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方之幻想乡 > 第五十一集 通往地下世界的道路
    [[[cp|w:210|h:140|a:c]]]即使一早就下定了决心,不过当行走在漆黑的地洞之中时,河城荷取的心情依然忍不住有些彷徨。

    绿、冬和还有真由美三位却是没有注意到头领的不安,一路小跑的就追上了走在前面的东方遥。

    “呐呐,东方大人。”

    “嗯,有什么事吗?”

    我回过头,脚步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

    “这条路真的可以通往地底世界吗?”

    她们三位,甚至包括河城荷取在内,都不知道原来除了间歇泉那边以外,还有其他通往地下的入口的。

    怪不得那里明明都有人看守着的,旧地狱的家伙还是经常会跑到地上来。

    她们应该就是通过这些不为人知的通道,跑到上面来的吧!

    “大概可以吧。”

    我也是第一次走这条路的,所以没办法肯定。

    之所以知道这些路线,还都是从火焰猫燐她们口中问出来的。

    “万、万一去不到,哪该怎么办呢?”

    戴着眼镜的冬和怯生生的说道,问出来的话却正好是其他人心中忧虑的关键所在。

    前面的对话也引起了河城荷取的注意,她走快几步追了上来。

    “放心好了,你们没看到这条路一直是往下延伸么?只要是朝下走,就一定可以到达地下的。”

    “哦,对啊!”

    听了头领的解释,三位小姑娘都不禁恍然大悟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她们三个怎么就没有明白呢?

    不过,我倒是没有河城荷取那般乐观。或者这条路的确是通往地下的,但是到底会通往何方,那就很难预计了。毕竟地下世界可比地上还要广阔,万一它的出口是在某个从未去过的地方,那想要找到旧都,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迫不得已的时候,恐怕还要重新回来,再由间歇泉那边的入口下去才行。

    “啪啦啦。”

    头顶上传来了一阵轻响,一些东西落下来,掉在了我的头顶上。

    “唉哟!”

    真由美忽然抱着头,她好像也被什么东西砸到了。

    “好痛,是什么啊?”

    她把落在头上的东西拿下来,用手上的电筒一照,发现那是一块尖锐的石块。

    “怎么有石头掉下来了的?”

    少女举起手电筒往上面照了一下,不过洞穴似乎很高,光线完全照不到。

    “幸好不是尖的一头先掉下来啊!不然你的脑袋可就要开花了。”

    绿也看了一下,不过同样望不到任何东西。

    这种照明工具虽然好用,但是可以照到的距离太短了。

    回去要再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去去去,净说些不吉利的话。”

    真由美忍不住推了她一把,骂道。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了。”

    已经没什么时间在这个地方磨蹭了。

    “是……”

    既然头领都发话了,两名少女赶紧噤口不言。

    “快走吧……”

    “小心点。”

    河城荷取刚要催促她们上路,就见到东方遥忽然一挥长袖,一股强风从她头上方吹过,不远处的墙壁跟着传来了成串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哇……”

    绿和真由美跑过去一看,发现墙上插满了各种大小不一的石块。

    “是什么人?别鬼鬼祟祟的躲在了上面,赶紧出来吧!”

    听到男子的喊声,其他人才明白,原来这些石头之所以会掉下来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有人在搞鬼。

    “是谁?快点滚出来。”

    真由美也生气了,刚才她可是差点就被砸得头破血流了啊!

    声音在地洞内不停的回荡,可是,始终没有听到有人作出回应。

    就连石头,也不见再有掉下来了。

    “你们都赶紧把眼睛蒙上吧!”

    我突然对她们四个说道。

    “啊?是。”

    尽管不明白对方打算做什么,不过少女们都还是立刻用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闪光弹。”

    我将手里的光球压缩成了一小点,然后把它发射了出去。

    地洞中蓦然闪起了比白炽灯还明亮数十倍的光芒来。那种光亮,即使大家把眼睛蒙住了,都依然能够感受得到。

    目不能视物的女孩们只是听到了一声惊呼,随即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空中掉下来了,发出了沙包砸在地上的厚沉声响。

    强烈的光线在经过释放之后,又迅速的消失了。

    洞穴很快的重新变成了一片黑暗。

    “好了,可以把手拿开啦!”

    河城荷取几个睁开眼睛,就见到男子刚好把戴在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戴上去的。

    “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只是不知道那究竟是人,还是别的居住在地下世界的生物。

    “过去看看。”

    即使佩戴有墨镜,然而过于强烈的光线,还是让我一瞬间的失明了,因此我也不是很清楚那个躲藏在上面偷袭我们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嗯。”

    手电筒的光芒在黑暗中来回移动,但是由于它的照明能力有限,所以我们只能够慢慢的去搜索。

    “咦,这是什么?”

    真由美似乎发现什么了,其他人也立刻赶了过来,朝她所指的地方看去。

    地上插着一根萝卜。

    嗯,不对,那应该是一条裙子,上面还有两条腿呢!半个身子掉入到岩石里面去了,不过好像没死,因为那双脚一直在动。

    “是她吗?”

    “大概吧。”

    我抓住一只脚,用力将“萝卜”拔了出来。

    “咳咳咳。”

    被我们逮住的,竟然是个小女孩。

    而且我跟她还见过几次面的。

    “差……差点以为自己要死掉了呢!”

    由于突然出现的强光,黑谷山女没能够抓稳蛛丝,从上面坠落下来了。

    头部也撞进了地里面去。

    脖子因为受到强烈的冲击,十分的疼痛,但是既然还有感觉,就说明自己至少还活着。

    不过,好像被对方抓到了。

    “这样的欢迎仪式,好像不怎么友好啊?”

    我将她提了起来,对着她的脸说道。

    “嗨,好久不见了。”

    头下脚上的女孩朝我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能够先把我放下来吗?这样子感觉好难受呢!”

    压力仿佛都集中到受伤的脖子那里去了。

    我抓住她的衣领,放开抓住她脚的手,让她落回了地上去。

    “谢谢……”

    黑谷山女真的很感激,她还以为对方会直接放手的,都已经做好头部再一次承受冲击的准备了。

    想不到最后是脚先落地。

    “说吧,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的?”

    “嗯,因为这里是我们玩耍的地方啊!”

    因为星熊勇仪一直不回来,她们都觉得很是无聊,才会到处找地方玩的。今天看到竟然有人从这里经过,就想要吓唬她们一下。

    没想反倒让自己倒霉了。

    “我们?”

    我注意到的,是她话里的一个词语。难道除了这家伙以外,还有其他人也在吗?

    “嗯,是我跟琪斯美哦!”

    黑黑谷山女忽然想到,刚刚掉下来的,好像就只有她一个人啊!

    “琪斯美,你还躲在那里干什么?快点下来啊!”

    听到她的呼唤,吊瓶妖怪慢慢的从上面滑了下来。

    “你、你们好哇!”

    琪斯美只露出了脑袋,朝着我们几个点了点头。

    “只有你们两个吗?”

    “对啊,帕露西太忙了,没有时间陪我们玩。”

    别说玩,连见面的时间都少了很多。

    不过,在星熊勇仪离开的这段时间内,水桥帕露西需要去处理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

    尤其还是在大变刚过之后,她都忙得快喘不过气来啦!

    而黑谷山女和琪斯美又帮不了她什么,所以能做的,就是尽量少给她添麻烦了。

    “是吗?”

    既然能够在这里见到她们两个,就说明这条地道确实是可以通往地底世界的,而且离旧都还应该不算很远。

    这是一个好消息。

    “对了,你这是打算去那里啊?”

    可以见到这个人类让黑谷山女十分的高兴,对方可是少数能够接纳她们这些地下妖怪的家伙,对她们很友好,还请大家去他那里喝过酒。连勇仪都说了,是个值得交往的人类。

    至于其他人的话,就不会给她们好脸色看了的。

    最近还开始禁止地下的妖怪来到地表了。

    “对了,能拜托你们一件事吗?”

    “嗯?”

    女孩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来。

    “请给我们带路吧……”

    水桥帕露西趴在拱桥的围栏上,一只手无力的垂在了外面。

    周围有许多会发光的虫子在飞来飞去,幽绿的光芒就像是夏夜的萤火虫一样美丽。

    少女瞪眼望着它们,忽然深深的叹了口气。

    “唉……真是嫉妒死人了啊!要是我也能像你们那样自由自在就好了。”

    勇仪那个笨蛋,竟然把旧都的事情都交给了她处理。

    本来没什么的,可偏偏碰上了地震,需要处理的事情一下子就变多了。

    感觉,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的样子。

    “帕露西……”

    嗯,是错觉吗?怎么好像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帕·露·西……”

    这回少女确定自己并不是听错了,她站直身体,疑惑的望了一眼附近。

    远远看去,桥下河流旁边的小路上,黑谷山女正在不停的向她挥着手。在她的后面,还跟着几个人。

    “嗯,那个男人是……”

    旧都看上去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异变残留下来的痕迹,大部分被抹消了,人们的生活也都恢复了正常。

    “不……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实际上,这还是河城荷取四人第一次来地下,要说不紧张,那也是骗人的。

    要知道在这里的,可都是那些不容于地上的妖怪啊!万一他们对自己这群从地表跑下来的家伙有意见,那可就危险了。

    “不用担心,他们不会做什么的。”

    就如水桥帕露西所说的,周围那些人都只是对她们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并且在发现走在队伍中的那个男子时,都立刻躬身向他行礼。

    “大人在这里也那么受人尊敬的吗?”

    河童少女喃喃说道。

    虽然一直听说东方遥跟地下的妖怪们也有来往,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嗯,因为大家都受到过他很多的恩惠呢!”

    光是上次她们能够在地上避难,就全是由于东方遥给她们说了好话。

    “哦!”

    河城荷取对此也十分的清楚,她们河童一族,不也是多次得到了那个人的帮助吗?

    “对了,帕露西,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

    黑谷山女抱住了水桥帕露西的手臂,说道。

    “什么事?”

    “你知道,深渊,在什么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