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抢救大明朝 > 第831章 这里是清北京还是元大都?
    山东方面的坏消息被大清那边的塘马传骑一波波的往北京城送过去的时候,北京城也出了点状况......很有一点要变成元大都的意思了!

    因为从顺治十年入冬开始,就有不计其数的蒙古人越过燕山山脉跑到北京城来了。大部分都在北京城外的原野上扎了蒙古包,还赶着他们的牛羊到处找东西吃,为了这事儿可没少和北京城外的汉人农户发生冲突——那些汉人农户可不都是旗人主子的佃户,也不少是守北京的班军和班军家眷,谁肯买蒙古人的账?什么蒙满一家?北京这里还满汉一家呢!

    所以武装斗殴的事儿几乎天天发生!

    倒是锻炼了北京班军士兵们的战斗精神了......

    还有一些蒙古人进了北京城,住进了因为旗人大量迁移而空出来的宅子了!

    不过这宅子基本上是空的,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被多铎的军兵给搬回关外去了——这些破烂家什的放在东南就是垃圾,可是摆在手工业极度不发达的大清关外,还是很值钱的......甚至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关外不缺毛皮,不缺粮食,不缺东珠,不缺人参,也不缺其他能在大山老林子里面找到的东西。

    但除了这些,其他的都很缺......

    因为宅子大多是空的,所以入城的蒙古贵人们多半还是在院子里扎个蒙古包,继续住在里面。

    因为他们的到来,北京城大街上的风格都变了,本来空空荡荡的街道上总算又有了一点人气,但是来来往往的都是穿着蒙古皮袍子,腰里面挎着弯刀的蒙古人。

    大清朝,有点要变成大元朝的意思了!

    刚刚从罗刹国回来的光时亨刚进城的时候,还以为自己马上要当四臣了......后来见了骆养性才知道,这是大清国顺治皇上从河套草原上带回来的“爷”。

    是不能得罪的!

    “皇上......大汗,这是罗刹国的沙皇给您的国书,还有一份《三方不战条约》......”

    光时亨是在奉天门外的一个蒙古包里面见着一身蒙古人打扮的顺治大汗的!

    大汗身边还有个眉清目秀的中年和尚,还有一个穿着蒙古人衣服的色目官......怎么看都像是到了元朝啊!

    所以光时亨就干脆改口称大汗了。

    “不要叫大汗,”顺治纠正道,“要叫皇上......你是旗人,不是蒙古人。”

    “奴才遵旨。”

    光时亨早就是奴才了......他是大清镶绿旗的奴才!

    顺治冲身边的吴良辅挥挥手,后者马上过去拿过沙皇的国书和《三方不战条约》的文本,捧给了顺治。

    顺治大汗取过《三方不战条约》翻开就看了,一看就有点眼晕了。

    “蒙天父大老爷恩点,俺,罗刹国、莫斯科、弗拉基米尔和诺夫哥罗德的凯撒王和独夫皇爷......这都是什么呀?文字怎么那么粗鄙?还都是狗爬字!光时亨,你不是进士吗?怎么去了一趟罗刹国就不会写字了?”

    “启奏大汗,”光时亨马上解释,“您刚才念出来的不是奴才写的,是大明的使臣绰罗斯.楚琥尔乌把什亲笔写成的。这个三方条约的缔约方分别是罗刹国、大蒙古国和大明,因此就用了三种文字各写一遍,大概的意思都是一样的。奴才代表的是大蒙古国,所以就负责蒙古文字的部分......”

    “你还懂蒙古语?”顺治一边问,一边去找蒙古文字,还真找着了。

    可是......依旧看不大懂。

    “颠三倒四的,什么意思?”顺治问。

    “这个,这个......”光时亨结结巴巴地说,“意思就是,就是我大蒙古、罗刹国和大明三国要保持和平,互不攻打。”

    “胡说!”顺治一拍桌子,“都已经打起来了!河套草原上天天打,中原这边南寇也围了德州、聊城、安平,还把济北、东昌和西兖州的地盘占得差不多了!”

    “大汗息怒,大汗息怒......”

    “叫皇上!”

    “皇上息怒,皇上听奴才解释,”光时亨说,“这个绰罗斯.楚琥尔乌把什只能代表大明的北庭大都护僧格,不能代表大明的皇帝,所以这个条约只能保证北庭军不和咱们打。”

    “北庭?”

    “就是准格尔部......”

    “混账!”顺治大怒,“这种条约怎么能签?朕还要亲征准格尔呢!”

    “皇上,”光时亨完全没有方向了,只好说,“这个是条约草案,陛下可以不批准的......”

    “不准!不准!滚滚......”顺治大喊道。

    这份条约已经不合时宜了!

    现在顺治拉了几万蒙古人来中原,所以他必须强调自己的大汗身份,而僧格的“背叛”就是对蒙古大汗权威的蔑视,他当然得摆出一副早晚讨伐之的态度。

    把光时亨骂跑后,顺治又把索尼、苏克萨哈和吴克善等三人都召来了蒙古包。

    不是为了光时亨带回的消息——顺治现在没功夫料理这档子事儿,南边的战事才火烧眉毛。

    看见索尼等人进来给自己磕头,不等他们说完请安的话,顺治就先开口了。

    “皇太叔那边怎么说?”

    “皇上,”索尼连忙双手捧上个信封,“皇太叔的信刚到,您请看。”

    顺治忙让吴良辅把信拿来,再取出信纸交给他看,看了几眼,就哼了一声:“还说是佯攻......德州要是失守了,下一个就是沧州,然后就是天津卫!天津卫距离德州不过360多里啊!天津卫堵着海口,要是丢了,南军就能走海路大至,到时候北京还能守?”

    天津卫的海口,从多尔衮执政的时代开始,就是大清国的心腹大患。所以他们也想了不少办法去封堵,现在大明朝要从海口登陆是有一定困难的。

    但是明军却可以在攻占德州后直取天津,拿下天津卫城池后,再扫清卫河(海河)沿岸的堡垒,打通天津卫海口。

    到那时,顺治可就要完了......

    “可是皇太叔就认定明军必去黄河两岸的大营,”苏克萨哈说,他已经看过书信了,自然知道内容,“他让咱们再坚持一段时间......等明军打到黄河大营后再出兵。至于德州之围不必理会。”

    正说话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太监的通报声音:“班布尔善求见。”

    现在大清的六个大学士和六个领侍卫内大臣凑一起,也组成了一个议政王大臣会议,负责执行顺治皇帝的命令,也负责日常事务。

    这个会议开会的地方就在武英殿对面的六科廊,那边也是大清的中枢,时时刻刻都有至少一个内大臣或大学士在那里值班,现在值班的那人就是班布尔善。

    他现在亲自来了蒙古包,当然是要紧急情况了。

    “皇上,河间府奏报......”

    班布尔善的话没说完,顺治已经抖着声开口了:“什么?南军打进河间府了?”

    “不,不是,”班布尔善摇摇头,“是南军在济北府各地宣布三年免粮了......”

    “三年免粮?”顺治一愣,“这不是李自成的招儿吗?明朝怎么也用?”

    “皇上,”索尼道,“明朝一定想用这招蛊惑济北甚至河间的百姓!”

    “不就是一亩四升面粉吗?”顺治有点不明白,“这就交不起了?”

    “早不止这个数了,”索尼摇摇头,“实际征收的面粉,一亩怕是已经过了一斗半!而且咱们还要收布,一户要给一匹,还要收草料,还要征徭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