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有人通敌了
    听到宫殿,杜少清一下明白过来,原来传说中的布达拉宫就是这么来的呀!

    对于禄东赞这个请求,杜少清不置可否,反而饶有兴致的问道:“不知道大相想要建造的宫殿规模如何?需要多少能工巧匠?”

    “我们准备倾尽国力,建造一座高达十几层的巨型宫殿来表示我们的诚意,至于工匠方面,恐怕各种都需要,木匠、石匠、铁匠、建筑大匠等等,都需要大唐过去指导。”

    好吧,听到这里,杜少清终于弄明白了这帮人的真正意图,就是冲这个来的,什么求亲建筑等等都是托词,唐俭之前介绍陪嫁的时候说过陪嫁的随从匠人至少上百,当时没在意,现在看来,这吐蕃君臣好高明的眼光,不像大唐朝廷里面这些腐儒文人以礼法为重,轻视百工科技,人家已经知道科技强国了。

    杜少清直接拒绝了对方,表示自己就是来传达圣意,拒绝和亲的,说完不留余地转身就走,直奔皇宫,言明利害,建议皇帝严密侦查吐蕃来的一千多人这么多天都在干什么,是不是有人暗中窃取大唐的工匠机密。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给禄东赞通风报信了,这个老狐狸没想到被一个小儿杜少清给耍了,也觉得老脸无光,于是就设计了一条毒计对付杜少清。

    鸿胪寺内,一张拜帖送到了杜少清手中,上面说是禄东赞请鸿胪寺少卿杜少清在长安聚贤楼一叙。

    唐俭劝道:“这厮知道你不可能被收买,他这是鸿门宴,还是不要去的好。”

    杜少清却自信道:“现在陛下正在调查吐蕃一行人的踪迹黑手,不能太过强硬,必须去稳住他们,聚贤楼我常去,那里是我们的主场,不怕他们阴谋诡计。”

    所以杜少清还是大摇大摆的去了,而且是只身赴宴,聚贤楼上禄东赞和副使二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不知道二位约我出来所为何事?如果还是求亲的事情,那就不用开口了,我做不了主。”杜少清声名说。

    禄东赞摆手道:“不不,今日不谈公事,专为私事而来。

    听说少卿乃是大唐少有的神医,还曾治好了河北的瘟疫,我们仰慕已久。

    吐蕃虽然是苦寒之地,但我们盛产良药,今日还带来了一些,想要神医品鉴一二。”

    副使递上来两个木盒,杜少清打开一看,好东西,极品虫草,这一盒如果拿同等黄金来换都是大赚了。

    另一盒更加不凡,竟然是雪莲花?这东西产自海拔四千米的高原,不好采摘不好存储,所以这一盒里面也不过才两朵,都是好药。

    “的确是吐蕃得天独厚盛产的良药,上品!”杜少清赞道。

    “好,能得神医赞誉,看来还算拿得出手,这两盒东西送给神医了。”禄东赞爽快道。

    杜少清推辞说:“无功不受禄,还请收回去。”

    禄东赞解释说道:“神医品行高洁让人敬佩,我们送出这个是有事相求。

    因为吐蕃地理偏僻,所以尽管有好药出产,可是慧眼识珠之人太少,所以这些东西只能暴于荒野白白浪费。

    听说神医是个生意人,所以我们想让神医帮帮忙,如果可以,您派人到吐蕃收购这些药材,不仅您这里用得到,我们吐蕃百姓也能因此得利一分,一举两得,不知道此事如何?”

    杜少清怎么也猜不到,这两个家伙找自己喝酒是为了谈生意的,但是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这个生意还真是不错,“在商言商,价格怎么说?”

    “虫草百文一斤,雪莲一两银子一朵。”副使说道。

    “太贵了,即便我收购的起,我们大唐百姓也吃不起,价格减半。”杜少清还价道,他觉得自己不是个大夫了,是个十足的奸商,百文一斤的虫草相当于后世四百元一斤,要知道后世卖虫草都是论克、论颗卖的,论斤这就是白菜价了,可他还要砍价。

    “成交!”禄东赞跟副使对视一眼齐齐点头,这么爽快,让杜少清都觉得是不是太假了?你们的药材人工采摘不要成本吗?

    “来来来,我代吐蕃百姓谢过神医了,如果没人收购,我们百姓每天在山上劳作也见不到一文钱的。”禄东赞举杯感谢。

    杜少清也就收下了两盒药材,三人还真的就开始喝起酒来了,不过杜少清这个人是不喝酒的,对方也没有强迫,让他以茶代酒,互相也相谈甚欢。

    还别说,这个禄东赞是个人才,虽然是边陲小国出来的,但绝对不是没有见识,听他讲述的吐蕃西边象雄国的事迹,杜少清也大感新奇。

    可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出事了,禄东赞突然口吐白沫脸色发青,倒地昏死过去。

    杜少清懵了,连忙上前伸手查看对方的情况,这明显是中了剧毒的,可是怎么回事?明明就我们三人在喝酒,哪里来的毒药?莫非是这货故意碰瓷?可是碰瓷有用烈性毒药自己吃的吗?

    副使也懵了,伸手摸了摸怀里的小药丸,再看了看倒地的大相,这不对呀,计划不是这样的呀,不是商量好了,时机成熟的时候,由我吃下毒药来陷害杜少清吗?难道大相怕我失手?

    随后他立刻开始配合着大喊:“杀人了,杜少清杀人了,大唐官员谋财害命杀人啦。”

    杜少清一脚将之踹倒在地,“碰瓷儿不要命了吗?再耽误治疗,这货就死了。”

    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禄东赞就气息萎靡起来,杜少清想用银针为之解毒,可是银针刺入立马变黑,可见毒性之烈。

    “对自己都这么狠,我不得不对你说声佩服。”杜少清赞道,正要掏出一颗急救丹药给对方喂下去的时候,聚贤楼冲上来一群武侯,原来此时正好是一帮武侯路过,听到了楼上的喊声。

    巧的是,这群武侯上来查问,打断了杜少清的诊治,就在杜少清站起来想要解释的档口,吐蕃副使一下扑到了禄东赞身上,隐蔽的摸索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解药,一边哭喊一边悄悄的给禄东赞喂下去。

    这颗解药本来是准备副使中毒之后,杜少清如果解救不了,禄东赞喂副使解毒的。

    可是谁知道这药毫无用处,杜少清跟武侯亮明身份的时间,地上的禄东赞竟然七窍流血毒发身亡,脖子一歪嗝屁了!

    副使一看,哪里还不知道是坏了,立刻愤恨的大吼:“你,你们,大唐谋杀我们吐蕃相国,你们等着,我吐蕃一定要找你们讨一个公道。”

    到了这时候,杜少清也相信了,这不是禄东赞在碰瓷,而是自己跟吐蕃使臣都被算计了,吐蕃相国死在自己面前,恐怕闹到朝廷那里,跟死在自己手里没什么两样,说不好就要因此惹来两国交战,真是歹毒,我才上任不到七天就召来了仇恨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