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方之幻想乡 > 第十集 这样可以吗
    “讨厌,干嘛把人家的那个吃掉了的?”

    “也就只是咬了一口,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

    “已经染上你的口水,没办法再吃了啊!”

    “别说得我很脏一样……”

    那边琪露诺和音无千叶两个小丫头不知为何又大声吵了起来,我没有管一时心血来潮,嚷嚷着要绝食的西行寺大小姐,立刻走了过去。

    “怎么了?为什么要吵架呢?”

    虽说二人发生争执已经是一种常态了,但还是希望她们能够稍微注意一下场合。

    “笨蛋偷吃了人家的蛋糕。”

    “不要整天叫我笨蛋啦……”

    大致听了一下缘由,本来孩子们今晚各自都分到了一份特制的巧克力蛋糕的,而琪露诺的那一份,不知道被谁偷吃了。一时气不过,刚好见到眼前有个没人吃过的,连问也没问就咬了一口。

    之后就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

    “真是的,那本来是人家留着,想跟哥哥一起吃的啊!”

    当然,哥哥不是很喜欢吃甜食,所以就只能让他抱着,一口一口的喂自己了。

    如此绝妙的点子,居然在一开始就被琪露诺这笨蛋破坏了呀!能不叫人生气吗?

    和气得发抖的音无千叶相反,冰之妖精却是一脸后悔莫及的表情。

    “咕……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人类实在太狡猾了,就算是小孩子,也绝对不能轻视。

    “好啦好啦!”

    我摸了摸千叶的小脑袋,女孩嘴巴依然嘟着,脸蛋蹦得倒是没有那么紧了。

    “想吃的话,叫人再做几份不就行了吗?”

    “呣……”

    小姑娘倒并非真的特别期待那个蛋糕的味道,她只是不高兴,自己难得想到的计划被人阻碍了。

    “那个……我的那一份也还没有碰过呢!”

    踌躇了许久,大妖精忍不住开口了。

    “如果千叶酱不介意的话,就请收下吧!”

    女孩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也应该担负一定的责任。原本琪露诺的蛋糕是交给她帮忙看管的,然而只是转头和米娅她们说了几句话,东西便不知所踪了。

    并且连下手的犯人究竟是谁,都没有搞清楚。

    现在,唯有献上自己那一份,希望对方能因此原谅琪露诺。

    “不行,这跟大酱你没关系。”

    冰之妖精对此断然否决,自己惹下的麻烦,怎么可以把她也牵扯进来的呢?

    “有关系的啦!要是我能够好好看着……”

    说着说着,妖精女孩的情绪就逐渐变得低落了下去。

    果然,她就是一只没用的妖精啊!连看个东西都没办法看好。

    “振作点呀!大酱。”

    “是啊是啊!蛋糕就算吃不到其实也无所谓的。”

    看见大妖精一副时刻准备哭出来的模样,这次反而轮到两个小姑娘去安慰她了。

    “真是拿你们没办法。”

    我将大妖精的那份蛋糕端过来,用餐刀均等的分成了三份,其中两份分别放到了琪露诺和音无千叶面前的碟子上。

    “这样不就解决了吗?”

    每个人都吃到,大家就不会有怨言了吧!

    “……”

    三名小女生低头看看自己面前的蛋糕,又抬头望了眼彼此,总算是重新绽放了笑容。

    “呐呐。”

    刚刚解决了这件事,想着是不是过去找幻梦馆那帮家伙喝上几杯,就发觉有人在扯我的衣服。

    “馒头……还有吗?”

    露米娅眨着眼,满怀希冀的向我问道。

    “抱歉,已经没有了哟!”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看样子她们的确很喜欢吃这种点心呢!下次有机会,多带一些回来吧!

    “是这样吗?”

    女孩的情绪顿时变得低落了许多,土特产的数量太少,她也只分到了一个,才尝出来一点味道,就已经没有了。

    “想吃的话,宴会结束以后我去做一些,你觉得怎么样?”

    “嗯!”

    听到这句话,露米娅一下子又精神抖擞了。

    “不过……”

    我探头过去,在小姑娘的耳边低声说道。

    “不可以再偷拿属于别人的东西哦!”

    “咕!”

    女孩浑身一震,眼睛也慌乱地转动了几下。

    奇怪,自己的动作应该非常隐秘了的,就连近在咫尺的大妖精她们都没有发现,为何对方却会知道是自己做的呢?

    “明白了吗?”

    “嗯嗯。”

    露米娅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尽管即使再来一遍,老师也不会生自己的气的。可因此在他心中留下自己是个不听话的孩子的印象,从此疏远了自己,就委实没办法忍受了。

    “喂,哥哥。”

    “你在跟露米娅酱说着什么悄悄话呀?”

    音无千叶与琪露诺忽然瞪着我这边,神色貌似有点不高兴。

    难道说,是吃醋了吗?

    “呜!”

    一个人从旁边跑来,挤入了我的怀中。不过她显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量,那个异形帽子在我的胸口狠狠地撞了一下,差点让我一口气没办法喘得过来。

    “ヲ。”

    家里会横冲直撞的,除了某个半吊子的魔法使,也就只有这孩子了。并且她的破坏力显然要比前者强大得多,换作是普通人类,刚才那一下就足够造成重伤了。

    “再这么下去,我的身体也会撑不住的呀!”

    我揉着胸口,愁眉苦脸地说道。要到什么时候,她才能完全学会操纵自己的力量呢?

    “ヲ。”

    wo酱大概都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歪头想了想,也把小手放在我的胸前,学我那样揉搓了起来。

    “停下,肋骨快要被你压断了。”

    “ヲ?”

    虽然很想认真责骂她一顿,但是被小姑娘那双纯粹到极点的眼睛凝视着,嘴里的话又一下子说不出口了。

    “以后注意一点。”

    拍了拍她的脑袋,我放弃了说教的打算。

    “ヲ。”

    头顶闪烁着问号的wo酱,很快便中断思考,回身躺在了我的怀里。

    在转动的过程中,那顶帽子无比坚硬的棱角又蹭了几下我的身体。

    嘶……太疼了啊!

    话说,她为何让这东西恢复原状了的?赶紧变小呀!

    得到我提醒,wo酱终于想起来要把头上的帽子缩小了。

    没有被那东西咯着,立即感觉舒服了许多。

    做完了这一切,正好见到女仆们将一辆辆餐车推入了大厅。

    “哦!鳗鱼饭已经做好了吗?”

    “鳗鱼饭!”

    几个小姑娘听闻这句话,立刻转头看了过来。

    “好吃吗?”

    露米娅在乎的,只有这一件事。

    “味道应该不错。”

    毕竟是那么难得的食材,又经过我的精心制作,要是吃起来还感觉一般般的话,就太叫人失望了。

    “噢噢噢!”

    孩子们都非常兴奋,我却注意到了另外一个不寻常的地方。

    其中一辆餐车,是朝着八云紫那边推过去的。

    我应该早就说过,这不是人人都有份的吧?

    “怎么回事?”

    我板起了脸,对来到面前的女仆长提出了责问。

    “深海八目鳗”是wo酱亲手抓回来的,我虽然帮忙做成了料理,但是要如何分配,却必须由她说了算。

    “这是wo小姐的意思。”

    暗深深弯下了腰去,大概是见我不高兴,似乎有些惶恐。

    “ヲ。”

    女孩用力点点头,证实了对方并没有说谎。

    “是吗?真是不好意思。”

    发现是自己错怪了她,我连忙向暗道歉。

    “不,请不要放在心上。”

    女仆长暗自舒了口气,原本就是她没有事先通知对方,才发生了这种误会的。

    “可是,没关系吗?”

    鳗鱼饭的确是做了很多,但今天来的客人也同样不少啊!每人一份的话,最后剩下来的估计都没有多少了。以wo酱的胃口,肯定远远无法满足的吧?

    “ヲ!”

    小姑娘在我怀里蹭了几下,表情看不出有丝毫的勉强,反而显得很轻松愉快。

    “只有这一次例外……吗?”

    真是,都不懂得该说什么好了呢!

    就算外表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这孩子的内心却始终在缓慢地成长着。

    一直以来都用那种目光看待她们的我,才是没有进步的那个人吧!

    “了不起。”

    抚摸了两下wo酱的帽子,我夸奖了她一句。

    “ヲ……”

    沉默了片刻,女孩忽然把那顶帽子摘下来,放在了双腿上。

    “嗯?”

    她这是想要做什么呢?

    “ヲ!”

    “哦!”

    原来她也觉得那顶帽子非常碍事呀!我还以为触感是能够完美传递过去的呢!

    “很好很好。”

    银灰色的发丝有着不可思议的柔顺,手掌从上面滑过,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的阻力。

    嗯,万一摸上瘾就不好了。

    “……”

    wo酱眯起了双眼,脸上那份惬意的表情,就好像一只正在得到主人爱抚的小猫。

    “啊——好狡猾,人家也要摸摸头。”

    “我也要。”

    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那帮丫头团团围住了。

    咦,她们刚刚不是还流着口水等待自己那一碗鳗鱼饭的吗?

    “哼!”

    斜瞥了眼被几个小家伙围在中间的男人,大小姐从鼻子深处发出了一声闷哼。

    “芙兰,千万不可以过去那边哦!”

    真是的,那个家伙到底施展了什么法术,竟然把一帮小鬼迷得团团转。

    不过,其他人她管不着,只有自己的妹妹,绝对不允许成为那些孩子中的一员。

    至少自己在场的时候不行,否则自己这个当姐姐的,就没有半点威信了。

    “蕾咪。”

    “干嘛?”

    “妹妹大人早就过去了哟!”

    “什……”

    蕾米莉亚猛地回头望去,发现帕秋莉身边的座位,已经是空无一人了。

    “芙兰!!!!”

    “恋恋!!!!”

    “啊!?”

    隔着十几米,吸血鬼与地灵殿主人的视线对上了。

    原来妹妹被拐走的人,并不仅仅只有自己一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