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只能穿越一半 > 第八章 镜面世界案件结
    所以,一切都有了解释,一切也都跟当初调查的情况对证了起来。

    在这个施工方与承包方最为混乱,工程穿插最为复杂的西客站周边的建设施工工地里,大大小小的公司都互相有着联系。

    这其中,警察怕是他们最不欢迎的群体了吧。

    无论是施工工程事故,还是工地偷窃案件,若是小打小闹的,没有人愿意顶着停止施工封锁现场的危险去按照流程报警的。

    而就是这种怕耽误赚钱,怕传出什么不吉利的事情影响建筑销售租赁甚至是风水,许多公司从上到下的,都在想办法躲避与警方之间的联系。

    想到这里的阮柔一边奋力的揪着旁边的沈度:“快想想办法,救人啊!”

    “依照我的判断,这个人九成就是杀人凶手。”

    “这个女人在下班回家后,因为嫌麻烦亦或是忘记了带出入证而选择将自己的私家车停在了距离她们小区不远处,甚至可能只有一两百米的待建停车场的路边上。”

    “打算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再顺道开走。”

    “可是谁成想,就在这短短的一两百米的距离内,她碰到了半夜莫名在工地上出现的这名建筑工人,我们暂且称之为A吧。”

    “不知道该名工人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预谋,总之他十分清楚距离这个停车场外不远处还有一处施工地点。”

    “两边,让我看看小区与这个停车场的距离……”

    “两边隔着一处带有绿化带的小路,从地表构造上来看,是被完全隔绝出来的两个地点。”

    “通过当初我的同事对当初的排查来看,他们在另外一边的停车场施工地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之后,就将那处地点排除在了嫌疑地点之中。”

    “还有!”阮柔啪的一下拍在沈度的背上:“你千万别去惊着这个男人!”

    “因为这个人现在还在进行着激烈的心里斗争,他在不确定沈度有没有看到他的面容的时候,是轻易不会打草惊蛇的。”

    “毕竟这个男人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的造成了这个女人的死亡,他的手上已经有了一条人命了。”

    “在一个人有了一次致人死亡的经验了之后,他杀人时的愧疚感,惊恐度以及自我约束就会降低一成。”

    “到了最后,甚至是熟练的适应,并且再也不会将杀人给当成多么难受的事儿了。”

    “所以现在的我们只能看着,只希望这个男人是因为杀人之后的愧疚之心以及应激反应,才会在犯案之后下意识的返回到他的作案地点。”

    “嘘嘘嘘,千万别动,千万别……”

    “那么我继续观察,男性,年龄约在20-30岁中间。”

    “身高在175左右,喂,沈度,那个时候你应该有178多了吧?”

    阮柔记得沈度在高二高三好一通的蹿个头,应着沈度点头,阮柔又继续判断了下去:“体型健壮,从事重体力劳动,力气颇大。”

    “面方,利眉,眉尾发散,阔鼻,没有鼻梁……”

    阮柔正在一点点的背这个男人的基础面容特征呢,一旁的沈度又插话了:“你男朋友学设计的,画个人像还是手到擒来的。”

    “等小沈度安全了,我给你画个通缉案犯的全身图不就行了……”

    至于费这么大劲儿?

    阮柔:……对哈。

    那就不管这人长什么样了,继续分析旁的。

    “这个人的性格应该是十分的谨慎并且胆子十分的大。”

    “你看在小沈度发现了尸体之后,突然尖叫以及大声的嚷嚷之后,他除了最开始避让开与对方直接碰面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因为他不想节外生枝。”

    “在附近失踪了一个女人,可能会有许多种可能。”

    “但是若在两天内又失踪了另外一人,而这个人很可能还有同伴在附近的情况下,他是不愿意再多余冒险了。”

    “所以,他现在只是在观察,观察沈度会不会发现什么端倪,在发现端倪之后,又会打算怎么做……”

    “同样的,也不排除对方觉得沈度有危险了之后,采取一定的手段将他的性命也留下。”

    “毕竟瞧着此人镇定的劲儿,他一定是对这个地下工程的隐蔽性十分的有信心的。”

    “糟了……”

    阮柔正一边记录一边分析呢,沈度就指着镜子里的情景让她赶紧瞧呢。

    原来是这沈度的酒被吓醒了之后,盯着这个尸体发了好一阵的呆,在缓过来了之后,竟是主动的往尸体的身旁凑过去,打算去瞧瞧这个女人是怎么死的。

    “喂!女士?喂?还活着吗?”

    说这话的时候,沈度已经弯下腰,尽量不让自己的脚往前挪动了,但是他的头却是朝着那具女性尸体的脑后的墙面上看过去。

    因为很会观察细节的沈度发现,这具被他确认是死亡的尸体,从正面看没看到任何的致命伤的。

    他想瞧瞧这个人到底是因为什么死亡的。

    然后就在他一边将裤兜里的手机掏出来按着110一边侧头瞧见了那女人背后一大滩的血迹的时候……

    那个一阵沉默着站在沈度背后的男人却被沈度报警的举动给刺激到了,那是擎起手中一块脸盆大的石头就朝着沈度的后脑勺的所在砸了过去。

    “哎呀我去!后边有人啊!!”

    这男人果真是个狠角色,说动手就动手,一点都不给人点准备的时间。

    眼瞅着那石头就要砸到沈度的后脑勺,他马上就要跟地上的这位小姐姐一起作伴的时候,坐在镜子面前的沈度当机立断的就动了。

    他那一双手嗖的一下就捅进了镜子里边,朝着沈度的后背一推……

    ‘咣当!!’

    这男子手中的巨石就砸了一个空。

    而再一次的甩了一个前滚翻的沈度,这一次表现的则是好多了。

    他起身之后,想到没想,一个转身就朝着背后那道黑乎乎的影子扑了过去,咣当一头,就将对方撞翻在了地上。

    “抽丫的,对往太阳穴上猛砸啊!对!膝盖压住了!可千万别让对方反过神儿来!”

    “得亏小爷我力气大的很,这养了两年多了,又长高了那么多,想要对付个壮劳力,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别瞧着沈度面上没什么,现在他比镜子里的小沈度还紧张呢。

    他瞧着地上的两个人影你追我赶的撕打在一处,恨不得以身替之,三两下的帮小沈度给解决了那个亡命之徒。

    这场被沈度看来只需要两分钟就能解决的战斗,愣是被没什么经验的小沈度给打成了持久战。

    打到最后,这小沈度也是发了狠,用劲了最后的气力,对着这嫌犯的脸上一通的猛锤,可算是将其打的一动不动,昏迷不醒了。

    “啐!麻蛋的,今儿个怎么这么倒霉!”

    “这人……”

    从地上爬起来的沈度照着挺尸一样的男人的身上猛踹了几脚,在愤怒过后却是莫名的清醒了起来。

    这人脑子一清醒了就懂得后怕了。

    “哎呀我的娘啊,幸亏他这就一个人,也多亏我不是一般少年郎的气力。”

    “这人莫不就是我刚才看到的鬼祟的黑影?”

    “那这具尸体……莫不是?”

    “哦!对了,娘的!尸体!”

    沈度也顾不得去瞧地下的人,也管不得就在犄角的尸体了,他将因为打斗而被甩在墙角的手机捡起来,确认没什么大事儿了之后,就将手机擎起来开始寻找信号了。

    “还行,有两格信号!”

    要说移动的就是要比联通的信号好上几分。

    在110报警平台听完了沈度的报警电话之后,那是表示了高度的重视,这电话自从沈度挂掉了之后,就分成了两个部分自动的转接到了海淀区刑警大队以及西客站派出所的所在。

    从警方接到沈度的电话开始算起,真正的做到了5分钟就抵达的最快出警速度。

    这让站在路灯地下等的越来越心焦,瞧着那荒凉漆黑的施工现场是进也不得,退也不得的阮柔就被她周围突然冒出来的大阵仗给吓了一跳。

    “小姑娘?你大半夜的不回家站在这里干嘛呢?”

    若不是瞧着阮柔长了一张稍显稚嫩的脸庞,一双眼睛还带着少女的纯真,这些后赶来的民警同志们,都快要将这个依靠在电线杆儿旁边,时不时的东张西望的小姑娘给做了另外一番定性了。

    而此时的阮柔被周围的突变吓得是相当的老实,警察叔叔们问什么她就立刻回答什么。

    “报告警察同志,我正在等我的发小也是邻居一起回家。”

    “我们同学聚会,他喝了太多的……饮料,尿急,说是要去偏僻的地方去方便一下,然后这个人就一去不复返了……”

    说到这里的阮柔那是一顿,像是被吓到了一般焦急的反问了回来:“哎!不是啊,警察叔叔们,你们不会是为了沈度来的吧?”

    “沈度怎么了?碰到抢劫的?小偷?还是说……”

    想到这里的阮柔急的都快哭了,剩下的无论是哪一种选择仿佛都不怎么美妙。

    对于这个小姑娘的脑洞……民警叔叔们不得不说一句……还真是大。

    不过事儿都摆在这了,多说一句也不会透露案件信息。

    所以他们当中有一位相对和善的民警就给阮柔解释了一句。

    当这位姑娘知道这是沈度报警才招过来的人了之后,她这才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你这样,一会跟着我们的警车先回家吧。”

    “作为案发现场的第一目击证人,我们还有许多工作需要沈度配合的。”

    “所以你先回去,跟他的父母报备一下,毕竟在电话里解释不清楚的事儿,若是有个人再去送个信儿的,也能安了他们父母的心不是?”

    “若是实在不放心,就去西客站派出所的所在等着,等到办案的刑警将事件的前后始末问清楚了,他就可以跟着家人回家了。”

    听到这里的阮柔有些犹豫,恰在此时,这些应着电话打开探照灯在这一片密集性搜索的办案民警们就朝着他们这边喊了起来。

    “发现了一个洞,跟报案人所描述的对上了。”

    “瞧着应该是天黑,被什么绊了一下脚,往这边滚了好几米,想要强行刹车,反倒是将这打的有点空还没架顶的地下储物间给踩塌了。”

    说这话的时候,这洞口就已经围上了三四个人。

    其中身手最好的那位刑警,将夜间巡逻帽子上的小灯打开,手脚麻利的就从这洞口跳了下去。

    ‘叮铃铃’

    下去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拨打沈度的电话,并且用一种传的很广的扩音器对着这网状结构般的地下喊了出去。

    “沈度,你在哪里?我是海淀区刑警支队长……听到了请回答。”

    只这声还没落下,那边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我赚钱了赚钱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

    行吧,耳熟能详的口水歌,很利于他们的定位与搜寻。

    这专业的就是专业的,不过响了两遍,陆续跳下来的警察同志们就找到了沈度的所在。

    此时这个满身狼藉的小子已经在另外一个相对偏僻一些的旮旯里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可就算是他在见人之前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也难掩他此时的狼狈。

    “沈度?”

    “是我!”

    终于见到了组织了,沈度这时候才有了几分少年天性,眼泪差点涌出来了。

    为了避免尴尬他赶紧用手背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带着这些专业的人员来到了他发现尸体的第一现场。

    等到这些人分出一位先护送沈度回到地面了之后,接下来的才是他们专业人士走入流程的工作。

    躺在地上的倒霉蛋先被人反手锁铐了起来。

    而有关于尸体的那一部分,则是被办案民警立马的拉起了警示线。

    在他们一线民警发现现场之后,现在地面上的第二波人员马上就会跳下大洞,赶到现场。

    鉴证科的人士,将会搜集周围的物证,有关于凶手的行动轨迹,以及对于尸体周围情况的简单的取证与鉴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