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六十八章 悚然而惊
    汗王金帐内。

    热闹了半日的蔑儿乞老可敦同图门汗和胡宁阏氏说着中原婚礼和草原上的不同之处。

    图门汗不好军国大事,但对民生却很有几分耐心。

    先前他也一直打发侍者去看,然后回来讲诉。

    不过毕竟没有蔑儿乞老可敦说的有趣,听罢,他同胡宁阏氏道:“中原繁盛之地果然不俗,和草原习俗格外不同。”

    这话却不该从王庭可汗口中说出,蔑儿乞老可敦以目示意胡宁阏氏,胡宁阏氏明白后,同图门汗笑道:“大汗,时候不早了,您还是先回蔑儿乞部吧。国师可能已经回来了……”

    图门汗原本不想这么早走,可听到“国师”二字,不由一叹,道:“是该动身了,只是梓童这儿……”

    蔑儿乞老可敦笑道:“有我照看着,再不会有差错。”

    胡宁阏氏也笑道:“五娘的夫君确实是个有本事的,用了针服了药后,感觉好多了。最多三日,我就和额吉一道回去。”

    图门汗是个性子柔软且十分恋旧的人,并不想分开这么久……

    只是他也明白自己的身份,着实不好再在一个山寨里待下去了。

    且忽查尔先前外出清理草原叛逆时同他说过,顶多一日便回,然后要和他商议大事。

    对于这位保他多年平安宁静,让他至尊至贵的国师,图门汗不得不尊重他的话。

    所以只能有些闷闷不乐的安排人,准备回程。

    他预感,随着国师突破圣萨满,以后的日子,怕就不复从前的逍遥自在了。

    草原历来有南侵的传统,尤其是经过二十年平静生活的生养聚合后,草原上的人口数达到了历代王庭的峰值。

    只是人口太多,草原就不够分,牛羊就不够吃。

    尤其是这几年,草原上天灾不断,如果再不想办法,入冬后一场白毛灾,是要出大事的。

    念及此,图门汗愈发烦恼。

    难道都和和气气的过日子,不好吗?

    当然,他再天真,也知道这是没法子的事。

    虽然他性子和善,但在草原子民和中原百姓之间,他仍旧希望草原子民能够活下去。

    正如那叛逆格列山王所言:

    狼吃羊,是天性。

    ……

    聚义厅。

    林宁坐在次主位上,看着客座上的侯玉春在那里谈笑风生……

    “青云寨是个好寨子,算是沧澜山群盗中的异类。真的,两位师兄你们怕不知道,若论起武功高强来,我家老爷子或许名声高出一筹,可论起义气二字,随你们问哪个寨子,必是青云寨拔魁。”

    “早先的事就不提了,只说最近,射日门、金钟堡大大小小十几家山寨都被沙海寨那球攮的余鹏程给坑了,那条老毒蛇勾结榆林城混元枪罗成还有燕郡赵家,想将一线天附近的山寨一次性扫荡干净。若非青云寨的田大当家出面力挽狂澜,那老毒物怕是真要成气候了。”

    “论说青云寨有如此大的恩德,射日门几家又都失家败业的,按绿林规矩,青云寨吞了他们一点问题都没有,道义上都不违背。可人家田大当家硬是不动此念想,甚至有人想来投奔,都被婉拒。因为田寨主认为,救人是绿林同道的道义,趁机吞并了别人,那就不像话了。”

    “啧啧啧!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一点连我家老爷子都称赞了句……所以说菲菲啊,别总觉得自己是名门之后,就敢小瞧天下其她女子。你虽然不错,但如田大当家这样的奇女子,世间难见第二,和林小兄弟正是人中龙凤,你可别多……”

    “我呸!”

    莫菲闻言差点气炸了,一口啐到侯玉春的脸上。

    她虽然心里知道,这臭狗贼啰嗦一大通,是为了打消她起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可她何时有过那种心思?凭甚这样被腌臜?

    她又不像侯玉春这贱人,一点廉耻也没有,看到别人出色就勾搭?

    她虽行走天下,却非无德之女。

    再者,就算为了打消劳什子念头,侯玉春也不该说出这等让她恶心的话来!

    莫菲对自己的姿色颇为自负,就算在咸阳城内都颇有美名。

    她还是习武天才,才不过二十岁就已打通七十二处生死大穴,成为一流高手。

    虽不敢说是天下第一巾帼女子,可再怎样,也不该不如一个小小山寨的女山贼吧?

    该死的坏东西!

    林宁好笑的看着狼狈擦面的侯玉春,知道这向来八面玲珑的人,遇到情之一字,也难免慌乱尴尬。

    他解围道:“候兄过誉了,青云寨行事本不过秉承江湖规矩罢。对了,说起此事我还差点忘了,那射日门主卫庄、金钟堡主靳天乐等人,早就想拜访天剑山寻求帮助了。听闻小侯爷义薄云天,老山主更是乐善好施。这么多年来,沧澜山绿林能安存,皆仗老山主之虎威。方才候兄说我青云寨仗义,但比起天剑山来,却是远远不如了。”

    说至此,忙对方林道:“三叔,快去请卫门主等人来见。”

    侯玉春拦之不及,等方林离去后,方哭笑不得的同林宁道:“好你个林兄弟,忒不地道!这等麻烦事你甩给我,可我又有何法子?一个血刀门算不得什么,可燕郡赵家却不是可以随意打发的。到时候人家请出一尊宗师来,我又挡不起,难道还专门从千里之外喊我家老头子来给他们架梁子?”

    他老子乐善好施?这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在姚玥峰、程耀华、莫菲三人的注视下,林宁微笑道:“候兄,天剑山毕竟是沧澜十三大之首。千里沧澜山,哪家山门不以天剑山为尊?”

    侯玉春连忙摆手道:“可千万别!我家老头子常年不着家,闲云野鹤一般四处云游,实在指望不上。几个师兄更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我倒是稳重成熟些,可我武功又不行……对了,林兄弟若果真觉得棘手,何不向黑冰台求救?在外面宗师是了不得的人物,屈指可数,可在三大圣地,也就是个厉害些的长老。”

    林宁闻言,微笑着看了眼三位面色淡淡的黑冰台高人。

    三人虽面上不显,但那一身圣地弟子的傲然之气,却是无论如何遮掩不住的。

    或许看在北苍王庭金帐在此的份上,对青云寨之人客气些。

    但那种骨子里的蔑视,又岂能完全隐藏?

    姚玥峰见林宁看来,直截了当道:“青云寨若肯为我黑冰台做事,燕郡赵家的事,黑冰台一力担之。”

    林宁笑道:“候兄方才听差了,不是我青云寨怕事,是射日门、金钟堡等山寨。他们的家人弟子都落在了血刀门手中,若是黑冰台能助他们救出,想来他们必会愿意为黑冰台效犬马之劳。至于我青云寨……闲散惯了。北苍可汗之前招我夫妻二人去龙城做大官封万户,我也婉拒了。非不识抬举,只是自由清苦惯了。”

    莫菲奇道:“若燕郡赵家请出一位宗师来,你们青云寨能挡得住?”

    林宁淡淡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非是玉石俱焚。青云人,从不缺骨气和血性。”

    侯玉春试探问道:“林兄弟,若青云寨有危难,北苍大萨满不会袖手旁观吧?”

    姚玥峰闻言皱眉道:“指望草原?虽然近二十年来草原与中原休戈止伐。但北方鞑子与中原百姓世代血仇,怎能与之深交为伍?”

    程耀华笑道:“就算你们想指望也靠不住,一是北苍大萨满未必来得及挡住齐国的宗师。再者,便是正面相对,稷下学宫也有能压得住他的宗师。”

    林宁笑了笑,道:“忽查尔已经不是宗师了……”

    此言一出,场面忽地一静。

    侯玉春和黑冰台三人眼中先是浮现一抹茫然之色,随即齐齐悚然而惊!!

    四人霍然起身。

    纵是一直以玩世不恭来打扮自己的侯玉春,此刻都站直身板满面肃穆,看着林宁沉声问道:“林小兄弟,你此言何意?”

    这时方林正引着射日门主等人进来,看到堂上“剑拔弩张”的气氛,都唬了一跳。

    林宁摆手让他们放心后,微笑道:“北苍龙城的叛乱,是在他们以为忽查尔闭关失败后发动的。忽查尔既然没有失败,出关后所有的叛乱也就成了笑话。”

    莫菲吞咽了下口水,震惊道:“你是说,北苍大萨满忽查尔,突破成为圣萨满了?”

    千年之后,草原上要再出一位武圣了么?

    林宁没有拿捏,点头道:“的确如此。”

    确认之后,黑冰台三人脸色固然不好看,侯玉春的面色也同样难看起来。

    在忽查尔没突破前,天剑山那把天剑就足以令草原胡虏不敢轻犯。

    大萨满忽查尔固然是宗师巅峰,可天剑候万千绝不下于他,杀伤力甚至还要高出一线。

    可是谁也没想到,忽查尔居然打破了草原萨满殿的千年厄运,突破成了圣萨满,自此超凡入圣。

    虽只一线相差,却又是天壤之别。

    四人今日前来,原是为了说服青云寨为黑冰台所用,去救北苍汗王。

    进山寨后发现了王庭金帐,完成了任务,便只想探探青云寨的底是什么。

    看看能否拉拢结交一番。

    抱这个心思的,主要是侯玉春。

    可是现在,四人连一点关于青云寨的心思都没了,他们要立刻折返,将此必将震动天下的消息,传回各家。

    天下大势,都将自此为之改变!

    或许,怀柔二十年的草原,就要张开他们的獠牙了……

    至于射日门主卫庄等人的赔笑问好,自然连余光都没给一个。

    和天下大势相比,这些人算得了什么?

    这让曾经同为沧澜十三大当家人的卫庄、靳天乐等人,面色陡然涨红,感到了奇耻大辱。

    正这时,周石前来通报,汗王金帐就要回草原了。

    田五娘暂时不能出面,林宁就不好再不出面了。

    不过林宁并未急着离去,而是对卫庄等人歉意道:“小侯爷他们有急事,所以怠慢了各位大当家,你们且海涵。今日是在下的大喜之日,备了些酒菜,诸位不嫌弃的话,就请吃几杯薄酒吧。至于赵家和血刀门之事,还未到日子,我相信总会有解决之法的。”

    说罢,拱手告辞离去。

    对比之下,卫庄这些老江湖心里都大为感动。

    只是方林、方智父子二人对视了眼,眼中都泛起疑惑之色。

    林宁先前,不是建议不理会这些人吗?

    怎么又变了态度?

    不过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方林打发方智请来胡大山招待这些山寨头人,他则追上前去和林宁一道,送别北苍汗王金帐。

    ……

    原沙海寨一侧一线天处,左义看着跟随他进来的四个人中,三个人不断搬移巨石到山崖边堆放着,心里的不安和恐惧渐深。

    那负手而立的中年人看着他微笑道:“不要不安,你是为大义而为之。等过了今日,你就会心想事成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