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二十九章 遗传病根
    杜少清是最着急的一个,但是出于一个医者的本能,他很快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手指搭上了女儿的寸关尺,双眼微闭,扭过头不去看女儿苍白的小脸,不然牵扯心神他没法诊断。

    杜家三婶看着杜少清这一手,心下感到诧异,他什么时候还会医术了?从来不知道啊,以前家里人生病都是去几十里外的县里请大夫的。

    而张出尘忽然想起来,这小子曾经显露过一手好的接骨手法,但愿他是个深藏不露的医道高手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杜少清眉头紧锁,脑门上渐渐有汗水顺着鼻尖滴下。

    大约三分钟左右吧,杜少清终于收回了把脉的手,这三分钟虽然极短,可是在场所有人都感觉比一年都漫长和焦灼。

    脸色铁青,杜少清叹道:“没想到,竟然是气疾!三婶,快去将家里的绣花针拿来,红姐,最烈的那坛酒。”

    张出尘听到之后身子猛然一颤,险些站不稳,好在其他几人都没有注意到她,听到杜少清的下令,他赶忙去房中取酒,这是最近两天杜少清专门为她制成的烈酒,只供她一人。

    杜少清解释道:“气疾就是人体的肺部气管产生了病变,犯病的时候常常呼吸紧促痛苦难耐,顾名思义叫气疾。”

    “不对呀,萱萱才四岁(古人会说虚岁,所以本书此后都以虚岁称呼,但实际是杜萱萱只有三周岁大),好端端的,怎么就生这个病了?”

    “很简单,遗传自她娘亲,此病乃是传女不传男的常见家族式遗传病,不同的是有些气疾严重到致命,有些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罢了。”杜少清笃定道。

    “什么?来自大嫂???”

    这时拿来针线的三婶正好过来,证实了这个情况,“没错,当初五娘生萱萱的时候险死还生,县里的张大夫就是这么说的,传女不传男,大郎,你行不行?不行的话我们赶快去请张大夫吧,毕竟上次五娘就是他给抢救回来的。”

    杜少清没有回答,快速接过了一根绣花针,在烈酒坛子里面泡了泡,随后将女儿平放,心中微微不忍,但心疼的神色转身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双目如电,眼神如炬,一种超然的气质包裹着他,四周众人纷纷感觉不对,抬头一看,此时的杜少清好像换了个人一样,那种专注,那种自信和锐意,种种气息直让人以为这是错觉。

    张出尘嘴巴微张,她看到了什么,这种气质,怎么会让人有一种敬畏的冲动?什么情况?他难道还是个比自己高一筹的武道高手不成?

    仅仅三针下去,萱萱的呼吸就平稳了下来,脸色也渐渐恢复了血色,只是还没有醒来。

    片刻之后,杜少清收针起身,然后将孩子抱到了榻上安置下来,张出尘着急道:“怎么样了?萱萱有没有事?怎么还没有醒来?”

    “没事,只是睡着了。

    已经没有大碍了,她自幼吃苦,身体素质一直偏弱,经不起半点风浪,这次不怪红姐,是我们大意了,在她没有调理好,身体长结实之前,是不能跟你习武了。”

    “好好好,那就好,习不习武不重要,孩子没事就好,可是我能做点什么吗?你刚说这是家族遗传的气疾,她以后会不会?”张出尘担忧道。

    “不会!有我在,小小气疾罢了,休想再侵扰我的女儿。”杜少清斩钉截铁道。

    这一刻,他不是那个书生气的掌柜,仿佛又回到了前世那个睥睨天下的医道天才。

    “稍后我会让人去县里抓两副药,治病补身,吃过就没事了。”

    “可是日后若是复发了?”

    “我会制定一个针对治疗方案,在她十岁之前,彻底根除她的病根,放心吧,我的女儿,我一定能要看护好的。”

    张出尘一再的追问却不是为了这个,她是看到杜少清如此淡定,心中忽然有个大胆的猜测,莫非他真的有办法治疗气疾?要知道皇宫之中,长孙皇后可是因为这个病已经危在旦夕了。

    还有这孩子的生母,长孙皇后的亲生女儿,大唐长乐公主李丽质,同样也是身怀气疾之人,就是她将这个病传给了这萱萱,既然这小子有办法治愈,为什么长乐公主毫不知情?还有当初生孩子的时候,还要倾家荡产请外人来医治?

    一切的一切,张出尘都想不通,到底是这小子在安慰大家,还是说另有原因?其实她更加希望杜少清真的能够做到,这样的话,那可了不得了。

    任她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杜少清是个穿越众,是个二合一。

    后来的事情如杜少清所说,小姑娘醒来之后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活蹦乱跳的,完全忘记了之前的危险,甚至还催促要习武,张出尘只好哄骗她做些简单的游戏,让她跟着杜少清多多识字。

    堂弟杜少明来回奔波六十里山路亲自去抓了两副药,而且价格不菲,也幸亏有皇帝赏赐的一千两银子,要不然恐怕杜家又要卖房子了。

    令张出尘心惊的是,真的很神奇,小丫头一天天吃着药,效果竟然立竿见影,整个人的气息越来越旺,精气神也越来越足,以前是个偏文弱的孩子,现在一天天的十分活泼,竟然跟寻常顽皮孩子无异了。

    带着满腹的疑问,张出尘找到了杜少清,“小子,你跟我说实话,你当真能够医治气疾吗?”

    “红姐你这是做什么?我自己的女儿,我比你要上心的,怎么会说瞎话?那不是在骗自己吗?”杜少清不解道。

    “可是,我听你三婶说,当初你媳妇就是这个病,为什么却是请别人来医治的?”

    这个……

    杜少清还真的不好解释,只能挠了挠头编了个理由道:“那时我还未曾学医,也就是那次之后才发奋学医,现在才有所成就……”

    “得得得,你小子不愿说就算了,也不用扯谎子吧,我也不逼问了。

    我问你这个是想知道,除去萱萱这等孩童身体,换做别人呢?如果有气疾患者病入膏肓,危在旦夕命不久矣了,你还能够救下来吗?”张出尘认真的盯着杜少清问道,双眼透出殷切的焦急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