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一百三十二 朱儁来了
    赵云的确是立了功。

    立了很大的功。

    叛军的将旗被赵云的麾下砍断,将旗一倒,叛军溃散的更快更疯狂了。

    几乎是不要命的夺路而逃,哭喊着叫嚷着满脸都是崩坏的神色。

    也不管别的,一个劲儿的逃跑,完全不管身后身前是不是有汉军士兵正在追击和截杀。

    汉军则顺着这股浪潮追杀叛军到了他们的军营里,一举突破了叛军大营,把叛军大营里的两万人也给顺势击溃了,更多的叛军开始逃跑。

    蓟县城里的宗员看到郭鹏取胜,大喜过望,立刻带着城中剩下的数千军队冲杀出来,加入了战团。

    他率军随着战场上的汉军一起追杀叛军,连着追杀了十几里路,杀到天黑才停住脚步。

    他们追杀了一路,叛军的尸体倒了一路,血撒了一路,破碎的尸体也撒了一路。

    郭鹏一路看过去,确认这是任何恐怖电影都无法重现的人间炼狱。

    所以说拍什么恐怖片?

    来拍一场写实的古今战争大片,能秒杀任何鬼怪。

    鬼怪从来不在其他地方,就在人心中,人心中的欲望可以生出超越一切恐怖极限的鬼怪,吞噬整个人间。

    这场蓟县攻防战在张举张纯叛乱爆发的一个月之后结束了,这个时候是六月初一日,宗员和郭鹏率领蓟县守军大破叛军张纯所部五万余人,击垮叛军主力。

    叛军溃散不成军,被汉军杀死两万余人,俘虏一万余人,还有两万余人溃散逃跑不知所踪。

    郭鹏左臂受创无法突击,便手持手弩在亲卫的保护下亲自射杀叛军。

    宗员顶盔掼甲,恢复了早年的悍勇,亲自上阵杀敌,浑身都浴血了一般,煞气冲天,十分恐怖。

    要是细细看上去,每一个从战场上下来的汉军士卒都是能被当作德州电锯狂的。

    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人被丢到这里,怕是要被吓得当场尿裤子,然后晕死过去。

    郭鹏手下诸将,夏侯惇中了一箭,在背上,郭烈中了一箭,在胳膊上,夏侯渊和赵云没受伤,就是累着了。

    然后曹仁和曹洪各自中了一箭,都在腿上,关羽和张飞没受伤,就是杀成了血人儿,几乎都认不出来他们的模样。

    领兵将官都到了这个地步,士卒就更不用想了,战死六千多人,受伤一万多,所以郭鹏再次指派自己麾下骑兵客串战场救护队,紧急救援伤兵。

    然后才叫军医官给自己取出箭头,做了包扎。

    叛军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没死在战场上,受伤趴在地上呻吟的,被汉军发现直接一枪扎下去杀死,打扫战场不仅是为了搜刮战利品,也有杀死受伤但是没有死掉的敌军的意义在里面。

    而张纯本人,十分幸运的躲过了杀戮。

    他活着被赵云献给了郭鹏。

    郭鹏没见过张纯,不认识他,宗员却见过他,一眼看出他是张纯,大喜过望。

    “子凤!这是张纯!!”

    宗员大喊一声,张纯的脸色顿时煞白煞白的。

    郭鹏也大喜过望,狠狠的夸奖了赵云,然后和宗员一起商议,打算将张纯用囚车装运回雒阳向灵帝请功。

    不过关键时刻,郭鹏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使君,朱将军好像还没有来,他才是此战的主帅,咱们是不是要……”

    郭鹏这样一说,宗员顿时反应过来了。

    朱儁虽然还没有率军抵达蓟县,但是他才是这场平叛战争的主帅,宗员是副帅,虽然朱儁没有传达任何帅令给宗员和郭鹏,所以两人可以自主行动,但是立下大功,免不得要分给主帅一份。

    宗员看上去有些不情愿。

    原本两个人平分的功劳,现在又要多一个什么事情都没做的朱儁来分润,宗员甚至埋怨郭鹏非要打这一仗,他们两个浴血厮杀不要命,朱儁什么都没干就躺赢,这算什么?

    郭鹏顿时觉得十分好笑。

    真要说起来,主要打仗的是我吧?

    算了,宗员是上司,听他的。

    “朱将军毕竟是主帅,他对此战负责,我们现在是打胜了,要是我们战败了,朱将军虽然没有抵达参战,但是也要受罚的,这样一想,使君是不是就舒服多了?”

    郭鹏笑嘻嘻的看着宗员,宗员这样一想,嘿,真别说,还真是舒服了不少。

    “好吧,那就等朱将军到了咱们再一起上表吧,朱将军大约还有数日才能抵达,咱们什么都不做吗?”

    宗员询问郭鹏,他已经习惯性的询问郭鹏了。

    “自然不是,咱们需要分兵去收复安抚被叛军攻占的城池,恢复治理,巩固此战的战果,然后派哨骑去探查张举和丘力居的行动,张纯是完了,但是张举和丘力居那儿,保不齐还能凑个五六万兵马出来,这一战,还没结束。”

    郭鹏这样一说,宗员便面色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

    是啊,此战还没有结束,张纯被干掉了,但是张举和丘力居还拥兵数万,在右北平以东肆虐,对于汉军来说,平叛之战还没有结束。

    不过这一阶段的胜利足以让汉军为之骄傲了,也能稍微放松几天。

    接下来数日,在等待朱儁率军抵达的日子里,郭鹏便派遣麾下诸将领兵挨个收复被叛军占据肆虐的城池,很快便收复了整个渔阳郡,两人也把军队带到了渔阳县屯驻,准备进一步收复右北平郡。

    战争实在是破坏性极大的人类行为,整个渔阳郡范围内居然不剩下几座还能立刻居住居民的城池。

    诸将送回来的报告都表示城池内军民遭到了大量屠杀和劫掠,房屋建筑被损毁很多,全是尸体,完全无法住人。

    对此,郭鹏下达的命令是遇到尸体全部焚毁,以此防止来年可能爆发大瘟疫的隐患。

    建设需要数十年,毁灭只要一昼夜,二者的效率实在不成比例。

    对此,郭鹏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他习惯了。

    这年头的军队过境要是不想方设法从地方揩油,不想方设法骚扰地方,那都能当作奇闻来说,所以才有『兵灾』这一说。

    对老百姓来说,兵灾和旱灾水灾一样,都是毁灭性的灾害。

    六月初五,朱儁率领三万军队抵达了渔阳县,和郭鹏还有宗员会师。

    得知了之前发生的蓟县之战,还见到了被生擒的叛军首脑之一的张纯,啧啧称奇,表示他非常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