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异界是个神 > 第46章 是不是太卑鄙了?
    一把柴油锯的突袭,对于有着猛兽直觉的狼之子来说并不算什么。

    化身为狼人的他,可以轻松躲过去。

    但是当方累神力全开,近乎一瞬间放弃了防御,操控着十多把柴油锯铺天盖地的朝着他打去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柴油锯的强大,狼之子虽然没有亲自体会过,但是部落第一次遭遇到秦族部落的时候,那些狼和族人身上那一块块直接被柴油锯卷下去的恐怖伤痕,却是让狼之子记忆犹新。

    那突突的马达声响起,狼之子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映。只见他在月光下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一瞬间就躲开了第一把柴油锯!

    但是十多把柴油锯实在是太多了,方累孤注一掷的输出下,堪称是铺天盖地而来。

    “神力爆发!”

    月光之下,高大的狼之子怒吼着,冰冷的神力爆发出来,如同寒霜潮汐一般。

    在这样的神力下,一切凡俗之物都会被冻结。但是方累的柴油锯不一样,他的柴油锯有着众星之主的神力包裹!

    漫天冰霜之中,刺耳的切割的声伴着冰块破碎的身影响起,柴油锯势如破竹的突破了神力潮汐,朝着狼之子身上猛刺。

    吼!

    狼之子一声怒吼,高大身体如同灵巧的狼王,不断的躲闪着。对于那些躲闪不过去的,狼之子便运用神力包裹自己的爪子,狠狠的拍过去。

    一声声怒吼从寒霜潮汐之中传来,肉眼可见的不断有血花绽放在潮汐之中,也不断的有一把把笼罩着星光的柴油锯被直接拍飞。

    十余把柴油锯没有一把成功的刺穿狼之子的肉身!不过狼之子的爪子已经在方累的攻击下变得血肉模糊了。

    “看来是我低估了你。”

    沙哑如同野兽一般的声音响起,狼之子一跃而起,蹲在一根粗大的树干上。

    鲜血如注,但是凶残的狼之子并没有在乎手臂那深可见骨的伤痕,反倒是用猩红的眼睛看着方累,眼中有怨毒也有忌惮。

    神力在他的身前凝聚,隐约间有一只苍茫的冰霜狼魂在其中孕育。只要是个正常人,就能看出他在酝酿着可怕的神术。

    一声声如狼一般的低吼声从他的口中传来,凡是听到这个声音的人和狼,都下意识的做出了撤退的动作。

    方累捂着自己的肋骨缓缓起身,身后一把把柴油锯在神力下缓缓的运动着,乍一看,此刻的方累如同千手电锯观音似得……

    方累看着气息可怕的狼之子,他目光闪烁,显然是在计较着什么东西。

    下一刻,没有任何的预兆,方累仿佛忽略了随时可能攻击的狼之子似得,他手掌一挥,一半的柴油锯就朝着那个因为一番血战而变得浑身带伤的高大巨狼打了过去。

    那巨狼不是别的,正是在无人机中和狼之子亲密无间,比其他的狼不知道强壮了多少倍的头狼。

    一头在狼之子的低吼中,浑身焦糊,但是恐怖的力量依旧轻松将两个战士如同玩具一般扔飞,打算退走的巨狼!

    吼!

    狼哪里会想到方累竟然放弃狼之子朝着它出手?作为野兽,哪怕是有了一些智慧,也根本预料不到这样的一幕。

    但是作为野兽,巨狼还是在强大本能的驱动下第一时间做出了闪避的动作。

    然而巨狼虽然强大,但是却并非超凡的存在,面对一个神灵的突袭,它的闪避毫无意义。

    柴油锯直接撕裂了巨狼的肉身,飞速旋转的链条直接将那结实的肌肉绞成肉沫。

    肉沫伴着鲜血喷洒而出,那高大的头狼不断的怒吼着,也尽可能的奔跑着。但是才跑了几步,它就重重的摔在雪地里,生死不知。

    “不!父亲!”

    绝望的声音从狼之子的口中传来,他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身前的神力化作冰霜凝聚的狼魂怒吼一声就朝着方累打了过去。

    嘭得一声,神力有一半外方出去的方累直接被轰飞,护体的神力被打破化作星光逸散,满身冰霜的方累重重的摔在雪地之中。

    “糟了,保护殿下!”

    秦族部落的战士们对于眼前突兀的一幕最快的做出了反映,一位位穿着源氏战甲的战士开始朝着方累狂奔。

    但是出乎他们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打出神术的狼之子,竟然放弃了方累,如同一只癫狂的野兽一般,疯狂的朝着那到底的巨狼就跑了过去。

    被冰霜笼罩的方累,艰难的爬了起来。看到这一幕后,他再一次驱动神力,控制着参与的柴油锯悬浮起来。

    突突突!

    柴油锯再一次发动,朝着狼之子就铺天盖地的打了过去,柴油的黑烟伴着柔和的星光,绽放出最凶狠的杀机。

    似乎是感受到背后的危机,狼之子的神力不要命的爆发出来,潮汐一般的寒霜从他的身上喷薄出来,化作巨大的冰块不断的轰飞一个个星光笼罩的柴油锯。

    寒霜笼罩之中,狼之子的眼中依旧只有那倒地的巨狼,他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四肢着地朝着前方飞快的跑去。

    血肉模糊的手掌甚至在这冬天的寒冷和雪水中凝结出一层冰霜,一串血色的脚印出现在雪地上。

    看到这一幕,方累的神色有些触动。但是他还是闭上双眼,控制着柴油锯,毫无花哨,笔直的朝着狼之子打了过去。

    漫天都是冰霜和星辰碰撞的光辉,美丽之中也带着冰冷的杀意。

    噗呲!

    眼看着狼之子就要来到巨狼的身边,柴油锯也终于破开了狼之子的神力,在他的身上锯出狰狞的伤口。

    但是狼之子似乎是发狂了一般,神色狰狞之中,他猛然回头,用他的血肉模糊的爪子猛地握住柴油锯。

    全身的神力爆发,瞬间将方累远程附着的神力轰碎,而后一下子就将柴油锯给掰断。

    剩下的那一部分,就那么硬生生的插在他的体内。

    满身伤口和金属碎片之中,狼之子踉踉跄跄的跑到那巨狼的身边,看着巨狼随时可能闭上的眼睛,他眼里满是绝望。

    猛然回头,狼之子用猩红的眼睛看向方累,怒吼道:

    “为什么!你为什么对他出手!有本事冲着我来啊!我才是神灵!”

    “为什么!它根本不是神灵的对手!”

    看着几乎悲愤欲死的狼之子,方累的脸上露出一抹不忍之色。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

    “至少在你我这个境界,你的神格带来的力量比我强大。继续打下去我打不过你,但是我必须要赢……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方累说的很无奈。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狼之子的神格比自己众星之主的神格在这个阶段要强大很多。

    自己的神力基本上只能像念动力那样去运用,而他的神力不仅能给他带来寒冰的属性力量,还能让他的肉身化作狼人。

    这样的差距,固然一时间方累借助现代化的道具占据了一些优势,但是正面硬刚,自己肯定不会是他的对手。

    因此,方累将主意打到了那近乎于超凡的头狼身上。

    事实证明,方累的猜测是对的,狼之子真的就是狼养大的孩子。

    这个孩子在原始人的崇拜之中成了神灵,他的神力也不断反哺给养大自己的巨狼,让它变得更加强大,寿命也更加悠久。

    直接对这样的一头巨狼出手,可以想象狼之子的心中有多么的悲愤和痛苦。

    对于拥有着狼和人双重性情的狼之子来说,也许那头巨狼就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存在了。这个存在,足以让狼之子失去一切的理智。

    可是就是这样的存在,却成了方累致胜的关键。

    扪心自问,方累的行为很卑鄙,但是他没有办法……

    “父亲,求求你不要死。”

    狼之子不再理会方累,甚至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血液不要命的流下来。他拼了命的去抚摸着巨狼的脑袋,将它死死的抱在怀里。

    “求求你,不要死。”

    “不要死……”

    雪地之中,狼之子嚎啕大哭,他如同一个无助的孩子,只能天真的用自己的身体给自己即将死去的父亲带来最后的温暖。

    趁着这个功夫,方累再一次发动了攻击。

    沾染着神力的柴油锯和狼之子外方的神力正面对抗,但是因为狼之子抱着那巨狼的原因,哪怕是那冰霜足够让柴油锯的锯齿崩断,方累也能找到机会在狼之子的身上留下恐怖的伤痕。

    转眼,本来就身受重伤,又一时间失去了主见和理智的狼之子,再一次雪上加霜。

    但是,狼之子似乎已经对一切都不在乎了,他的眼中只有那头受了重伤的巨狼。此刻他不像是凶狠的狼人,倒像是死去了同伴的小野狗一样无助。

    “我们回家,对!我们回家!”

    “我们回狼谷,像我小时候一样……我们再也不出来了,这些人类……”

    精神似乎在巨大的打击之中崩溃了,嚎啕了许久,那巨狼的尸体已经变得坚硬起来之后,狼之子忽然间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起来。

    他用他强大的力量将巨狼抱起,踉踉跄跄的朝着森林深处走去。地面上,鲜血如同绽放的梅花,延伸向远方。

    看着狼之子远去的背影,方累的脸色复杂。

    “我是不是太卑鄙了……”

    如果是生死厮杀,方累绝对不会有这种想法。但是这并非是生死厮杀,而是卑鄙无耻!

    大雪忽然间从天而降,天地间一片苍茫。

    白花花的大雪,似乎要将一切的鲜血和罪恶掩盖,还给这片森林最初的宁静。

    雪花落在方累的脸上,化作冰水,让方累的心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上江君说

    人家萝莉音,会卖萌,会暖床,包养人家好不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