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366章 终于回家(三合一加更)
    刑部衙门,李道宗和杜少清坐着喝茶,同时也说起了五姓七望的回复。

    之前杜少清让李道宗出面,代皇帝进行答复对方,同意不追究怀远坊的事情,但条件不仅仅是长安城无人阻拦拆迁,还要加上所有人撤出黑市买卖,否则的话就铁血拿人,大军荡平地下长安。

    五姓七望倒是没有再开口反对,不过却给了李道宗一个不屑的回复:世间有白就有黑,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地下长安这等现象,永远不可能被消灭掉。

    慢饮了一小口清茶,李道宗叹息道:“他们说的没错,大唐立国二十年了,长安什么情况我们不是丝毫不知,但自前隋时候就是这样,谁也无法改变。

    太极殿上陛下发怒,这不是他第一天才知道消息,而是老七第一次把这种事情摆在了明面上,陛下痛苦自己的无能为力,少清,你又何必自讨苦吃呢?”

    杜少清放下茶杯,笑着说道:“多谢堂叔指点。

    不过世间事总要有人去做的,他们说的对,有白就有黑,可同样的,即便是再难的题,总会有答案来解开,我想试一试。”

    虽然早就知道这是个不肯服输的好后生,但听到他自己说出口来,李道宗还是在心中给对方叫了声好。

    “那么你想怎么做?有哪些是我能做的?”李道宗问道。

    “我想要所有这些人的审问记录,我要知道他们都做了些什么,然后好照方抓药。”

    就这样,杜少清从李道宗这里基本上了解了全部关于地下黑市的信息,随后他回到永平坊办公处,亲自撰写了一本奏折给皇帝李二,李二看过之后,只说了两个字——去办!

    而杜少清实际上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雷霆手段占领刚刚被五姓七望撤出的地下市场,随后亲自接收所有地下交易,其中包括青楼、钱贷、消息买卖、人口买卖等。

    只不过这个新的黑市势力,掌握在了杜少清手上,或者说在朝廷可控制范围之内。

    而杜少清也不是什么都没做的照抄,至少他已经改了很多规矩,将从黑市抄出的所有黑户籍之人都给曝光,无论男女,只要是在长安无处栖身的,全都送到长乐之家以新生百姓生活,官府登记造册。

    至于原本黑市的交易用人,杜少清规定,青楼不得有来路不明之人,里面的女子不得是我大唐百姓,全都用从敌对国抓来的人。

    人口买卖、奴市等等,除了官奴,其他的都不得是我大唐境内自己人。

    这样虽然还是有些残酷,但至少在杜少清的能力范围内,最大限度的保护了大唐自己的百姓。

    至于钱贷问题,杜少清直接就给摆到明面上了,甚至还鼓励百姓借贷,因为这是古代银行的一种雏形,弄好了可以推动经济,是十分有利的。

    一番雷霆行动,让很多人叫苦不迭,比如说那些依靠地下生意过活的人,但也让大多数长安百姓称赞不已,有了这个新规矩,长安就太平许多了。

    五姓七望看到这个结果之后才知道上当了,白白就把手上一个重要资源拱手相让,很多人不服说杜少清使诈,最后礼部尚书王硅淡淡道:“他很聪明,把什么规矩都依附在大唐律上,受朝廷和百姓拥护,让你们来,你们有这个本事吗?

    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断了也好,平白污了我们的声誉。”

    “那我们那些被抓的族人就不救了?”有人抱怨道。

    犹豫了一下,王硅沉声道:“照顾好他们的家小吧。”

    好吧,所有人都感觉到,这次跟朝廷硬碰硬里面,是大家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连带着学堂之战的第一道防线都丢了进去,没能拦住杜少清改建长安,那也就挡不住他以此为凭壮大寒门了。

    新式学堂成功打响,长安拆迁也步入正轨,杜少清的忙碌终于告一段落,于是他也得以搬回家去住了,小姑娘武照还有些不舍,最近一段时间都是杜少清给亲手做饭,口味都养叼了。

    看到丈夫搬了回来,公主埋怨道:“终于舍得回家了,还以为你不要我和女儿了呢。”

    “怎么会?小丫头不懂事,夫人你还不了解我?若不是公务繁忙,我哪舍得离家?”杜少清道。

    “我当然了解,有些人从来都是色胆包天的,武家妹妹明年就要嫁进来了,夫君恐怕有些等不及呢。”

    我……杜少清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解释了,女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解释就等于掩饰。

    “女儿呢?分开这么多天了,可真是舍不得这小家伙,最近她还听话吧?”杜少清转移话题道。

    公主也没揪住不放,拿出一个小手帕递了过去:“孩子白天跟谢道长学文,晚上吃饭才回来,你看看孩子的女红杰作,专门绣给你的。”

    杜少清惊喜的接过手帕,心说没白养女儿,还有礼物呢。

    可当他看到上面的那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灰太狼爹爹是个大坏蛋。

    “这到底是对我有多大的怨念?”

    晚上的时候,小萱萱被杜少清亲自接了回来,却不怎么爱说话了,可急坏了杜少清,哄了半天,终于小丫头委屈道:“爹爹不喜欢我了,让我用旧玩具,却跑去给兕子妹妹做新玩具了。”

    完了,到底小兕子跟你说了些什么?怎么感觉常胜大姐大的女儿好像被打击的不轻呢?

    “怎么会?我说的是找个木匠师傅给她做一套,爹爹我亲手做一套新玩具当然是给我宝贝女儿的。”杜少清开口道。

    “真的吗?”

    “当然,不过要玩具之前,你是不是要先让爹爹检查一下学业?”

    萱萱:……

    第二天的时候,杜少清来到了医馆,准备重新开始坐诊,可是徒弟崔灏找到了他,说了一件事。

    “二叔派人来通知我,族中有事要我回去,所以想跟师父告假一段时间回去一趟。”

    杜少清知道礼部侍郎崔君肃是崔灏的二叔,顺嘴问了一句:“可知道是什么事?”

    “不知,只知道不仅仅是我,长安城中很多宗族子弟都被叫了回去。”

    旁边跟着杜少清的小萱萱好奇问道:“崔灏哥哥是要回家吗?能不能帮萱萱一个忙呀?”

    微微一怔,崔灏笑着说道:“当然可以了萱萱小师妹,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哥哥给你带礼物回来吗?”

    “不是不是,帮我给你家那个崔宠带个小小喵回去,上次走之前,他认我做大姐,我答应回头也给他找一只喵喵的,对了,你还要帮我把养喵喵的口诀交给他。”小萱萱认真道。

    崔灏心说这两个小孩子不是见面就掐吗?什么时候达成了一致?

    “哦?养喵喵还有口诀吗?说来听听。”

    小萱萱有些自傲道:“当然,口诀就是我们吃啥他吃啥,能吃一碗喂两碗,能吃一盆喂两盆,每顿让他多吃就对了。

    嘿嘿,这可是我的独门秘诀,旁人不告诉的。

    不过能不能养大就看崔宠能不能做到了,我也这样教过兕子妹妹,她就很笨,从来不喂,所以她那只小喵一直长不大。”

    这个办法也是、还挺顺口的……

    崔灏强忍着笑意追问道:“好的,我一定转告,可喵呢?”

    这时小萱萱回头对自己杜少清说道:“爹爹,你就再帮忙给崔宠也寻一只小喵吧,嘿嘿,然后交给崔灏哥哥带回去。

    嘻嘻,这样我就算完成了崔宠的愿望啦!真的是好简单,我还以为要找机会亲自送去呢。

    我去找道长爷爷念书了啊。”

    说完之后小萱萱拍了拍手飘然而去,留下杜少清跟崔灏师徒俩呆立当场,什么情况?闹了半天,你给崔宠送礼物,却什么都没准备,全让我们来办?

    “师父,你看这,喵呢?怎么办……”崔灏故意戏谑的搓着手。

    杜少清无语道:“上次是让二虎随便给买了一只送给了兕子,现在二虎不在,你有空了自己去西市寻摸一只花色像点的冒充一下吧。

    对了,如果你要是从长安带过去,记得路上照顾好了,别不小心饿死在半道。”

    我这……崔灏想了想,算了,还是等我到了老家那里再让人去弄吧。

    半个月后,崔灏回到了清河崔氏族地,这时候他才知道家族让自己做什么,原来是族中准备在各大城镇开办崔氏学堂,而崔氏学堂的主力教书先生,就是族中二十到二十五岁的年轻人。

    之所以限制在这个年龄段,一来是这个年龄段的人足够多,二来是年纪小的不行,年纪大些的基本上都要负责家族平时的业务,要么是为官一方,要么是打点生意,所以就选定了二十到二十五。

    而开办学堂招收的学生,年龄就放在了十岁到十五岁之间报名入学,这个年纪可以保证学生有可塑性的同时,又能最快速的教出来去参加科考。

    看到这一切,崔灏哪里还不明白,这就是家族准备应对长安那新式学堂的办法,还真是处心积虑无孔不入啊。

    “为什么我们老想着要对抗朝廷?我们两方生来就是死敌吗?

    咱们清河崔氏,乃至整个五姓七望本来就有尾大不掉之嫌,屡屡被皇帝猜忌,现在朝廷刚推出一种新式学堂,我们立马跟风也办学堂,这不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吗?”家族会议上,崔灏大声怒斥道。

    崔灏的父亲崔君绰站出来呵斥道:“灏儿,不得无礼,退下!”

    老族长崔彦穆坐在首位一声不发,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崔家到底是要靠一帮年轻人的,所以他更多的是想看看年轻人的表现。

    老头两个儿子,大儿子崔君绰资质平庸只可守成,二儿子崔君肃机敏聪慧,奈何性格不足,顾虑太多显得畏首畏尾,所以也是不成,这是崔彦穆自己对两个儿子的评价。

    而他最看中的,还是这个大孙子,智慧、坚毅、果敢的结合,总能让人眼前一亮,堪称完美,唯一的不足就是太过年轻了。

    崔氏一名族老沉声道:“我等只为立身求存,从未有过窥视天下权柄的念头,祖训如此,我五姓七望心中也是如此。”

    崔灏恭敬一礼苦笑道:“五叔,侄儿我信你,也相信我们所有人,可是皇帝信吗?天下人信吗?人家可是只看我们做了什么的。”

    那族老沉默不语了,这时上首的大长老却开口道:“我们乃是诗书传家的崔氏,子弟从政爱民为国操劳者无数,可以说遍布朝野,如此大功皇帝却视而不见,一直猜忌不止。

    现在更要扶持寒门崛起,将来取代我等,这是断我们根基的路子,你也是崔氏嫡系才俊子弟,看不见吗?”

    崔灏朗声质问道:“倘若真的如叔公所言,我崔氏堂堂正正爱国为民,他皇帝凭什么猜忌我们?又如何会猜忌我们?”

    “放肆!”

    这句大喝是为首的崔彦穆老头喊的,只是仅仅就两个字,没有了下文,也不知是在批评崔灏说错的哪句话,是言语不当辱及崔家,还是言语冒犯当今皇帝?

    随后另一名族老开口道:“从古至今,历来皇帝没有不多疑的,讨论这个没意义,崔氏只求自保不贪其他。

    灏儿,你是崔氏一份子,到用人之际自然有你一份,不过你比其他子弟又有不同,我们需要你出力教导的是另一方面。”

    说着,这位族老拿出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递给了崔灏。

    “这是从长安新式学堂得来的教材之一,上面奇形怪状的符号我们都不识得,经过查证得知是杜少清独创的数术之法。

    你是杜少清的入室弟子,跟他学习也快一年了,想来是学过这个的,所以就需要你给族中子弟讲解传授一下,也免得将来皇帝利用这个东西做文章打压我们。”

    崔灏接过来一看,呆立当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环视四周,良久之后怒声骂道:“你们,你们……你们还是我幼时崇敬的家族长辈吗?

    四叔公,亏您老还能说的出口,不告而取是为偷!你的书白念了吗?

    我拜师杜少清时,为族中所不容,甚至还有人欲将我清出崔家,现在倒好,让我偷偷将师门学问私自传授家族,你们、你们就不觉无耻吗?”

    “够了!”崔氏大长老手中拐杖一顿,站起来怒喝道。

    “你小子年轻气盛我行我素惯了,言者无罪,今日可以不跟你计较,但这里是崔家议事厅,在座的都是你的至亲长辈,容得你在这里肆意辱骂大放厥词?

    他杜少清扬言要把学堂开遍整个长安,这等书册传了六千孩童,可见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我们稍微用点手段也是可以知晓的。

    今天叫你回来就问你一句话,这门学问,你教还是不教?”

    崔灏看着这个比自己祖父稍小几岁的大长老,哪里不知道对方安得什么心思?

    也不给好脸色看,直接骂道:“稍微用点手段?老匹……”

    还没骂出口,就被人一巴掌抽在脸上了,打他的正是他的亲生父亲,崔君绰。

    “混账,出去野了几年,尊卑礼数都忘记了吗?今日你莫非要连你父亲和爷爷也要骂进去吗?祖宗不要了?”崔君绰恨铁不成钢道,谁都看得出来他是在保护儿子。

    崔灏倒是被打醒了,回忆了一下,也觉得自己太过激烈,不过这帮人的做法的确太无耻,骂他们是没错的,可惜都是自己长辈,不能任意之至骂醒他们。

    随后崔灏对着在座的长辈躬身一礼:“不知我教又如何?不教又如何?”

    似乎早就在等着这句话呢,大长老紧随着朗声道:“若教,则是你身为崔氏嫡系儿郎的本分,为家族尽责尽力无可厚非,当然了,你是我崔氏子弟,我们自然会想方设法保全你的声誉,也不会让背叛师门的恶名落你身上。

    可如果你执意不教,那就是要师门不要家族了,往后出去行走,不用以清河崔氏子弟身份见人了。”

    崔灏哈哈大笑:“你是要逐我出家门?好好好,如此崔氏,我崔灏……”

    话没说完,主位上的崔彦穆拐杖一顿,咳嗽一声打断了孙儿的话,“你崔灏要如何?反出家门吗?他杜少清一代文豪就是这么教导弟子的吗?背宗忘祖?

    老大,将这个不孝子带回去,罚他祠堂面壁三天,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放出来。”

    崔君绰连忙依言按住崔灏的后脖颈,直接往后面祠堂推去。

    “族长,这……”很多人想问的是,这本书册还没着落呢。

    崔彦穆老谋深算,摆手道:“急什么,那小子年轻气盛,你们也坐不住吗?

    许是在长安刚回来没变过味来,这两天让他想想清楚,再找人劝一劝也就行了。

    咱们毕竟只是需要一个好的结果,难不成谁还真的想逼走自家孩子不成?”

    老爷子话里柔中带刚,说话的同时环视四周,所有人都跟着陪笑,大家心说,那是你老族长的亲孙子,除了你发话,谁敢说将他赶出崔家?

    崔灏一走,崔氏的会议也就散去了,大长老淡淡的看了崔彦穆一眼,心中冷笑道:“虽然今天没能当众逼走你最喜爱的孙子,但你觉得缓兵之计就能留得住他吗?

    有的人,天生就跟我们不是一路人,哪怕他也生在这个家里,可最后还不是证明自己投错了胎?”

    崔彦穆来到祠堂的时候,里面崔灏跪在祖宗牌位前面,正在接受父亲崔君绰苦口婆心的教诲。

    看到老父亲拄着拐杖进来了,崔君绰叹息道:“父亲,您老说说这倔强的小子吧,实在是顽石一块,气死我了。”

    “老大,你先出去,我单独跟灏儿聊聊。”崔彦穆不置可否的说道。

    崔彦穆慢慢坐在崔灏旁边的草席上,等到诺大一个祖宗祠堂就剩下祖孙两人的时候,老头突然笑了起来,“你爹还说你是顽石一块,殊不知他小时候还不如你呢,每次我拿家法打他,他都不知道逃跑也不知道告饶,就知道傻傻的挨打。

    不像你二叔,人家知道低头赶快认错,毕竟早认错能少受皮肉之苦。”

    听着祖父讲以前的故事,崔灏心头却没有一丝轻松,反而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爷爷是想劝孙儿低头?您也认为我做错了吗?”

    摇了摇头,崔彦穆伸手帮孙儿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慈爱的问道:“刚刚你那呆父亲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崔灏眼神一暗,叹了口气,“还能是什么?不就是老一套,要听话不要顶撞长辈云云。

    可我就是不这么认为,世间事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无分长幼贵贱,连孔圣都说过: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孙儿不懂,为什么传承了千年的圣贤之道,却没人去守了呢?留下的尽是些搬弄学问,只知道在书里纠结词句,却不知道身体力行的伪君子。”

    静静的听完崔灏的一通话,似乎是有意让对方发泄一样,等到对方说完,崔老爷子再次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笑自己庸碌的大儿子崔君绰,还是在笑面前这个孙儿的书生意气。

    “这番话是杜少清教的吧,他的确是位难得的名师。”崔老头赞道。

    “师父只说学以致用,这些是我反思自己所见所闻之后,这么认为的。”崔灏答道。

    崔老爷子点头道:“不错,像一个年轻后生该有的样子,你师父杜少清虽然同样年轻,可是少年老成,绝不仅仅只看到这一层,也不会这么说话。

    孙儿,你要知道,世间事,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对错就能说清的,大多数时候,其实都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是见解和立场的冲突罢了。

    就比如说你四叔公,他真的是个伪君子,是个无耻小人吗?如果是真的,为何族中却公推他来负责嫡系子弟的启蒙开智?”

    “爷爷是想告诉孙儿,四叔公是为了崔家牺牲自我,心怀大义?请恕孙儿不能苟同。

    煌煌正道,讲究的就是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即便是当朝皇帝对我崔氏猜忌不断,对我们威胁巨大,如同头悬利剑。

    可谁也不能无视的是,崔氏岌岌可危的根源不是在外,而是在内,倘若族中子弟都是正身君子,何来非议?又何以被人非议?

    孙儿知道爷爷此来劝我的意思,可是我要反问您老,崔家真是在行爱国为民的清白大义吗?

    确定不是为了保全自身谋取私利?不是在以汉家正统诗书传家之名,行窃国弄权之实?”

    崔灏的声音犹如洪钟大吕,不仅重重的敲在崔彦穆这位崔氏家主的心头,同时也在这遍布崔氏祖宗牌位的祠堂中回响不绝,余音绕梁,久久未曾止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