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剑从天上来 > 第33章 底细
    他从而能够推断出来,朱天宝最想杀的是梅睿,至于原因很容易想,无外乎也让梅莹体会兄弟被杀之痛苦。

    能在痛恨之人跟前谈笑风生,这种本事自己也有,所以更知道这种人的可怕。

    这个朱天宝是必须要除去的。

    且不说他罪孽之光浓郁,便是没有罪孽之光,也要杀掉,这种不共戴天的仇恨无法化解。

    可这朱天宝是紫极岛弟子,六宗盟约,即使有冲突也不能伤性命,违约者驱出宗门。

    还好他有罪孽之光,自己不必亲手杀,找到他的罪证即可。

    他漫步来到天荡谷别院外,拦住正往里走的一个英俊青年,请其帮忙叫杨云雁。

    那英俊青年一听他自报姓名,顿时目射异光,仔细打量他一眼,痛快答应。

    宋云歌知道这又是昨晚的缘故,自己名声确实大振。

    片刻后,那英俊青年回来,摇摇头,说杨云雁昨晚就没回来。

    宋云歌皱眉问,这种情况是常见的吗?还是头一次出现?

    英俊青年毫不犹豫的回答是头一次,从没有过这情形,杨师妹一向循规蹈矩,甚至晚上都不出去的,只呆在自己院里练功。

    “那大家就不紧张?”宋云歌沉下脸来。

    英俊青年叹道:“杨师妹晚上不回来是头一次,可诸同门夜不归宿就太常见了,往往都有自己的秘密,只要不违宗规,宗门不会干涉。”

    宋云歌左手指轻挠眉毛,心思电转,最终摇摇头:“好,那就再等等。”

    既然她是头一次这样,那同门们也不会知道她会在哪里住一宿。

    他马上想到了朱天宝,会不会是这家伙捉了杨云雁?

    他的心往下沉。

    朱天宝既然能杀梅睿,就未必不能杀杨云雁以让自己痛苦。

    恰在此时,英俊青年笑道:“来啦!”

    宋云歌扭头看,杨云雁正往这边来,身形轻盈灵动,婀娜多姿。

    “那我便去了。”英俊青年抱抱拳,带着古怪笑容进了别院。

    宋云歌瞪着杨云雁,看她笑眯眯的靠近,没好气的道:“走,找个地方说话!”

    杨云雁道:“这是谁欠你钱啦,耷拉个脸?”

    宋云歌没好气的道:“昨晚你怎没回来?”

    “哦,有点儿事耽搁了。”杨云雁漫不经心的道。

    宋云歌一腔担忧化为恼怒,却生生克制住了,平静的问:“什么事?”

    杨云雁道:“那就找个地方说罢,不就是一晚上没回别院,生什么气啊?”

    宋云歌瞪她一眼,转身大步流星走。

    杨云雁笑着摇摇头跟上。

    两人来到一条小巷里,幽静无人,朱雀大道上的喧嚣仿佛隔着很遥远,其实只是一条街之隔。

    “说罢。”宋云歌哼道。

    杨云雁哼道:“还以为要找个吃饭的地方呢,没吃早饭。”

    “……走吧。”宋云歌瞪她一眼,穿过小巷来到一座福喜楼,上二楼要了一间屋子。

    “这下满意了吧?”宋云歌道:“赶紧说,到底为何事夜不归宿?”

    杨云雁道:“你先说,为何这么急眼?难道我会有危险?”

    两人搭档一年,论对宋云歌了解之深,除了冯晋就是她。

    她冰雪聪明且敏锐,感觉到宋云歌在强压着怒火。

    他不是这么多管闲事的人,如果换了平常,不会因为自己晚上没回别院而生气。

    所以一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惹得他冒火。

    “朱天宝。”宋云歌道:“是个麻烦……”

    他将自己的担忧与推测说了。

    杨云雁失笑道:“你也太过虑了,他杀梅睿是因为梅莹的大哥,我与你只是队友而已,他不至于杀我吧?没必要哇。”

    宋云歌没好气的道:“总要防着点儿!”

    “好吧好吧,防着点儿他。”杨云雁点点头,幽幽叹一口气:“我终于发现了杨师兄的秘密。”

    宋云歌精神一振。

    杨云雁脸色变得难看,缓缓道:“杨师兄在城外有一间屋子,下面埋了不少尸体,我数了数,……九十多具!”

    她脸色僵硬,想到了当初挖出来的一具具白骨,仍旧有发冷之感。

    宋云歌皱眉:“都是他杀的?”

    “他在修炼幽冥神爪。”杨云雁紧咬贝齿。

    宋云歌剑眉挑了挑。

    幽冥神爪是唯一一门流传过来的天魅绝学,因为它跟大魔天祭元术相似,不需要天魅的独特心法便能驱动,是独立一体的武学。

    幽冥神爪,无坚不摧,可越阶杀人。

    但此爪也邪恶非常。

    修炼幽冥神爪需要领悟其幽冥意境,九分悲悯与一丝杀意相合,世人皆苦,不得解脱,我助其一臂之力而超脱。

    这是极为微妙的意境,需得在杀戮中领悟,而往往领悟不得。

    据说在异域,练成此功的天魅也寥寥无几。

    周九幽能练成此爪可谓是奇才,自己占了大便宜,自己修炼怕都练不成。

    “怪不得罪孽之光如此浓烈。”宋云歌摇摇头:“罢了,你别管这事了,太危险!”

    杨云雁是绝对挡不住幽冥神爪的。

    “他没练成。”杨云雁蹙眉:“还会继续杀人的!……真是疯了!”

    练成了幽冥神爪也不能光明正大使用,何苦去造这个孽?

    她极不理解,想到那一具一具的白骨,恨恨道:“修炼幽冥神爪的人都该死!”

    宋云歌摸了摸自己剑眉,轻咳一声有些不自在。

    杨云雁疑惑的看向他,失笑道:“你心虚个什么劲儿,难道也练幽冥血爪了?!”

    宋云歌忙:“这件事就交给冯师兄,让他去处理,大功一件,也把你摘出来。”

    杨云雁耷拉下螓首,重重叹一口气。

    不管杨师兄如何,当初对自己都很照顾,而且这也是出卖同门,让她很不舒服。

    宋云歌哼道:“耽搁一天,他就多杀几人,要不然你再好好考虑几天,让他多杀几个人?”

    “……好吧,交给冯师兄!”杨云雁白他一眼。

    宋云歌起身一拂朱袍袖子:“那你赶紧吃饭吧,我先走了,你别再出城!”

    “嗯,明天见罢。”杨云雁耷拉着螓首,有气无力的摆摆玉手。

    她实在没什么胃口,森森白骨的情景不时在闪现,让她烦郁欲呕。

    宋云歌起身直接去找冯晋。

    冯晋在什长府与顾静茵说话,两人看彼此的眼神都放着光,眉目传情,正是处于热恋之中。

    看到宋云歌过来,顾静茵撇撇红唇,扭身便走。

    “静茵!”冯晋无奈的招呼。

    顾静茵不回头,只摆摆玉手:“他来准没好事,我先走了!”

    “顾师姐,还真不是好事。”宋云歌道:“不过涉及到天荡谷,顾师姐还是听一听为好。”

    顾静茵停步,扭头看向他。

    宋云歌神色平静而严肃。

    顾静茵袅袅坐回冯晋身边,哼道:“那我便洗耳恭听!”

    宋云歌看向冯晋:“师兄,天荡谷的杨松在修炼幽冥血爪。”

    冯晋脸色一变:“幽冥血爪!?”

    宋云歌缓缓点头。

    “混帐!”冯晋喝道:“糊涂!怎敢练这伤天害理的邪功!”

    宋云歌道:“可能一直困于剑主之境,太绝望了吧,……他就交给冯师兄你,把他逮住,别再害人。”

    冯晋看向顾静茵。

    顾静茵蹙眉道:“杨师弟虽然风流花心,轻浮了一些,可人不坏啊,怎能练这个?……没弄错吧?”

    “弄没弄错,冯师兄去查吧,十有八九是冤枉不了他。”宋云歌叹道:“他在城外三十里外的一座山谷里有一间屋子,在那里修炼幽冥血爪,已经埋了不少人。”

    “砰!”冯晋猛一拍桌子:“真是个混帐玩意儿,练什么不好,非要练幽冥血爪!”

    他恨铁不成钢。

    因为顾静茵的缘故,他爱屋及乌,对天荡谷弟子颇多照顾,也心存亲切。

    故对杨松做出这般事痛心不已。

    顾静茵蹙眉不语。

    要是旁人说,她一定会怀疑,可宋云歌不会犯这种错,那应该是真的。

    杨松师弟很讨人喜欢,怎这么想不开,走上这条邪路?!

    宋云歌起身离开,他现在一心只想练功,尽快处理了这些琐事之后,终于能安下心练功!

    他心中雀跃,恨不得插翅飞回自己小院,安安心心,踏踏实实练功。

    有李青池这个巅峰魔尊的经验与悟性,他领悟起快哉剑诀的九剑也不难,要尽快练到巅峰。

    练到巅峰之后再开始谋求什长位子,凭着望气术立功,足以压过同侪。

    要凭望气术立大功,就要宣扬自己的望气术,让所有人知道自己的厉害。

    当他们破不了案,会想到来找自己,自己就能瓜分其功劳。

    仅凭自己在自己辖区内巡视,立功有限,辖区内只有这么一个魔门高手,已经被除去。

    以前武功低,宣扬出去会引来杀身之祸,现在则不同,剑尊足以自保。

    他一口气练了一夜剑法。

    吸纳两个魂魄之后,他精神健旺远超从前,又练得入了佳境,不知不觉中已经一夜过去,当清醒过来时,已经是晨曦微露。

    “叮……”东南墙角一声清鸣,他转身进屋,喝了一口酒,换上一袭新的朱袍。

    这件崭新朱袍袍角绣着繁密暗金花纹,雍容而华美。

    宋云歌不知不觉受周九幽影响,喜欢华服美女,也受李青池影响,喜欢美酒。

    此时梅莹的什长府笼罩着肃穆沉重。

    大厅里摆着一具尸首,白布所遮。

    梅莹一袭雪白罗衫,精致美丽的脸庞阴沉着,在太师椅前正走来走去。

    梅睿萎靡不振的坐在旁边太师椅中。

    尸首的另一边是九个青年男女,神色悲愤而无奈,一言不发的紧盯着梅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