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客栈武林 > 第34章 行险
    这边厢的何二与蒋铭二人,根据着砚台上所刻的那两个勉强能够辨认出来的“东”与“来”字,绞尽脑汁推断着,另一边,策划并亲自实施了这一切的白十二也未曾睡下,躺在床榻之上,耳朵竖立着,想要听一听得了砚台的何二两人,今夜是否会有所动作。

    蒋铭的大部分推测其实都是对的,也是白十二刻下那两个字所想要对他们传达的意思,只不过,连亲自刻下“东”字的白十二自己都没有想到过“东升客栈”之中也包含了一个“东”字。。。

    若不是因为蒋铭知道何二的那番心思,全力开动脑筋又联想起了“东”字的另外一层含义,只怕白十二这一回真的要弄砸了。只是,要是真的算起来的话,王金宝的死的确是东升客栈和悦来客栈各占了一半的责任,蒋铭超出白十二设计的推测其实也并没有什么错。

    但不论这两个字怎么解释,有一件事是已经肯定了的,那就是何二之前的推测必然是有错的,无非就只是错一个还是两个的问题,毕竟,“东”字还可以用王金宝是向东方逃去来解释,“来”字除了悦来客栈之外,却很难再有别的什么解释,王金宝总不至于无聊到用“来”字来告诉后来的东厂同僚们,敌人来了。

    你死都死了,谁还不知道敌人来了。。。

    抛开心中乱七八糟的念头,何二定了定心神,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昨天就被自己排除了嫌疑的悦来客栈身上,开始在脑中仔细的回想着昨天在悦来客栈之中见到的一切,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自己当时未曾注意到的内容。

    但显然,他的努力是徒劳的,连当时身在悦来客栈之时,都没有看出什么破绽,过去了近两天,哪里还可能记得住当时的细节,更遑论从中找出所谓的破绽。

    在脑中回忆了良久,何二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心中有些丧气的同时,也不免开始后悔起来。

    后悔的原因很简单,他今天为了给蒋铭创造去驴棚搜寻线索的机会,是以成功完成了交易,买进了一批合适的布匹当做借口,进而邀请东升客栈的所有人一起陪他喝酒的。而这也就意味着,他若是不想露出破绽,暴露身份的话,明日就必须离开东升客栈,离开窑镇,动身返回新安县城了。

    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自己再留在窑镇吗?哪怕只有一天时间也是好的啊。

    何二此时着急的有如热锅上的蚂蚁,但心中越是着急,他便越是难以冷静下来,难以想到什么靠谱的办法。

    “档头,我有一个主意,就是,”就在这时,蒋铭站了出来,脸上神情有些犹豫,“就是有些太冒险,不知道。。。”

    “没事,不管怎么样,总比我这没主意的强,说。”犹如溺水之人终于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般,何二已然顾不上许多,立刻用期待的眼神望着蒋铭,让他放心大胆的说。

    “哦,好。”蒋铭连忙点了点头,脸上因为激动和兴奋而有些发红,“档头,我的意思是,既然你今天在东升客栈那三个人眼里是完全喝醉了之后才被搀回来的,那,”虽然下定了决心,但说到关键处,蒋铭依旧忍不住顿了一下,咬了咬牙,看了何二一眼之后,才继续开口,缓慢的说道,“那档头不妨就来个醉酒之后行事癫狂,不小心走了水。。。”

    何二脸色有些黑,看了蒋铭一眼,最终却没有多说什么,依旧神情专注的听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这火不用烧的太大,只要能够不小心将档头今天买回来的几匹布烧掉个一半,或者三四匹就行了。”蒋铭特意在“不小心”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他认为何二应该明白他所谓的“不小心”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何二没有立刻开口,显然此刻的他还在纠结。

    东厂这些年因为不为当今所喜,所以日子早已大不如前了。蒋记绸缎庄说是东厂的据点,但实际上每年压根得不到上面拨来的一分钱,甚至有时还要向上孝敬,何二今日买来这些好料子,的确已经很是不错了,若是真的烧掉了,白白赔掉一大笔钱不说,再想花差不多的钱买到一样的,只怕就很难了。更别说,放了这把火之后,收尾只怕还要花掉不小的一笔开支。

    “好,就按你说的办吧。”但思索了好一会儿,就在蒋铭因为压力,呼吸都开始慢慢变得有些急促起来的时候,何二终于咬着牙点头了。

    还是那句话,覆巢之下无完卵。

    钱没了,还可以再赚,若是因为心疼这点钱就将东厂的名声败坏掉了,那才真的是何二最不愿意看到的后果。

    。。。

    “走水了,走水了!”

    “快救火,快救火啊!”

    。。。

    夜半时分,寂静的东升客栈之中,突然间变得吵闹起来,尽管此时客栈之中住着的人并不多,但那明晃晃的火焰,却逼得所有人都使出了最大的力气,高声呼喊着。

    秋冬之时,正是火灾猖獗的时节,天气干燥,还有不小的风势助力火焰,虽然气温不高,但只要有明火引燃了某样易燃的物品,那下一刻绝对便是一场大灾难。

    深知这个道理的人们,在听到了呼喊声,看到了火光之后,很快便聚拢到了东升客栈之中,他们很清楚,此时可不是什么自扫门前雪的时候,如果不能及时在东升客栈之中就把火扑灭的话,那马上就要轮到他们遭殃了。

    人多力量大,加之这场火灾本就是“人为”的,火势一直有所节制,所以,最终在烧毁了近半间屋子后,被东升客栈和周围商户的人们共同扑灭了。

    火势终于被控制住了,房间的主人则有些狼狈的开始向所有人赔礼致歉。

    “诸位辛苦,这次走水完全是因为在下醉酒误事所引起来的,在这里,给各位赔不是了,明日,明日小的一定在对面悦来客栈摆下酒席,一来给各位赔不是,二来谢过诸位今天的鼎力相助,及时扑灭了这场火,救了在下的性命,也让在下的错漏不至于酿成大祸。。。”之前喝的酩酊大醉,此时却已经完全被这场火给“吓”醒了何二,脸上带着羞愧、庆幸、感激等等情绪,一脸复杂的对着所有人拱手行礼。

    “孙兄,请放心,这房子,在下一定会负责将其重新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