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方之幻想乡 > 第三十五集 师与徒
    见到魔理沙狂喷鼻血仰面朝天的倒下了,大家都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喂,你没事吧?”

    米斯蒂娅和莉格露慌忙上前将她扶住了。

    “没、没事,刚才只不过是太过于激动了。”

    魔理沙推开了她们,摸摸鼻子,不过好像因为今天流的鼻血太多,都自己停住了。

    “魅魔大人。”

    她望着躺在地上的女子,喃喃道。

    绿色的眼睛,绿色的长发,头上戴着白色的帽子,蓝色的上衫和套裙,还有那披在外面的带有黄色装饰标志的蓝色长斗篷,不会错的,除了她那位不知因何缘故而消失掉的师傅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只不过,为什么现在她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

    “真的是你么?魅魔大人。”

    被称作魅魔的女子看见魔理沙之后,开始不安分的扭来扭去。

    想不到魔理沙居然跟这个人是认识的,实在令人有些意外呢!

    “这是令堂吗?”

    我禁不住好奇,问道。

    “才不是呢,魅魔大人,她是我最为重要的人。”

    魔理沙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眼中难以置信的竟泛着泪光。

    “你们几个家伙,还坐在魅魔大人身上做什么?立刻给我滚开。”

    推开露米娅几个,她急忙把魅魔扶了起来。

    “呜呜。”

    “啊,对不起,我这就帮你拿开。”

    看到魅魔不断的甩头,魔理沙慌忙拿开了堵在她口中的袜子。

    “呕,呸呸呸,恶心死我了。”

    魅魔心里那个郁闷啊,自己竟然被一群小鬼抓住了,而且还被用袜子塞住了嘴巴,这简直是她的奇耻大辱啊!

    这事绝不能就这样算了。

    不过,眼前最重要的事是自己到底该如何才能够摆脱现状。这条该死的绳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制成的,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挣脱的了。

    “魅魔大人,你还好吧?”

    见她一直在那里动来动去的,魔理沙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

    “嗯。”

    魅魔看着她许久,最后眉头一皱。

    “你是谁?”

    “呃!”

    刚刚还兴奋不已的魔理沙瞬间石化了。

    “魔理沙她怎么啦?”

    “嗯,似乎是认错人了。”

    我拍拍琪露诺的头,坐了下来。

    发现对方竟然没有认出自己来,魔理沙顿时急了。

    “魅魔大人,是我啊,你最亲爱的弟子,魔理沙。”

    “魔-理-沙?”

    “嗯。”

    魔理沙用力点了点头。

    魅魔定定的望住她,脑海之中渐渐的浮现出了一个小女孩的脸容,然后跟眼前的人一点点的合为了一体。

    “啊,你不就是我那个不成材的弟子,魔梨沙么?”

    想起来竟然是她,魅魔一时惊讶得张大了嘴吧。

    “没错,就是我了。”

    魔理沙感到泪水都想要流出来了。

    “不过请别再说我不成材了好不?很让我受打击的啊!”

    “哦,这么多年没见,你的变化真的好大啊!我都差一点认不出来了。”

    “我看是完全就没有认出来,唉……”

    对于自己师傅这种后知后觉的性格,魔理沙也是纳闷不已。

    “对了,魔梨沙。”

    魅魔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你可以帮我把这条讨厌的东西弄断吗?我现在这样子都根本没办法和你好好说话啊!”

    “是。”

    既然是她的吩咐,魔理沙当然义不容辞的答应了。只是那条绳子就像是从魅魔的身上长出来的一般,无论如何用力,都丝毫无法让它移动分毫,魔理沙都觉得手指发痛了,绳子依旧缠得紧紧的。

    “喂,你们为什么要绑住魅魔大人啊?”

    魔理沙忽然想起一件事,转头生气的问道。

    “因为她非法入侵。”

    暗淡淡的回答。

    “以及试图行窃。”

    在旁边的光又补充了一句。

    “非……非法入侵,还有行窃!”

    不妙啊!

    身为弟子,魔理沙当然清楚魅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用怀疑,她们说的十有**是真的了。

    “会不会是误会啊?”

    尽管如此,她还是要为自己的师傅说句话。

    “你们这是**裸的污蔑。”

    毫无觉悟的魅魔立刻大声的反驳了。

    “我不过是觉得这里特别,所以才会进来想要参观一下的,结果就被你们莫名其妙的抓住了。”

    “还敢狡辩,如果你是来参观的话,那被我们发现的时候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这是正当防卫,谁叫你们先出手的。”

    说到口舌之争,魅魔又怎么可能会输给这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呢!

    “魅魔大人,请您冷静一点……”

    见到她们越吵越激烈,魔理沙顿时觉得手足无措了。

    “喂,东方,你也说句话啊!”

    没办法,她只能向一直在旁边观望的男人求助了。

    “好了,大家都别吵啦!”

    平淡的语气,却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意味,魅魔和光都情不自禁的停下了争辩。

    “星黎殿一向都是欢迎任何人来拜访的,不管对方是谁,或者怀有什么目的。”

    说到“目的”的时候,我望了魅魔一眼,魅魔只是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

    “但是她想要偷东西……”

    “那么我们有丢失什么吗?”

    “这个倒没有,就是门被她弄坏了。”

    “既然如此。”

    我稍稍的沉吟了一下。

    “看在黑白的份上,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

    “既然master都这样说了……那好吧。”

    尽管很不乐意,光也只能放开了魅魔。

    “哎哟,绑得太久,身体都有点麻了。”

    魅魔呲了呲牙,在魔理沙的搀扶下站起了身来。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她是没有脚的,而是换成了一条淡蓝色的尾巴。

    又是亡灵啊!

    “来,魅魔大人,先坐在这里吧。”

    “哎哟。”

    魅魔坐到沙发上,长呼了一口气。

    看来她真的是悠闲的生活过得太久了,如今竟然连这么一点苦头都忍受不了。

    “魅魔大人,我现在就给您倒茶去。”

    “先别急。”

    魅魔一手就拉住了她。

    “来,让我看看。”

    魔理沙跪了下来,魅魔伸出双手,捧住她的脸仔细的看了一遍。

    “嗯,真的长大了呢!我的小魔梨沙。”

    “魅……魅魔大人。”

    一直强忍在眼眶里的泪水如泉水一般涌出,魔理沙趴在魅魔的大腿上放声哭了起来。

    真是感人的再会啊!

    向那几个看的泪水汪汪的小家伙打了个眼色,我就带着她们从大厅里面离开了。

    “魅魔大人啊!”

    感觉到自己的套裙都被弄湿了一大片,魅魔忍不住苦笑起来。

    “真是的,刚刚才说你这小丫头总算长大了,现在却又像个小鬼一样哭个不停。”

    “我不管,难得今天我心情好,就让我哭个够。”

    魔理沙把脸在她大腿上蹭了蹭,眼泪还是流个不停。

    “那你就继续哭吧。不过我听人说,哭泣的女孩子可是很难看的哦!”

    魅魔轻轻抚摸着她那一头金色的头发,貌似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我已经没事了。”

    魔理沙立刻将眼泪擦去,迅速站起身,却看见魅魔正脸带狡猾的微笑望着她。

    “魅魔大人,您又骗我了。”

    “不这样的话我的衣服就要遭殃了。”

    见她扑过来了,魅魔忙抱住了这家伙,魔理沙顺势倒在了她的怀里。

    “魅魔大人,我好想念您。”

    说着话,魔理沙觉得眼眶又开始变得湿润了。

    “嗯,我也是。”

    魅魔搂紧她,脸贴在了她的头上。

    “能够再次看见您出现在我的面前,魔理沙真的是太高兴了。当初听说你已经死了,可是让我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呢!”

    “嗯,嗯?!”

    没留意到魅魔的异常,魔理沙继续往下说去。

    “当时还有传言说魅魔大人为了封住了人间和魔界之间的通道,将自己化作了人柱,实在是蠢透了,魅魔大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呢!您说是吧?”

    “混蛋。”

    一声暴喝,把正要转头的魔理沙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到底是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胆敢放出这样的谣言来,被我知道的话,绝对要把她打成白痴。”

    不用看,魔理沙也能想象得出现在的魅魔到底有多生气了。

    “告诉我,魔梨沙,这些事情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魅魔抓住她的肩膀,怒火冲天的问道。

    “我、我忘记了。”

    “可恶。”

    见魔理沙呆呆的样子,魅魔也知道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那,既然您没事,那魅魔大人一直以来到底都去哪里了啊?”

    不可能是幻想乡的,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她找遍过了。

    “哦,我到魔界去了。”

    “魔界!”

    虽然有这种预感,不过魔理沙还是被震惊了。

    “这件事暂时摆到一边,还是先说说你的事情吧!不知道我没在的这段时间内,是不是经常有人欺负你?”

    魅魔似乎不怎么想说她这些年来的遭遇,立刻就转移了话题。

    “我、我的事?”

    “是啊,刚才那男的到底是谁?你跟他是什么关系?这个地方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的?”

    她抓住魔理沙使劲的摇晃着,嘴里爆出了一连串的发问。

    “啊啊,不要急,让我一个一个的来回答。”

    魔理沙被摇的晕头转向的,赶紧举手投降。

    “好,就从我离开的那一年说起吧!”

    “诶……太长了啦!就算说到明天都不可能说得完的。”

    “真是个没有耐性的孩子。算了,那你就说说这两年来的经历好了。”

    “嗯。”

    魔理沙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向她讲述这两年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经历。

    从头到尾,魅魔都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插过一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魔理沙的往事才终于讲完了。

    “想不到,原来你吃了那么多的苦头啊!”

    魅魔用爱怜的目光望着魔理沙,轻抚着她的秀发。

    “连头发的颜色都变了,真是可怜。”

    “不,和这个没有关系的……”

    “放心吧,现在有我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我的小魔梨沙。”

    “嗯。”

    魔理沙用力抱紧了她。

    “不过魅魔大人,我现在的名字不叫魔梨沙,而是魔理沙。”

    “咦,改名字了?”

    “嗯。”

    “算了,不管是魔理沙还是魔梨沙,你依然还是我那个笨蛋徒弟这件事,是绝对不可能改变的。”

    “魅魔大人。”

    魔理沙将脸埋在了魅魔的怀抱里,发出了沉闷的声响来。

    “什么事?”

    “人家,不是笨蛋。”

    吃晚饭的时候,有些惊讶但是却不意外的看见那个叫魅魔的女子也坐在饭桌前了。

    而且就在我的旁边。

    “咕嘟,咕嘟。”

    一口就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喝光,魅魔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饱含兴奋意味的长叹。

    “真棒,这里的酒比我以前喝到过的好喝多了。”

    “谬赞了。”

    虽然对这个家伙没多大的好感,但是作为这些酒的酿造者,能够得到别人的称赞,光还是由衷的感到高兴的。

    “对了,你叫东方是吧?”

    望着面前这个外表并没什么特别之处的男子,魅魔体内的血却无法抑制的沸腾了起来,她知道,这是遇到强大的对手才会出现的反应。

    看来,接下来的日子自己不会觉得无聊了。

    “嗯,有什么事吗?”

    “承蒙你一直对魔理沙那么关照,作为她的师傅,我在这里先说声谢谢了。”

    “没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呢,有件事我想跟你说清楚。”

    魅魔凑过来,用几乎只有我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

    “虽然我很感谢你,但是如果你敢对她出手的话,我可是会相当、相当不高兴的哦!”

    “你在说什么?”

    在魅魔那如花的笑颜下,我却感受到了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机。

    这家伙,似乎很针对我的样子啊!

    或者说,是讨厌我这个代表着男人的家伙。

    嗯,难道说,是因为她曾经受到过这样那样的伤害?

    一直伸长耳朵偷听的琪露诺望望东方遥,又望望魅魔,最后用手肘碰了身边的音无千叶几下。

    “呐,丫头你说什么是出手啊?”

    “笨蛋,连这个都不知道,出手不就是出手呗!”

    音无千叶冲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

    “哼。”

    琪露诺觉得自己的确是个笨蛋,竟然向智商和她一样的人问问题。

    既然这个家伙不可靠,那她就唯有向坐在另一边的人提问了。

    “师父,你会不会对琪露诺出手啊?”

    “呃……”

    我愣了一下,才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当然了,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的话,我一定会出手相助的。”

    “哦。”

    琪露诺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

    “原来出手就是帮助别人啊!”

    “是啊。”

    我点点头。

    “这么说的话,哥哥经常对别人出手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音无千叶的话让所有人都转头向我望过来了。

    “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唯一明白她所说话的意思的魅魔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大笑了起来,不愧是魔理沙的师傅,笑得比她还要张狂。

    “吃饭吃饭,就你们两个废话最多。”

    我瞪了琪露诺和音无千叶一眼,两人不敢再吭声,闷头吃起了自己的饭。

    稍微起了点风波,但一顿晚餐还是平平静静的吃完了。

    “喂,魔理沙,今晚我就跟你一起睡吧,那么久没见,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呢!”

    魅魔靠着椅子,神情慵懒的说道。

    而魔理沙一听到这个脸顿时就变青了。

    “那、那个魅魔大人,这里的房间很多,就算一人一间都足够的。另外,我已经习惯一个人睡了……”

    “好啦,事情就这样定了。”

    不管多么不愿意,魔理沙今晚的命运就这样被决定了。

    “好了,今天赶了一天的路,还是去泡个热水澡放松一下吧!魔理沙。”

    “我知道了。”

    魔理沙无精打采的领先带路了。

    “洗澡咯,洗澡咯!”

    刚刚吃完饭,琪露诺几个都正有去洗澡的意思,当即一窝蜂的跟去了。

    “呼呼呼,真是一群精力十足的小家伙呢!”

    除了还在厨房忙活的三只妖精女仆和我身边的暗之外,剩余的人就全都迅速走光了。

    等到所有人都不见了,我转头看向了在一边等候我吩咐的小女孩。

    “暗啊,你说,我做人是不是太过随意了?”

    “嗯,这个么,的确有那么一点。”

    暗如实的回答道。

    “……”

    “不过呢,我觉得正是master这份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平等对待的宽容,才是吸引大家的地方吧!”

    “是吗?”

    我看着她许久,忽然笑了。

    “算了,想得太多并没有好处,一切还是让它顺其自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