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化解之道
    青云寨,后山。

    思过崖。

    看着跪在地上,面色惨白的楚君婉,林宁、田五娘、朱雀、皇鸿儿等人皆面无表情。

    向小小、孙瑶瑶、宋无邪三人则纷纷面色震惊,一个个目光不敢置信。

    楚君婉惨然道:“公子、大当家待奴家恩重如山,君婉得脱牢坑重新做人,更一展生平所学,便称一声再生父母亦不为过。只是……只是奴家本为秦人,父母皆在秦地,兄弟子侄亦在。黑冰台以他们为要挟,一日不为其所用,则斩一人头颅。奴家,奴家不忍心……所以……”

    林宁淡漠道:“所以,你就将我等行踪言语,悉数记录为信,再告知山寨的六婶,由她送下山,交给八寨的大保长孙桂,孙桂再送到西山二里半处的那棵歪脖子树下藏起,最后由黑冰台之人取走?才有了黑冰台屡屡截杀我等的事发生,对么?”

    楚君婉闻言,如见鬼怪般看着林宁,颤声道:“公子如何……公子如何得知?”

    林宁呵呵一笑,向小小激动道:“公子是故意让小婉送那些书信出去的,是么?如此一来……”

    东方伊人寒声道:“如此一来,她也必死无疑。吃里扒外的贱人,若非你情有可原,早将你剁碎了喂小灰灰,还能容你一具全尸?”

    向小小脸色难看道:“东方夫人,我也知道小婉她罪不可赦,可是,可是她到底是因为……”

    东方伊人厉声斥道:“闭嘴!你以为若是让她诡计得逞了,黑冰台会不会留我们一条活路?妇人之仁!真落到他们手里,你连再进青楼当妓女的机会都没有,只会更惨!”

    向小小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气鼓鼓的道:“本来就是妇人嘛。”

    东方伊人还想教训,林宁劝住后,对楚君婉道:“给你两个选择,一个,给你条活路,但从今而后,再难见天日。”

    造火器和子药的地方,需要一个知文通墨的笔帖录事,行总管之事,这样的人,目前来说,林宁不可能让其再见外人。

    随着规模越来越大,文盲翠儿已经难当大任了……

    向小小、孙瑶瑶二人连忙催促道:“小婉,你快答应,你快答应啊!”

    然而满脸愧色的楚君婉却没有直接答应,而是说道:“公子,第二条路是什么?”

    林宁深深看了楚君婉一眼,道:“待你死后,我会尽量救出你亲人,安置好他们。但不能保证,如今连山寨自保都在两可间,且我也不知你爹娘是否还活着。”

    楚君婉闻言惊呆了,怔怔的看着林宁,看了好一会儿后,颤着惨白的嘴唇,一下又一下的重重磕头,没一会儿,额头就一片青紫,渗出血色来,最后,抬头露出一张满面是泪惨然的脸,痴痴的看着林宁道:“奴今生本是不洁之人,又行下反叛如畜下作之事,本以为必遭天谴,没想到,还能得公子如此厚待。奴今生已还父母生养大恩,只求不堕畜生道,来世依旧为人,为公子当牛做马,结草相报!公子,你……多保重!”

    眼中满是愧然悔恨,又夹杂着痴情之色深深看了林宁一眼后,楚君婉猛然转身,纵然一跃,跳下了思过崖……

    林宁木然的看完这一切后,转身离去。

    若楚君婉选择第一条路,其实他依旧会去救她父母,只要有机会。

    她选第一条路,说明她已经将山寨安危,摆在了第一位。

    而既然她依旧选择第二条路,愿为其父母去死,那么他也只能成全她了。

    因为再有下一次,她依旧会出卖山寨……

    若只他一人之事,林宁未必非要她死。

    可她损害的,何止他一人性命?

    所以,纵然她忽然表露出喜欢他的态度,林宁也无法再留下她。

    ……

    楚国,皇城司。

    小霸王项平看着坐在王座上的煌亲王项宙,眨着小眼睛道:“五叔,前儿东方青叶要是真下死手就好了,虽然我还是挺喜欢林小子的,可他要是死了,侯万千回来非和东方青叶拼命不可。东方青叶就算不死,也可能会受重伤,到时候,咱们楚国趁机挥师北进,三年内攻破咸阳,占领八百里秦关。然后夫子刚好再死,啧啧,天下就是咱们楚国的了!可惜,实在可惜啊!!”

    项宙漠然的看了这个相貌奇伟的侄子,道:“这就是林宁敢一口一句东方老狗辱骂的底气和原因所在,你以为东方青叶果真不敢杀他?就算不敢杀他,难道出手惩戒一番也不敢么?他顾虑的不仅是夫子,更是吾!你以为夫子为何拦下东方青叶的第一击?依旧是这个缘故。”

    项平抓了抓有些头大的脑袋,道:“五叔,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也太多了吧?侄儿都有些糊涂了。”

    项宙轻叹一声,道:“项平,若是从前,你专心习武,待孤薨逝之后,成就圣道,则一切皆平安无事。可如今出了一个青云寨,夫子提前将逝,东方青叶又是那等性子,一不小心,便是天崩地裂,天下大乱之势,你若再只一心习武,以后,未必能应对得过来。荆思远且不去提,遇到一个林宁连连受挫,但若非林宁,他也绝非易与之辈。还有那姜太虚,早年间就有年轻一代第一人的赞誉,近来观他,已是往圣道之路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其城府之深,更是不在青云林宁之下。唯独你,在心性之上,落后许多。偏这一点,又极难提高,乃天赋之资。”

    项平闻言,羞耻的脸都涨红了。

    他的相貌,在楚国皇族宗室子弟中,绝对属于垫底的那一批。

    被多少人明里暗里嘲讽讥笑过,连他父皇老子都厌弃于他……

    直到他流露出惊艳整个楚国的习武神资,被煌亲王收为衣钵弟子后,这种局势才骤然改变。

    身边的坏人一个个都消失了,全成了好人。

    楚皇也开始施展父亲慈爱,宫中长辈就更不用提了,至于那些叔王伯王,手足兄弟们,更是一个个恨不得添他的脚底。

    毕竟,他就是未来的煌亲王。

    可以说,天资是他的立身根本!

    没想到,今日却被煌亲王叹息天资是弱鸡……

    见他如此,煌亲王却又微微一笑,道:“人有所长,必有所短,你习武之资为孤生平仅见,又何须妄自菲薄?况且,即便心机城府不够深沉,孤亦有化解之道。”

    项平忙问道:“五叔,什么化解之道?”

    煌亲王淡淡道:“前日之观,你可有所得?”

    项平抓了抓脑袋,道:“前日发生的事,实在太大,而且侄儿连想都没想过林宁敢那样做,所以……一时还没理明白。”

    煌亲王声音低沉道:“既然武功不能解决一切时,就要想着观人,用头脑来解决。林宁此子,不负黑冰台为其所起之名,行事当得起一个青云之妖的名头。但孤观其有一最大的弱点,你若利用得当,将来可保不被姜太虚所阴。三大圣地,三大圣人,东方青叶野心最大,也最无底线。但相比于历代夫子而言,一个东方青叶,根本不算什么。项平,你一定要牢记这一点。”

    ……

    ps:剩余的故事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