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五十八章 扯大旗
    青云寨。

    看着一座如同行宫的金帐,将将穿过青云寨大门,二当家方林脸上的表情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惊。

    他们是山贼啊!

    竟然请了一国之主亲自下驾,纵是山下的戏曲和说书里都未曾有过这般荒唐之事。

    不过,方林也听说过草原之主图门汗的名声……想了想,唯有在心中苦笑两声。

    他带领山寨上下于大门前亲迎,还都换上了新衣。

    至于兵器,自然是不能露面的。

    原本方林还犹豫,是不是要行跪拜之礼,结果林宁却打发周石先一步回到山寨,告诉他们只用迎贵客之礼相迎便是。

    山寨本就是跳出“君臣纲”没有王法之地,连中原之主都不肯服,怎能跪番邦之主?

    好在有先前田五娘不跪,且又有叛乱之事发生,图门汗一心着急救胡宁阏氏,便未在意这些。

    忽查尔的三弟子兀立其虽多看了青云寨众人几眼,只是有忽查尔的掌上明珠宝勒尔在前面和一个山贼小子聊的欢快,他也不想惹恼这个刁蛮的小师妹……

    因此区区一个青云寨,弹指之地人不满千,在礼节上竟和北苍王庭平起平坐了回。

    此等荒唐事,世上怕再难寻第二回。

    ……

    聚义堂上。

    田五娘请图门汗上坐,胡宁阏氏已经被送去药庐。

    不过林宁除了施针暂且控制住胡宁阏氏的病情外,暂时并未多动。

    他先回了墨竹院,因为他真的要去大吃一顿,恢复气力……

    “姐夫啊,你怎么带回来这么些人?”

    膳堂上,林宁吃相文雅但速度极快的扫荡着一大桌菜,九娘乖巧懂事,知道林宁辛苦,这次没有争抢。

    她小鼻翼忽闪着,添了添嘴唇,悄悄吞咽着口水,却不碰桌上的肉,强迫自己离开看肉的目光,看着林宁笑眯眯问道,许是想靠此转移注意力。

    林宁没有回答,而是将一只野鸡腿子撕下来,塞进了九娘的口中。

    九娘突然受袭,唬的“呜呜”叫了两声,满脸惊吓,不过在林宁鄙夷的眼神下,那“惊吓”很快就变成了讨好,喜滋滋的吞嚼起来。

    大眼睛再度完成了月牙儿……

    春姨又从厨房端了好大一盆红烧兔肉来,见他二人这般,没好气骂道:“哪天亏了你们的肉不成?见天儿吃也不腻!小九儿,瞧瞧你的脸又圆起来了。你再吃下去,赶明儿长大了非成翠儿那般不可!”

    还没等九娘反应,坐在门角的翠儿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鸡头,面带哀伤之色。

    她低头看了看蒲扇般的大手,以及庭柱般的大粗腿……

    索性化悲愤为力量,将鸡头一口嚼碎咽下!

    九娘也唬了跳,看了看手中香喷喷的鸡腿,再看看门口如一面墙般堵在门框内的翠儿,小脸儿纠结的都皱了起来。

    大眼睛委屈巴巴的看向林宁……

    林宁忍不住笑道:“吃吧,吃完多跑跑多玩几圈就好了。”

    “嗯!”

    九娘闻言小脸登时笑开了花儿,脆脆甜甜的应道。

    春姨笑骂道:“应的倒好!又能吃又能玩,不正合你的意?”

    “姨~~”

    九娘害羞的撒起娇来。

    然而就和春姨一起吃惊的看着林宁突然加快速度,甚至连骨头都不吐,将一盆酱骨肉、大半盆红烧兔肉还有野山鸡肉等一大桌快速清扫干净……

    在二人目瞪口呆中,林宁站起身来,神清气爽!

    先前亏欠出去的精气,竟然恢复了一半。

    这就是《长生龙象功》的功效!

    能化万物之血肉成自身之精气,以练就龙象之力。

    通常来说,在一流高手之下,或是练外功者,可以靠吞食大量血食壮大。

    但想突破一流高手,基本上都少不了龙血米调养血气。

    再单靠吞食血肉,远远不够。

    然而《长生龙象功》,却是这世间唯一打破这等规则的功法。

    能极大的利用血肉之精气,补足自身血气。

    单凭这一点,便称得上世间第一流的神功!

    其实林宁自己倒无所谓,只要有功德点,他想怎么突破就怎么突破。

    但这功法却能极大加速田五娘身子的恢复速度。

    也能让她以最短的时间,突破成为宗师!

    只要青云寨有了宗师,虽谈不上万事大吉,但至少不必再担心随时有宗师上山,进行“斩首行动”。

    排除了这个隐患,林宁有信心,让青云寨成为这世间的桃源之地。

    ……

    客房。

    所谓客房,也不过在山寨内一角搭建的一排木屋。

    不过到底只是一座落草容身的山寨,又能有多少讲究?

    自燕郡来的赵二公子虽名叫赵无悔,但他此刻心里却是满满的悔意。

    后悔先前不该一步踏入那座草庐,更后悔不该又调转马头杀回来,而应该和血刀门主一起先回榆林城,甚至后悔自己走这一遭,原以为是镀金之旅,谁曾想此地刁民盗贼如此狡诈卑鄙……

    悔恨罢,赵二公子心中又生出许多犹豫。

    林宁之前的话,如同梦魇一般在他脑海中始终回荡反复,一遍又一遍的动摇着他的心。

    是啊,如他这样的金玉瓷器,怎能和一群山贼同归于尽?

    若是他现在死在这,就算回头家里派人来将这些毛贼碎尸万段,可那又能如何?他也活不过来。

    他还有大好的人生……

    他不能死!

    非但不能死,被俘虏之事也绝不能传回燕郡。

    否则,他还有什么颜面继承赵家?

    他那些本来就嫉恨他的兄弟们,还不嘲笑死他?

    赵无悔额头见汗,他绝不允许出现这等事。

    而且此事一旦传回稷下学宫,让他的先生和诸多同门们知道,他居然栽倒在一个山贼窝里……

    这简直比杀了他更可怕!!

    不,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大丈夫当能屈能伸,暂时的妥协,是为了日后更好的复仇做准备。

    哪个成大事者,不曾忍辱负重过?

    赵无悔额头上满是汗珠,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说服自己。

    可是,随即他又满脸颓丧。

    他觉得死都没勇气,主动去寻那些可恨的山贼妥协……

    他的骄傲,让他开不了口。

    正这时,忽然听到门口方向传来“吱呀”一声,赵无悔猛然回头看去,就见到那个让他在梦里都恨不得撕碎了的人,正笑眯眯的站在那看着他。

    “你来做什么?想让我投降,少做你的春秋大梦!”

    与色厉内荏的赵无悔相比,一身儒雅白衣的林宁看起来更像是出自读书圣地稷下学宫的士子。

    他微笑着上前,先拱手见礼,而后轻笑道:“赵兄此言过重,我们只是协商合作,绝谈不上什么投降不投降。”见赵无悔还想嘴硬说甚,林宁摆了摆手,然后往外一比,道:“我青云寨到底值当不值当与赵家合作,赵兄不妨先与我看一事。”

    赵无悔心里其实也在渴望一个台阶,不敢再说重话,万一林宁恼羞成怒真的放弃了合作杀了他,他也没地儿再去后悔。

    因此冷哼一声,随着林宁出门了。

    又见林宁面色不见丝毫变化,无鄙夷嘲讽和冷笑,赵无悔心里好受了些。

    ……

    “那……那那……那是……”

    看着停在聚义厅前高悬金狼汗王旗的汗王金帐,赵无悔差点没把下巴惊掉。

    出身高门,再加上求学稷下学宫,所以以他的见识,对于北苍王旗并不陌生。

    可他做梦都想不通,北苍汗王的金帐怎会在沧澜山上一个山贼窝里?!

    林宁云淡风轻的解释道:“北苍王庭出了些变故,有人叛逆造反。北苍国师忽查尔平了叛乱,不过王庭暂时不便落脚,满目苍夷。正好图门汗最宠爱的胡宁阏氏和我未婚妻是姊妹淘……”

    赵无悔:“……”

    顿了顿,林宁皱了皱眉嫌弃解释道:“就是忘年交。所以,就劝图门汗到我青云寨来散散心。你也别不信,你们赵家联合沙海寨、血刀门谋算我青云寨,最后怎么败的难道忘了?蔑儿乞部那位老可敦是什么身份,想必你也清楚。她和我们大当家的,也是忘年交,都是女强人嘛。”

    赵无悔依旧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远处的汗王金帐还有附近驻守的萨满军,这些绝不会是作假的人和仪仗,对他的冲击简直无以言表。

    见他这般,林宁提醒道:“我方才所言,你都要记下来。告诉血刀门主严克和赵家,如果坚持和我青云寨交恶,那么,燕郡赵家再别想和北苍做一次交易。你们赵家花费了那般大的代价,将赵华运作成为榆林城太守,为的不就是一线天商道?”

    赵无悔心中大动,面上却冷哼一声,道:“除非你们青云寨肯将沙海寨交出来赔罪!”

    林宁闻言忍不住笑道:“赵兄赵兄,你必须要明白一件事。其实山寨里几位当家的意思,都是直接扣住赵兄你不放,然后让赵家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如果赵家果真派人来捣乱,甚至请宗师来相逼,就直接杀了你,我们青云寨去北苍蔑儿乞部避难。他们不认为赵家敢派人去蔑儿乞部报仇,你赵家能请一个宗师出面,还能请一个武圣出面不成?

    是我,是我拦住了他们这般做,因为我是读书人,想引导青云寨走正道,不再以劫掠为生。”

    见赵无悔面色怪异的看着自己,林宁面色惆怅一叹,负手而立眺望远山,语气中蕴着淡淡的忧伤,道:“赵兄也不必这般看我,我是读书人哪,虽无法改变自己的出身,却真的想做个清白人。只是……若赵兄不愿与我合作,化干戈为玉帛,坚持与我青云寨作战为敌,那我也无法说服山寨其他人了。

    你也知道,这个山寨里,当家的是我那女人,不是我。

    何去何从,赵兄自己斟酌罢。

    若是想通了,就写封信,交给门口之人,他们会送去榆林城的。

    告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