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十七章 一个传奇人物
    见到女儿如此郑重,皇后拉着她的手坚定道:“哦?你说吧,什么事?但凡母后能够做到的,绝不推辞。”

    “孩儿的夫君家境贫寒,如今孤身一人带孩子不知道如何了,孩儿走前家里就遇到了困难,所以如今放心不下孩子,想请母后找人帮忙去看看。”公主满是担忧道。

    皇后一听心中也着急了,“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你回来都快一个月了,如果我那外孙女出事了可怎么办?真是不知轻重。

    好了,明日我就差人前去,你且宽心。”

    “还请母后一定保密,瞒过父皇,绝对不能让父皇知道他们父女二人的存在。”

    “放心吧,母后晓得,会找一个妥帖之人,连你父皇的百骑司都不知晓。”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立政殿来了一个人,来了一个传奇人物,她就是大唐卫国公李靖的夫人,赐封大唐一品诰命的卫国夫人张出尘,当年绿林之中赫赫有名的风尘三侠之一的红拂女。

    “多日不见,妹妹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可见有个女儿在身边伺候着的确不一样,小丫头没有偷懒。”这话是张出尘对皇后说的。

    虽然如今红拂女已经五十多岁了,可因为自幼习武有成驻颜有术,所以如今看起来跟长孙皇后年纪相仿,只有三十多岁的相貌,且因为其地位和为人脾性,满朝文武的夫人里面,也只有她一人敢真正的跟皇后姐妹相称。

    “病榻之上苦苦挣扎罢了,劳烦姐姐奔波入宫看我,小妹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今日请姐姐来是有一事相托,满长安城恐怕也只有姐姐才能够办成此事。”长孙皇后开门见山的说道。

    “直说就是,你我姐妹之间何须客气?刀山火海姐姐也不皱眉头。”到底是绿林出身,这位大姐虽然做贵妇人多年,却一直保留着绿林风格不改。

    “你让我猜一猜,莫非此事是跟这丫头有关?而且,让我去办,还需要瞒着陛下不成?”红拂女有一个玩心不止的小姑娘心态,这时候了还不忘开玩笑。

    听到这话旁边的公主慌了,差点就给张出尘跪下了。

    长孙皇后将事情的始末娓娓道来,张出尘就像是听爱情故事一样,大感兴趣,双手一拍,当下就开始打包票:“放心吧,此事交给我了,稍后我就动身。”

    公主开口求道:“劳烦伯母一定保密,即便是此事做不成,也不能让父皇知道此事,要不然孩子恐怕就危险了。”

    红拂女眉毛一挑,戏谑的笑道:“丫头,你这是小瞧我呢?你父皇的百骑司的确厉害,可在我的面前也不够看,安心在此照顾好你母后,你的丈夫孩子我自然给你保全了。”

    “多谢伯母!”

    红拂女笑着大步而出,听到背后公主的答谢,反而停下脚步笑道:“我跟你母后姐妹相称,我更加喜欢你叫我姨母。”说完大笑离开。

    公主一头雾水,长孙皇后笑着解释道:“我这个老姐姐呀,五十多岁了还玩心不止,一直不喜欢人们称呼她为卫国夫人,谁要是称呼她绿林名号红侠,才最合她的心意,因为这样才显得她不是靠丈夫成名的,满大唐有才女子无数,唯独她一个才堪称一个‘奇’字!

    你父皇的百骑司虽然监察各地,可却不敢监视她,因为她的脾气没人敢惹,就连你父皇见了都躲着,所以此事她最合适。”

    云来客栈里,今日出摊的三婶有些慌张的找到了杜少清。

    “大郎,今天上午,总是有两个人在咱这客栈四周转悠,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不像是什么好人,你可要当心啊。”

    正在给孩子喂饭的杜少清一下就笑出声了,“三婶你什么时候有了侦探潜质了?咱这客栈就一个馒头的买卖,前几日刚刚收拾了县丞和黄生财,在这落霞镇还有谁会打这里的注意?

    说不定是对方饿了想吃馒头没钱呢。”

    一边的小姑娘萱萱奶声奶气的说道:“萱萱有馒头,谁想吃可以找我呀!”

    “你的馒头不是不够吃吗?一顿一个你都嫌少了,还舍得给别人?”杜少清打趣道。

    小姑娘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弱弱的点头说道:“我可以吃一半,另一半分给他。”

    这话把三婶都逗乐了,笑声让小丫头手足无措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杜少清却揉了揉女儿的小脑瓜笑着说道:“放心吧,没人挨饿,三奶奶说着玩的。”

    就在这时,一声粗喝传了进来:“人呢?掌柜的,快些,我们要住店!”

    杜少清让二弟帮忙照顾女儿,他和三婶一起走了出来,大堂里面站着两个粗布衣服的汉子,身材魁梧面容不善,手中各拿兵刃,三婶心中一跳,伸手拉了拉侄子的袖子,给杜少清使了个眼色,杜少清会意,原来就是这两个人,的确,看外表不像是好人。

    “两位客官,要几间房?”

    “一间就行,但一定要是最好的。”

    两人说话颇为不善,杜少清也没多心,只当是二人行事霸道,不过客栈也没什么住宿生意,房间多得是,于是就将之安排在了最好的一号房。

    可是二人住进来之后,还不罢休,“去,给我们两个弄些酒菜来,要上好的。”

    杜少清答道:“二位,我们这仅仅是住宿的客栈,不提供酒菜服务。”

    “这是什么鸟客栈?哪有客栈没饭吃的?那老子不管,总之你要给我们兄弟二人弄些酒菜来。”

    “客栈规矩,都是客人自己出去找地方吃饭的。”

    “什么狗屁规矩?怎么?店大欺客?以为老子给不起银钱?还是说你看不起我们兄弟,想要试试把式?”说着话,那人从怀中掏出了一两银子拍在桌上。

    另一人直接将兵刃亮了出来,这是明晃晃的要挟了,杜少清无语,这特么简直就是土匪啊。

    “好吧,既然二位执意如此,那在下就替你们张罗一下吃食,二位稍等。”说完之后转身离开了。

    看着杜少清转身离去,那两人哈哈大笑,随后又交头接耳道:“原来这厮真的是个软蛋,这次的生意太好做了,简直就是送钱来的,镇上那个姓黄的真是废物,这样的软蛋都拿不下,还要我们兄弟出手。”

    “嘿嘿,二哥说的对,不过若非如此,咱们赚谁的钱去?”另一人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