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三百章 体贴
    “哎呀!!小郎君终于回来啦!”

    榆林城外的山谷浅塘边,枯等了一日夜的皇鸿儿看到林宁从密道中出来,登时惊喜过望,连田五娘在身旁都顾不得了,扑过来抱住林宁。

    不过没等林宁心里欢喜有个知心贴意的小妾时,却见皇鸿儿已然变了脸色,简直震怒道:“小郎君,你进城这才多久,就染了一身女儿家的味道,亏姐姐和我在这里担惊受怕,你……你你……你对得起我……姐姐吗?”

    原来她一靠近,就嗅到了一股女儿香。

    本以为是在怡红院那样的烟花之地,无意间染上的残留气息。

    可谁知靠近了一嗅,这哪里是水粉胭脂的味道,分明是女儿家的体香!!

    这让皇鸿儿心里如何接受得了?

    连田五娘都皱起了眉头,清冷的凤眸凝视着林宁。

    林宁忙道:“你们把我林宁想成什么人了?”

    皇鸿儿气的跺脚,道:“这种事你瞒得过我们?你自己说,身上的女儿香从哪里来的?”

    林宁无奈道:“且听我慢慢道来嘛!”

    说着,在两大高品宗师四只明察秋毫的眼眸紧紧盯着的情况下,林宁将如何意外发现了一娘们儿,又如何将她点穴,接着通过密道前往粮仓、武库、太守府之事细细说了遍。

    听到在太守府险些被发现,二女都不禁为他捏了把汗。

    但皇鸿儿还是较真儿:“若只悄悄点了穴,怎会有这等香气?这女儿香分明就是女孩子情动之后流下的香汗,你可别以为这样就能糊弄过去!”

    林宁气道:“你等我说完嘛!说起来,此人和你还有关系……”

    说着,又将秦元的来历说了遍,道:“正是她突然暴起杀人,才将邰翀老鬼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让我没被发现。等我回到怡红楼后,却发现满屋子血气,秦元身受重伤。你们说,这种情况下,我能置之不顾吗?不能啊!哪怕看鸿儿和她的渊源,我也不能撒手不管。所以……”

    皇鸿儿吃了惊,没想到朱雀法王还活着,有些激动问道:“秦姑姑还活着?她在哪里?”

    林宁见她不再追着什么女儿香来问,心里悄然松了口气,笑道:“就在怡红楼啊。”

    却不想田五娘冷眼旁观了阵,直捣黄龙问道:“小宁,你身上的女人气味到底从哪来的?”

    林宁见躲不过,无奈道:“五娘,这不是救人的时候,无意沾了些嘛……对了,净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正事差点忘了!”

    见快要把裤底都露出来了,林宁赶紧说起重要事来,这一说,果然田五娘和皇鸿儿的注意力转移开了……

    “让朱雀来对付邰翀?”

    田五娘有些迟疑道。

    皇鸿儿则有些不满:“郎君啊,那邰翀老鬼厉害到这个地步,随便一掌就差点要了秦姑姑的性命,她如何对付得了?”

    林宁皱眉道:“她对付不了,那你准备让谁去?我还是五娘?”

    皇鸿儿气道:“当然不是,我们一起去不成么?”见林宁不高兴,忙央求道:“小郎君啊,我娘家人没几个,秦姑姑和燕伯两人就是最亲近的了,不忍心见她出事呢。”

    林宁解释道:“真不是想让她去送死当炮灰,我有一定把握的。而且,我同她说明白了,会提前让邰翀老鬼伤上加伤,只让她小心周旋,吊着邰翀老鬼,越久越好。实在抵不住,就往我们这边跑。走,具体的事,回去再说。”

    ……

    回到山寨,林宁就见一些山寨老人看他的眼神不大对。

    不过他也没理会,这些老瓤子看他的眼神从来没对过。

    只是他们背后说坏话归说坏话,该干的活计一点没少做,也就随他们去了……

    “咦,你……你怎么来了?”

    刚进墨竹院,看到庭院里正和春姨说话的人,林宁三人这才明白过来,之前外面那些人的眼神为何这样古怪。

    一身轻裘白氅的吴媛静静的坐在那,似与听雨轩和这半山融为一体,仿佛一幅山水画般。

    春姨站起身责怪道:“一个个的都跑哪去了?我让小九儿和小南把前后山都找了遍也没寻着,家里来了客,也没人招待!”

    吴媛站起身,对田五娘、林宁等人以士子礼相见。

    看到她这样一副分明金枝玉叶却又清新自然的岁月静好模样,男人看起来自然是赏心悦目,可皇鸿儿心里却颇不得劲,女人看女人的角度,总和男人不同。

    她好奇道:“这不是大公主么,怎又跑我们深山野寨子来了?”

    吴媛淡淡瞥了她一眼,顿了顿,对田五娘和林宁开门见山道:“是奉我父皇旨意而来。”

    田五娘和林宁对视一眼,还是没能摸准什么路数。

    难不成是想招安?

    皇鸿儿见吴媛不理她,大为恼火,质问道:“我们连天王老子都不尊,还尊你爹的旨意?这位大公主,你爹是不是老糊涂了,他打的什么算盘?总不会想招驸马爷吧?”

    听闻最后一言,原本面色清淡的吴媛,面色却忽地泛起了一抹晕红,可是居然没有出口反驳。

    见此,别说皇鸿儿目瞪口呆,连田五娘、林宁还有春姨等人都眨起了眼来。

    真的假的?

    还好,回过神的吴媛对田五娘道:“并非如此,我父皇说,林郎君乃世之大才,连姜子渊都要以师礼敬之。且虽处江湖之远,却心怀仁德,颇有古之君子之义。所以,若林郎君和大当家的愿名义上归顺大齐,则可封林郎君为平西王,为大齐亿万黎庶永镇大齐西疆十八城,世袭罔替。”

    这等价码一开出,春姨就先激动起来。

    她随宁氏出身齐国世家,心底深处总还是认为齐国为正统,山寨上不得台面,只是不得已才为之的。

    若是有机会能够招安洗白,岂有不答应之理?

    更何况,齐皇居然封林宁为平西王,还是世袭罔替的****!

    这……

    这这……

    林宁见春姨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微笑劝道:“姨,你先冷静一下,就算天上掉馅饼,也不用激动成这样吧?”

    皇鸿儿心里酸的不得了,就算她爹还在世,了不起也只能封林宁一个护教法王。

    她再心不甘情不愿,也没法说魔教的护教法王比大齐的平西王厉害。

    她酸溜溜道:“我看不止如此吧?只封了一个平西王,却没封平西王妃,你爹打发你亲自来,莫非就是为了填这个王妃位的?”

    吴媛:“……”

    见她居然没出口反驳,众人再次陷入了宁寂中……

    好体贴的齐皇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