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乌云
    山上得到君儿紧急求救信,匆匆赶来的一行人中,玲珑小道姑焦急的面上,忍不住流露出一抹羞意,抬不起头来。

    心中嗔怨:爹啊,都没打到你,你叫那么大声那么凄惨做甚?真是……

    其实这般叫还是有用的,至少落在田五娘眼中,一个如此为山寨出力的大和尚,是值得敬意的。

    闲话不多言,田五娘手握剑诀,天诛出鞘。

    相隔十丈之遥,天诛出鞘那一瞬间,陆道生瞳孔猛然收缩。

    这等纯粹凛冽的剑道杀意,让他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

    而从对方的气势来看,仅仅只是初入宗师……

    “斩!”

    田五娘厉喝一声,天诛之上清光大盛,斩向陆道生。

    而天诛一出,场内诸人中凡佩剑者,无不骇然发生,腰中佩剑微微颤栗起来。

    姜太虚和吴媛对视一眼,震惊不已。

    这是有帝王之气的王者之兵啊!

    怎么会这样?

    “轰!”

    清光与土黄色的猛虎碰撞在一起,田五娘连退三步后站稳身形,凤眸清寒的看着陆道生。

    身形微晃的陆道生则面色动容的看着她,要知道,他已经是高品宗师,距离巅峰也只一步之遥。

    可对面这个年轻姑娘,才不过初品宗师,竟然就能将将与他分庭抗礼!!

    然而不等陆道生仔细观察田五娘究竟何方神圣,就发出一声虎啸般的怒吼:“妖女尔敢?!”

    众人此时才发觉,在田五娘剑斩陆道生之时,皇鸿儿非但没有上前帮忙,反而后退了数步,然后手中断红颜,挥向了陆道生那十二亲兵。

    这十二太保乃是跟随陆道生多年的亲兵,原本十八罗汉之数,征战多年,剩下这十二人。

    在沙场之上,与陆道生组以军阵,可围杀高品宗师,纵是对战巅峰老怪,也可自保而退。

    却不想,今日却遭了劫……

    皇鸿儿什么样的性子,今日吃了如此大亏,若非法克大师仗义出手,她险些身陨。

    此等大仇若是甘心咽下,也就不叫魔教圣女了。

    一瞬间,战场上同时出现了十数道皇鸿儿的身形,每一个都如此逼真,同时向十二太保出手。

    朵朵红莲飘舞,美艳动人。

    但只有直面红莲的十二太保,才知道此时的凶险。

    “啊!!”

    境界差距太大,虽勉强抵挡了一二,可终究难将诡异妖艳的红莲全部拦下,一朵红莲飘近身,便是碗口大的血洞出现。

    鲜红的血喷射而出,在月夜下,形成了一朵血色莲花。

    还想再杀,陆道生的方天画戟已经攻来,皇鸿儿娇笑一声,一跃跃出军阵,拍着胸口道:“哎哟哟,好怕好怕呀!陆道生,人家祝你长命百岁,好好看看你身边的人,因你今日之举而遭到报应。”

    陆道生闻言,虎目一睁,漫身煞气冲天而起,手中方天画戟嗡嗡作响,显然动了必杀之心。

    然而就在这时,林宁上前一步,拦下了正准备再次动手的田五娘,喝了声:“慢着!”

    陆道生侧眸瞥眼过来,林宁道:“江表十二虎臣,定鼎江东八十一州。缺一人,则楚国江山震动,国运转衰。陆道生,到底何等仇怨,让你放下苍生国事,前来袭杀我青云寨?”

    没等陆道生回答,皇鸿儿就笑道:“小郎君,人家陆大将军是为了给宋思成报仇的呢。你可想好了,今夜要不送他归西,往后被这样一个大老虎盯上了,可就没宁日了哦。”

    林宁不理,看着陆道生道:“大齐燕郡赵家看中了青云寨的地盘,想独霸一线天。而后赵家二公子和血刀门主严克,一个被擒,一个被杀。赵家夫人为了救其子,用十颗龙髓米,换得宋思成出手。宋思成胁迫我山寨弟子,想进山寨内部大杀四方,只可惜我山寨兄弟不为其胁迫,引至此处,方被我夫人和皇姑娘合击而斩。是非对错,想来陆将军心中自有衡量。”

    至此,林宁负手又道:“说这么些,非是惧怕陆将军虎威,更非妄图以言辞乱将军心志。只是想劝将军一声,如今中原天灾不绝,干旱洪涝害民极苦,再加上贪官污吏横行,逼得百姓走投无路,不得不反,乱世之象已陷。若今夜将军失陷于此,将军所镇守数郡之百姓,又该由何人庇护?”

    陆道生沉默了稍许后,正了正目光,打量起林宁,道:“你先说百姓极苦,不得不反,又言本将庇护百姓……岂非自相矛盾?若本将在,无论他们因何而反,唯有镇压一法。”

    林宁摇头道:“越是乱世,越当以稳为主。大多数的良善百姓一旦被裹挟成为乱民,造成的危害,比天灾和苛政更狠。没有秩序的蚁贼,成不了大事,只能成为野心家阴谋家们的垫脚石。最苦的,仍是百姓。”

    一旁的野心家阴谋家不服气了,皇鸿儿气道:“照你这么说,百姓只能任人鱼肉了?”

    林宁微笑道:“百姓都苦成这样了,那点油水都已被榨干,还有什么鱼肉?而百姓身上没了油水,那么那些贪婪者,就会将目光放在乡绅乃至中小世家身上。等到乡绅和中小世家都被榨干了,就到了大世家……到那个时候,便是狗咬狗的时候。”

    皇鸿儿“戚”了声,道:“那时候他们还不是要招百姓为兵,互相攻杀?死的还不是百姓?”

    林宁沉默了稍许,轻轻一叹道:“是啊,死的终究还是百姓。所以……”

    “所以什么?”

    皇鸿儿追问道。

    所以,就该由掌控着资源和权力,却管不好天下的贪婪世家们先死,方能最大可能的保全百姓。

    当然,这话现在不能说。

    没得到答案的皇鸿儿幽怨的嗔了林宁一眼,不过到底没再多事。

    陆道生看不透林宁,声音低沉的道:“你一个下贱山贼,也担心苍生黎庶之安?”

    天地良心,其实陆道生真不是故意羞辱林宁,只是在他的潜意识里,认为山贼就是下贱的。

    堂堂楚国十二虎臣,认为山贼是下贱的,似乎本也没什么错。

    只是他这番话,却惹恼了两人。

    田五娘连多余的话都不愿说,天诛剑上清光大盛,脚下连踩七步,口中……这次没诵,显然已是怒极。

    万道剑光冲天而起,似遮满苍穹,随后,万剑合一,形成一柄巨大的剑芒,当头斩下!!

    陆道生见之面色凝重到极点,全身功力凝集于方天画戟上,虎啸阵阵,然而令他恼火的是,却没有办法专心对敌。

    因为在他周遭,出现了数十个皇鸿儿的身形,百鬼夜游,万千地狱红莲盛开。

    下贱?

    我相中的男人,岂能让你如此羞辱作践!

    姜太虚此刻的目光,却紧紧盯在田五娘身上,面色肃穆。

    这一刻,他终于认出了田五娘手中剑,也想起了她的剑法来路。

    心中一叹,自己何其迟钝,竟然现在才认出这把剑来。

    不想,千年未曾现世的天诛神剑,竟又出世了……

    剑冢,剑冢,莫非齐国境内,也要出一座天剑山么?

    一片乌云,渐渐出现在了天际,缓缓漂浮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