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方之幻想乡 > 第四十七集 两个失意的人
    最终,冴月麟还是走了。

    带着一脸的失落。

    让她深受打击的,并不是我那句妖怪会灭族的话,很显然,与人类接触不多的她,并不理解这句意义深远的话。真正令冴月麟承受不能的,是我接下来向她问的三个问题。

    第一,你所想要守护的,是妖怪,还是幻想乡?

    第二,妖怪或者神明为何可以进入幻想乡?

    第三,人类绝对遗忘不了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不用说,既然是能被妖怪贤者看上的人,智商就绝对不会低到哪里去的。在认真地想了半天之后,冴月麟就得出了答案。

    然后她就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明显,那个答案并不是她想要的。

    灵梦也没有阻止冴月麟的离开,反正龙神的封印都被破坏了,强硬留她下来也毫无意义,而且还要麻烦自己照顾她呢!

    对于这种与博丽巫女为敌的人,灵梦还没大方到会收留她。

    让她自生自灭最好了。

    八云紫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望着她逐渐远去。冴月麟的突然苏醒,让她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都不懂得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面孔去对待她了。

    “喂,东方。”

    “什么事?”

    “说一下你刚才对那家伙问的三个问题的答案吧!”

    伊吹萃香抱着她那个酒葫芦,和灵梦一人一边在我两旁坐了下来。

    “嗯。”

    我瞄了她一眼,又把目光转了回去。

    “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你不是已经有了吗?”

    “虽然如此,不过我更想听听你的见解。”

    伊吹萃香笑呵呵的拍了几掌我的肩膀,说道。

    “说得好的话,我请你喝酒。”

    “那本来是我的酒吧!”

    “这种小事你就不要在意了。快说嘛,让我们听听。”

    “啊,我知道啦!麻烦死了。”

    真是的,这不过是我为了戏弄那个冴月麟才随便想出来的几个问题,她们怎么会这么关心的?

    “好。”

    见我答应了,伊吹萃香这才收回了手。

    “第一个问题我就不说了,从第二个开始吧。你们说,什么东西才可以从外界进入幻想乡来?”

    说是回答问题,不过我却先向她们发问了。

    伊吹萃香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灵梦你来说吧。”

    “遗忘之物,只有那些已经被遗忘了的东西,才有可能进入到幻想乡的。”

    灵梦淡淡的答道,作为幻想乡的巫女,这种事她当然不会不清楚了。

    “没错,所以那些被世人所逐渐淡忘的妖怪啊,神明啊之类的,才会跑到幻想乡这里来了。但是人类却不同,有一样东西,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会忘记的。”

    “那就是人类的本身。”

    是的,就算是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的过去,他们也不会忘了自己是人类这一件事。即使将灵魂放进了妖怪的体内,许多人还是会坚信自己依旧是人类。

    在这方面,其实人类跟妖怪都是没有太大的差别的。

    “而没有被遗忘的东西,是不能进入幻想乡的,所以由外界闯入幻想乡的人类一向以来都非常少。”

    灵梦接口说道。

    而那些人类,大部分还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才会来到这里的。

    只要外面的世界还存在妖怪,那么就能够不断的补充进幻想乡来;但是作为数量最多的人类,却是没办法进入这里。

    一旦幻想乡所有的人类都消失了,那些妖怪又该去袭击谁?

    人类是妖怪的力量来源,没有了人类,他们肯定会变得越来越虚弱,寿命也将大大的缩短。长此下去,毫无疑问还可以生活在幻想乡的,将会寥寥无几。

    虽然并不会灭族,但是这也比让妖怪不袭击人类的后果更为严重。

    “真是的,话题怎么变得沉重了?”

    伊吹萃香叹了口气,冴月麟肯定也是想通了这一点,才会那样难过的,毕竟这可是将她一直以来的努力都彻底的否定了。

    “可怜的人。”

    “一个傻瓜。”

    这是我对冴月麟的看法。

    “你太没有同情心了。”

    “就是。”

    灵梦和伊吹萃香顿时向我发出了鄙视的眼光。

    “你们都太天真了。”

    毫不客气的,我立刻作出了反击。

    “你说什么?”

    一番唇枪舌剑下来,结果以互无胜负告终。

    灵梦有些忧愁的望了眼手扶着鸟居一动不动的站在底下的八云紫,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超过一个多小时了。

    “紫她好像很受打击啊!”

    灵梦闷闷不乐的说道。

    “那是当然的了。”

    从朋友变成了敌人,任谁都不会觉得好受的。

    “呐,东方,你去开解一下她吧。”

    “不要。”

    想都没想,我就拒绝了她的提议。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她们的仆人,怎么可以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事可是你引起的,你难道打算不负责任吗?”

    “喂,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什么叫我引起的?这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栽赃陷害也要有个限度,这明明是她们之间的纷争,怎么却扯到我头上来了?

    “就当我求你了,你也不想看见紫她这么难受吧?”

    “放心,活了那么久,她很快就可以看开的。”

    抱着绝不妥协的念头,不管灵梦怎么说,我就是不愿意。

    “让你去就去。”

    忍无可忍的灵梦也懒得再浪费口舌了,非常干脆的一脚将毫无防备的我踹飞掉。

    “可恶。”

    摸着隐隐作痛的腰部,我呲牙咧嘴的走到了八云紫身边。

    扫了她一眼,脸色平静,只是眼神有些迷茫,嗯,问题不大。

    “那孩子,心地其实很善良的。”

    八云紫收回目光,叹着气说道。

    “虽然口里一直说着很讨厌人类,但是却从来没有做出过伤害他们的事情。”

    “嗯。”

    我点点头,与大多数妖怪不一样,冴月麟身上的血腥味十分的淡,几乎都闻不到。

    “只不过她对力量的追求,实在太过于强烈了。”

    “这可不一定。”

    对于八云紫的这一点我却不怎么认同,从那家伙的身上,我看到的,是更为负面的东西。

    “就这样让她走,没问题吗?”

    我向她问道。

    “嗯。”

    八云紫低下头,顺着一级级的石阶望下去,直到它的尽头。

    “不管是我,还是她,现在都需要冷静一下。”

    经历了那么多事,只希望冴月麟能够有所醒悟吧。

    “哦。”

    “其实这全都是我的错啊!”

    冴月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但是八云紫却没有尽到照顾她的义务,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八云紫觉得自己应该承担相当大的责任。

    “但愿一切还可以补救得了。”

    “放心吧,既然那家伙还叫你做妈妈,那就说明你在她心里还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我安慰她道。

    “哦呵呵呵,讨厌啦!你是不是听错什么了?”

    八云紫身体一僵,然后掩嘴发出了极度不自然的怪异笑声。

    “人家才刚刚17岁呢!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一个孩子了呢?”

    “是吗?”

    尽管那时候不是很留意,不过我依稀还是听到了冴月麟临走的时候好像对八云紫说了句“再见了,妈妈”这一类的话的。

    “啊,天好像要下雨了呢!得赶紧回去叫蓝收衣服才行。”

    连告别都没有,八云紫就消失不见掉了。

    抬头看看天空,艳阳高照,就连云朵都没几片。

    “嗯。”

    我有些困惑的挠了挠头。

    “难道叫的不是妈妈,而是奶奶?”

    “你也给我回去吧!”

    “呃……”

    转身正要返回神社那边去,就感到脚下一空,自己整个人就掉进一个古怪的黑色世界中去了。

    “……”

    看到两个人就这样突然都走掉了,灵梦和伊吹萃香忍不住面面相觑。

    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于博丽神社的风波就这样静悄悄地结束了。冴月麟不知去向,大概是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喂,爱丽丝,你在家吗?”

    偷偷摸摸的,魔理沙溜到了一栋白色的洋楼下面,她把脸贴在透明的玻璃窗上,朝着里面四处张望。

    “咦,没有人?正好。”

    “嘭。”

    窗户突然打开,将躲闪不及的魔理沙打翻在地,然后一个人从里面探身出来。

    “奇怪,刚才好像感觉到了那家伙的气息的啊!难道是错觉吗?”

    爱丽丝打量了一下周围,自言自语道。

    “唉哟!”

    听到呻吟声,她低下头,就看到了正捂着鼻子躺在地上的魔理沙。

    “魔理沙,你又跑来我这里干什么?”

    爱丽丝面无表情的望着狼狈的魔理沙问道。

    “好疼。”

    魔理沙扶着墙爬起身来,将捂住鼻子的手拿开看了眼,幸好,没有流血。

    “那还用说,当然是来找你玩的啦!”

    她泪汪汪的没好气道。

    “真是悠闲呢!今天你不需要陪魅魔吗?”

    “不用了,魅魔大人说今天放我一天的假。”

    魔理沙得意洋洋的回答,真心感激那个让她脱离了苦海的东方遥,要不是他,自己恐怕又要被魅魔训个半死了。

    她是去过参观三人的战斗的,最后只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三个家伙都是怪物。

    魅魔和风见幽香的实力竟然那么强就很出乎魔理沙的意外了,至于能够以一敌二尚且占据上风的东方遥,就更加的可怕。

    让魔理沙时常愤愤不平的感叹,为什么同样是人类,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不过他们的决斗至今都没有分出胜负,每次都因为那个什么人工封绝自动崩溃了,而使得战斗不得不提前结束。

    “是吗?”

    爱丽丝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最近魅魔跟她说了一些话,让她感觉非常的困扰。

    “呐,爱丽丝,等下我们出去玩吧。”

    “没兴趣。”

    爱丽丝毫不犹豫的,就想要把窗户关上了。

    “等等,听我说完嘛!”

    魔理沙慌忙出手,用力抓住了一扇玻璃窗。

    “听说不知道是谁在人间之里附近的山上建了一座寺庙,不如我们去看看吧?”

    “寺庙?”

    爱丽丝又把窗推开了,好在她猛一缩头,要不然又要被敲到了。

    “是啊,让我想想,名字好像叫什么来着?”

    魔理沙抓了抓头,回忆了一下她从其他地方听来的传闻。

    “对了,是命莲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