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御前新赐紫罗裙 > 第 80 章
    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  但那些同僚她尚能躲避, 对皇帝,就不好推拒了。

    便忽略了萧冲邺的举动,将思绪调转到他先前的问话。

    陆莳兰明白皇帝的意思, 这是顾念昔日友谊,给她的特殊优待。

    可她想起了自己在陕西道的时候,为巡视茶马和军役,看过大漠流沙雁过阳关,听过军中角声悠远, 也听过百姓凄苦痛哭, 她去的那些州县, 有的繁华富庶,有的贫瘠荒无,遇到的事, 有些暖沁肺腑,也有冤屈不平……

    那样的日子, 固然没有在这沥金砌玉的殿中来得舒适,却能教会她许多东西, 让她学会如何坚守本心。

    等到了东暖阁,萧冲邺邀陆莳兰在棋局前坐下,陆莳兰便道:

    “臣感激皇上垂爱。只是, 臣深感御史权责之重,同僚们皆是十分辛苦。若是臣想要从御史序列中升迁, 臣希望是用自己的成绩换来的, 让旁人亦能心悦诚服。”

    这便是委婉表达, 不愿意。

    萧冲邺眼神复杂,沉默片刻,方道:“槿若乃是赤子之心。你既如此决定,朕也自会认同。”

    他见陆莳兰如此坚定地拒绝,也只得暂时按下将对方调到自己身边的想法。实则,他本不想让陆莳兰这样快回京的……

    陆莳兰闻言,这才莞尔一笑:“陛下不怪臣的不识抬举便好。”

    她知道,皇帝虽然依旧跟她延续友情,但如今到底是君臣有别,她在面对萧冲邺的时候,再也不能像从前对萧中业一般,直抒胸臆,想说甚么就说甚么了。

    萧冲邺看着对方忽如其来的笑容,目光微动,道:“朕怎会怪你……”

    他便也跟着露出笑意,道:“那就先在御史一职历练罢,这的确是个锻炼人的位置。”

    ***

    待到陆莳兰离宫,已是一个时辰后。

    她原本回都察院的路上还在想着,该怎样跟自己的顶头上司佥都御史交代这半日的行踪。

    因她与萧冲邺,皆不打算宣扬今日会面的事。

    不料回到院里,佥都御史并不在。

    但对方给她交办了任务,让她今日先跟另一名御史严屿之一道,去户部查一笔账目。

    陆莳兰与严屿之正坐在马车里说话,突然听到激烈的碰撞声,还有女子的惊呼,马车也随即停了下来。

    陆莳兰抓紧横栏,意识到,是他们的马车被别人的撞了。

    还好对方车夫最后似是及时控制住了速度,没有将他们的马车撞翻过去。

    她与严屿之立即下车,去看到底怎么回事。

    却见对方那马车格外高大雅致,车身檀板的雕花与镂空车窗都是精工细作,车盖四角还悬挂着漆金铃铛,一看就是贵族女子所乘坐。

    那马车周围更是围绕了数名仆从与侍卫,都在关心着马车中的人,可见对方身份着实不低。

    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这时却走上前来,将陆莳兰与严屿之一通打量,厉声道:“看什么看!惊到了里头的两位贵人,你们担得起么?还不快给贵人赔礼!”

    严屿之一听,也管不得对方的主人是女子了,提高了声音道:“你是如何说话的?是你们的马车撞了我们,我还未叫你赔偿,你倒是恶人先告状?”

    一个轻柔动人的嗓音从马车里传出来,道:“算了,周管事,别为难他们。”

    对方那辆马车上,也被扶下两道身影来。想来是因马儿失控的原因未查明,对方也不敢再上马车了。

    陆莳兰和严屿之自然都看了过去。

    还是那个嗓音轻柔的姑娘在交代:“他们的马车受损,要赔多少,周管事你给他们就是。”

    严屿之原本还打算跟那胖管事一磕到底,待看到这下了车来的两个姑娘,顿时不说话了。

    这两个少女身份,的确不一般。

    一个是镇南将军江家的江小姐,叫江善善,当今太后钦点的皇后人选,礼部已在走“纳采”的流程。

    另外一个一直未说话的,则是华昭郡主萧檀君,本身就是金尊玉贵,更重要的,听说是霍家老夫人为首辅看中的正妻人选。

    谁都知道,当今帝国,地位最尊的两个男人,正是皇帝萧冲邺,与一力促成其上位的舅舅,霍宁珘。

    这两个姑娘,妻凭夫贵,未来自然也是贵不可言的。

    不过,二女的身世、样貌也的确出众。

    先说这萧檀君。

    对方挽着花冠髻,发间珠玉流光,身条更是纤秾曼妙,将一袭明紫地绣海棠青鸾的掐腰宫裳穿得艳光逼人。

    相比起萧檀君浓烈张扬的美,江善善的容貌则要清秀一些,气质也温婉。

    她穿着浅绿色对襟褙子,裙子是层层烟罗,影绰绰的玉兰刺绣从最里层透出来,与她纤盈的身段十分相映。看起来妆扮素洁,却是花了巧心思的。

    陆莳兰才回京城,也很少跟同僚闲聊,自然是不知道对方身份的。她看了看自己的马车,虽被撞了一下,但既然人没事,车也基本完好,便也没有打算揪着对方不放。

    就道:“赔偿就不必了,二位姑娘好生让车夫检查一下马儿失控的原因吧。严兄,我们走。”

    严屿之既然认出了二女身份,便也不打算得罪人。便说:“好。”

    陆莳兰和严屿之这两个被撞到的,倒是转身就走了。

    岂料那江善善倒是一眼认出了陆莳兰,她略显诧异,低声在萧檀君耳边道:“檀妹,你早些年没在京里,不认得,刚那个矮小些的男子,就是陆莳兰的孪生哥哥,陆槿若。那两兄妹长得几乎一样。”

    听了这话,萧檀君上下看看陆莳兰的背影,冷冷收回目光。

    她低笑道:“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不是说,那陆莳兰夭折的时候,才八岁么。更何况,就算她活到现在,霍家也未必还想履行这门婚约。”

    萧檀君这样说,当然时候有原因的。

    霍宁珘在家行七。

    他原本没有被视为家族掌舵继承人进行培养。霍家最重视的,原是霍宁珘的同胞兄长,霍家的长房嫡孙——霍宁珩。

    那也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只可惜,霍宁珩现在因故废了双腿,坐在轮椅上,身体也弱。

    因为霍宁珘是幼子,当初霍家老夫人才会定下霍宁珘与陆莳兰的婚约。若早知霍宁珘以后会成为霍家掌舵人,当初这桩亲事也落不到陆莳兰头上。

    也正因霍宁珘是嫡幼子,自幼最受宠爱,性情也是玩世不恭无所忌惮,向来是不服管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就算现在也是如此。

    也因此,萧檀君笃定,绝不是霍家给霍宁珘安排了让他娶谁,他就一定会娶谁。

    萧檀君神色不明地看了江善善一眼,不再说话。

    ***

    陆莳兰几天前还在叹没正事做,从进宫的那日起,却常常忙到三更天才能回家,白日要逐案过筛一批有关屯田的案卷,查看是否有官员贱价买田,晚上时常还要监审案子。

    几天下来,将她累得够呛。

    这日夜里,陆莳兰正坐在署房里看卷宗,突然接到命令,让她立即赶去见首辅。

    内阁本设有值房,但霍宁珘历来都是侯府处理公务,她自然是往长骁侯府去。

    霍宁珘的书房在府中自成院落,院中有两株百年老树,正间黑漆金髹的牌匾上两个大字——“临道”,笔势如凤举龙腾,给人崔巍之感。

    室内深而宽敞,四处立着高大的九莲铜枝灯,华光烁烁,有如白昼。

    陆莳兰被引进屋内,便见霍宁珘坐在檀案之后。对方垂着眼帘,似乎是在看奏折。听到动静,连眼皮也没有掀一下。

    而她的上司,平时威风八面的副都御史冯征昊,此时跟个缩脖鹌鹑似的站在下方,正在禀报工作情况。显然是刚挨了训。

    少女的身影迅速从殿中消失。

    走了她,这殿中的氛围也似有似无起了变化。

    萧冲邺的棋风,是步步为营,擅于把控局面,喜好默不作声生吞大龙,也练就了一手高超的翻盘术,出其不意,使对手痛苦而死。

    霍宁珘的棋风,一如他排兵的风格,格局大,深谋远虑,诡招迭出,却又杀性极强,好战喜攻,对手还分不清虚实,已被设局围杀。

    萧冲邺与陆莳兰下棋尚留余着棋力,面对霍宁珘,则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霍宁珘突然抬眸看看萧冲邺,道:“太后今日在问,皇上对陆槿若是否格外垂爱。”

    萧冲邺目光动了动,道:“喜爱那是一定的。就如同,朕也尤为喜爱汪思印。”

    霍宁珘便没有再说什么。他很了解萧冲邺,萧冲邺的确赏识新科状元汪思印,但比起对陆槿若,还是有所不同的。

    ***

    梁同海派的车夫很谦顺,陆莳兰请对方将她送回了伯府。

    一回到房里,陆莳兰立即检查自己,她脱开雪白的亵裤,见上边干干净净的,并无血迹,这才总算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