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四十三 鹏绝不让阳球伤害蔡公
    “杀光他们!!”

    杀手们呼喊着这样的口号,朝着护卫队冲了过来。

    郭鹏放下环首刀拿起了弓箭,弯弓搭箭,躲在车子后面深吸一口气。

    然后猛然冲到一边,瞅准一个目标直接松手,箭矢呼啸而去,正中一名杀手的胸膛。

    “不要后退!跟我一起杀退他们!!”

    郭鹏射杀一人之后直接丢下弓箭,捡起环首刀冲了出去。

    “少爷!”

    金木水火土五人眼看郭鹏第一个冲了出去,连忙也跟上。

    其余护卫看到有人带头冲,自己这边人数也并不少,便也跟着冲了上去和杀手对着杀了起来。

    两队人马很快就交缠在一起厮杀了,杀手的人数稍微多一些,本领也很强,郭鹏对上第一个杀手就感觉这帮人不一般。

    他练武多年,有实战经验,这两年在雒阳又经受了卢植的强化训练,年龄也从十二长到了十四,身高体重都有所增长,武力比起两年前也更高。

    但是,对上这群家伙,郭鹏也没有很轻松,感觉这些杀手也很擅长搏杀,出刀快准狠。

    好在护卫队这边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一时间杀手们和郭鹏等人杀的旗鼓相当。

    郭鹏力斩一人,又被袭击,差点被刺中,连退数步,一看这样不行,便让郭火和郭土掩护自己离开战场。

    郭鹏退回到车子边上拿起弓箭,弯弓搭箭,手一松,一支箭正中一名杀手的后心,直接将他杀死,解放了一名护卫队战力。

    然后郭鹏再次弯弓搭箭,手再一松,又射杀了一人。

    比起舞刀弄枪,郭鹏更擅长射箭,无论是在家乡练武还是在卢植身边学习战法,郭鹏的箭术都得到了指导者的称赞,说郭鹏有神箭手的潜质,鼓励他多多练习射箭。

    郭鹏也不知道为什么,举起弓箭的时候就感觉自己一定可以射中自己想要射中的目标。

    现在自然也一样,郭鹏弯弓搭箭连续射死三名蒙面杀手,战场的情况渐渐转变。

    杀手们大概是没想到护卫队的战斗力那么强,而且如此顽强,居然渐渐落了下风。

    对战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郭鹏连续射杀六人之后,杀手队伍溃退了,郭鹏又骑马带人追杀了一阵,杀掉了三五人,便收兵回来。

    这场遭遇袭击战以胜利告终,杀了二十七名杀手,护卫队也损失了二十三人,算得上是惨胜。

    蔡邕惊魂未定,来到郭鹏身边就询问这是怎么回事,郭鹏面色也不好,命人把被杀死的护卫队成员就地埋葬,然后扯下被杀死的杀手的面巾。

    郭鹏对他们自然是一点都不熟悉的,看也看不出什么东西,但是郭鹏也有一些自己的判断。

    “蔡公,这些人身手不凡,人手一把环首刀,不似寻常山贼,估计是有人特意派来刺杀您的。”

    “刺杀我?”

    蔡邕一听面色就变了,眉头紧锁,满眼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时,郭火忽然惊呼了一声。

    “赵六?这不是赵六吗?”

    郭鹏回头一看,见着郭火吃惊的指着一具尸体,随后郭金和郭土也凑上前去,一看之下也认出了这个名叫赵六的人。

    郭鹏立刻上前。

    “这个人你们认识?”

    “认识。”

    郭火点头:“少爷,这个人是我们在军队里认识的,是一个伍长,也是沛国人,也算是咱们的老乡,与咱们有过些来往。”

    “军队里?长水校尉部?”

    “是。”

    见三人点头,郭鹏转头看向了蔡邕。

    “蔡公,前任长水校尉是我妻子家叔父曹炽,去职数月,现任长水校尉是……”

    “赵玹!”

    蔡邕恍然大悟:“我曾写过奏表弹劾他贪赃枉法,该不会……”

    “没错了,但是这背后怕是不止他一人。”

    郭鹏摇了摇头:“没有人配合他,他就能派出那么多刺客吗?”

    “小乙,你是说?”

    “阳球!”

    郭鹏眯着眼睛,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一定是他,恼恨未能成功报复蔡公,顺便,估计也有着想要直接杀死鹏的想法在里面。”

    蔡邕缓过神来,逐渐恢复冷静,咽了口唾沫,越想越觉得郭鹏所说的有可能。

    “他竟敢如此大胆?”

    “他大概是是笃定就算刺杀不成功咱们也找不到幕后黑手,可他根本不知道鹏有家仆认识他的刺客当中的人,还知道是在那支部队,这样一来,只要这个人的身份确认,赵玹就跑不掉,拔出萝卜带出泥,阳球绝对好不了!”

    郭鹏攥紧了拳头:“蔡公,阳球对咱们是动了真的杀心了,若不把阳球的事情解决掉,您就算去了五原也安生不了,他估计还会派人来刺杀您。”

    “那……那怎么办?”

    蔡邕一人倒是不怕,但是回头看了看惊魂未定的妻子和女儿,便担心起了妻子和女儿。

    郭鹏思考了一番,下定了决心。

    “蔡公,您且往前走,去五原,鹏自带一个随从回去,带着此人的头颅,去找阳球算总账,此番,鹏绝不让阳球伤害蔡公!”

    “不可!”

    蔡邕一听这话就拉住了郭鹏:“小乙,阳球势大,背后靠山是司徒刘郃,刘郃是宗室,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你切不可莽撞,这一次要是闹出事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郭鹏摇头。

    “多行不义必自毙,阳球多行不义,蔡公被他害得远走五原,他居然还不放过,还要派人刺杀蔡公,此人气量狭小,睚眦必报,不与他算个总账,事情就没完!

    而且他此番引了众怒,朝中仁人志士对他有不满者大有人在,只差一个机会,就能扳倒他,此人,说不定就是扳倒他的最好的机会!”

    郭鹏向蔡邕一拜。

    “蔡公,您对鹏有大恩,此番,是鹏报答您恩情的时候!”

    蔡邕面色为难至极,思虑再三,最终长叹一口气。

    “小乙,你的性情我明白,你若决定,我阻止你也没有用,你年轻气盛有担当是好事,但是朝政斗争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进入局中容易,破局难啊,我为官十数年,说流放便流放,何况是你呢?”

    蔡邕不说还好,一说这种话,郭鹏真的很无奈。

    蔡先生啊,您的政治觉悟和政治嗅觉有多差,自己心里还没有点13数吗?

    您就是死在这上面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