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剑从天上来 > 第23章 魔眼
    人影一闪,宋云歌三人回到了辛不离的小院。

    辛不离摆摆手:“行了,都回去吧。”

    “是。”两人抱拳。

    一踏出辛不离院外,宋云歌眼前忽然一恍惚,困意骤然袭来,好像三天三夜没睡觉。

    他心知不妙,应该是万魂炼神符,顾不得与卓小婉说话,转身匆匆回到小院倒头便睡。

    清晨,他被鸟雀的清鸣声唤醒。

    他睁开眼睛,目光幽幽,闪烁不止,一会儿冷冽淡漠,一会儿灼烈炽热。

    两种眼神在不停变幻,半晌过后,才终于彻底的变成灼烈炽热。

    “吁……”宋云歌长长吐出一口气,翻身下床,来到镜前看向自己。

    端量着镜中的自己,他不由露出笑容。

    自己还是这般英俊逼人,修长入鬓的剑眉,寒星般的眸子,挺直的鼻梁还有大小合适的嘴,组合在一起,透出俊朗与潇洒。

    每次看到镜中的自己,他都会笑起来。

    看着看着,他笑容渐渐收起,看着这张脸庞,渐渐涌起陌生感,自己到底是李青池,还是宋云歌?

    呆立半晌,他才最终确认自己是宋云歌,是那个拥有着前世记忆的宋云歌!

    他不由感慨,当真福祸相依。

    前世记忆让自己精神强大,所以迅速成为天外天高手而进天岳山,可又让自己困于剑士境界,但这会儿,它又助自己迅速脱离李青池魂魄的影响。

    他皱了皱眉头,这万魂炼神符没有什么后患吧?

    吸纳两个人的魂魄,自己都感觉到受影响,如果吸纳更多呢?会不成精神错乱?

    想到这里他悚然一惊。

    吸纳下一个魂魄的时候要好好观察,弄清楚了,别真把自己弄成疯子,武功再强有何用?

    他决定一下便抛开担忧,细想这一次的收获。

    李青池乃迷情道高手。

    可惜得了他传承也无用,迷情道所有武学都需要魔息催动,没有魔功无法催动。

    能从李青池魂魄里得到的只有武学见识与经验,以及对天地的领悟。

    有这些他已经极满意!

    更何况,他还得到了一个秘密,李青池来大罗城潜伏的目的——大天魔眼。

    大天魔眼是魔门内流转的一个传说,据说大天魔眼内蕴含着一门强大的传承,能够得到此传承,便有望一统魔门六道!

    这秘密没什么用,他对大天魔眼没什么兴趣,得了这传承也不可能去练,总不能一统魔门六道吧?魔门与六大宗势不两立,自己可不想叛离天岳山。

    当务之急还是先提升自己的境界,自己至少成为剑主巅峰才有自保之力。

    想到这里便起身,默察一下身体。

    有了延寿丹,身体的血气已然恢复,伤势已经痊愈。

    他拔剑出鞘,开始演练清渊剑诀。

    原本怎么也练不成的清渊剑诀,此时却觉得轻松自如,水到渠成。

    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第四式,到了第四式之后,便觉得吃力,变得晦涩起来。

    “笃笃。”敲门声响起。

    他过去拉开门。

    冯晋阴沉着脸缓步进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水晶小匣,放到石桌上。

    宋云歌跟过来,看到水晶小匣里如夜明珠一样的延寿丹,露出笑容。

    “只买到十颗。”冯晋摇头道:“那边的延寿丹也很抢手,去年的延寿丹药材欠收,延寿丹数量稀少,已经是能买到的最多的。”

    宋云歌忍住失望:“多谢师兄。”

    冯晋摆摆手:“跟我说这些干什么!……走啦。”

    “师兄跟顾师姐吵起来了?”

    “嗯,这事就怨她,要不是她跟张天放多说了两句话,也不会错失卫主。”冯晋闷声道。

    宋云歌摇摇头。

    冯晋不满的冷笑一声:“真是荒唐!跟张天放说话重要,还是咱们的性命重要?!”

    宋云歌道:“师兄,你的境界还没突破?”

    “难!”冯晋脸色更沉:“听说你已经踏入剑主了?”

    他心情越发不好。

    “侥幸突破,我有一法助你突破,不过嘛,很危险。”

    “什么办法?”

    “把你封住穴道,扔到水里,不死就成剑尊,死了也就死了。”

    “这是死里求生之法……”冯晋皱眉思索:“如果你把我扔里水池,见我不妙,会直接出手搭救的,所以没用。”

    宋云歌道:“所以你要自己偷偷跳进天阴河里,让我想找也找不到。”

    “你一定会偷偷跟着,……此法不成,还是算了。”冯晋摇头。

    “好吧,那便算了。”宋云歌轻颌首。

    这是魔门的突破之法,奇特而玄妙,是他从李青池的记忆中所得。

    冯晋转身出了他院子,径自离开。

    宋云歌关上院门,打量着水晶小匣,慢慢露出笑容,有了这个,底气便充足了三分。

    他不远处的一间小院里,卓小婉一袭白衣如雪,正在慢慢挥动长剑。

    她不时停下,蹙眉思索片刻再挥剑,不时变换位置,把长剑归鞘用掌拍击。

    她正模仿李青池的动作与各人的反应,在复盘昨天的交战场景。

    而在远处的一座白虎卫什长府的后花园,梅莹也在如此,也在复盘着昨天的交战场景。

    两女虽处异地,却同样的神色专注,沉静而从容的一步一步复盘。

    她们皆天纵奇才,能清晰回想起先前的一招一式,每一个人的动作与方位。

    ——

    宋云歌换了一身朱袍,站在镜子前打量了一番,满意的点点头,一身朱袍映得自己面如冠玉,俊朗逼人。

    他来到卓小婉的小院外敲门,里面传来卓小婉的声音:“宋师兄,什么事?”

    “卓师妹,我练会了清渊剑诀,特来讨教一二。”

    “……请进。”卓小婉迟疑之后,终究答应。

    宋云歌推门进去,看到了小亭里一袭白衣如雪的卓小婉。

    她静静站在小亭朱红柱子旁,清眸看过来,光华在宋云歌身上流转,仿佛能洞穿他心底。

    “宋师兄。”她轻轻抱拳,露出袖中玉臂,已然恢复了圆润莹洁。

    宋云歌被她玉臂晃花了眼,心旌摇荡,忙努力压抑,目光恢复平静,露出笑容:“卓师妹已然恢复了吧?”

    自己对美色如此敏感,被周九幽所影响!

    “差不多了。”卓小婉轻颌首。

    “那正好,我新有一些感悟,正想请教。”宋云歌拔剑出鞘。

    眉心处小剑如钻石般旋转,磅礴沛然巨力从天而降,灌入身体,远比先前更充沛更精纯的力量在身体里震荡而溢于剑中。

    他隐约感觉到天空上方更加开阔更加清朗的世界,影影绰绰如在梦中观瞧。

    天岳山的力量来自于九重天。

    每晋一境,对应一重天的力量,他现在是剑主境,那便是第二重天的元气灌下。

    卓小婉拔剑轻盈一飘出了小亭,攻向宋云歌。

    两人剑光顿时溢满整个小院,剑光盈盈中,两人身形灵动,打得难分难解。

    她惊讶于宋云歌的悟性,招式运用娴熟而精妙,诡奇而高效,蕴含着惊人的武学经验与智慧,让她大受启发,与他交手胜过自己苦修。

    宋云歌也同样如此,卓小婉的剑法纯正,意境清晰而强烈,与之交手收获极大。

    清渊剑诀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第四式,待第五式便施展不出,没练会。

    卓小婉便施展出来,他马上便领悟,然后卓小婉再用第六式,第七式第八式第九式。

    宋云歌看过之后,又马上领悟。

    他此时看剑中意境一眼即透,瞬间便悟,一口气施展到了第九式,已然踏入了剑主的峰巅。

    “叮……”两剑相交。

    宋云歌浑身一颤,退后一步还剑归鞘,抱拳朗笑道:“多谢卓师妹!”

    卓小婉轻轻摇头,清亮眼波在他身上转来转去。

    她越是想看透,越发现看不透,原本一直觉得平庸碌碌的宋师兄竟然厚积薄发,喷发得惊人。

    她对这个既好奇,又不觉得太意外。

    这一届弟子入天岳山的时候,宋云歌可是第一,后来才慢慢沉寂。

    此时忽然爆发,一鸣惊人,也不算出奇。

    宋云歌恨不得一直留在这里不走了,能多呆一会儿都是好的,这小院的空气都透着旖旎。

    他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能说出这句告辞的话来。

    说完之后,用偌大的毅力操纵自己身体转过身,便要离开小院。

    “等一下。”卓小婉忽然道。

    宋云歌心情一下雀跃,扭头看过去。

    卓小婉从罗袖里取出一只玉瓶抛过来。

    宋云歌接住,好奇的直接打开了玉瓶,见到里面三颗夜明珠般的灵丹。

    他皱眉看着卓小婉。

    卓小婉淡淡微笑:“宋师兄用得着这个,这已经是我尽力搜集而来,没办法再多了。”

    “多谢卓师妹。”宋云歌抱拳朗笑。

    卓小婉道:“恕不远送。”

    宋云歌转身离开,出了小院,扭身回头看看院门,摇摇头。

    这是不想欠自己人情呢,三颗延寿丹算是这一次帮助她们立功的酬谢。

    这无异于要划清两人界限,要回到原本位置,不能再靠近,打消自己心底的一点儿蠢蠢欲动。

    他心中莫名惆怅。

    卓小婉仙子一般的人物,说对她毫无想法简直就是笑话,哪一个男人能无动于衷?

    自己也不能免俗,可惜她也只把自己当成其他人,拒自己于千里之外。

    他摇摇头,很快抛开这些,儿女私情先放一边,武功才最重要。

    自己已然是剑主巅峰了!

    这是几天前还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念叨着剑主巅峰四个字,他难抑兴奋,飞快出了天岳别院,钻进了喧闹繁华的大街上,混入人群里。

    很快来到一座小巷里,招了招手:“顾师姐!”

    顾静茵一袭绿衫,正与一个秀美黄衫少女慢悠悠的踱步,看似在这里寻幽揽胜。

    她看到宋云歌,冲秀美少女低声说两句,飘身来到他近前:“宋师弟,伤好得这么快?”

    吹弹可怕的秀美脸庞凑近,眼波盈盈,他不由心一荡,随即又是一阵索然,心如枯井。

    他顿时警惕,自己这是先被周九幽所影响,心动神驰,再被李青池影响,觉得索然无味,女人皆白骨。

    李青池身为迷情道的魔尊,视女人于玩物,很是不屑。

    宋云歌深吸一口气,压下奇异念头,低声跟她说几句话,惹来了她的瞠目。

    宋云歌继续说了几句,她犹豫不决。

    于是宋云歌沉肃着脸再说几句,她脸露挣扎,轻轻摇头。

    宋云歌发出一声冷笑,又说了几句,转身便走。

    顾静茵怔怔看着他的背影。

    “顾师姐,他是那个运气好、脸皮厚、蹭功劳的宋云歌?”秀美少女凑过来笑嘻嘻的问道:“他骂你啦?”

    朱雀卫杀了一个魔尊的消失一夜之间传遍整个大罗城,宋云歌也出了大名。

    不过比起卓小婉与梅莹名气更胜,宋云歌的名气可不怎么好。

    人们提起来多是羡慕嫉妒恨为主。

    顾静茵勉强笑笑:“净胡说,怎么可能呐。”

    “我看那样子可不像好话哟。”秀美少女道:“跟冯师兄告状去呀。”

    顾静茵白她一眼:“无事生非,小胡,告诉你说,你可别多嘴!”

    “好吧好吧,我不说便是啦。”秀美少女嘻嘻笑道:“我不过我要去超然楼吃一顿!”

    “行,只有一顿!”顾静茵痛快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