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七十六章 东行
    苍松院。

    如今新娘嫁入墨竹院,苍松院便留给了阏氏和蔑儿乞老可敦还有宝勒尔住了。

    正堂上,血衣都未换的褚大娘赔着笑脸同阏氏和蔑儿乞老可敦解释了为何拦下宝勒尔的缘故,又说明了林宁已经带人前去救驾。

    王庭里有懂中原话的女官,将褚大娘的话转述罢,蔑儿乞老可敦勉强放下心后,看着一身血污的褚大娘,瞪眼问宝勒尔道:“她是你额格其身边的信重人,你怎么好出手?你额格其的性子你还不知道,若不是果真有万分艰难的事走不开,她难道还会故意不见你?”

    胡宁阏氏也点头道:“五娘是个好姑娘,只是不知道大汗那边怎样了……”

    老可敦安慰道:“阏氏保重身子要紧,而且萨满军都过去了,大汗身边还有高手,必不会有事。”

    宝勒尔心里委屈不已,之前让她去求救时可不是这样说的,她不敢抱怨老可敦,就郁闷道:“褚大娘头上的伤口是摔倒撞破的,我怎么会打她。”

    她只推了一把而已。

    老可敦自然也不会真的为了一个下人责备心爱的孙女儿,刚才那句话只是为了给褚大娘一个交代。

    又让人送了些金银首饰给褚大娘,强命她接下后,此事就算作罢。

    未几,有人传报,田五娘已经出关,并且立刻动身前往了一线天。

    胡宁阏氏和蔑儿乞老可敦心稍安……

    ……

    “吁!”

    秦林古道上,一阵勒马声此起彼伏。

    田五娘红妆未换,面色肃然的看着汗王銮舆上被忽查尔凌空摄住昏迷不醒的图门汗,修眉蹙了蹙。

    一把剑贯穿了这位草原万部之主,看起来十分骇人。

    林宁打马上前,看着田五娘目光灼热,问道:“成了没?”

    田五娘默默颔首,林宁大喜,不过随即他就朝田五娘使眼色道:“这边事了,五娘你先回山,让人将药庐收拾妥当。回去我们要先救治大汗,需要提前准备许多东西。”

    田五娘虽不解,却知道林宁必有深意,便没有多言,点了点头后,又在马上与忽查尔欠了欠身,以晚辈礼致敬,先一步折返回山。

    林宁则转眼看向了汗王銮舆上的忽查尔,见其面色依旧淡漠,心里不由抽了抽。

    忽查尔的淡漠,和五娘从前的淡漠,是两回事。

    之前五娘的淡漠,是她个人内心的封闭。

    她身上担着整座山寨的安危存亡,她必须要坚强狠辣起来,因为她要带着青刀卫截杀私通草原的走私商贩,维持整座山寨的存续,所以内心容不得一点软弱,她才将内心封闭起来,看起来淡漠无情。

    但林宁觉得,田五娘是看似无情实有情,而忽查尔的淡漠,却是对苍生的蔑视。

    那种高居云端,视苍生万民为刍狗的漠然。

    这种人,让人看着心里生寒。

    或许,真正的神便是如此吧。

    林宁心中很不舒服,前世他见过一些大人物,甚至还有些算得上是通天大佬。

    可那些人手段虽然高超,但靠近接触后,却能发现他们身上的人情味儿其实很浓。

    绝不似忽查尔这般,一点烟火气都没有。

    这样的人,已经不能再用人心去推测了。

    至少可以肯定,先前他的一些想法很荒谬,忽查尔如今怕早已失去了感恩之德了……

    念及此,林宁微微皱了皱眉,但随即又恢复了常态。

    这种心态,也并非没有漏洞。

    忽查尔成为圣萨满,也不是绝对的无欲无求。

    至少,他还在乎北苍王庭和他的老娘……

    心中盘算了几圈后,林宁稍有定数,便随同队伍渐渐回山。

    ……

    入夜。

    雷雨交加。

    仲夏之末,临近入秋,天气转凉。

    药庐外,一众北苍王庭的大人物们都在静静的候着,虽眼中多有焦虑,却无人派人询问,怕惊扰了里面的行医。

    整整三个时辰过去了,除却不停有人往里送些奇奇怪怪的事物外,也无只言片语传出。

    蔑儿乞老可敦几次劝胡宁阏氏先去休息未果后,便让田五娘寻来一张床榻,铺设好后,让胡宁阏氏靠在上面歇息。

    宝勒尔小声的同田五娘道恼,顺便告了小九娘一状。

    不过她也没想着让田五娘处罚九娘,只要能和她推倒褚大娘之事扯平就好。

    看到田五娘面色始终淡然,根本不将这些小儿女家的恩怨放在心上,便又高兴起来。

    老可敦则关心了五娘几句,又道今日事多,打扰了她的大喜之日。

    田五娘只说了句“无妨,额母不是外人”,就让老可敦高兴的合不拢嘴。

    一直在药庐里当人形止血钳的忽查尔忽地微微皱了皱眉头,深不可测的目光往外瞥了眼。

    “轰隆!”

    又一道惊雷炸响,天空降下瓢泼大雨。

    而林宁则完成了他最后一针的收尾,长长呼出了口气。

    他抬起头看向忽查尔,苍白的脸上满是疲惫色,道:“大萨满,大汗已经转危为安了,修养些时日就能康复。”

    忽查尔闻言,目光缓缓落在林宁身上。

    对于他的神乎其技,忽查尔心里并不像他的面色那样冷漠淡然。

    他看着林宁的眼睛,声音低沉的问道:“你与何人学的医术?”

    林宁随口答道:“哦,是我们山寨的安郎中。”

    这个答案,显然不可能让忽查尔满意。

    他眼神微微一变,看着林宁的眼睛没有说话。

    林宁心里却大骂了声:老王八,又来!

    随即,在头晕目眩几近昏迷中,心中大喊了声:

    天道!

    “你的医术,从何处学来?”

    林宁双目呆滞,一字一句答道:“学自药王谷《百草经》。”

    听闻此言,忽查尔神色一动,问道:“全本?”

    林宁木讷答道:“上半部。”

    忽查尔眸光微冷,有些遗憾。

    药王谷大名,他当年也是听说过的。

    因为触碰到了三大圣地的禁忌,尝试培育龙血米,被三大圣地联手诛灭。

    萨满殿其实也有培育龙血米之法,但代价之大,十倍甚至数十倍于三大圣地,那需要无数牧奴和牲畜的血来浇灌土壤……

    而得到的龙血米,却又远不如三大圣地所出。

    所以草原各部才会花大价钱,想法设法从中原购买。

    但这样会使得草原上的财富,大量流入中原世家高门手中。

    面对此等情形,便是现在的忽查尔都无能为力。

    《长生龙象神功》是不需龙血米,但这等天级神功,除却能传给下一代大萨满外,不可能再传第二人。

    而其他人习武,想成就一流高手,就离不开龙血米滋养。

    若是能得到涉及龙血米之秘的下半部《百草经》就好了,萨满殿的势力必然将会急剧膨胀壮大。

    可惜,强求不得……

    撤去移魂妙法,忽查尔看着眼睛渐渐清明的林宁,问道:“你可愿将《百草经》献于我?”

    林宁闻言面色大变,目光骇然的看着忽查尔,失声问道:“大萨满如何知道我有……”

    话没说完就闭上了口,眼神难掩震惊的看着忽查尔。

    忽查尔静静看着林宁,稍许后,淡淡道:“当年,我与药王谷主相识。所以看的出,你的手段,得自药王谷。”

    林宁闻言面色缓缓释然,长出了口气后,又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点头道:“大萨满送了一部地级功法当我和五娘的大婚贺礼,大萨满需要《百草经》,送给大萨满当还礼也是应该的。且……”

    “且什么?”

    忽查尔目光幽深的问道。

    林宁坦然相视,答道:“且山寨虽未曾想过托庇于大萨满麾下,但无论如何,外界都会这样看待。如此一来,山寨就会承恩于大萨满。所以《百草经》虽贵重,林宁亦不会吝啬。”

    至此,当不复疑心了吧?

    ……

    议事厅。

    忽查尔看了看田五娘,在旁人眼里,田五娘与往日里没甚区别。

    可在忽查尔眼中,却恍若看到一柄剑气四溢的绝世神剑。

    这是极于剑道者初入宗师后的表现……

    前途无量!

    一瞬间,连忽查尔都有些羡慕田五娘的天资了。

    只可惜没有师承传授,仅凭一部《玉剑心经》,注定在宗师的路上都走不远……

    若她是草原人就好了……

    暗自摇了摇头,忽查尔同田五娘道:“我要往齐国临淄一行,汗王和阏氏还有额吉留在你山寨中。可否保全无忧?”

    田五娘缓缓点头道:“额母之安危,虽死当全之。”

    林宁在一旁干咳了声,等忽查尔看过来,他方不疾不徐道:“五娘,你心是好的,可也要量力而行。若其他人倒也罢,可若是天剑山那把老天剑来了怎么办?今天他儿子和黑冰台的人就来了一遭,焉知那老天剑不会来?他若来了,咱们身死是小,却怕耽搁了可汗、阏氏和老可敦的性命……”

    田五娘闻言沉默无言,她实在不知该怎么配合……

    一旁宝勒尔听到了身边的“翻译”转述罢,皱鼻瞪眼道:“我看你就是不想答应!哼!你又不是山寨之主,额格其才是,要你多嘴!”

    “宝勒尔,不准胡说!他现在是你额格其的丈夫!”

    老可敦教训道。

    宝勒尔本还想说什么,见连田五娘都皱眉看向她,便不再多言了。

    林宁就算听不懂宝勒尔的草原话,也知道必没什么好话。

    不过这会儿只当做不知,日后必有回报便是……

    而后就见忽查尔起身道:“侯万千和黑冰台不用你们管,除此之外,五日内,金帐不准出现任何差池。”

    说罢,就在满堂人注目之下,凭空消失不见。

    旁人大为惊奇,林宁心里却缓缓松了口气。

    幸亏不是斗宗强者,骑马去战……

    青云寨距离临淄相隔数千里,就算骑的是千里马,来回都不止五天。

    如此看来,武圣跑的应该比马快的多……

    玩笑心思一晃而过,林宁有些期待起忽查尔东行成果来,他若是能连接敲打天剑山和稷下学宫,那青云寨短期内的压力将会一扫而空……

    至于忽查尔眼前的嚣张,林宁心中已有主意,让他早晚吃个大亏,学学礼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