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十四章 年轻的大胡子爷爷
    程处默上前一把抓起了王县丞,“你好大的胆子,利用职务之便巧取豪夺,霸占人家房产,还要再来夺走人家秘方,一个小小的县丞就敢这么鱼肉百姓,看来是你的死期到头了。”

    “不、不,下官没有,没……”

    李震正色道:“不用狡辩了,我们刚刚从田大户家中出来,人家说你们用了一两银子就拿到了人家二十两购买的房产,这不是欺压百姓巧取豪夺是什么?

    刚刚在门口我们听得分明,你们又想用这房子要挟杜家交出价值千金的祖传秘方,真是一出好戏,干得漂亮啊!”

    完了,听得二人已经查明了来龙去脉,王县丞身子一软,好似被抽了骨头一样,脸色已经白了。

    程处默甩手将之扔了开来,嘴里啐骂道:“什么东西?打你真是脏了老子的手。”

    转过头来看向了李震,那意思很明显,该怎么处理二人。

    “王县丞是朝廷官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稍后你就亲自押送去到郑县,交给郑县县令依法处置,查查他到底做了多少恶,该杀杀,该抓抓。

    至于这个地方掌柜,毕竟只是邻里纷争仗势欺人,哼,拉到门外当众打一顿长长记性算了。”

    随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程处默在大街上暴打了黄生财一顿,程处默打得酣畅淋漓,黄生财却鬼哭狼嚎一样,极为凄惨,那叫声,吓得镇上两边的百姓纷纷关门闭户不敢上前围观了。

    王县丞被带走调查了,李震则找到了杜少清,再次提起了购买馒头配方一事。

    二次见面,杜少清显然尴尬不少,自己上午还说这两人是骗子,这倒好,人家不仅不是骗子,还帮忙解决了麻烦。

    “上午误会了二位公子的身份,杜某在此致歉了,请后宅说话吧。”

    杜少清领着李震来到了后宅客厅,分宾主落座,李震从怀中取出了一张字据递了上来,“前日从长安一个皮货商那里知道了馒头,我发觉这东西可以作为我大唐行军的军粮,所以才来这里找你,并不是为了我个人牟利。

    还是上午跟杜掌柜所言之事,我们兄弟二人是诚意购买杜家馒头配方的,经过走访得知馒头很是畅销,所以我们准备出一千两银子买下你这馒头的秘方,不知杜掌柜意下如何?

    我知道这是杜家秘传,轻易不容外泄,如果是价格方面的问题,咱们可以再商榷。”

    唐朝时期还没有银票,北宋时候才有,所以此时准备不足的李震只好拿出了一张字据,约定金额日后送来。

    闻言杜少清身形一颤,这特么大贵族就是不一样,这明明就是土豪啊,之前我们一家子为了一点房租省吃俭用的,连荤腥都舍不得,现在人家倒好,一出手就是一千两银子?这相当于什么?相当于后世四百万软妹币了。

    杜少清摆了摆手,“这不是钱的问题。”

    李震有些失望,难道是这个价格还不足以打动对方?不是钱的问题,那是什么问题?难道杜家祖训不可外传?如果是那样可就难办了。

    “今日二位公子为杜家解围,这等恩情,你们要馒头配方拿去就是了,提银子就算了,我们不是见利忘义之人。”杜少清的话直接让李震愣住了。

    “什么?这,一千两……”

    “呵呵,一千两确实是巨款,可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况且公子是拿去给大军做军粮,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能够给保家卫国的将士们改善下伙食,这是杜家的荣幸。”

    听了杜少清这一番话,李震身形一震,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话见地实在深远,竟然是出自一个书生商贾之口,不可思议,奇人、奇行!几乎让人难以置信!

    起身对着杜少清郑重一礼,“在下李震,代大唐将士多谢杜掌柜大义。”

    杜少清跟这个李震年龄相仿,经过一番攀谈,倒是颇为相投,杜少清看中这位贵公子出身高贵却丝毫没有架子,修养品性极好,李震看中这个掌柜的看似是个商贾,却见闻极其广博,一点没有商贾的市侩,反倒像是个隐士高人一样。

    “其实这个馒头并非是我杜家独有,相传是三国时期蜀国的诸葛亮平南蛮时候所创,当时征战孟获前需要人头祭奠河神,诸葛亮不忍,遂以水和面发明了馒头代替,这个馒头既是‘蛮头’的谐音。

    只不过后来几经战火,馒头的制法失传,我们偶然复原罢了。”

    杜少清解开了馒头的来历,李震更加敬佩,“杜兄果然博学,在下佩服,没想到是三国时候的奇物,可叹至今失传了几百年,哎!”

    相谈半日,二人快要兄弟相称了,可见有多么投机。

    “既然杜兄仗义不收钱财,那这张原本就属于杜家的房契你就收下吧,我们之前已经给田大户付过二十两了,现在再送给杜兄,权当是对杜兄仗义献出秘方的答谢好了。

    杜兄放心,我们将这个东西带到长安,一定会如实禀报功劳,说不定到时候陛下还可能有所封赏。”李震诚挚的拿上了那张房契。

    杜少清这次不再推辞了,这张房契能够留在自己手中是最好的了,免得再次流落在外授人以柄。

    傍晚时分,程处默办完差事回来了,可是这刚刚下马落脚就惹事了,惹的不是别人,正是杜少清的小女儿杜萱萱。

    李震二人还在忘却时间一样畅谈,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孩子啼哭,随后小女儿萱萱一路小跑着就冲到了杜少清怀里。

    “哇!爹爹,有个大胡子爷爷抢我的馒头吃,我一顿就一个还被他抢走了,哇……”

    说不上两句,小丫头就哭个不停,眼泪像是不要钱的黄豆一样,看得杜少清和李震都觉得可怜。

    一把抱起女儿,杜少清怒道:“是哪个不长眼的老头子,连我三岁的女儿都欺负?走,爹爹去揍他!”

    “杜兄,在下与你同去,为老不尊,欺负孩子,实在可恶!”

    二人没走出后院,一个魁梧的身影大步跨了进来,而且手里一个大白馒头,那模样简直就是土匪降临了。

    看到这个,小姑娘好像害怕极了,使劲的往杜少清怀里挤。

    这下杜少清似乎明白了,小声问道:“女儿,莫不是他抢了你的馒头?”

    小姑娘胆小,哪里敢说话,只是哭声更大了,李震问道:“处默,难不成是你抢了这孩子的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