身不得已的现状,都促使他们,必须一争高下。

    但身为方丈与掌教的二人自然不可能再不顾身份,亲自下场分个胜负。

    有事弟子服其劳。

    所以,就只能让门下的徒子徒孙们代他们去争一个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