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354章 这还不算太多???
    李元昌尴尬的看着杜少清,想了想自己还是撤吧。

    怎么也没想到幕后黑手竟然是杜家的人,难道说是这个侄女婿故意这么说,贼喊抓贼,为了在自己面前掩饰画册?就像他们宣传的那样,这东西是他亲手画的?

    如果让杜少清知道李元昌这番心里动作,恐怕一定会当场给对方减薪。

    “少清,既然凶手查到了,就由你处理吧,我就先告退了,有事你再通知我。”李元昌提出告辞。

    杜少清客气了两句送李元昌出去,片刻之后武照闻风而来,“听说你在派人找黄牛?出了什么事吗?”

    将那本画册往桌上一甩:“黄牛这厮死性不改,不好好跟着你打理商会的工作,竟然还去做私人生意……”

    杜少清只顾自说自话发泄心中的不满,浑然忘记了武照还是个小女孩,那本画册怎么能给她看,所以当武照拿起来翻开的一瞬间,气得直接扔了出去:“色胚,你干什么?”

    “嗯?怎么了?我不是在跟你说黄牛的罪状嘛,你怎么……”

    “别以为你给我做了几顿好吃的就能有非分之想,本姑娘冰清玉洁,我……”

    不等武照说完,杜少清终于清醒过来,回头一看,我次……这东西怎么能给她看?于是赶忙伸手收了过来揣在怀里。

    “你……这种混账书册你竟然还揣起来,我,我去告诉长乐姐姐。”

    哎……可不能去呀,怎么误会越来越深了呢?

    杜少清赶忙拉住了对方,可是怀里的那本画册就觉得烫手起来,扔也不是,揣也不是,一肚子不满只能归结到黄牛身上来。

    正在这时门外黄牛奉命赶来,进门一看,两个大东家正在拉拉扯扯,于是低着头闷声道:“属下黄牛什么也没看见,这就退下等会儿再来。”

    站住!

    两人齐声大喊,同时也松开了互相拉扯的手。

    这个魂淡,杜少清心中怒骂,这是嫌坑我坑的不够惨吗?

    “黄牛,你干的好事!”杜少清对着走进来的黄牛怒喝道。

    “啊?东家,小人干什么了?自从跟了您可是兢兢业业不敢偷奸耍滑的。”黄牛一脸无辜。

    杜少清就要再问,这边武照竟然打断道:“黄牛跟着我干的好好的,我一直在大力培养,你到底找他做什么?

    还有,他的事情先放一放,你还不赶紧把那画册拿出来?”

    看来这丫头是完全没有听到之前杜少清的抱怨。

    “啊?哦哦,我说了你不要误会的。”杜少清赶紧掏出画册来解释。

    黄牛抬头一看,我的天,这不是我手下人热卖的传家宝吗?原来掌柜的正在跟东家讨论这个,看来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

    “这个,东家,属下还是先告退避一避好了,您和掌柜的可以详谈的。”黄牛一脸的恭敬。

    杜少清满头黑线,再也忍不住,直接上去一脚踹倒,拿起画册对着黄牛劈头盖脸摔打起来,边打边骂:“什么详谈?谈什么谈?

    还不都是你这个魂淡招惹的,干什么买卖不好,偏偏去做这下三滥的东西,还打着我的旗号,我的名声都被你败光了,我打死你这魂淡……”

    武照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地上的黄牛瞬间明白了,原来是东家知道这是自己私下兜售的,为这发火呢。

    这厮也精明,赶忙抱头求饶,声称自己冤枉,卖这个朝廷也不管,谁知道竟然不让卖呀。

    暴揍了一顿,杜少清气喘吁吁的坐了下来,这才跟武照重新解释了一遍,小姑娘听完也是恨铁不成钢。

    “你好好的杜家商会二掌柜当着,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何必再去重操旧业做哪些见不得人的私下买卖?再说你是签过卖身契给杜家的,没有主家的允许,你是不能拥有私人生意的。

    要不是东家大度,准你们拖家带口的人单独住在外面,你们这些人都得在杜家当下人做苦力,你知不知道?”武照对着黄牛一通训斥。

    黄牛连忙跪在地上求饶,大喊知错,自己只是一时贪财,借助家主的名号抬高一下价格,绝对不敢故意败坏家主名声。

    武照回头看向了杜少清,“虽说黄牛是我的人,但你才是大东家,怎么处置你说了算吧,我绝不偏袒。”

    杜少清大骂一顿,看着黄牛被自己揍的两个眼炮,也算出气了,想了想说道:“这厮歪门邪道贪小便宜的臭毛病看来是难改了,专门钻空子赚钱,留在身边恐怕是不行的。”

    “不要啊东家,属下绝对只是初犯,以后再也不敢了,您不要赶我走呀……”黄牛哭求道。

    “慌什么!又没说赶你出杜家,听我说完。

    你这厮肚子里都是祸害点子,正好我们商会现在需要去别的国家做生意,你就作为驻高句丽总掌柜,去高句丽经营杜家生意好了。

    到了那里,就算你想使坏,也只能祸害别人。”杜少清开口说道。

    黄牛满脸的不情愿,在这边跟着东家和掌柜的发展很好,大树底下好乘凉,谁愿意去小国弱邦吃土喝风啊?

    武照心中暗骂,杜少清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不想着治好黄牛这个祸害,却把他丢给高句丽去祸害,怎么想的?

    “东家已经在高句丽给你铺好了路子,你去了就独挑大梁,记得好好干,出了闪失丢了我的脸,看我不亲自收拾你。”武照开口训斥道。

    其实打通商路对外做生意本来就需要选择可靠之人挑梁,黄牛只是正好赶上了。

    “对了,你这厮能想到做这个生意也算是个怪才,这玩意收益怎么样?”杜少清指着画册问道。

    黄牛讪讪说道:“收益还行,我请的是二流画工,不是东家您亲手教出来的,所以成本倒是不贵,就是纸张不便宜。

    我起初叫价十两一册,但是购买的人实在太多,只能竞价出售,我手上只有一百册,最终得钱三千两罢了,不算太多,小的不敢私吞,马上上缴给东家。”

    什么???

    杜少清嘴巴张的老大,老天,三千两?你捣鼓几本画册就赚三千两?还说不多?

    那你让靠投机倒把卖家具的汉王李元昌怎么想?那厮辛辛苦苦绞尽脑汁经营几个月才挣了三千两,还是毛利润,果然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