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二百零四章 腹黑小姑娘告状了
    历时一个月一行人终于再次回到了长安,杜少清刚回来就被皇帝李二召见。

    没想到作为一个战斗英雄回来,没有被皇帝亲自出门迎接,反而是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站在皇宫门口翘首以盼,杜少清大为感动,直接抱起女儿转了几个圈,如果不是怕宫门口护卫说闲话,杜少清都想连公主妻子都抱起来。

    “爹爹,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呀?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小萱萱抱着父亲的脖子撒娇道。

    “怎么会?不要谁也不能不要我的宝贝女儿呢。”杜少清捏了捏女儿胖乎乎的小脸,看得出来皇宫的伙食就是好。

    小萱萱一听,追问道:“真的吗?不要谁都可以?”

    “当然是真的,爹爹从来不骗你。”杜少清不解,怎么这样问?感觉我是不是踩到了坑里?这孩子一直对小姑娘武照保持抵触情绪,还叫人家讨厌鬼,别是这几个月被她娘亲洗脑了,让我扔掉武照吧。

    想到这里,杜少清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公主,公主笑而不语,心说女儿真贴心,什么时候都不忘给自己帮忙。

    谁知道接下来萱萱的话让这父母两个大跌眼镜,“爹爹,咱们不要娘亲好不好,咱们回家吧。”

    公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这几个月来跟女儿相处的很好呀。

    杜少清捏着女儿的小鼻子问道:“哦?这是为什么?你以前不是天天做梦都在叫娘亲吗?为什么现在又不想要娘亲了呢?”

    小姑娘有些怕怕的回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娘亲,随后趴在杜少清耳边小声说道:“娘亲不爱我了,她要打我,所以咱们不要她了好不好。”

    嗯?杜少清面色古怪的抱着女儿看向了公主,公主不明所以,到底这小机灵鬼在搞什么鬼?

    似乎父母教育孩子动手打两下再正常不过了吧,所以杜少清笑着问道:“那你告诉爹爹,娘亲为什么打你?又是怎么打你的?你跟爹爹说一说,如果是你娘亲欺负你了,爹爹一样给打回来。”

    公主着急道:“夫君,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向着女儿说话?”

    杜少清双手一摊,“夫人,不要这么激动嘛,你要相信我会秉公断案,帮理不帮亲的,莫非你真的是欺负了我们的宝贝女儿?”

    公主翻了一个白眼,“你看看她鬼精鬼精的,都知道跟你告状了,我怎么欺负她?早晚她都要被你宠坏了。”

    杜少清宠溺的揉了揉女儿的头发,小丫头指着自己的身后委屈说道:“爹爹,娘亲打我小屁屁了,打的啪啪响,好疼好疼,不信你看看,现在还在红着呢!”

    说这话,小姑娘就要去掀自己的小裙子,杜少清赶忙拉住,四周的皇宫护卫纷纷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看见,但是浑身剧烈的抖动已经出卖了他们。

    “爹爹骗人,你刚刚还说娘亲打我哪里,你就给打回来的。”小姑娘撅着嘴不满道。

    “宣萱,你胡说什么?”公主呵斥道。

    杜少清捂住了女儿的眼睛,叫上夫人赶快走,有事家里说去,这大庭广众的,难道自己还真的能听话去打公主吗?

    公主边走边埋怨,“你教的好女儿,只知道告状,怎么不说自己为什么挨打?

    她跟兕子两人大闹御膳房,打碎了所有鸡蛋,我本要收拾她,母后说不能打,要教育,就让两人抄书四遍,谁知道这丫头骗过兕子,让兕子抄了四遍,手腕都写肿了,你说改打不该打?”

    杜少脸色古怪的放下了女儿,心说我的女儿这么强吗?这是有大闹天宫的本事呀!

    心里虽然为女儿的壮举叫好,但面上杜少清还是不能这样的,教育女儿要有个严父的样子。

    “你娘亲说的是真的?真的都是你干的?”杜少清认真的看着女儿问道,这个表情不像是个兴师问罪的父亲,倒是像在询问女儿战绩呢。

    被父亲这么盯着一问,小姑娘也有些心虚了,渐渐低下了头,小手捏着衣角不敢说话了。

    杜少清看着女儿这个样子,忍不住想笑,没想到这丫头就算犯错误都这么可爱,实在不忍心责罚她,“乖,不要怕,爹爹不会怪你的,你跟你娘亲先回去等我,我还要赶着去见你外公。”

    安慰完女儿,杜少清将孩子交给了夫人,谁知道这孩子死活不干,挣扎着哭喊起来:“爹爹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别把我卖给娘亲呀,她会打死我的……”

    我……公主已经完全石化了,心说我是你亲娘啊,说的我跟人贩子一样,杜少清实在忍不住笑意,捂着肚子快步跑向了议政殿,这丫头到底是受了多大的惩罚呀,也太能作妖了吧。

    等到完全看不到爹爹的身影之后,孩子觉得可能是真的没戏了,所以声音也渐渐弱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娘亲,根本不敢正视,弱弱的问了一句:“娘亲,要不,咱们去找外婆好不好?”

    ……

    议政殿内皇帝见到了得意女婿,高兴的起身迎了上来,关切的问道:“听说你在前线负伤中毒了,怎么样?有没有大碍?”

    “侥幸捡回一条命,但是耽搁了治疗,所以身上还有余毒未清,需要长期治疗,恐怕以后都上不了战场了。”杜少清平静的答道。

    “嗯嗯,那就安心养伤,战场是说什么都不让你去了,这次如果不是出了这样的事,也不会让你去犯险,以后就留在朝中处理公务好了。”皇帝拍了拍女婿的肩膀说道。

    杜少清没有反驳,点了点头说道:“我想趁着养病的这段时间,将夫人和孩子接回家,您赏赐的一处宅院太大了,就住我一个人,不像个家,家里没人,上次还让坏人钻了空子,所以还请陛下恩准。”

    李二满口答应下来,“放心,我稍后就让礼部出人督办你和丽质的婚事,一切交给我跟皇后就行。

    你回来较早,跟朕说说前线的事情,侯君集说对付吐蕃的计策是你的献计,有几成把握?”

    于是君臣二人就在这议政殿内详细说起了前线战事,杜少清只字未提自己前线中毒是遭了暗算,李二只当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提禄东赞死亡案件的调查进展,两人就这么足足商议了一个时辰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