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方之幻想乡 > 第七十集 夕阳下的回归
    我挖了挖耳朵,很是怀疑自己的听力到底是不是出问题了?

    “需要侍寝吗?主公。”

    哦,这回听清楚了,原来我的耳朵没有问题啊!

    这是一件好事。不过,那也代表着是另外一个人的脑子有问题了。

    “嗯?”

    少女侧脸望着我,她的眼睛十分的清澈,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个脑子秀逗了的家伙。

    可是凭感觉,她并不是在跟我开玩笑,而是说真的。

    在我考虑出一个既不伤害对方的自尊心,又能够委婉的拒绝她的方法之前,又是一群人跑了进来。

    “失礼了。”

    河城荷取几个朝我一鞠躬,然后就七手八脚的将河城见取扛起来,急匆匆的跑掉了。

    “喂,你们想干什么?”

    少女的喝骂伴随着脚步声迅速远去,很快就全都听不见了。

    这帮笨蛋,到底都是来干什么的?

    “呼……”

    看到河城见取被带走了,我才终于松了口气。

    还真是个做事出乎意料的家伙呢!我越来越怀疑这样的一个人,究竟能不能够信任了。

    “呐呐。”

    古名地恋忽然拉了我几下,似乎有话要说。

    “有什么事吗?”

    刚刚被河城见取来了那么一下,我还有些惊魂未定呢!

    好在古明地觉不在场,否则又要说不纯洁了。

    而且还是看着我说的。

    每一次碰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把责任推卸到我身上来的啊!

    真是讨厌,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作为男人就必须吃的亏?

    开什么玩笑。

    女孩儿甩着小腿,很是认真的想了一下。

    “什么叫做侍寝?”

    “嗯……”

    这还真是一个十分深奥的问题呢!尽管它本质上很简单的。

    火焰猫燐忽然开始用爪子抓我的脸了。

    “你也不知道吗?”

    女孩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逼过来,连灵乌路空斜瞥着我的眼神都充满了好奇。

    它这只笨鸟怎么也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了的?

    “大概是睡觉的意思吧!”

    无奈,我只好这么回答了。

    反正含义也都差不多的。

    “哦……”

    古名地恋露出了“人家明白了”那样的表情来,还不断的点着小脑瓜。

    “那,恋恋可以侍寝吗?”

    “不,你还小。”

    呃,这话题好像变得奇怪起来了。

    “那长大就可以了吗?”

    “嗯……恐怕也不行。”

    ··················································

    古明地觉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烦躁感,仿佛有什么令她极度不愉快的事情刚刚发生了。

    “怎么了?觉。”

    见她东张西望的,萨丽艾尔就问道。

    “没什么。”

    少女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或者那只不过是她的错觉罢了。

    “是么?”

    察觉到对方好像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可既然她不愿意说出来,自己也不可能追问到底。

    “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见见帕露西。”

    萨丽艾尔几个的事还需要和她说一下呢!看得出来,水桥帕露西也已经开始怀疑这些人的来历了。

    双方说起来还是敌对关系,不早点说清楚,万一发生了什么冲突就不好了。

    “嗯,好的。”

    少女点点头,目送着古明地觉离开了。

    等她一走,一直都是挺直腰跪坐着的伊莉斯跟幽玄魔眼就像是泄气的气球,一下子瘫软下来了。

    “累死了啊!”

    两个人仰面朝天躺在了榻榻米上,一副精疲力尽了的模样。

    为了不丢萨丽艾尔的脸,她们也确实表现得一本正经的。这对于从来都是放纵惯了的两人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

    “你们两个,不要挠肚子了,让人看到会很失礼的。”

    见她们二人将手放进衣服里面不停的抓着肚子,那副粗俗的做法,令到萨丽艾尔一时是又好气又好笑。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现在都没有人。”

    “就是。”

    两个家伙嘟囔着,不过倒是把手拿出来了。

    “我说,萨丽艾尔大人,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伊莉斯忽然眼睛直直的瞪着天花板,问道。

    “怎么,你们已经想要走了吗?”

    少女有点意外,但是却不感到吃惊,或许她心里面同样在考虑着这个问题的吧!

    “嗯,菊理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因为带着不方便,所以菊理被她们留在深渊世界了。

    把她一个人留在了那个地方,伊莉斯和幽玄魔眼都有些不怎么放心。

    “嗯……”

    萨丽艾尔一下子陷入到沉思当中。

    “萨丽艾尔大人,你不会是不愿意回去了吧?”

    女孩们看见她神色犹豫,忍不住问出了一个她们最为担忧的问题来。

    “傻瓜,那怎么可能。”

    萨丽艾尔顿时笑了,在她们的脑壳上面一人敲了一下。

    “呜……”

    虽然被敲了,但是伊莉斯两人却是很开心,因为对方并没有打算抛弃她们。

    激动中的两个人都没有发觉,微笑着的少女眼中闪过的一丝落寞。

    “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可以大意。”

    “吵死了啊!为什么我的事情需要你们来管的?”

    一阵嘈杂声逐渐的接近,萨丽艾尔她们听出来,其中一个人的声音好像是河城见取的。

    “之前在浴室里面也是,还有刚才,竟然对东方大人说那样的话,实在是太不知廉耻了。”

    “什么?你这是对自己姐姐该说的话吗?”

    “这时候你倒承认是我的姐姐了。”

    “呃,刚才那是我说错了,不算数。”

    “你还真的是一点认错的态度都没有啊!”

    “我都没有错,为什么要认?”

    听见争吵声那么激烈,萨丽艾尔过去把门打开了,就看到河城见取姐妹两人站在了门口外,眼睛死瞪着对方,双方的火气好像都挺大的。

    而绿三人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想要劝架,可是完全找不到发话的机会。

    “你们这是怎么了?”

    萨丽艾尔皱眉问道,伊莉斯和幽玄魔眼也跑过来,探头探脑的望着她们这帮人。

    “你去问她吧。”

    河城姐妹二人异口同声说道。

    在发现对方说的话和自己一样之后,两名少女顿时显得十分的生气。

    “不要学我说话。”

    “你是故意的吧?”

    不愧是亲生姐妹,两个人说的话完全都是相同的,连语气都没有什么区别。

    这让萨丽艾尔想到了一句话。

    同性相斥。

    相同的地方越多的人,就越难以接受对方啊!

    “你们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接抛下了还在针锋相对的姐妹二人,萨丽艾尔转而向那三只河童跟班发问了。

    “嗯,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

    那时候她们几个发现河城见取抱着一张被子,不知道想去干什么,一时好奇,就跟了上去,没想到最后她竟然跑进东方遥休息的地方去了。

    还说了什么“侍寝”这一类极其糟糕的话。

    当时大家一急,就把她抬走了。

    开始还没什么的,河城荷取甚至打算要说服对方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后来两人突然间就吵起来了。

    “哦!”

    听完绿她们的解说,萨丽艾尔也感到脑袋隐隐作痛了。

    见取这家伙,做事好像真的越来越过分了啊!

    “我绝对不会承认的,你这种家伙竟然会是我的姐姐。”

    “正合我意,我也不想有一个你这么愚蠢的妹妹。”

    “你说谁愚蠢啊?”

    河城荷取顿时出离了愤怒了,作为河童一族公认的天才,她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呢!

    而且这个人还是她的亲人。

    “同样的话就不要我说两次了,笨蛋。”

    “可恶……”

    其他人一看情况不妙,再不做点什么这两个家伙可就真的要打起来了。

    “都不要那么冲动啊!”

    大家一起出手,把这两个人拉开了。

    “好了,都坐下来,喝杯茶平静一下吧。”

    经过一番劝慰,河城荷取姐妹二人总算是稍微冷静下来了。

    只是各自把头扭转到了一边去,都没有正眼看着对方。

    “唉……”

    萨丽艾尔也只能做到这里了,调解纠纷可不是她所擅长的啊!

    “是了,见取,有件事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下。”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她随意的找了一个话题来。

    “什么事?”

    “为什么你会想要跟随那个人的?”

    其实这也是萨丽艾尔十分想要弄清楚的。

    “这个问题,我暂时还无法回答你,因为我也不是很明白。”

    想要追随东方遥的理由,当然不是河城见取先前所说的理由那么简单了。

    “不过,我觉得跟着他的话,有一天我可能会知道,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听到她这么说,河城荷取转头望着她,眼中透着几分惊讶之色。

    “看来,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呢!”

    萨丽艾尔很是遗憾,她明白已经没办法让对方留下来了。

    “但是,也没必要跑进浴室里面帮他做搓背这种事吧?就算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是孤男寡女的共处在一个地方,传了出去,对你的名声总是不好的啊!”

    “还有侍寝的事也是。”

    大家纷纷的指责起了河城见取所做出来的,那些多让大家感到无比困扰的事情。

    “为什么?”

    少女望着义愤填膺的众人,神色迷惘。

    “给主公做这些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才没有这回事呢!”

    到底是谁给她灌输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的?

    河城见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忽然掩口笑了起来。

    “什么嘛,竟然为了这点小事就大惊小怪的,大家真的是好奇怪啊!”

    “奇怪的是你才对吧?”

    闹腾了半天,所有人稍微有点明白了。

    河城见取虽然十分聪明,但是在最为基本的常识方面,却是严重的缺乏啊!

    这应该是和她的经历有关吧。很早就脱离了人类社会的她,其实都没有怎么接受过这方面的教育。

    “看样子。”

    萨丽艾尔拍拍河城见取的肩膀,表现得很是语重心长。

    “在你回到地面之前,还有很多东西是需要你学习一下的啊……”

    走在同样漆黑的甬道内,心情却和来时完全不一样了。

    怎么说呢,这一次来地底的目的,应该算是完成了的吧?

    不过,却并不怎么值得高兴。

    一路上,河城两姐妹的争吵就没有停止过。

    也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的关系突然就变得如此恶劣了。

    希望不会对将来的工作产生什么影响才好。

    “啊,看到亮光了。”

    真由美忽的指着前方,惊喜的喊道。

    黑暗的地道尽头,出现了一片淡淡的光芒。

    发现就快走到地表了,大家顿时加快了脚步。

    眼前的光亮越来也大,最终化作了漫天的晚霞。

    “呜呜。”

    望着天边半轮即将沉下去的落日,河城见取不禁流出了两行热泪来。

    数百年了,经过了那么漫长的时光,她终于可以再一次沐浴在阳光的照耀之下了啊!

    “我回来了……”

    她朝着夕阳,用尽全力大喊了一声。

    归巢的鸟儿受到惊吓,纷纷由丛林中飞起,在空中不停的盘旋尖叫着。

    这一次,河城荷取也难得的没有挖苦她。

    这时候她也是泪流满面了。

    “走吧。”

    我拍了拍两个小女孩的脑袋瓜子。

    “回去得及时的话,还能够吃上晚饭呢!”

    “嗯!”

    两人同时用力的点了点头。

    数道人影升起,在太阳完全沉下去的前一刻,消失在了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