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五十九 活捉马元义!
    郭鹏集合了自己的家兵三十人和北部尉手下掌握的五十名巡逻兵卒,共计八十人,立刻召开了作战会议。

    会议决定八十人分三路行动。

    夏侯渊带一路二十人出击一个太平道众的秘密集会点,夏侯惇带一路二十人出击一个秘密集会点,郭鹏带着曹仁和剩下四十人直接出击马元义所在地。

    夏侯兄弟和曹仁对这个消息感到震撼莫名,而郭鹏没有给他们太多的反应时间。

    “抓住这些反贼,富贵就在眼前!诸君!富贵,是用命搏出来的!”

    “是!”

    晕晕乎乎的,夏侯渊和夏侯惇就被郭鹏催促着冲向了目的地,去抓人,一旦遇到反抗直接杀死,然后搜集太平道造反的书面证据。

    他们出发之后,郭鹏直接带着主力前往距离北部尉府并不远的马元义所在地。

    突然行动,谁都没有告诉,知道的只有郭鹏自己,但是在行动前半个时辰,郭鹏派人将消息和唐周的口供告诉了卢植,请卢植立刻进宫面圣,将消息抖露出来,让朝廷立刻行动,封锁雒阳。

    其他人无所谓,马元义一定要抓住,要杀死。

    郭鹏出动的同时,卢植大惊失色之下已经火急火燎的赶赴向皇宫,不顾一切的求见灵帝。

    而灵帝正好没有在享乐,而是在后花园里午休。

    被卢植大呼小叫的吵醒,灵帝本来很不愉快,结果看到了唐周的口供之后,冷汗唰地一下子就从背后冒了出来。

    “真的?”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造反的大事!宁杀错一千,不放过一个啊陛下!请陛下立刻下令封锁雒阳!擒拿太平道众!大汉天下要危险了!”

    只凭一份书面口供,本来的确不足以定罪,但是事关造反和帝国统治,任何一个皇帝都不会等闲视之,哪怕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

    灵帝当机立断,立刻下令城中守军关闭雒阳城门,下令搜捕太平道众,调查此事,如遇反抗,就地格杀。

    彻底贯彻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原则,一定要确定此事的真伪。

    灵帝下令的时候,郭鹏已经带人摸到了唐周所供出来的马元义的藏身处,一做不大不小的府邸,门口有人看守,也有些人进进出出。

    周围有行人来来往往,看起来并不知道这里将发生一场血战。

    此时,就轮到赵鹫派上用场了。

    双手被牢牢捆住,身体被扭曲成了一个相当难受的姿态,要想行动,也需要两人驾着他才能行动,他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不止,看来是被吓坏了。

    所谓的游侠,大部分也不过是这种货色。

    “赵鹫,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要抓住,抓不住的话,别怪我心狠手辣。”

    郭鹏脸上全是杀意,赵鹫相信自己要是不合作的话立刻就会死在这里。

    “我……答应!郭郎,不要……不要杀我!”

    “指认马元义给我认识,否则,你必死无疑。”

    “好!”

    赵鹫连连点头。

    郭鹏这才笑了笑,握着自己的环首刀,示意曹仁跟上自己。

    “杀过人吗?”

    “没……没有。”

    曹仁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有点怂了的样子。

    “你都十六岁了,还没杀人啊?阿仁,我十二岁就杀人了。”

    “!!”

    曹仁一脸惊诧。

    “这个世道,不会杀人的人活不长,不论用什么手法,总要杀人的,阿仁,今天,你就在这里至少杀掉一个人吧,别担心,这些都是反贼,杀得越多,奖赏越多,跟紧我,我让你杀,你就杀。”

    郭鹏三两步走到了府门口,被两名守卫上前拦住了。

    见郭鹏衣着不凡,两人小心谨慎的询问道:“阁下是何人?”

    “颍川郭鹏,唐周请我来的。”

    两名守卫互相看了看,面带惊讶之色。

    “郭郎?郭郎可有请帖?”

    “有。”

    郭鹏点了点头,一瞬间拔出了环首刀,寒光一闪,两名守卫捂着脖子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连喊都喊不出来,血溅得到处都是。

    “给我杀进去!活捉马元义!!”

    郭鹏大吼一声便当先冲入了府邸,四十名家兵和北部尉的兵卒立刻拔出环首刀紧随着郭鹏冲进了这座府邸。

    而外面行走的人群则惊恐的大声喊了起来。

    “杀人啦!!”

    这里瞬间就爆发了一阵混乱。

    郭鹏毫不在意外面发生了什么,外面发生了什么他管不到,他只要捉住马元义就好。

    看见宅子里的人,他也毫不留守,见着一个冲上去挥刀将他劈死。

    一转眼,又见着一个惊慌失措想逃的,就立刻追上去一脚踹倒,反手握刀狠狠刺了下去将他杀死,轻松杀掉两人。

    家兵和兵卒呼喊着冲向了里边大肆杀戮,将宅子里面防备不及的人杀的血崩,一时间遍地尸体,到处都是被杀死的人和正在追杀别人的兵卒。

    郭鹏抓住了一个满脸惊慌的小厮,横刀他在的脖子上。

    “马元义在哪儿?不说就死!”

    “我说!我说!在……在后面厢房里……那个最壮的就是马元义。”

    “嗯,很好。”

    郭鹏横刀一抹,抹了他的脖子,将他丢到了地上,回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有点被吓到的曹仁,还有被郭木和郭水架起来的赵鹫。

    “跟上来!去找马元义!”

    郭鹏握着长刀一路往前冲,连着杀了三个来不及反抗的,第四个遇到的手上就拿了兵器,冲着郭鹏挥刀就砍,郭鹏往左边一闪,一刀斩断了他拿刀的手,又狠狠一挥,直接把他小半个身子劈下来了。

    血溅了跟在郭鹏身后的曹仁一脸,曹仁直接愣在当场动弹不得。

    郭鹏直接一巴掌甩过去。

    “这是要死人的地方!愣什么!给我杀人去!不杀人,就被人杀!”

    看着迎面冲上来一个拿刀的太平教徒,郭鹏一脚把曹仁踹了过去。

    曹仁大喊着就撞了过去,和那个太平教徒滚作一团,太平教徒丢了刀,立刻双手掐住了曹仁的脖子。

    曹仁被掐的喘不过气来,脸都涨红了,两条腿乱蹬,一不小心蹬到了那教徒的命根子。

    教徒面容扭曲,大喊着松开了双手,曹仁来不及回神,几乎是本能般的捡起一把环首刀直接朝教徒脑袋上招呼,一刀劈到了他的脑袋里,卡在脑袋里拔不出来,红的黄的白的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