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地球第一剑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各方云动,剑气纵横
    无垠星空中,道道流光朝着锦华星冲去,一股股真仙、天仙的气息肆虐在空洞下方几处大城,让一众散修们惴惴不安。

    就在半天之前,‘无名剑仙’再次现身,身穿强横宝甲,手持一把大剑,用那玄妙的星辰剑法,极短的时间内横扫天风门在此地的驻地。

    驻地已经化为废墟,驻地内一百二十余名仙兵死伤殆尽,总共九名真仙境高手,四人惨死、四人重伤,那名真仙境巅峰的执事,竟被打的肉身破灭,只剩元神得以逃脱……

    原本,该驻地内有挪移阵法,就算来不及逃跑,也可求援。

    但‘无名剑仙’发难太过凶猛,几乎只是片刻之间,就造成了数位高手死伤、仙兵大量伤亡。

    而后这驻地内的宝库被搬空,珍贵的挪移阵法被毁,那人还在一处显眼的石碑上留下了一行大字:

    对事不对人,退出天风门。

    竟是如此……押韵。

    一个落单的孤行剑修,却直接威胁掌控了三颗星辰资源的天风门。

    威胁的效果可能一般,但这事本身,极尽嘲讽。

    王升并未走远,他离开锦华星就藏在无影梭中,在观察天风门的反应。

    半天后,一条身躯无比庞大的苍龙从星空之中飞来,正在无影梭中的王升嘴角一撇,却是用仙识‘看’到了,这苍龙缺了一截龙爪。

    莫非,修成了传说中的……天残脚?

    这妖修老龙的气息,似乎比当年吞他时弱了许多,应该是上次被亢金星君重伤之后还没恢复过来。

    王升不动,继续观察。

    很快,锦华星上汇聚了七道天仙的气息,其中有三道属于天风门势力。

    除却妖修老龙之外,还有两道气息王升有些熟悉,就是那两名北河剑派前来助拳的天仙。

    还有两道气息,出现在了凤黎门掌管的大城之中,应该是凤黎门赶来此地的高手。

    另外两道气息,出现在了元洞南、北的城镇中,是锦华星‘仙道势力’中的两位高手。

    王升暗暗将这些高手的气息都记下,总觉得自己今后少不了跟他们打交道。

    随后,王道长就静静漂流在虚空之中,给无影梭一个不快的速度,悠然飘去了下一个目标点。

    他要去古战场,去探一探天风禁地。

    锦华城这次,不过是他搞事的第一战罢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就算不能动摇天风门根基,也要让他们鼻青脸肿才行。

    ……

    锦华星上,天风驻地的废墟上空。

    两名身穿浅蓝色道袍的天仙老者,宛若周遭那重重人影为无物,在此地不断搜查着什么。

    “这剑意,这星辰之力……

    不错,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天剑,竟能调动如此惊人的星辰之力!”

    “等待了九十余年,总算等来了此子现身,你我也算不虚此行了。”

    北河剑派两位长老感慨不已,他们恨不得立刻找到那无名剑仙的下落,将他带回北河剑派,得天剑剑法。

    至于如何得,那就看这个无名剑仙配合不配合了。

    对于北河剑派而言,剑道是存在一个鄙视链的,大约就是天剑最强、地剑次之、人剑最没有价值。

    人之剑道流传最广,有诸多完善的高明剑法;在这两名北河剑派的长老眼中,修出了心剑的星海门小长老皮卡丘,远不如这个无名剑仙一根头发重要。

    甚至,若是能得到一套完整的天剑剑法,他们北河剑派就有机会成为三界顶级的仙门,探索剑道的极致!

    星辰之力……

    以一敌众却几乎碾压式的局面……

    这更是让这两位长老道心振奋,大功几乎就是唾手可得。

    一旁,那天风门长老龙熬天,正对着几名身穿战甲的真仙男女破口大骂:

    “人呢?啊!消失了!?追寻不到踪迹?”

    若是王升在此地,应当能感觉出,这妖修与百年前的性情有了明显的改变;或许是被亢金星君砍出了心理阴影,或是因为自身在门内地位一落千丈,故而心有怨怼。

    总之,这或许是一条有苍龙血脉的……更年期妖大爷。

    “平日里一个个争功抢功挤破头,现在要你们干点实事了,就没个中用的!”

    一名女仙忍不住反驳:“龙长老,我们种种办法都用了,甚至还抓了两名附近的散修搜过了他们魂魄,那人近乎来无影去无踪!”

    几名真仙也纷纷开口:

    “此地就是元洞之下,他若是冲入了元洞之中,我们根本无法找寻。”

    “我们耗费了几只珍贵的仙虫,寻不到他的踪迹;而且施法追踪被他拿去的那些宝材仙石,也是毫无反应。

    此人看似是直接找上门来报复,激斗片刻之后取胜便走,实际上应当是有详细安排过的,以至于我们连他踪迹都难寻。”

    龙熬天一扫衣袖,沉声道:“他气息最后消失之地是在何处?”

    一名中年文士低声道:“龙长老,就在西面九百里,是在凤黎门的势力城外……”

    龙熬天目光一凝,一旁那两名北河剑派的天仙直接冲天而起,身影在空中近乎只是几次闪烁,直奔西面而去。

    “二位!”

    龙熬天顿时面色有了些变化,此时他们天风门几位天仙的元气尚未恢复,不宜与凤黎门直接开战。

    他叹了口气,从后面连忙追了上去,却是凭自己雄厚的修为,稳稳跟在了两名先出发的北河剑派长老之后。

    三道身影几乎转眼就出现在凤黎门势力上空,与此同时,一名老妪与一位不施粉黛、身着道袍的女仙出现在了空中,却也是天仙修为,与三人分庭抗礼。

    那老妪手中拐杖轻轻一顿,下方大阵流光溢彩,已经完全开启。

    这老妪有些有气无力的问了句:“原来是天风门的龙大长老,何故强闯我凤黎门之地?”

    “原来是诸葛长老,”龙熬天拱拱手,并未多说,而是看了眼北河剑派两名长老。

    一名北河剑派的长老拱拱手,问道:“凤黎门与那无名剑仙可有关联?”

    “阁下又是何人?”老妪目光之中有一缕精光闪过,却是散发出了强烈的威压,与龙熬天的修为境界大致相当。

    这两位北河剑派的长老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各自报上了来历:

    “北河剑派,萧恩德。”

    “北河剑派,魏拂。”

    那老妪面容顿时露出几分凝重,扯了个难看的笑容,“原来两位就是北河剑派的高人,方才多有失敬。”

    萧恩德问道:“敢问道友,那无名剑仙与凤黎门是否有所关联?此人对我们北河剑派来说意义非凡,对各位并非剑道传承的仙门却是作用不大。

    假若他寄身于凤黎门中,还请道友给我们一个与他交谈的机会。”

    “不错,”魏拂倒是干脆,直接说出了他们的目的,“若是凤黎门能将此人交于我们北河剑派,我们愿意以重宝酬谢。”

    这话一出,龙熬天的面色顿时有些难看。

    这两个北河剑派的天仙,跟着天耀回来的时候,一副有了他们镇场子、天风门就不必担心被外敌所威胁的架势。

    现在却是掩饰都不掩饰自己的‘狐狸尾巴’,直接对凤黎门开条件,还径直表达,他们是冲着那无名剑仙的剑法而来!

    那老妪沉吟几声,随后便道:“各位恐怕是误会了,我们凤黎门与这人并无瓜葛。”

    “确实如此,”一旁那名女仙也道,“当年这名剑修被困在天风门血矿中时,是与我一位师侄有些交情,只不过他们一直未曾联系。”

    萧恩德与魏拂顿时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

    他们二人对视一眼,却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继续道:“若凤黎门能捉到此人送于我北河剑派,之前我们所说的承诺依然奏效。”

    “打搅了,告辞。”

    两人拱拱手,随后转身朝着天外而去。

    龙熬天顿时气的胡子乱翘,他也对面前两人敷衍地拱拱手,转身朝着天风门废墟飞去,却是半句寒暄都欠奉。

    那女仙和老妪对视一眼,缓缓落入了大阵中。

    “师伯,何不将那封信给他们?”

    女仙传声道,“那人在咱们城中出现过,此事必然瞒不住天风门,倒不如就将那封信给这两个北河剑派的长老,卖个人情给北河剑派。”

    “人情?”

    那老妪冷笑了声,瞧了眼身旁女仙,叹道:“你呀,当真是修道修糊涂了脑子!

    对于北河剑派而言,咱们凤黎门不过是偏远之地的一家小小仙门,翻手便可覆灭。

    那两人表面对咱们客气,实际上打心眼里瞧不起咱们;若是我们给出半点线索,那接下来,必然是被逼着交出采薇,为他们布置诱饵,钓那无名剑仙上钩。”

    女仙有些不以为然,“也不过牺牲一个掌门师姐不喜欢的弟子罢了,若是能得北河剑派的人情,咱们岂不是更好对付天风门?”

    “天风门此时已经被北河剑派当做了是自己的附庸,你一个人情,抵得过那源源不断的仙石?

    那李天耀的师父,是北河剑派中赫赫有名的高手,更是据说距离金仙只剩一步之遥,他一人前来,十三星辰之上的天仙加起来都不会是他对手。

    咱们与天风门是一个层次,北河剑派又是另一个层次。

    但凡能在一方天域中排上前十的大宗门,有几个会跟你讲道理?他们要覆灭咱们,根本不需要半点冠冕堂皇的理由。”

    老妪缓缓叹了口气,“安排下去,全力搜查那无名剑仙的下落。”

    女仙有些不解,“师伯,咱们不是不卖他们这人情了吗?”

    “有些事,你刚迈入天仙境,还不曾知晓,”老妪淡然道,“他们天风门以为背靠北河剑派,就能征服这十三颗星辰,霸占这片古战场之地。

    却不知,咱们凤黎门,上面也是有人的。

    找到那小家伙,让采薇不惜一切代价套住他,不求他为我们凤黎门所用,也要让他掀开天风门的鳞片,让天风门自己露出些破绽!”

    女仙明显怔了下,随后面露恍然,原本心底许多疑惑,也接连得到了解答。

    她们,上面有人。

    ……

    两个月后。

    古战场,一处临近天风星系的灰暗区域,几块刻着‘天风禁地’的石碑静静悬浮在这片区域四周。

    一道身影,此时就在这片区域的中央。

    经过几天时间的打探,王升已经搞明白了此地的作用。

    这里,是个‘仙虫培育场’,有数十名仙兵在此地把守,值守此地的是三名真仙境管事。

    除此之外,还有两小队仙兵负责从搜罗一些奇花异草,落单的散修,送来此地喂养一些‘名贵’的仙虫。

    这些仙虫被封在一处处蘑菇屋般的大阵中,像极了……

    大棚养殖。

    王升已经决定将这里一锅端,而且找好了跑路的路径。

    此时,他就在这片‘仙虫养殖场’的正上方,藏在一块漂浮的山岳中,废寝忘食的……制作劫云。

    因为此地没有太多元气可以被劫云引动,王升只是准备劫云就用了半天的功夫;而且将劫云藏在了这方山岳之内,并未提前显露。

    等他觉得劫云差不多足够掀起一场雷暴了,总算停下折腾,吞了一颗丹药,将大剑握在手中。

    而后跳到这块山岳碎片正上方,一脚朝着下方猛踹,随之手持大剑、显出真仙威压,朝着那三名正喝酒聊天的天风门真仙俯冲而去!

    三名真仙倒是反应迅速,立刻起身应对,急忙捏碎传信灵符。

    他们所聊的,也是天风门驻地遭袭之事,只是没想到突然杀机涌现……

    那块残缺的山岳正面撞击,将下方养殖仙虫的这片‘陆地’撞的猛烈颤动,迅速下沉。

    而这块山岳直接炸碎,一缕缕劫云从中弥漫而出,迅速连成一片,直接罩住了此地。

    雷光还没闪动,剑气已然纵横!

    王升持着大剑宛若凶神下凡,那三名真仙立刻想到了逃命,但那要命的剑气已是遮天蔽日……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