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方之幻想乡 > 第七十六集 再一次……
    自打男人把瓶塞拔掉之后,一股浓郁到熏人欲醉的酒香就快速传播开去,不停地往人的鼻子里头钻。鬼人正邪几个只是闻了几口,口水就哗啦啦的流得像小瀑布一样,停都停不下下来。

    已经记不得上一次喝酒还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隔了那么多年,她们连酒的味道都快要忘记了啊!!

    虽然馋得要命,但是几名女孩却又不怎么好意思过来要酒喝,毕竟她们和这些人基本上是完全不熟悉的。

    正在狂吞口水的时候,面前却突然多出了一个瓶子来。

    “喝吧,不用客气的。”

    尽管圣白莲自己不喜欢喝酒,不过幸好她并不会要求别人也跟她一样。

    “啊!”

    望望自己前面的酒瓶子,又看看对着自己笑的男人,忽然之间,鬼人正邪几个觉得这个人类其实也挺不错的,对他的好感度立刻直线上升。

    “快感谢东方大人吧!没礼貌的家伙。”

    见她们光顾着发愣,封兽鵺顿时没好气的说道。

    “要你说。”

    自己做什么事情,还不需要这家伙指点。

    天邪鬼哼了一声,和赤蛮奇几个转过身来,对着东方遥行了一个发自内心的谢礼。

    “非常的感谢。”

    见到妖怪而不害怕的人类可能会有一些,可是还带着善意的,就少之又少了。对于这样的人类,鬼人正邪她们实际上也并非特别讨厌的。

    毕竟他们比那些会袭击自己的混账妖怪好得多了,而且于自己而言又没有太大的威胁。

    “过门皆是客,不认真招待怎么行。”

    当然她们也不是我的客人,不过如果有一部分人受到冷落了,再怎么欢乐的宴会,也是会大打折扣的。

    所有人都觉得开心的,才称得上是宴会啊!

    否则只不过是单纯的集会罢了。

    “啊,嗯。”

    女孩们再次觉得这个人类真心不错,每句话都说到她们的心底去了。

    “啊哈哈哈,你们几个小妖怪可别被东方的话骗了,这家伙实际上是最擅长装模作样的啊!”

    见到那些小女生一脸感激的样子,丰聪耳神子就忍不住发笑。

    又有一群傻瓜要上对方的当了啊!

    “你们别看他表面上是个好人,其实一肚子的坏水呢!”

    “嗯?”

    鬼人正邪用疑惑的眼神望住了男子,但她们并非相信了圣德太子的话,对方是谁啊?以前专门残杀妖怪的人诶!最不能信任的家伙就是她了。

    况且,就丰聪耳神子说话的语气,更像是在开玩笑。

    “别管她,这家伙在发酒疯呢!”

    就知道胡言乱语,我什么时候骗过她了的?

    “你说什么?我才没有发酒疯呢!你可别乱说”

    太子殿下愤愤的表示抗议,这才喝了多少啊?那么一点酒,怎么可能灌得醉自己的?

    想让她倒下,至少要再乘以一百倍啊!

    “喝醉酒的人通常会说自己是清醒的。”

    “哦……”

    女孩们看看两人,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男子的话。这立时气得太子殿下直翻白眼,也懒得理会这些笨蛋了。

    “喝吧,喝完了我这里还有呢!”

    “谢谢。”

    有这句话就足够了,鬼人正邪快速拧开瓶塞,倒满了自己和赤蛮奇身前的酒盏。

    把酒放到鼻子边闻了下,然后仰起脖子将它一饮而尽。

    “噢!”

    清澈无比的酒液顺着喉咙灌涌而下,化作了一股强大的热流,很快就传遍了四肢百骸,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仿佛都被它们渗透了,整个人都感觉轻飘飘的。

    残留在口中的余香,让人仿佛置身于百花丛中。

    “呼……”

    放下酒盏,几人深深吐了一口气。

    简直太棒了,从前喝过的酒,和这个相比简直就是浊水啊!差距实在太大了。

    这回大家不再顾及那么多了,一盏接一盏的就不断往肚子里面灌。就连少名针妙丸,都抱着个小碗,喝一口,就赞叹一声。

    “嗯,对了,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

    丰聪耳神子忽然敲了敲桌子,对前面的男人问道。

    “什么事?”

    我抬起头看着她,不知道她想问些什么。

    “我听说前几天你又跟谁打了一架诶!到底是怎么样的?说来听听。”

    天狗的新闻也有报道了的,可惜讲得还是不够清楚,丰聪耳神子想听一下当事人是怎么说的。

    她还带人去魔法之森看过了,一路蔓延开去的损坏痕迹,说实话,连她们几个都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光是看见眼前的残破景象,就可以猜测得出来当时的战况到底有多惨烈了。

    “这一次我没有出手哦!”

    从头到尾,我只不过是在充当一名旁观者。

    “慢着慢着,这件事还是让我来说吧!”

    魔理沙突然跑过来,强行插入了我和鬼人正邪之间,挤出了一个位置。

    孩子们都被我留在人间之里了的,只有她无事可做,就硬跟着我来到了命莲寺。

    “我跟你说,神子,当时打得那叫一个惨啊……”

    作为主要当事人之一,魔理沙无疑比我更有资格说这件事。只是到了她的嘴里,感觉就有点变样了。听起来,她自己完全变成了一名英雄了。好像每次出现危机的时候,总是她力挽狂澜,奋力扭转了局势。

    说的功劳全是她的那样,其他人全成了陪衬,她才是主角。

    其他人实际也明白魔理沙说的话肯定有水分的,可是听到了重要关头,也不由变得紧张了起来。慢慢的,周围的其他声音都消失了,大家只是安静的倾听着魔理沙豪情万丈的在那里吹牛。

    我也懒得揭穿她了,看在上次她确实是最辛苦的,今回就满足一下这丫头的虚荣心吧!

    “本来以为已经干掉它了的,没想到那家伙不但没死,而且又开始变大了啊!”

    难得有这么多的听众,魔理沙怎么能够不好好表现一下自己当时的勇猛呢!

    “哇哦!”

    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没有亲眼目睹过那一次战斗,实在无法想象对方在那么多人的围攻之下,居然一次又一次的站了起来,而且还频频将她们逼入绝境。

    可以想象,如果换成是她们的话,肯定会招架不住,只能够选择撤退了的。

    但是那样子的话,人间之里恐怕就要变成一片废墟了。

    即使知道村子现在还是好好的,大家依然为当时的紧张局势感到震惊。

    在自己无所事事的时候,还有一些人在为了其他人的安危,在拼死作战的啊!

    丰聪耳神子几个忽然觉得有点愧疚,特别是圣白莲,说到底,她们对于幻想乡还是没有什么归属感啊!当遇到不会威胁到自身安全的事件时,她们更多选择的是独善其身。

    “南无三,这次真的是非常对不起呢!雾雨施主。”

    圣白莲比较直接,立即就向魔理沙道歉了。

    对于自己上回居然置身事外,她感到十分的惭愧。

    “诶诶,你干嘛向我道歉的?”

    少女反倒是一头雾水了,她可不记得对方有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呀!

    “嘛,我也不得不承认,你们这一次的确做得非常不错。”

    丰聪耳神子是不可能低头认错了的,不过总得表示点什么。

    “哈,那是当然。”

    一被人夸奖,魔理沙立刻就有点得意忘形了。

    这次她既有功劳也有苦劳,获得赞誉也是应该的。

    “对了,我刚才讲到哪里了?”

    “大狗狗变大那里。”

    像封兽鵺这帮小女生倒是不会考虑那么多复杂的问题,她们只是把对方讲的内容当做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了。

    尽管命莲寺讲得并非特别的生动,不过跌宕起伏的情节,依然足以吸引住这帮小女生的心思。

    “啊,对了,是到那里呢!”

    魔理沙刚要继续往下说去,就听到“哐啷”一声脆响,大家纷纷转头看去,就见到少名针妙丸左摇右摆的爬起来,然后搬起倒在旁边的小碗,将它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你……你们这些家伙,竟……竟然敢嘲笑……人家的身高,看人家……怎么把你们……打……打成猪……头。”

    步伐踉跄的转了几圈,她就又再一次倒下,双手撑地挣扎了几下,终究还是没办法再站起身来了。

    “这家伙醉了吧!”

    魔理沙呆呆的说道,东方的酒虽然好喝,但是酒量不行的人喝下去可是很容易醉的。那个小东西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了,不趴下才怪呢!

    “针妙丸。”

    赤蛮奇拿开那个小碗,将少名针妙丸翻过了身去。

    “嗯……”

    袖珍式的女孩甩了甩手,嘟囔了几句意义不明的话,就没有反应了。

    果然是喝醉了啊!

    赤蛮奇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了,对方的酒量也太一般了吧?那么简单的就倒下了。

    “不如先带她回房间里面去吧!”

    圣白莲笑了笑,对她说道。

    “是。”

    少女也觉得不适宜再让少名针妙丸留在这里了,她朝大家微一躬身,就双手捧着对方,走进了命莲寺里面。

    这么一个小插曲并没有为大家造成多大的困扰,宴席接着又开始了。

    魔理沙是继续口沫横飞的吹牛皮,其他人边喝酒,边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还发出一阵惊叹。

    这个时候,我则是抬头望向了头顶的天空。

    云层不断的堆积,变得越来越厚,连太阳都见不到了。

    “不是吧,难道要下雨了吗?”

    望着逐渐变得昏暗的天色,大家不禁有些焦虑。

    酒才只喝了这么一点点呢!难道就要因为下雨而终止了吗?

    那实在是太糟糕了。

    我突然放下酒盏,站起了身来。

    “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了。”

    “诶,你要去哪里啊?”

    魔理沙也跟着站起来了,就算是准备要下雨,也不用那么急着回去的啊!

    主人都还没说要结束宴会,就这么早就走掉,有点不礼貌诶!

    “东方施主,莫非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吗?”

    圣白莲倒不认为是由于自己招呼不周的原因,对方才急着离开的,肯定是碰到什么事情了。

    “嗯,有贵客来了,我要赶紧去迎接一下才行”

    虽然我觉得没必要太过在乎,但还是做点准备比较好。

    “记得把孩子们也带回来哦!”

    嘱咐了魔理沙一声,我就立刻离开了。

    “喂……”

    对方说走就走,连反应时间都不留一点给自己,这让少女颇为气恼。可是东方遥都已经走了,她也只能郁闷不已的挥了挥拳头。

    “!”

    鬼人正邪和九十九姐妹却是神色惊愕,一脸的呆滞,那个人类,居然一下子就凭空消失了。

    前一刻对方还在这里的,可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个人就不见掉了啊!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同样奇怪的是,周围的人表现得也十分平常,仿佛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

    “呐,鵺,那位东方大人去哪里了啊?”

    九十九弁弁的语气变得恭敬了许多,她终于明白关于东方遥的传闻原来并不是在夸大其词的。

    “没听他说吗?回家去了啊!”

    封兽鵺有点不高兴,怎么这么急着就走了的?还连再见也不跟自己说一声。

    “啊,没错没错。”

    的确,那个男人是说过这句话。

    “可是,他怎么会突然不见了的呢?”

    “是一种法术吧!好像只有东方大人才会,很厉害的哦!”

    具体是什么法术,封兽鵺就不清楚了。可是能从一个地方瞬间到达另一个地方,在她看来真的很了不起。

    “……”

    那岂止是厉害,简直是超级厉害啊!

    “啊,我想到了。”

    九十九八桥不知道想通了什么,忽然喊道。

    “那位东方大人,其实是一位仙人才对。”

    尽管没见过,不过听说仙人就懂得许多奇奇怪怪的法术。

    也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一名人类为何会懂得如此厉害的法术的。

    “不对哦,东方大人就只是个人类。”

    封兽鵺摇摇头,抬手一指对面那批家伙。

    “仙人的话,她们才是……嗯,或者也不是。”

    “……”

    见她说话这般肆无忌惮,还真担心会不会因为不小心惹恼圣德太子那些人了。

    “总而言之,你们只要记住他很厉害就行了。”

    “……”

    九十九弁弁几人忽然觉得,千年的时光,这个世界的变化之大,让她们开始感到有点陌生了……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