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四百零五章 以圣欺凡
    龙门客栈。

    大总管胡小山黑着张脸,安排着几个妇人流水般的往二楼大包间里送火锅食材。

    同人不同命,想他胡小山当年也是山寨里公认的有数的年轻俊杰!

    除了方智、周石、李轩几个,哪有人能和他比?

    多少人家想把闺女嫁给他,他都不看在眼里……

    那会儿,某人名声比臭虫也好不了多少。

    再看看现如今……

    他堂堂青云寨头几名年轻俊杰,已经泯然与众矣,沦落到给某臭虫端茶倒水的了。

    不过……

    想想这二年来那厮做出的成绩,胡小山也不得不承认,他不是臭虫,他是妖孽。

    包厢内。

    侯玉春听完林宁的计划后,倒吸了口凉气,笑道:“小宁,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哪。”

    林宁叹息一声,悲悯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子?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罩灯纱,纯情善良的一塌糊涂,佛门都没我慈悲。”

    众人闻言,一笑而过。

    可是就连皇鸿儿、东方伊人几个嘴舌伶俐尖刻的都没说什么。

    林宁若当不起这句话,天下的确没有第二人能担得起。

    侯玉春笑道:“我就这么一说……你这般做来,秦国想不大乱都难,黑冰台怕是要血洗那些世家豪强了。”

    林宁呵呵一笑,垂下眼帘道:“中原大战时,秦国就逼死不知多少世家豪强,消耗掉他们,好腾出资源来,缓解压力。如今再狠狠杀一批,那些世家只会愈发离心离德。得民心者得天下,好些人都以为这是句空话。呵呵,很快他们就知道,这句话绝不只是一件空话了。”

    热腾腾的锅子散发着香浓的气浪,泪了一天的田五娘等人一个个下箸的速度快成了幻影。

    不过,一群吃货们也并非只顾着吃。

    吴媛用帕子轻轻擦拭了下嘴角,看着林宁轻笑道:“待江山起烽烟,山河将破碎时,便能看出民心是否有用了。”

    东方伊人不屑道:“庶民如韭,民心算得了什么?国朝大事社稷命运皆操于上位之手,待昏君贪官和世家豪强将天下祸祸的千疮百孔撑不下去时,就会告诉被压迫的庶民,国事艰难,要他们为国奉献,多交税,交完税后再交命。还说什么先有国再有家,战死光荣这样的混帐话。待耗尽庶民之血,重整河山后,享福受用的还是那些世家和帝王将相们,和庶民有什么相干?也只有小宁才在乎那些庶民。”

    林宁笑道:“伊人,你莫要小瞧百姓。”

    东方伊人摇头道:“我没小瞧他们,但是我走了那么多地方,看了那么多人,也就小宁你这里的百姓还算明事理,听你的话。那些诉苦大会也算有用,可天下大多数百姓,其实都是浑浑噩噩,或者贪小利而忘大义者。只要能活下去,哪怕苟且存身,他们也大多会苟且下去。指望他们的民心,没大用的。”

    众人闻言,大都无言以对。

    因为东方伊人说的,其实是事实。

    天下百姓亿万,可大多数宁肯当流民饿死,也没有造反一搏的勇气。

    即使饿的易子相食,只要有人突然施粥,他们就会忘了仇恨,心存感激。

    却不知,天灾虽可恨,然真正让他们颠沛流离的,其实是人之祸。

    对于东方伊人的话,林宁呵呵一笑,眼神却变得有些怀念怅然起来,似在回忆什么,他道:“都没错,如今天下绝大多数民众都还在愚昧状态下,尚未开蒙。但是,他们却不会永远愚昧下去。你看青云寨民寨里的百姓,还愚昧吗?”

    东方伊人不服气:“他们才多一点人?相比天下亿兆百姓,他们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林宁觉得好爽,心里大赞伊人是个好捧哏,语重心长道:“我们如今的确还弱小,就好比是星星之火。但是,只要我们坚持我们的理想,不惧强敌,那么这星星之火,早已可以燃烧整片原野……”

    “呵呵……”

    “咯咯……”

    “哈哈……”

    原本在一片俏美绝色中沉默少言的莫菲,这会儿也不禁笑了起来,轻声问道:“小宁,这是哪里的腔调?怪有趣的。”

    林宁打了个哈哈,笑道:“这是我老师的乡音……不多说了不多说了,总之你们记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好。一切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王八蛋,早晚会被统统扫进历史的尘埃里。”

    话音刚落,胡小山端着一大盘黄喉进来,走到林宁跟前,面无表情道:“你的话,我记住了。”

    众人见林宁嘴里叼着一条小黄鱼,目瞪口呆的看着胡小山,纷纷笑开了花。

    林宁对于当初那些“山二代”们,绝对算得上“压迫”了。

    不过也都明白,他的压迫却并非是对那些人的报复,而是为了栽培。

    放两年前,胡小山绝无可能操持如此大的一个客栈,并负责和草原上迎来送往,调度物资。

    尽管胡小山、方智、李轩、周石等人大都远离了领兵带将,可是权力却没少半分,反而纷纷独当起一面来。

    这也是方林、胡大山等老一辈没有再上门闹腾,反而费心费力帮忙出力的缘故。

    但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一直被呼来喝去动辄训骂一通的胡小山,属于被压迫的人民……

    等胡小山下去后,侯玉春给莫菲夹了筷子山菌,放下筷子后道:“不能大意,黑冰台必然发现内乱中有外部宗师的身影,要说荆思远不会有防备,你信吗?”

    林宁摇摇头,正色道:“当然不信,黑冰台在那边,怕是已经张网以待了。不过……”

    “不过什么?”

    林宁笑了声,道:“说起来还是大哥这次给力,一下挑翻了十八座郡城,如此一来,我们可操作的余地就大了去了。以鸿儿、元儿的功力和敛息秘术,没有十位以上的高品宗师合围,根本不可能困住她们。伊人也简单,不要挑选声势最大的郡城,也不要选声势最弱的,也不选最中间的,只捡偏上,或者偏下的郡城下手,必然万无一失。”

    ……

    秦国。

    东王山长老阁内,数十长老皆在。

    不过,原本浩浩荡荡足有过百最起码中品以上宗师的阵容,如今看起来却是稀疏了不少。

    长老阁北面正墙上,悬挂着一副巨大的舆图。

    分布着秦国各郡城的位置。

    其中,有十八座郡城被描了灰色。

    荆思远负手而立,对着舆图道:“三昭郡、古水郡、天木郡,是这十八郡里声势适中的郡城。本座料青云寨一定不会放过这次兴风作浪的机会,他们必然出手。但是,他们也会害怕落入我黑冰台的埋伏中。所以,断不会选眼下声势最烈,和最不起眼之地。所以,这三郡,是可能性最高的。本座亲自负责坐镇三昭郡,古长老和隋长老,分别坐镇另外两郡。”

    古姓长老沉声问道:“大长老,若贼人不在这三郡生事,又该如何?”

    荆思远淡淡道:“纵然他们不来这三郡也没什么,本座料定,既然侯玉春已经逃回了青云寨,那么此事来生事的,多半还是魔教那两位妖女。就算她们不来这三郡,在她们逃返路途上,本座也布下了十面埋伏,这一次,必让青云寨血债血偿!”

    “可是她们的敛息魔功,实在可恨哪……”

    隋长老皱眉说道。

    荆思远缓缓垂下眼帘,道:“放心吧,虽然家师不会以圣欺凡亲自出手,但是指点一下她们的行踪,还是办得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