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方之幻想乡 > 第十一集 慰问品
    看着射命丸文一脸遗憾的将照相机收进了怀中,魔理沙方才蓦然想起来,有件非常重要的事差点被她遗忘掉了。

    “喂,文文,等下记得给我把刚刚拍的那些照片全部删除,否则我就把你这台破相机砸烂。”

    生了病的人感觉十分难看啊!自己现在这幅模样是绝对不能够让别人见到的。

    而按照射命丸文的个性,恐怕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的吧!

    让自己在大家面前好好出一次丑的机会。

    “知道啦知道啦!真是的,明明拍得很好看的诶!”

    记者小姐郁闷的撇了撇嘴,难得如此优秀的作品却没能够得到应有的赏识,实在太打击人了。

    “咦,真的吗?”

    听说拍得不错,魔理沙顿时不禁有些动摇了。

    “嗯,作为遗照最合适了的说……”

    “【masterspark】!!!”

    “嘭!”

    一道人影冒着黑烟横飞出房间去,重重地撞在了门口对面的墙壁上。

    “真是的,为什么我身边就没有一个正常点的家伙呢?”

    魔理沙吹去飘荡在迷你八卦炉之上的青烟,愤愤地说道。

    “嗯,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类聚吧!”

    会把不正常的家伙吸引过来的人,本身也绝对不会正常得到哪里去的。

    “喂喂喂,你的意思是说我也不正常吗?”

    要是真那样子讲的话,灵梦自己不也没办法置身事外了吗!

    “你什么时候以为自己正常过了的?”

    灵梦斜眼望住了她,能够称得上“正常”的人类,这时候可都在人间之里蹲着,哪里有可能来得到这种地方啊!

    “咕!”

    可谓是相当凶狠的一击。

    就算巫女小姐的话语其实并不包含有多少太大的恶意,却依然让魔理沙承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还属于比较正常的人。

    至少相对于其他家伙而言。

    “好了好了,这种无聊的话题就到此为止吧!”

    爱丽丝总算找到时机插话了,她立刻把一直拿着的东西交到了魔理沙的手中。

    “给,这是你的慰问品。”

    “哦,谢谢。”

    这帮人居然两手空空的就跑来给自己探病,实在是太无情无义了呀!唯一还有点良心的,就只有爱丽丝一个了。

    魔理沙的心中一时之间不禁充满了感动。

    不过有点遗憾的是,对方带来的慰问品是不是太小了一点啦?

    “可以打开来看看吗?”

    “当然可以了。”

    得到同意,她这才把包装盒撕开了。

    “?!”

    和预想的有点不一样诶!

    爱丽丝送给魔理沙的礼品,竟然是一个人偶。

    并且似乎是仿照她的外表制作出来的,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个缩小版的魔理沙那般。

    “呜哇,好可爱,魔理沙快给我看一下。”

    见到那个人偶,芙兰朵露双眼当即亮了起来,也等不及获得对方的同意了,伸手就将其抢了过去。

    “……”

    少女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抬起头,无语地望住了人形师。

    与其送这种对她毫无意义的玩意,还不如送一些能够当做魔法材料的蘑菇更有用啊!

    “咦?”

    爱丽丝被她盯着,眨眨眼,好一阵子才醒悟过来。

    “诶诶诶,你可千万不要误会,这是爱莉丝做给你的,不是我。”

    她不停摆着手,解释道。

    “咦,那个姐……嗯,她干嘛要送我这个呀?”

    幸好改口得快,不然就要把姐控说出口了。

    “这个嘛……算是……赔礼道歉吧!”

    爱丽丝绞动了几下脸颊旁边的头发,回想起了临来这里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呐,爱莉丝,你真的不一起去吗?”

    虽然让雪和舞她们也留下来陪对方了的,但是少女依然感到有点不放心。

    “就说不去了啦!为什么人家必须去给一个小偷探病的?”

    女孩气呼呼地回答道,自己和小爱不一样,对那家伙可没有如此大的好感。

    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讨厌才对,就跟和她住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差不多。

    “那好吧!”

    其实爱丽丝是打算带她出去认识多一些朋友的,可是既然对方坚决不愿意外出,也就不能勉强她了。

    “你们记得不要让她到处乱跑哦!”

    爱丽丝小声对雪几人说道,毕竟这孩子对幻想乡还不够熟悉,到处乱闯的话很容易会惹上奇怪的麻烦的。

    “我听到了哟!”

    女孩脸上的表情愈发不高兴了。

    小爱也真是的,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啦!竟然连这种事都要担心。

    “那我走咯!”

    “一路慢走。”

    众人纷纷跟着出来送行,爱莉丝却不知怎么了,突然噔噔噔地跑上楼去了。

    “这孩子……”

    人形师无奈底摇了摇头,她们也算得上是最亲密的两姐妹了,可有的时候自己还是没办法明白对方究竟在想些什么。

    “给我等一下。”

    正准备出发,金发女孩却脚步匆匆的跑出了门口来。

    嗯,难道是她终于回心转意,愿意跟自己出去了吗?

    “顺便把这个带去交给她吧!”

    爱莉丝将一个用红色丝带包扎起来的纸盒塞进到她的手中,头却扭到了一边去。

    看她的一边脸颊有些发红,似乎是正在害羞的样子。

    “这是……嗯,我明白了。”

    爱丽丝沉吟了一阵,最终忍不住笑了。

    “你……你可千万不要搞错了哇!这只是非常非常非常普通的问候礼,绝对不是因为我认为自己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她,才这么做的。”

    即使魔理沙之所以会病倒应该跟那天自己几个将她痛揍了一顿有些关系,然而爱莉丝是不会认错的。

    归根究底,也全是对方咎由自取啊!如果不是她打算溜进小爱的房间偷书的话,自己又怎么可能会下令攻击她呢?

    尽管下手好像稍微狠了一点。

    “是是是。真是的,自己亲手交给她不是更好的吗?”

    “笨蛋,那种家伙怎么可能值得本小姐亲自上门慰问啊!”

    能够收到她做的礼物,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真是个不坦诚的家伙。

    爱丽丝忍不住有些想笑,然而想想自己其实也跟她差不多的,就顿时笑不出来了。

    “那,你到底打算送她什么东西呢?”

    “手办……嗯,说错,应该是人偶才对。”

    “诶?”

    这个傻瓜,送给病人的慰问品,怎么可以是那种东西的啊?

    “总而言之,你就收下吧!”

    “呃,哦……好吧,记得替我跟她说声谢谢。”

    礼物是很古怪,但至少是对方的一番心意,也唯有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咿呀,不好了。”

    趴在床上拨弄着那个人偶的芙兰朵露,忽然发出了惊惶的叫声。

    “嗯,怎么了?”

    “咕呜,魔理沙的头……”

    女孩望了对方一眼,才十分不好意思的将捧在手上的东西放到了她面前。

    一具已经身首异处了的人偶。

    “断掉了!”

    似乎是用力太大,不小心把脖子给折断了呢!

    “……”

    少女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这可真不是一般的晦气啊!

    “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灵梦翘着双手,沉默了片刻。

    “文文。”

    她左右扫视了一遍,吼了声。

    “到。”

    听到呼唤,射命丸文立刻从人群当中钻了出来。

    前不久才挨了一发魔炮,现在看起来好像已经完全复原了啊!

    “魔理沙的那些照片你暂时还是保留着吧!以后也许会用得着。”

    巫女用十分严肃的表情,对记者小姐说道。

    “作为她的遗照。”

    “了解。”

    鸦天狗挺直腰,向她敬了个礼。

    见她们一本正经的在那边胡说八道,少女再也忍耐不下去了。

    “混蛋,你们不要随随便便的就诅咒我去死哇啊啊啊啊!”

    =============================分隔线=============================

    “终于……”

    少女伸直双手,高高举向了天空。

    “完全康复了啊!!!”

    尽管只不过是在床上躺了短短的一天罢了,然而带给魔理沙的感觉却仿佛比一个星期还要漫长。她那没办法闲得下来的个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那些在她床边嗡嗡嗡地叫个不停的苍蝇太烦人了。

    为什么这群家伙连玩扑克牌都要跑到她的卧室里面来了的啊?还让不让她好好休息?

    也试过叫东方遥将那帮人赶走的,没想到最后结果反而连他也加入到对方当中去了。

    可偏偏就是不让她加入,实在是可恶至极。

    无论如何,现在她总算不需要继续忍受那种煎熬了啊!

    “为了庆祝本小姐的痊愈,今晚就举办一个盛大的party吧!”

    这伤疤还没有完全好呢!她就已经忘记不久之前的痛了。

    预料之中的欢呼尚未出现,少女就感到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或者说是压住才对,虽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重量。

    “你在说什么蠢话呢?我无能的弟子。”

    回转头,发现恶灵小姐正笑眯眯的看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昏暗气息,令人感到极度的不详。

    魔理沙的脖子猛地缩起来了。

    “那个……我身体好像还有些不怎么舒服,请允许我再休息一段时间好吗?”

    少女战战兢兢地说道,同时假咳了几声。

    “修炼才是最好的休息。”

    魅魔轻而易举滴就用自己的手杖将弟子挑了起来,尖尖的月牙正好勾住了对方的衣领。

    挂在了半空中的魔理沙,就像是一只被捏住了后颈提起来的可怜小猫。

    “这么脆弱的身体,必须狠狠……嗯,好好锻炼一下才行。”

    似乎不小心将心里话说出来了耶!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

    “东方,帮我准备一个训练专用的房间。”

    魅魔扭转头,对正被几个小鬼簇拥着的男人说道。

    “难度不用太大哦!刚刚到那种勉强死不了人的程度就可以啦!”

    “明白。”

    听到男人爽脆的回答,少女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涌出来了。

    “魅魔大人你这个恶魔。”

    “错,我是恶灵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