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方之幻想乡 > 第一百二十五集 最终指令
    “切,总算是走到这里了吗?”

    注视着那名黑色魔女的背影消失在了参道的尽头,女孩狠狠咬下半串团子,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虽说是受到了干扰,但那四个家伙的方向感也实在是有够差劲的。原本最多大半天便能走完的路程,她们却硬是走了超过三天的时间。途中还三番四次严重偏离了路线,要不是铃瑚和清兰一再想方设法去引导她们,这帮家伙估计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也正因如此,两人好几次都差一点被对方发现了。

    那个黑衣服的魔法使,警惕性还是蛮高的。

    然而比较讨厌的是,碰到什么风吹草动,她都很喜欢首先来一发魔炮,接着才过来查看情况。

    若不是反应及时,自己两个早就变成烤熟的兔子了啊!

    “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帮一群人类不可呢?”

    铃瑚内心颇为感到不满,就让她们一直在山里转悠下去不就好了吗?但是探女大人却说,继续放任她们到处乱窜,很有可能会不小心暴露地下基地的存在。加上那几个人和宇佐见堇子的关系又不普通,没办法将她们灭口,所以就只能让她们尽快离开这里了。

    如今,既然已经成功将对方引到了神社,那自己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三两下将剩余的团子吃进肚子,月兔的耳朵抖了抖。

    “喂喂,这里是铃瑚,目标已经成功脱离,重复一遍,目标已经成功脱离……”

    =============================分隔线=============================

    “哆来咪!”

    宇佐见堇子连门都没有敲,直接将其推开走了进去。

    房间是梦幻般的粉红色调,墙壁和地板似乎是使用某种极其柔软的物质铺成的,走在上边轻飘飘的毫不着力,犹如置身于云端一般。宽敞的房内没见到任何床铺衣柜之类的家具,只有一个个巨大的棉花糖那般的物体。

    “哆来咪……嗯,不是这里……”

    少女翻找了很久,才在一团粉红色的棉花糖状物体当中,发现了自己想找的人。

    宇佐见堇子把她拉起来,抓住肩膀用力摇晃了几下。

    “醒醒,哆来咪,快给我醒一下。”

    “嗯……”

    一直喊到少女觉得不耐烦,考虑着要不要像平时那样扯几下对方那条尾巴的时候,蓝色短发的女孩方才有了动静。

    “又是你,堇子。”

    她揉搓了几下自己的眼睛,大大打了个呵欠。

    “我不是跟你说过许多次,不要叫我哆来咪的吗?”

    光是长期维持那么大范围的结界,已经令到哆来咪·苏伊特感觉有点吃力了,偏偏对方还丝毫不体谅她的辛苦,一有空,就跑来打扰她的睡眠。

    尤其可恶的是,如果她打算装睡的话,对方就会拿她的尾巴来玩。

    这个混蛋,明知道她的尾巴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呀!

    “名字是你自己起的,怎么反而怪到我身上了呢?”

    宇佐见堇子根本没把对方的不满放在心上,反而回答得振振有词。

    “况且,我觉得你的名字非常好记啊!哆来咪,哆来咪……”

    “再叫一声,下次我让你从此都没办法从梦里醒过来。”

    少女面沉如水的说道。就是因为现在她的名字一旦念起来就像是在唱歌一般,有种遭到嘲笑的感觉,她才会不喜欢别人那样喊自己的。

    “好啦好啦!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何必这么生气呢!”

    见到对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宇佐见堇子也不敢做得太过火。

    这家伙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要是惹恼了她,自己也许真的会像童话故事里的公主殿下一样,永远都没办法醒来了。

    “说吧!找我到底想要干嘛?”

    哆来咪·苏伊特转了转头上那顶圣诞帽一样的红色睡帽,哼了一声问道。

    这么急着吵醒自己,总不会是无事可做,跑来找自己聊天的吧?

    “啊!差点忘记了……”

    少女微微一愕,随后用力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

    只顾着讨论对方名字的事情,反而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遗忘了呢!

    “……”

    这家伙,确实是有紧要事想问自己吗?

    最好如此,不然绝对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的。

    “哆……嗯,苏伊特。”

    接触到梦貘少女骤然变得凌厉的眼神,宇佐见堇子赶紧改变了称呼。

    “你怎么拦着梅莉她们,不让那几个孩子离开的?”

    这些天她都在忙着进行力量石的研究,彻底忘记玛艾露贝莉她们的事情了。要不是今天偶然听见铃瑚提起,在山里巡逻的时候,又发现了那四个穿着古怪的女孩子,堇子都以为这帮丫头都回到自己家里了呢!

    “梅莉?你说的是谁呀?”

    “哦……”

    少女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跟她谈起过玛艾露贝莉跟宇佐见莲子几个的事情呢!

    “就是我的几名后辈。”

    当然,其中有个家伙并非是秘封俱乐部的成员,不过堇子也懒得解释了。

    “原来如此。”

    哆来咪·苏伊特总算理解,对方为何会表现得如此焦急了。

    “但是,你来找我干嘛?”

    “这结界不是你张开的吗?请快点放她们出去吧!”

    都指明了道路还是没办法顺利离开此地,宇佐见堇子左思右想,总怀疑是对方在背后搞的鬼。

    毕竟要在这个被梦境覆盖的结界里头,能够随便扰乱人们方向感的家伙,就只有她一个了。

    “有一点你大概搞错了。”

    哆来咪·苏伊特捏了捏晴明穴,脑袋愈发感觉昏昏沉沉的。

    才醒了不够十多分钟,身体又自动开始进入休眠状态了吗?

    “结界确实是我张开的,只是对于它,我没办法进行过多的干涉。”

    并不是她不想,而是没有那种能力。

    纯粹的梦境,很容易会被某些家伙察觉到异常的。为了更具备欺骗性,哆来咪·苏伊特第一次尝试在梦境之中,加入了现实。

    最终的结果让她和稀神探女都很满意。

    除了同样拥有操控梦境能力的人,其他家伙就算也觉得如今的莲台野有点不对头,可不管他们怎么研究,也必定研究不出什么端倪来,最终只能归类为是这里的地理位置太特别了。

    唯一的缺点,是这种梦与现实的结界会大大限制梦貘少女能力的施展,并且对身体的负担也很重。维持了那么多年,她沉睡的时间已经变得越来越长了,如果还想对结界内部进行干涉的话,那就纯属痴人说梦了。

    “真的假的?”

    宇佐见堇子犹自有些无法相信,她还以为只要是在梦境里,对方就会无所不能的呢!

    “我是梦貘,不是掌控梦境的神明。”

    蓝发少女对她的想法嗤之以鼻,自己的确拥有食梦与造梦的能力,但却是存在一定限度的。否则的话,直接让整个世界都陷入梦境当中,她也就没必要这样辛苦了。

    “那怎么办?”

    难不成,还需要自己专门跑一趟,去给梅莉她们带路吗?

    总觉得有点麻烦。

    “别问我啊!笨蛋。”

    “堇子,关于那几个孩子的事情,你可以放心了。”

    正当宇佐见堇子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名少女也走进了这个奇怪的房间。

    “刚得到铃瑚的报告,她们已经顺利到达那座神社了。”

    其实,要不是那四名女生恰巧认识宇佐见堇子,稀神探女是不会允许她们如此轻易就离开莲台野的。

    隐藏在这个地方的秘密,她们已经知道得太多了。

    “真的吗?那实在是太好了。”

    少女双眼一亮,这个消息,对她而言才是最及时的。

    “总之,希望她们以后不要再跑来这里了。”

    目前,稀神探女唯一希望的是,那四名女生的嘴巴能够牢固一些,不会把莲台野的异常状况告诉别人。

    不然事情就要变得复杂了。

    “好了,你们慢慢聊,我要继续睡了哟!”

    哆来咪·苏伊特不停打着呵欠,睡眼惺忪的说道。

    她每天可以保持清醒的时间是很有限的,一旦超过那个限度,梦境与现实的结界立刻会变得非常的不稳定。到时候出现了什么问题,她可承担不起。

    “对了,探女。”

    正要躺下去,蓝发少女貌似想到了什么,又重新坐了起来。

    “我是不清楚你藏身在这种地方那么久了,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最好快一点。”

    “已经有许多人,注意到这里的异常了。”

    “嗯……”

    对方所说的事情,稀神探女也不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近段时间出现在莲台野的不明人员逐渐增加,就给她敲醒了警钟了。

    可是,在得到月夜见大人的命令之前,她是绝对不能够擅自采取行动的。万一被对方发现了什么,提前做好了准备,那么之后的计划将会受到不小的挫折。

    “探女大人,探女大人。”

    心里想着是不是联络一下月之都比较好,清兰却忽然一脸慌张地冲了进来。由于跑得太快,入门口的时候还差点摔倒了。

    “发生什么事了?”

    稀神探女不禁皱了皱眉,莫非又有奇怪的家伙闯入这地方了吗?

    “月……月之都有通讯……通讯传下来了。”

    女孩喘着气,满脸兴奋地回答道。

    那么多年了,她甚至都以为大家已经被月球上的伙伴忘记了呢!

    “是吗?”

    稀神探女的眼中闪过一丝异彩,脸上却不动声色。

    “通讯里面到底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说。”

    清兰摇了摇头,神色也显得十分困惑。

    “就只有‘最终指令’这几个字。”

    从进入部队到现在,她都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是最终指令啊!会不会是那种只有探女大人才有资格知道的机密任务?

    “……”

    少女一手托住了嘴巴,面色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是吗?终于要开始了呀!”

    月夜见大人,结果还是下定了决心呢!这表明,事态已经发展到极度危险的时刻了。

    不过,那样子真的好吗?

    计划一旦开始实行,就再没办法停得下来了啊!

    想到这里,稀神探女忍不住摇头发出了苦笑。

    “要做出那么天理难容的事,假如我们不是月之民,死了以后肯定会被判下地狱的吧?而且,绝对是第十八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