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异界是个神 > 第270章 修行的境界?
    关于剑仙的修行,这东西方累是真的不懂。

    方累的本质是神,生命层次就和想象中的修炼者不同。

    要知道,修炼者的目的是蜕变自己的生命形态,最终成为近乎先天神灵的仙!

    而方累呢?虽然不是先天神灵,仅仅是一个信仰神。但是神到底还是神,生命的本质依旧是超脱于人。

    让一个神去修炼功法,相当于让首富去学如何开一个便利店……根本是没必要的事情。

    最关键的是,如今方累的文明是在异界的文明上脱胎出来的。

    而异界的文明,限于方累的实力,仅仅是接触到了斗气与魔法的文明罢了。

    在这样的文明基础上,编出一套修真功法来,还真是挺为难方累的。

    不过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一脸笑意之中,星尘剑仙笑道:“自古以来,修行的境界就是各家不同。”

    “不过总得来讲,修行的本质还是离不开炼精化气,练气化神等步骤。”

    “是以,修行的入门是炼精化气,若是没有外力辅助,怕是永远无法入修行之门。”

    “至于修行的境界?我天河剑派自成一脉,不过依旧脱离不开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的框架来。”

    星尘剑仙的心情似乎是很好,竟然是难得的给李张弛讲了这么多关于修行的东西。

    而修行对于李张弛来说,无疑是他整个人都心心念念的东西。

    也许是看出了今天星尘剑仙心情不错,李张弛在纠结了片刻之后,忽然咬了咬牙,而后直接跪在地上:

    “弟子仰慕仙道久矣,恳请道长引领弟子入修行之门。”

    “弟子发誓,若是拜得恩师,定然会终生侍奉恩师,永不背叛!”

    说着,李张弛将头深深的埋了下去,这对一个现代人,还是一个在本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富二代来说,真的是很难得了。

    然而方累却是在心中冷笑一声。

    永不背叛?

    对于李张弛的话,方累是不信的。

    也许现在李张弛坚定的认为自己不会背叛,那么以后呢?

    方累可不认为他能永远忠诚,更不用说,以他的城府有时候背叛了所谓的师门,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念及此处,方累目光闪烁,心中飞快的计较着种种可能的得失。

    沉吟片刻,星尘剑仙大袖一甩,柔和的力量将李张弛托举起来。

    “道长,这……”

    李张弛有些慌,他生怕因为自己的唐突惹了星尘剑仙的不快,进而错过了永远的仙缘。

    下意识的看向那唇红齿白的少年,只见少年摇头感慨:

    “如今天地灵气刚刚复苏,宗门的前辈还没有定下最终的方针,目前仅仅是在了解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罢了。”

    “我知你心向修行……这样吧,我以我个人的名义传授你一份上好的练气法门,以及相应的丹药,让你先踏上修行之路。”

    “至于日后,你能不能有缘拜入天河剑派……一切就看缘分吧。”

    说着,星尘剑仙有些可惜的看着李张弛:

    “你已经错过了奠基的最好年纪,甚至元阳都亏损了,即便是踏上修行之路,也走不到太高的境界,你要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李张弛狂喜,连忙就要再次拜下。

    然而一股柔和的力量阻止了他,下一刻星尘剑仙朝着李张弛的眉心一点,顿时玄奥的知识就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参星秘录?”

    良久过后,消化了脑海中知识的李张弛喃喃自语。

    这个时候,星尘剑仙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一个精致的小瓶子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

    “养气丹,里面蕴藏着补充气血和灵气的东西,足够支撑你在练气期的修炼了。”

    看着那笑容如同星光一般柔和的少年,李张弛如获至宝的将那弹药接过,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

    深吸几口气,平复了心中的激动,李张弛神色一正道:

    “星尘道长,其实最近朝廷也在一直想办法联系道长。”

    “朝廷?”星尘剑仙一脸意外的看着李张弛,似乎对于这个消息感到意外。

    李张弛点了点头道:

    “道长可知道,最近华夏境内出现了不少鬼怪作乱人间?对于这些鬼怪,朝廷希望能够获得天河剑派的帮助!”

    说起朝廷,星尘剑仙的脸色明显凝重起来:“如何帮助?”

    “朝廷希望天河剑派能够像扶桑的阴阳师一样,提供一批超凡武器给朝廷来镇压鬼怪。”

    李张弛坦荡的说道,他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个传话筒,就算星尘剑仙不满,也不会怪到自己身上。

    “对了,朝廷还说他们也知道超凡武器在眼下这个时代可能造价颇高,朝廷会尽可能的补偿天河剑派。”

    李张弛继续说道,方累却是在心中暗笑。

    他知道,经过朝廷内部的评估,他们已经确定鬼怪的出现不是某个人的手笔,而是真正的全球现象了。

    而面对破坏力日益加重的鬼怪,即便是向来中庸的华夏,也不得不考虑和超凡合作了。

    提起超凡,华夏境内曝光在朝廷视野中的,无外乎天河剑派和散修蛮巫了。

    而朝廷,必然是得知这个时代那些超凡材料的珍贵性了……

    所以,对于朝廷来说,首选的目标是和天河剑派合作。

    因为华夏地大物博,目前来看只有天河剑派才能满足华夏那么大的需求量。

    这件事,可以说是正中方累的下怀。

    但是!

    超凡材料那么珍贵,自己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坑朝廷一笔。

    不对,也不能说是坑吧。

    毕竟物以稀为贵,东西只有自己有,自己可以随便定下它们的价格。

    不得不说,掌握了渠道就是这么任性!

    想到这儿,方累的大脑已经飞快的运转起来了。

    他在想,除了信仰神器之外,朝廷掌握的哪些东西可以用在自己或者异界的信徒身上。

    自己能从朝廷得到什么好处?

    方累想了想,目前为止好像除了信仰和信仰神器之外,自己得不到什么好处。

    现实世界的科技文明虽然有可取之处,但是……自己总不能问他们要核弹吧?

    要知道,核弹这东西定然是在重重保护之下的。

    偷和抢,都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毕竟方累要的可是温水煮青蛙的让现实世界的韭菜们变得茂盛起来,而不是让现实世界真的乱起来。

    真要核弹的话,自己只能去忽悠,可是现在根本没有可以忽悠核弹到手的机会。

    毕竟现在摊开的局面并不算大。

    一副沉吟的样子,星尘剑仙摇了摇头:“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道长您说。”李张弛脸上挂着几分讨好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很少出现在他的脸上。

    “好,那我就说了。”

    “凡俗中的一切,包括权力,钱财……对于我们修行中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你们根本不懂修行中人的生活是一种怎么样的享受,也不懂那是一种怎么样的自在。”

    “相比于在滚滚红尘之中挣扎,我们更喜欢超然于世外享受自己的人生。”

    看着李张弛,星尘剑仙静静的说道:

    “就好比说你的别墅,你觉得它很豪华,没错它在寻常人眼里却是很豪华,因为他们一辈子都买不起。”

    “但是在我眼里,李家的别墅还不如我天河剑派一面墙来的珍贵。”

    “凡俗的一切,到底是太过凡俗了。”

    星尘剑仙的话说的不算直白,但是李张弛也听出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星尘剑仙是在说,凡俗中的东西对于修行中人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和意义。

    甚至还隐晦的说,他们超凡者所享用的东西,是凡俗之人想都不敢想的奢华和返璞归真。

    对于这一点,对修行充满无数想象的李张弛自然是可以理解。

    而作为一个优秀的富二代,李张弛也明白了星尘剑仙的意思,他是在说,天河剑派没有什么需要朝廷帮忙的事情。

    这就很尴尬了……

    就在李张弛觉得自己可能无法完成朝廷给自己的任务之后,星尘剑仙忽然幽幽开口:

    “不过……到底是沧海桑田,神州大地换了新的主人……”

    “这个时代我天河剑派重新现世已经是必然的事情,可是我天河剑派向来以和为贵……因此,我感觉我有必要和朝廷的人见一见,谈一谈。”

    李张弛转忧为喜,试探性的问道:“道长,那我现在就去安排?相信很快就会有专人抵达这里了。”

    星尘剑仙想了想,而后缓缓点头。

    “那道长请稍待片刻,我这就去安排。”李张弛抱歉的告罪之后,匆匆的离去了。

    而方累却是在表面淡定之余,心中怦怦直跳。

    要知道,他即将面对的可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之一。

    他们可不是西方人更不是小鬼子,他们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一般的存在,每一个想法甚至比自己这个神还深思熟虑。

    和他们打交道,势必要小心再小心才行。

    很快,就在天色将暗的时候,一群穿着朴素的男男女女来到李家别墅里。

    这些人虽然穿着朴素,但是每一个人都有着一种难以言喻身居高位的气场。

    不过对于星尘这个年轻人,这些人似乎是很和蔼。

    “星尘小道长,咱们可终于见面了。”

    “小道长这相貌,当真是人中龙凤。”

    一群年长者,笑眯眯的和方累寒暄着,这让方累知道,正戏要来了。

    从现在开始,自己的每说的一句话,甚至每一个细微动作都需要特别的注意。

    化作星尘剑仙,虽然心如赤子,但是俾睨众生……这样的人设方累牢记于心。

    “星尘见过诸位长辈!”

    不卑不亢的拱手行礼,星尘剑仙的脸上挂着俊美的笑容,做派无可挑剔。

    “小道长这就见外了,哪怕今天咱们是谈正事,也可以轻松点嘛。”

    面对笑容可掬的领导,星尘剑仙微微笑道:

    “朝廷眼下的困境我已经知晓了……”

    话还没说完,领导就摆了摆手,神秘的笑道:

    “这件事先不急,京师那边的,可是有人想见见你呢。啧啧……后生可畏啊,我年轻的时候……不提也罢,老咯老咯。”

    一边客气的笑着,老者一边取出一个电脑,按下一个开关之后,屏幕上顿时出现一张慈祥的脸孔。

    这张脸孔,方累只在电视和新闻上看到过!

    不过好在,方累好歹也是神了,对于自己的控制力还是很强的。

    他先是有些茫然的看了几眼屏幕,随后脸上恍然大悟,再然后他连忙起身,朝着那电脑拱手一礼道:

    “小道星尘,见过……见过……”

    话说了一半,星尘就说不下去了,那皱眉的样子说明这年轻人似乎在纠结对这个大人物的称呼。

    遥远的京城里,看到这一幕,一号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他还是慈祥一笑道:

    “小道长着相了,称呼而已,不必介怀。”

    “这一次朝廷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不知道小道长所在的天河剑派能否提供一些帮助?”

    方累没想到,大领导竟然在短暂的客套后直接说了正题。

    念头飞速转动,化作星尘剑仙的方累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道:

    “朝廷的存在,保证了神州大地的和平,我天河剑派虽然超凡,但是也到底是扎根在这片土地之上,朝廷面对超凡的侵扰,天河剑派义不容辞。”

    “虽然末法寒冬之后,天河剑派也不复往日,但是一些超凡武器的话,我相信门中长辈还是舍得的。”

    大领导的眼中精光一闪。

    他这种层次的人,往往对每一句话都会深思熟虑。

    而星尘剑仙的话,可不仅仅是答应了朝廷那么简单,更是向朝廷表态了。

    天河剑派虽然不是朝廷体制内的门派,但是却是神州大地的一份子。

    往长远了想,若是超凡的复苏也都在朝廷的掌控下有条不紊,那么未来属于神州大地一份子的天河剑派,会不会在大势所趋之下,成为朝廷体制的一部分?

    PS:两个小时候就离开公司,失业了……过段时间打算就离开已经来了十年的上海了……希望大家都尽可能的支持正版,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