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375章 需要请假的萱萱(三合一大章加更)
    武照不明所以,开口答道:“我说要找一批人好好跟老婆婆学习手艺,别让失传了……”

    “上一句!”杜少清着急追问道。

    “上一句?我想一下啊,哦哦,想起来了,我是说也不知道老婆婆的手艺到底有多高,能不能把羊毛牛毛给织成布。”

    “对,就是这句,羊毛,织布,对了,就是这个……”

    杜少清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上前一把抱住了武照,“哈哈哈哈,小照儿,你立下大功了,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武照措手不及,满脸羞红,朝四周看了看,然后用力将对方推开,掩面骂道:“坏人你做什么?这是大街上,人家还要不要见人了?就知道欺负我。”

    杜少清感觉就像是被一座金山砸中了一样,哪里管的了这些,再次将武照抱起来转了几个圈,随后直接拉着对方从东市跑向了医馆。

    一路上引来路人的频频侧目,很多认识杜少清的人眼睛都睁得老大,杜驸马也太轻浮了吧,家里养着公主呢,这就带着小媳妇大街上搂搂抱抱?

    兴许是乐极生悲,杜少清就这样不管不顾的拉着小媳妇的手冲进了医馆,刚进门就如遭电击一样呆立当场,公主夫人李丽质正好撞上。

    武照使劲甩开对方的手,羞的没地方藏,杜少清感觉有些口渴,这时候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咳咳,夫人,不是说在家好好休息吗?来这么早?”

    李丽质按下心中的埋怨,白了丈夫一眼,缓步上前拉住了害羞的武照,“索性无事就来医馆看看帮帮忙,幸好妾身来了,你看看你,粗鲁的像什么样子?把小武妹妹的手都捏红了。”

    “姐姐,我没事的,刚刚跟着他去谈生意了,我这就要回永平坊了。”武照要走。

    杜少清一拍脑袋,再次想起羊毛的事情,拉着两个夫人就去了医馆后堂,让大堂里面的人莫名其妙,谢老道抚须笑道:“年轻就是好啊。”

    哦……一句话,所有的人都恍然大悟。

    杜少清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被老实巴交的谢老道坑了。

    说起羊毛织布,让杜少清想起了一个词——羊毛衫,进而想到了一系列的羊毛制品,也就是说羊毛是可以织布做衣服的,而且用处十分普及方便。

    甚至隐约还记得中学的时候学习世界历史里面,有什么羊吃人、圈地运动等事件,具体杜少清记不得了,毕竟他也不爱学历史。

    可这些并不妨碍他判断整个羊毛产业的巨大利益,那可是能遍及整个北方草原的。

    “这个东西是小照儿想出来的,而且用的好了,可以将整个国力提升一倍不止,如果上报给朝廷,我想,给你挣个封号不成问题。

    也就是你身为女子,如果你是个男儿身,怕是给个户部尚书都不够呢。”杜少清对武照称赞道。

    长乐公主笑骂道:“夫君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倘若小武妹妹是男子,你哪里能抱得美人归呢?便宜你了。”

    武照撇了撇嘴:“女子怎么了?凭什么女子不能为官?让我来做户部尚书,肯定比朝廷里面的一帮老头子做的好。”

    闻言杜少清脚下一滑,心道女帝就是女帝,即便年幼,被自己改变许多,可一颗不服输的心还是不变的。

    长乐公主笑了笑劝道:“妹妹的本事才华谁人不知?不过那等抛头露面劳心费力的活计,且让一帮粗人男子去做好了,咱们女儿家哪堪劳苦?

    特别是妹妹这般我见犹怜娇滴滴的女儿家,谁舍得累着你呢。”

    “姐姐说的是,可偏偏现在小妹就正在被某个没良心的当丫鬟驱使,一点也不见心疼……”

    杜少清一看不好,连忙告罪:“哪里的话?两位夫人都辛苦了,羊毛的事情一定要保密,为夫还有事先走了,不耽误你们姐妹聊天。”

    看着对方狼狈逃窜,屋内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对视一眼,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对于羊毛产业,杜少清暂时还不打算大张旗鼓的开展,杜家商会毕竟刚刚起步,摊子铺的太大容易翻车。

    所以他只是带着小型的轧花机,找到了皇宫中的一帮匠人,依样打造,但个头要大上十倍,到时候可以用畜力代替人力而且要流水线的方式生产,将来在高昌种植棉花,可以直接在当地进行加工处理。

    陇西李氏已经派人将五千册预定好的教材书籍运走了,杜少清想起了对头窃取自己机密的事情,虽然自己并不是很在意这个,但看着那太原王氏用偷来的手段赚钱,杜少清就有些不忿。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杜少清来到了杜家书肆,规定新式纸张定价为原来纸张的半成,便宜出售。

    书肆掌柜的差点都以为东家疯了,可是杜少清自然不能告诉他真正的成本十分的低廉,就这还大赚呢。

    这样做就是为了挤兑太原王氏,他们售价一成给别的家族,现在长安如果有了便宜一半的纸张,太原王氏又会如何?

    同时杜少清准备扩大造纸作坊的生产,仅仅在长安弄一个小作坊是不行的,最好的选择就是在蜀中建立新的造纸厂,蜀中多产竹子,材料充足,所以他就入宫跟皇帝商量。

    皇帝巴不得杜少清扩大生产,自己好多多印出书籍普及天下呢。

    所以当即下密旨给蜀中,用的人是蜀王李愔的王府长史——刘兰,此人忠诚可靠,就以李愔的名义选址建厂,将来李愔去蜀中上任的时候就可以亲自照看了。

    见到杜少清的时候,皇帝李二说起了攻打高昌的事情,大军已经出征了,但往往一场战争下来就能打掉朝廷几年的积累,所以这次的钱,花的让人肉疼。

    言外之意是想问问这个财大气粗的女婿,能不能出点钱充当军费,毕竟打下高昌需要投入两年才能见到收益。

    杜少清眼珠一转提了一个建议,“大唐出兵攻打高昌本来是为了被扣押的商旅,救出我大唐百姓,朝廷责无旁贷。

    但我等商贾也不能不知感恩,所以杜家商会为答谢朝廷,愿意奉上钱一万贯资助军费。”

    李二不悦道:“你小子真是铁公鸡,一万贯哪里够十万大军开销的?打一场仗,劳师远征的,起码得二十万贯军费,这还不算战后抚恤。”

    “岳父别急呀,听我说完,又不是我一家商旅被扣,高昌可是扣住了好多家的,不少还是名门望族的手下,他们不跟着表示一下吗?”

    额……李二神色怔了,随后笑骂道:“你小子就是个蔫坏!”

    第二天的时候,一个消息在长安城中悄然流传开来,说是杜驸马邀请长安大商人三天后于曲江池一会,有重要商机跟大家商量,同时也请闲暇的长安百姓同去观礼。

    极大缺乏娱乐活动的长安百姓,对于这些集会活动十分感兴趣,没等三天后活动开始呢,许多人就一遍遍打听曲江池的事情,甚至一些小摊贩已经开始抢占摊位了。

    荥阳郑氏一家商号里面,这天收到了一张请帖,正是杜少清以个人名义发的,邀请对方大掌柜届时曲江池一会。

    大掌柜是郑家长房的四公子郑达,江湖人称郑四爷,此人经营手段高明,坐镇长安掌管着郑氏所有丝绸茶砖生意。

    接到了请帖,看到是杜少清发来的,郑达不敢小觑,立刻起身去找到了郑家在长安的头面人物——太常卿郑元寿。

    “杜少清跟我荥阳郑氏素无瓜葛,且从近期事端来看是敌非友,冒然约见我们,恐怕不怀好意,要不要拒绝他呢?”郑达建议道。

    “你是怕他给我们下套?就像对方陇西李氏一样?”郑元寿沉吟道。

    “不可不防,此人诡计多端,算计过陇西李氏和清河崔氏,保不齐他是要逐一分裂我等五姓七望。”

    “来人,派人去查探一下,杜少清到底给多少人发了请帖,约见曲江池。”

    派出了人手打探消息,郑元寿指着请帖说道:“诚然这个杜驸马对我们并无好感,但不得不承认此人是有大才干的,且人品声誉俱佳,他眼光独到,特别是对商机把握敏锐,看他杜家商会短短半年的盈利就知道。

    请帖上说了,约见是有商机的,能让他主动找我们约谈的商机,一定不是小钱,所以也不是不可以一见。”

    郑达担忧道:“可是,我们跟杜少清接触,会不引起别的家族不满?怕得不偿失呀。

    而且那天崔家的公子可是说了,杜少清一直存心要对付我们五姓七望的商会。”

    淡淡一笑,郑元寿摆手道:“所以我才让人打探消息,看看是否只请了我们一家,说不好人家把所有人都请了呢,那时我们不去都不行。

    老四,你要明白的是,跟杜少清的关系,我们只是政见不合立场不同的党争,并无私人仇怨。

    而且对抗他不是我一家一姓的事情,我们郑家家大业大也要生存吃饭,你的任务就是经商赚钱,能够在跟对手较量之中壮大自己,才是真正的长久之道。

    而不是我们一味的从众防范,什么事情都顾忌到别人的看法,说不定到最后被人家卖了都不知道,他太原王氏不还盘算着用造纸赚我们的钱吗?”

    一席话让郑达茅塞顿开,起身对着郑元寿躬身行礼,“多谢大兄指点,小弟记下了。”

    同样的场景也发生在其他家族里面,西域的丝绸之路自从汉代开通以来,就一直被人们重视,几乎各个大小家族都有人手去西域做买卖,而且西边盛产宝石和黄金,财富之多可以说让人无法想象。

    杜少清不光给西行的商家发了请帖,甚至还给长安数得着的都发了,无论是有没有背景靠山的,有没有在高昌被扣住人的,都在他的邀请之列。

    那些大家族商会看到请帖或许会犹豫计较一番,可很多根基浅的商会巴不得靠上杜少清这棵大树。

    皇宫弘文馆里面,颜师古再次换了一本教材,“今天我们来讲一讲儒家九经之一的《左传》。”

    说完之后故意停顿了一下,看向了杜萱萱,老头似乎在问,这本你学过吗?

    见到小萱萱一脸的好奇,就知道终于选对了,这本她没学过,颜师古心中暗呼还好,就说嘛,小小年纪哪里有精力读过这么多本书?有些人一辈子不一定读过几本呢。

    不光是学堂先生,就连学生们也是如此,都松了口气。

    自从弘文馆来了这个小姑娘之后,夫子讲任何书籍就没能讲到第三天的,总是不停的换教材,大家都学懵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当颜师古开讲《左传》第一篇的时候,小萱萱听了几句,突然举手站了起来。

    “老先生,这个故事我听过。”

    颜师古脚下一滑,不得不停下无奈的问道:“这本书是讲春秋时期历史的,你也会背?那你刚刚开课前怎么不说?”

    小萱萱想了一下认真的答道:“我也不知道这本书叫什么名字呀,只是知道这里的故事爹爹给我讲故事的时候讲过,就像这个鲁隐公的故事,还有后面的鲁桓公、鲁庄公……”

    “行行行别念了,到底你爹爹是怎么教你的,他也不像是个闲人,哪有这么多时间给你学这些经典书籍呀……”颜师古实在听不下去了,只能打断小萱萱。

    萱萱有些愣愣的道:“有呀,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听故事的,小的时候听的是青青草原灰太狼的故事,后来长大了,娘亲说不再是三岁小孩了,就要听大人的故事,于是爹爹就开始拿着书本给我讲这些故事。

    虽然没有青青草原上的故事好听,但勉强能让我听到睡着吧。”

    勉强?睡着?……

    颜师古恍然大悟:“你是说,你爹爹用我讲的这些书籍给你做睡前催眠故事讲?”

    小萱萱咯咯笑道:“老先生真笨,连床头故事都不懂,却说成什么睡前催眠故事。”

    “怪不得,怪不得你每次听课都睡觉呢,原来是你这个爹爹干的好事,哪有把我儒家经典先贤智慧当做孩童催眠故事的?

    杜萱萱,明天要你家长来一趟,我要见他。”颜师古板着脸道。

    “啊?老先生,你不会是要去告我的状吧,我好像没有不听话呀,虽然只是上课爱睡觉一些,但你讲的那些我都学过了,好无聊的,不能赖我……”小萱萱有些害怕的问道。

    “不是的,就是要跟你家长聊聊天。”颜师古和蔼的笑道。

    “我现在住在外公外婆家里,你要找的话,好像找我外公或者外婆就行了,就在那边的太极宫里面,外婆可能很忙没时间,要不我把外公请来?”小萱萱朝着门外方向指去。

    颜师古脸色一黑,正色道:“老夫不找陛下,只要见你的父亲,也就是杜少清驸马。”

    “为什么呀?为什么一定要找我爹爹呢?”小萱萱眨着可爱的大眼睛好奇问道。

    旁边的程如玉插言说:“萱萱姐,你爹爹不是很厉害的大夫吗?说不定是老先生得病了,找你爹爹来瞧病呢。”

    噗……颜师古感觉自己膝盖中了一箭,这小孩子的想法都这么天马行空吗?我生病了不会自己去医馆吗?

    “老夫没病,就是慕名想见见杜少清。”颜师古黑着脸说道。

    可是小萱萱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的老先生,可能你要等几天了。

    今天来上学的时候外婆告诉我说,要我请假几天回家一趟,爹爹有事情找我,大概三天左右吧,嘿嘿,你要见爹爹恐怕得等一等了。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长安城里面喜欢爹爹的人好多好多呢,我回家了一定帮你跟爹爹讨一张签名,说不定他还能帮你画一张画像呢。”

    啪搭!讲台上老师书案上面什么东西掉了。

    签名?画像?颜师古都要被整哭了,我一把年纪了,还被你们当成仰慕名人的投卷者吗?

    我请你爹来是要训斥他的,不是请他来给我画画签名的。

    “行了行了,赶紧下课吧,你想请多少天假期我都准了,现在就可以回家了。”颜师古无力的挥了挥手。

    “不行的,我要等到今天放学才行,到时候小喵喵来接我。”小萱萱认真道。

    咣当!……学堂里面几个学生没坐好,摔倒了。

    “不用了,你坐在这里听课容易睡着,不如先去皇后那里等着家人来接你好了,起码那里、那里、那里睡觉不会着凉……”颜师古劝道。

    老头心下悲呼,一辈子教书,真没想到竟然会说出劝弟子上课时间睡觉的话来,晚节不保啊……

    好吧,小萱萱终于点头。

    随着颜师古一声无力的下课,众学生恭敬起身行礼,随后就像是再也按捺不住的火苗一样,瞬间几十个孩子就在班里闹腾了起来。

    程如玉拉着小萱萱的手不舍的说道:“萱萱姐,这么说你明天不用来上学了?真舒服,可不可以我也跟先生请个假呢?”

    “不行吧,我爹爹让我回家好像有事情的,难不成你爹爹也找你?”小萱萱摇头道。

    “我爹爹去打仗了,不在家,哎,上学好难的,字太难写了。”程如玉丧气道。

    “没事的,你已经学的很快了,现在已经学到了第二个字‘大’了,会越来越棒的。”小萱萱鼓励道。

    “真的吗?”

    “嗯,真的!”

    ……

    这俩人可真是一对儿活宝,一个敢说一个敢信,程如玉入学好几天了,到现在才学会写两个字,一个人字,一个大字,颜师古都觉得这孩子棘手。

    临近放学的时候,杜少清骑着马带小喵喵来接女儿回去,小萱萱多日不见好朋友小喵喵,亲热的不得了。

    皇后苦笑着对杜少清说道:“得亏你让孩子请假回去几天,要不然恐怕学堂里面的颜老夫子都要去你的医馆了。”

    “哦?是孩子在学堂表现不佳吗?”杜少清担忧道。

    小萱萱抢着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老先生也是爹爹的仰慕者,他想让爹爹给帮忙画像签名呢。”

    啊?

    杜少清有些懵。

    皇后嗤笑道:“别听这丫头瞎说,她可是把颜师古气得不轻,你再不让她消停几天,恐怕老先生都要气出病来找你就医了。”

    杜少清:……

    一路上带着女儿招摇过市的回家,小萱萱可是好久没有出现在长安城了,许多百姓还十分的惦念,见到了纷纷热情的打招呼。

    小萱萱又一次抛空了自己的小钱包,最后还感慨道:“哎,还是在外面当小财神好玩,学堂里面太闷了,书桌太硬。”

    “你是去上学念书的,哪有挑剔环境的?

    再说了,你那学堂的书桌还是爹爹我亲自监制的,用的上好的软松木,哪里硬了?”杜少清说教道。

    撇了撇嘴,小姑娘小声道:“本来就是嘛,每次上课睡觉都把我肉肉的小脸蛋硌得生疼。”

    噗……杜少清险些从马上掉下来。

    这么说的确是书桌太硬了,闺女,那是学堂好不好,不是阳光沙滩,你竟然上课睡觉?还挑剔书桌硬?

    完了,杜少清觉得自己这个宝贝女儿似乎没救了。

    女儿一进门,公主就欣喜的迎了上来,一把抱起来亲了几下,仔细看了看,“还好还好,没有瘦,看来皇宫的伙食还行。”

    旁边的杜少清实在无语,可不是还行吗?这一趟弘文馆去的,纯粹养膘了。

    “爹爹,是不是你和娘亲想我了让我回来玩几天呀?”小姑娘在母亲怀里笑着问道。

    “不是,让你回来是有事情的,你小武姐姐想让你帮个忙。”杜少清淡淡的道。

    “哼,坏爹爹,就知道你不会想我。”小女孩佯怒道。

    旁边的公主哈哈笑了起来,“别听你爹爹瞎说,他做梦都念你名字呢。”

    “真的吗?

    哈哈,我就知道,爹爹根本离不开我。”小姑娘邀功道。

    “啊?我说梦话吗夫人?”杜少清惊愕道。

    “说呀,哪晚上不说几句?以前在落霞镇的时候也没发现你有呓语的坏习惯呢。”公主打趣道。

    “那,那我除了想女儿,还说别的什么了吗?”

    杜少清突然紧张了起来。

    “还经常喊一个女人的名字。”

    咣当,杜少清坐不稳蹲在了地上。

    公主和萱萱母女两人笑的前仰后合,“你还喊的是妈妈,妾身都不知道,你竟然跟我那过世的落霞镇婆婆之间,还有小时候的亲切昵称呢。”

    嚯……还好还好,杜少清长吁了一口气,吓死我了。

    “行了夫君,别这样一幅被抓了小辫子的模样,你是咱们的一家之主,就算你喊小武妹妹的名字,妾身也没有要怎样嘛。

    宝贝女儿辛苦上学,现在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快点亲自下厨给女儿做顿好吃的呀。”公主安慰道。

    哦哦哦,对对,亲自下厨,杜少清慌忙应下,然后直奔厨房,暗道古代一夫多妻制度就是好,看我这妻子多贤惠大度?

    但是走着走着就想起好像不太对吧!

    不是说我是一家之主吗?

    没想怎么样?

    那为何要我来做饭?

    做饭下厨不是你这当娘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