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二十三章 剿匪落霞镇
    张出尘笑骂道:“好哇,有好酒你不早点拿出来,竟敢藏私?”

    “我这个穷客栈都快倒闭了,哪里有库存好酒?不过为了重新开起来客栈,我倒是做了一番准备,给我半个时辰,我能够给你现做出一壶烈酒,到时候您可别嫌太烈就好。”杜少清神秘道。

    “小子尽说浑话,谁家酿酒不得好几个月,最少的也要月余时间,你半个时辰就成?

    好,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敢吹这么大话,只要你能酿的出来,老娘就敢喝,天下还没有我不敢喝的烈酒。”

    给孩子喂了饭,然后将之哄睡了之后,杜少清来到厨房,竟然点着油灯就开始干活,如他所说,在他准备重开客栈的时候就准备好了这些。

    大唐时期国家穷困,物资匮乏,且基本上是年年有灾,可以说百姓们多数是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国家极度缺粮,因此律法明文规定,禁止粮食酿酒,违者重罚。

    可是国人饮酒由来已久,粮食不让用,那就去山林里采集些野果子自家酿些浑浊果酒吧。

    杜少清也不敢触犯法律去用粮食酿酒,当然,也是他家穷,买不起粮食来酿酒,因此他就在打造铁锅的时候准备了一个蒸馏锅盖,专门用来从现有的果酒里面蒸馏出酒精的。

    因为手段简单,设备粗糙,蒸馏出来的不能算是酒精,多次反复蒸馏之后,成品最高也就五十来度。

    看着杜少清将一坛坛浊酒倒入大铁锅之中,来回的蒸煮,张出尘大感新奇,当她看到一点点晶莹剔透的好酒流出来的时候,心中泛起了轩然大波,这,这小子真的能做到?不是吹牛?

    可是、可是不对呀,有这样的本事,何愁不能家财万贯?又怎么会穷困潦倒到这种地步?难不成公主是假意说的寒酸,好让人来这里探探虚实?想了半天解释不通,张出尘只好摇头苦笑,还需要好好从周围调查一下了。

    “大姐,不是我吹嘘夸张,这酒绝对是当世最烈,但一人不可多饮,一次不可大口,您可别……”

    杜少清话没说完,张出尘直接提起小酒坛咕咚灌了一口。

    “嗯?这酒怎么……

    你小子,使诈……”张出尘一口酒下去,当时脸就红了,指着杜少清愣是憋得说不出话来。

    随后酒气上涌到头上,张出尘竟然脚下蹒跚了一步,晃了一下重新站稳,心中再次感到惊骇,要知道自己可是天下少有的绿林高手,脚步什么时候乱过,这小小的一口酒竟然让自己这么失态?

    “好,好酒,当世最烈,此酒当得起!”

    张出尘笑着称赞了一句,然后直接一人独揽整坛子烈酒,来到后宅客厅里面配着小菜自顾自吃喝起来。

    杜少清是不喝酒的,他酿酒是为了赚钱,他自己不喝,前世他是行医之人,不喝酒是为了手稳,已经成了习惯,这一世即便是不行医也不喝了。

    看着张出尘一人喝了大概小半坛了,杜少清赶忙拦住,开玩笑呢,这一坛子恐怕得有二三斤,五十多度的酒,谁能喝多少?再说她还是个女子,喝一斤多还不得醉酒发酒疯吗?

    酒意正酣脸色微红的张出尘却心情大好,杜少清劝道:“大姐,不可再喝了,来日吧,来日方长,喝多了伤身的。”

    “偏偏就你小子抠唆,与你十两银子,明日你就去,多多进购劣酒,然后全用来生产美酒。

    酒坛拿来,天下第一的美酒怎能不喝个痛快,你以为我老了不成?”张出尘已经有些醉了。

    杜少清看着对方,略微试探的问道:“大姐,小弟一直有个疑问想问问你,可否告诉小弟,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红拂女晃了晃脑袋,随后想要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一样盯着杜少清,突然她笑了,“没想到竟然被你看穿了,还是我小瞧了你呀,说说看吧,你是怎么猜到的?”

    “小弟很好奇,您今年多大了?看着如此年轻,竟然有这么好的一身武艺,像您这身手,在大唐武林里面排多少号?”

    噗!张出尘直接将嘴里的酒喷了出来,正对着杜少清吐了对方一脸。

    好嘛,还以为这小子看穿自己的来历,知道自己是冲着他女儿来的,没想到却是问的这个问题,红拂女心中好不尴尬,还好,还好,自己没说漏嘴。

    摆了摆手含糊答道:“我的年龄你看到是多大就是多大,至于我这身手,呵呵,毫不谦虚的说,整个大唐没几个。”

    这……这不可能吧!杜少清被惊得目瞪口呆,看你这口气,难不成还是天下第一高手不成?

    使劲摇了摇头,杜少清自我安慰道,看我也是糊涂了,问一个醉鬼世上谁天下第一干什么?十个醉鬼九个都说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问也白问。

    果然,张出尘没能喝完这坛酒就醉倒了,还剩下小半坛被杜少清收到厨房了。

    第二天一早,郑县县衙人马聚齐,大几十号人刀剑齐备,在县令的带领下快马朝着落霞镇杀了过来。

    三婶的馒头摊子刚刚卖过早餐馒头,上午杜少清正在后面准备食材呢,张出尘昨夜醉酒至今未起,外面人声嘈杂吵闹了起来。

    “来人,速速将这家贼窝客栈团团围住,不可放走一个人。”县令狄知逊大声喊道。

    三婶吓得不知所措,帮忙的杜少明赶忙往屋里跑去,“大哥,大哥,县令带着大队人马围住了我们客栈,个个刀剑出鞘,看样子是想要围杀我们呢。

    那个红衣服女侠呢?快叫她出来帮忙呀!

    不对,莫不是她是什么恶人,被朝廷通缉了,现在官府前来缉拿?”

    杜少清也吃了一惊,怎么县令来抓人?出了什么事?难不成又是个王县丞这号人?至于二弟杜少明的推测杜少清是不信的,红衣女侠肯定不是坏人,对了,那就是冲着自己刚刚收下的一帮土匪来的。

    想明白了一切,杜少清回房间取出了几张卖身契,快步走了出来,客栈门外就像是战场前线一样,县令已经指挥人马严阵以待了。

    “县令,我是这家客栈掌柜的,这一切都是误会,请听我解释。”

    可是杜少清失算了,慌乱之中他并没有注意到,他出来之后,他新招的五个伙计也跟着出来了,五个土匪看到被包围了纷纷大怒,他们以为这是杜少清的诡计,签了卖身契还不放过他们,又让县令来围剿,一点活路也不给留,所以五个土匪各自找到武器,冲出来从后面要砍杀杜少清。

    “好哇,果然是贼窝,全都聚齐了,还敢武力反抗?来人,这就是贼首掌柜的,速速给我拿下他,后面的五个土匪格杀勿论。”狄知逊急于立功,根本不给杜少清辩驳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