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剑从天上来 > 第21章 破境
    卓小婉与梅莹轻飘飘而行,宋云歌紧随其后。

    冯晋动了一下却发现浑身疼痛,绵软无力,耳边传来宋云歌的声音:“师兄,帮我照顾云雁。”

    冯晋看一眼倚坐在墙根下萎靡的杨云雁,无奈的点点头,知道自己去了也是累赘。

    他知道宋云歌的本事,一定能找到那魔尊,三人联手的话能杀掉魔尊。

    卓小婉在中央,梅莹在左,宋云歌在右,三人避开朱雀大道,穿行一条条的小巷。

    “真能找到?”梅莹哼道:“上一次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吧?”

    宋云歌与冯晋杀了所有人都找不到的魔主,这件事虽然处于保密状态,却瞒不过她。

    宋云歌道:“只能说试试,并无把握。”

    “这老魔头一旦跑了,咱们都麻烦!”梅莹蹙眉哼道:“他一定会报复回来的!”

    宋云歌道:“我只担心咱们没机会杀他,要抢在卫主或者军主之前杀掉他!”

    魔门高手只要在大罗城杀了人必受追杀,卫主不敌,军主出手,军主不敌则长老出手,甚至长老不成还会请动六大宗的顶尖高手出手。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凶手杀死。

    这是四灵卫的决心。

    不过有时候六大宗的顶尖高手也杀不掉凶手,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魔门武功更胜六大宗。

    即使如此,一般的魔门高手已不敢在大罗城放肆,都要夹起尾巴。

    这次青袍老者连杀两人,四灵卫绝不会放过,他们要杀他,就一定要抢在四灵卫出动之前。

    卓小婉道:“他现在应该逃之夭夭,追之不及!”

    宋云歌摇摇头:“魔门行事往往出人意表!”

    他知道迷情道有一门秘术,偷天换日神功,能够逃脱魔息追踪。

    此术要求苛刻,并不是每个迷情道高手都有条件施展,可有卓小婉梅莹两女在,青袍老者便有了施展的可能。

    他潜伏于大罗城必有其目的,没有达到目的就不会轻易离开,有机会重新潜伏甚至报仇,怎么可能放过?

    更重要的是,这也是他逃脱大罗城追杀的机会,要不然,很难逃过一死。

    所以他只要发现没追兵,便会停住,一定要利用二女施展偷天换日神功的。

    这些宋云歌自然不会多说。

    两女轻轻点头,魔门高手确实如此诡异。

    三人都没议论朱雀卫抢功的事。

    这是痼疾,谁也没办法,是四灵卫的功劳体系所致。

    抢功确实是劣性,但大家没有抢功的心思,怎能迅速的救援同僚?

    “不过你也够厉害的呀。”梅莹好奇的打量着宋云歌:“你一个小剑士竟然能偷袭魔尊得手,固然是卓师妹她吊住他注意,可也难得!……你还能在他的掌下幸免,宋云歌,深藏不露哇!”

    魔尊的直觉敏锐,可没那么容易偷袭,便是她也不可能偷袭成功。

    魔尊含怒一掌足以拍死一个小剑士的,他却重伤都没有,可见古怪,自己还真不能小瞧了他。

    宋云歌微笑:“这是自然,总要藏几手本事方能在大罗城立足,……他在那里!”

    他指了一下远处山峰,低声道:“是想偷袭咱们。”

    “还真没逃?!”梅莹惊奇的道:“胆子真够大的,不怕死。”

    卓小婉道:“军主与卫主现在还没出手,显然不在城内,他才敢停留。”

    宋云歌道:“所以他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想解决了咱们,咱们却不急。”

    “反偷袭?”梅莹道。

    宋云歌露出赞许目光看她。

    梅莹白他一眼,她堂堂一个什长,剑尊,还用他一个小剑士赞扬?

    不过还是觉得挺舒爽,哼道:“说来容易,到底怎么才能反偷袭他?”

    宋云歌道:“我们装作不知,他应该有隐匿气息的奇功。”

    卓小婉淡淡提醒:“别被他将计就计。”

    宋云歌微笑:“相信我便是!”

    “好吧。”卓小婉笑了笑,点点头。

    这宋师兄武功寻常,手段却厉害,行事大胆却又周密,确实远胜常人。

    梅莹樱唇张了张,最终没反对。

    姑且信一回,毕竟要不是宋云歌,他们也找不到这魔尊。

    三人往那座山峰上飘掠而去。

    宋云歌嘴唇翕动,声音在她们耳边响起:“他藏在半山腰,我会抢先出手。”

    “这么远就能看到?”梅莹嘴唇翕动。

    这宋云歌的感应比自己的还敏锐?自己可是剑尊了!

    宋云歌淡淡道:“天赋。”

    梅莹白他一眼,知道他不会多说,神秘兮兮的,谁想知道似的!

    三人速度极快,眨眼功夫来到了半山腰。

    宋云歌感应不到老者存在,但望气术能清晰看到四道光环。

    这显然是一门秘术,这便是魔门的可怕之处,秘术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不像天岳山等六大宗,每一宗就是那么几套武功,以堂堂正正之势压人。

    三人的眉心处皆亮起小剑,拔剑出鞘,剑身盈盈如秋水。

    两女耳边响起宋云歌的声音:“小心他的精神攻击!”

    卓小婉与梅莹明眸闪动,轻轻点头。

    隐于一块石头后的青袍老者微眯眼睛,仿佛一条蛇冬眠,感知着外面的风吹草动。

    三人气息充沛,显然在勾动天外天元气。

    两个剑尊联手很麻烦,只要先重创一个剑尊,剩下的剑尊与剑士便不足为患。

    他心思流转,气息却一动不动,宛如洪水在慢慢的积蓄,等待着决堤时机。

    他暗自冷笑,他们防备也没用,感应不到自己,防不住自己这雷霆一击。

    三人越来越近,他气息变得越来越深潜,好像整个人都缩进水里。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推算着最佳出手时机。

    “咄!”他潜藏而压缩的力量瞬间化为声音,吐出一个字。

    其声如箭,瞬间射向三人脑海。

    此乃迷情道最顶尖的奇功离恨吟,以全部精神凝成箭,甚至可令对方直接成为白痴。

    宋云歌已然防备这一招,遮天玦可挡。

    两女即使有防备,精神仍恍惚一下,离恨吟全力催动的威力太强。

    青袍老者如苍鹰从石头后飞起,掠向卓小婉,右掌晶莹白腻如一块白玉。

    他经过宋云歌时,看也没看,深信这一记离恨吟足以让宋云歌重伤昏迷。

    这是境界与力量的碾压,剑士就是剑士,手段再阴险再奇诡也挡不住。

    白玉般手掌临近卓小婉高耸胸脯之际,“嗤”一声轻啸。

    宋云歌长剑已经刺进了他右胸。

    原本要刺进他心口,可出手之际发现他左胸口微凸,好像垫着什么东西。

    他心念电转,马上明白这是护心镜之类挡得住剑尖,顺势改成右胸口。

    白玉般手掌顿时一缓,卓小婉已经旋身避开,同是挥剑下划。

    梅莹的剑光也挥过来,便要围住他。

    “啊——!”青袍老者一见又是宋云歌,怒火瞬间冲天,怒吼:“该!死!”

    他狂吼着拍向宋云歌,头发瞬间褪尽黑色化为雪白,周身隐约浮现黑光,双眼变得锐利如针。

    “半步魔圣!”宋云歌喝道。

    这是大魔天祭元术瞬间燃烧了三十年寿元,越进一境。

    “叮叮!”青袍老者左手十指轻拨,卓小婉与梅莹的长剑顿时荡开,差点儿脱手。

    她们浑身一僵,剑身涌过来的阴寒力量吞噬着她们的元气,侵蚀着五脏六腑,已然让她们受伤。

    她们忙运转秘术。

    一个运转逾天诀,一个运转无量如海。

    顿时更高一层天的元气滚滚而下,灌入她们身体与长剑,对抗着魔圣力量吞噬。

    两女分别吐出一口血箭。

    落地的鲜血冒着丝丝寒气,地上野草瞬间枯黄。

    宋云歌旋腕,欲绞动长剑扩大伤口,可长剑被强横的肌肉夹住之后不能动,仿佛被浇铸在铁水中。

    青袍老者右手闪电般一探,已然按上宋云歌百会穴,将他提离地面。

    这一探太快,宋云歌来不及反应,来不及松手逃离已然被按住百会穴,待反应过来时,双脚已然离地。

    顿时一股奇异力量灌入百会穴,直通周身,身体一下瘫软下来。

    周身所有力量一下松弛,筋骨酥软如被麻醉。

    他心里嘶吼不甘却无力催动力量,只能眼睁睁感受着自己血气源源不断涌入百会穴,被抽取出去。

    他脸色瞬间苍白。

    两女脸色微变,忙挥剑猛攻欲救宋云歌。

    “哈哈……”青袍老者畅快的大笑,这一下终于解决了这猖狂卑鄙无耻阴险的小子了!

    他身如鬼魅,轻松避开两女剑光,低头盯着宋云歌,哈哈笑道:“小子,你早该知道会有今天,敢跟老夫做对,自取灭亡!”

    宋云歌眼皮低垂宛如睡去,手还搭在刺进青袍老者右胸的剑柄上,却无法挪动一根手指。

    “别装死,你还没死呐,我会留你一口气,把你的精血与寿元都吞得差不多,只留一丁点,让你苟延残喘上十天半个月,让你痛苦不甘而亡,哈哈……哈哈……”青袍老者痛快的大笑,只觉意念通达,浑身舒畅。

    宋云歌的脸越来越白,皮肤黯淡得仿佛木炭,血气滚滚而去,如洪水决堤。

    卓小婉紧抿红唇,明眸湛湛,已然下定决心要施展血纹剑。

    宋云歌身体不能动,脑子却更加灵动。

    上一次经历生死之后,他再次面临此境,能迅速恢复冷静,寻找脱困之法。

    自己如果练了魔功便能脱离吞噬,可自己无魔门门主开启传承,根本无法练魔功。

    大魔天祭元术在这个时候也没用,大魔天祭元术只能燃烧寿元而增加力量,超越境界。

    想到境界,他灵光一闪,脑海里顿时思忖清渊剑诀,去领悟第一式的意境。

    即将殒命之际,他精神格外专注,所有一切全都抛下,唯有这一剑的意境。

    莫名的,他一下捕捉到了那微妙的、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意境。

    眉心处顿时一亮,一道亮光斜射向天空。

    天空降下一道白虹笼罩他身体,这道白虹又化为一柄小剑钻进他眉心。

    正在催动秘术准备拼命的两女一怔,梅莹脱口叫道:“突破啦!剑主!”

    “呵呵……”青袍老者露出欢喜笑容:“好好好,好精纯的力量!”

    破境而降的力量最为精纯,他吞噬时如饮醇醪,畅美难言,感觉周身力量在狂涨。

    宋云歌双眼闪过一道精光,催运九重天的元气猛然灌入身体,将青袍老者的奇异力量冲淡一丝。

    他头发骤然变化,如落上一层白霜,燃烧三十年寿元跨越一境界。

    剑主变成剑尊,勾动了第三重天的元气。

    第三重天的元气更加强横,更加精纯,猛然灌入身体后,青袍老者的力量被冲得更淡一些。

    他恢复了一丝力量,顿时毫不犹豫一绞剑。

    两人现在的境界只差了一层,他这次绞剑,不像先前一般如蚂蚁撼象。

    长剑被绞动,青袍老者闷哼一声,伤势瞬间加重,嘴角涌出鲜血。

    他勃然大怒。

    按在宋云歌百会的手掌猛的一紧,更加庞大的力量降下,宋云歌再次欲瘫软。

    他看到两女化为数道残影狂攻,拼命欲救自己,可惜却救不了自己。

    梅莹与卓小婉皆嘴角涌血。

    卓小婉右臂布满红线,渗出鲜血,宛如白瓷碎裂渗出红汁,是血纹剑所致。

    可即使如此拼命,还是奈何不得青袍老者,踏入半步魔圣境界的他格外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