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一百零一 班师
    汉军骑兵将一万鲜卑骑兵杀戮大半之后,又循着他们来的地方追杀过去。

    一般来说游牧人南下打仗劫掠都会带着部分家眷和牛羊,打仗的时候士兵在前方,家眷一边放牧牛羊一边跟在后面,给他们提供后勤。

    郭鹏打起了那些后勤物资的主意,于是率军追了过去,果然发现了他们的营寨,人数大约有三四千的样子。

    然后就是毫不犹豫的冲杀,一阵冲杀之后,猝不及防的营寨被攻破,大量牛羊马匹和其他战略物资全部落入汉军手中。

    郭鹏杀死了全部的男子,无论老幼一概杀死,砍下了脑袋,只留下了一千余鲜卑妇女没有杀死,捆着带了回来。

    战后清点,汉军全歼了一万鲜卑骑兵,成功逃跑的估计只有数百人,剩下的全部都被杀死,剁下了脑袋,被郭鹏下令用这些脑袋铸成京观,立在草原上,炫耀武力的同时,震慑宵小之辈。

    汉军自身损失了五百多名士卒,还有七百多人受伤,受损不大。

    总而言之,中平二年三月十三日,宁县以北的反击战,汉军大获全胜。

    这场战斗持续了大半天,郭鹏当天晚上就是在草原上度过的。

    他带着收拢的士卒们宰杀牛羊,点火烧烤,唱歌跳舞,极尽欢乐。

    吃饱喝足之后,将俘虏的一千余鲜卑妇女赏赐给部下士卒,任由他们玩弄发泄。

    有妻子的士卒是少数的,没有妻子的是大多数,但是士卒是男人,有生理需求,不让他们发泄的话,是会出问题的,所以统治者想过很多方法来解决士卒的生理需求。

    很早以前,统治者实行的是给士兵发老婆的制度,将犯人女眷和打仗获得的女人赏赐给士卒做老婆。

    但是这样获得的女人少,有些士卒得到了有些士卒得不到,这会出更大的问题。

    所以到后来,经由勾践的首先实践,到汉武帝时期,终于确立了制度,将有限的犯人女眷和俘虏的女人赏赐给士卒,让他们公平享受,以此慰藉士兵,让他们不要闹事。

    士兵是人,是精壮的男子,有七情六欲,不让他们发泄是会出问题的。

    郭鹏也没有别的办法,这一次正好获得了那么多鲜卑妇女,就正好纳入营中供士卒享受了,这样做,绝对比让士卒私自外出掳掠妇女要来的好。

    士兵们欢欣鼓舞就和过大节一样,欢欣鼓舞着去玩鲜卑妇女发泄欲望了。

    他们真的很开心,也在放纵自己,作为大战获胜之后自己应该得到的奖励。

    除此之外,郭鹏还把大量的缴获赏赐给了士卒们,士卒们可谓是满载而归,十分兴奋。

    郭鹏就亲眼看到夏侯惇和夏侯渊起哄,臧洪和曹洪一起扛着拼命挣扎的曹仁,挑了一个最漂亮的鲜卑女人,手把手的教曹仁怎么做,于是十七岁的曹仁终于在一群人的围观之下成为了男人。

    真的没问题吗?

    郭鹏十分恶趣味的猜测着。

    曹仁不会变的很奇怪吗?

    郭鹏自己对这些女人没什么兴趣,让士卒们好好的玩之后,自己就抱着一条羊腿大口大口的啃。

    啃完之后舒服的躺在草地上,回想着这一天的经历。

    程立来到了郭鹏身边坐了下来。

    “仲德对鲜卑女人不感兴趣吗?”

    郭鹏坐起了身子,笑着看着程立。

    程立苦笑着摇了摇头。

    “主公说笑了,立那么大把年纪了,妻妾儿女不少,如何能在这大草原上做这种事情?”

    “我也是,多少有些不习惯。”

    郭鹏压低了喉咙笑道,程立也笑了。

    笑了一阵,郭鹏又开口道:“此番我们斩杀和连,这威望,算是有了吧?”

    “主公可以传和连首级于乌丸各部落,让他们观看,威望自然具备,此后便算是站稳了脚跟,雒阳那边,或许也会有所表示。”

    “雒阳的表示不会太多,我才立下功劳,现在又立功劳,加官进爵有点难度,赏钱赏物是最有可能的,其他的我并不指望,仲德,比起这个,我更想利用咱们缴获的这些东西多练一些精锐骑兵。

    乌丸人终究是外人,不如咱们自己人靠得住,数年前北伐失利,大汉折损骑兵三万,损失惨重,这才导致鲜卑人有恃无恐,若不能训练更多的骑兵以为震慑,一两场胜仗并没有什么意义。”

    郭鹏如此表示,程立也觉得有理。

    “主公所言有理,主公可以招募一些有志之士,而且此战的消息传出,估计四方有志之士也会来投靠主公,主公可以挑选壮士组成骑兵,对外威震异族,对内结交豪商游侠,必可安定北疆。”

    郭鹏思考了一番,点了点头。

    程立其实还有些想问的事情,不过眼下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第二日一早,郭鹏率军带着战利品班师,下午便回到了长城关口,在此遇到了宗员。

    宗员是被吓坏了的。

    听到郭鹏不顾一切率军主动出击的事情的时候,他被吓坏了。

    于是他立刻骑着快马赶快赶来宁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郭鹏已经率军到草原上,怕是已经和鲜卑人交手了。

    太鲁莽了,太年轻了,太容易激动了,对自己看得太高了!

    鲜卑人全是骑兵,又不是和黄巾军一样见着骑兵就没命!

    宗员很是生气,但是无可奈何之下,他只能将募集到的兵马派往长城关口,然后加固宁县城防,随时准备应对郭鹏被鲜卑人打败之后的局面。

    他甚至觉得郭鹏会被鲜卑人杀死,然后自己的仕途也会蒙上一层阴影。

    郭鹏从来没有和游牧骑兵打过仗,怎么就敢直接去野战呢?

    前任败得多么惨,宗员是一清二楚的,所以担任护乌丸校尉以来都是采取守势,从未主动出击。

    主动迎战也算主动出击,他怎么就敢带着五千人去迎战一万人的鲜卑骑兵呢?

    结果当郭鹏派回来报功的士兵带回来了大破鲜卑斩首一万并且斩杀鲜卑首领和连的消息的时候,宗员第一时间觉得这个士兵在说谎。

    再三追问,士兵还是这样说,之后又有士兵过来汇报说看到了汉军班师的部队,宗员立刻带着人离开宁县往北边去迎接。

    等看到了郭鹏打着『护乌丸校尉郭』的旗号,带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汉军和数不清的战利品回来的时候,他才确信,他没有看错,更没有听错,郭鹏打了胜仗。

    全歼了来犯之敌,甚至砍掉了檀石槐的儿子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