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御前新赐紫罗裙 > 第 58 章
    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  霍宁珘不笑的时候, 五官看起来着实清冷。他听陆莳兰这样问, 道:“不必,找我有事?”

    陆莳兰只是想在霍宁珘这儿躲躲萧慈而已, 便说:“不是旁的事, 就是前几日都没见到首辅,想跟您说一声,那书我会尽快译完。”

    霍宁珘却是蹙蹙眉,似是不耐道:“我没空听人扯谎。”对方在侯府这几天都未等过他回府, 会特意来行宫里等他?还等到困得睡着了?

    陆莳兰紧紧捏着自己的两只手,她终于确认了这几天来的猜想。她不知因何时何事, 似乎是有点儿得罪了首辅。

    可她也不是故意“扯谎”, 因她也没有证据证明,那个引她来此的内侍一定是寿王的人。她只是出于一种对麻烦的敏锐, 本能地躲避。

    但霍宁珘都这样说了, 她只能将先前的事如实告之对方。

    霍宁珘听完, 倒不意外, 他想起他刚才走进屋时看到陆莳兰垂眸打盹的睡颜,以对方的容色,会引来男人处心积虑抢夺才是必然, 乏人问津才不正常。便道:“那应当是寿王的人。”

    陆莳兰颔首, 微微正色:“下官亦是这样想的, 寿王的确是令人有些困扰。下官是个正常的男人, 只喜欢姑娘, 不喜欢男子。”

    霍宁珘闻言, 眼神略显复杂,面上慢慢浮出个戏谑神情,低头看看她,没说话。过一会儿才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陆莳兰总是警惕着霍宁珘那双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眼睛,见对方朋友似的与自己聊天,道:“比如,下官有个通房丫鬟,是性子泼辣,笑起来颇甜的那种。下官很是喜爱。”

    “哦?你还有通房丫鬟?”霍宁珘眼神幽深而微妙。

    陆莳兰点头:“下官十五岁的时候,便收了。”

    她的月信正是十五岁来的,收了阿眸做“通房丫鬟”之后,许多事掩盖起来都方便些。有大夫将阿眸的月信时间调理至与她一起,每回季嬷嬷熬的给阿眸补血气的汤膳,实则不少都是进了她的肚子。处理起某些东西,也没那么显眼。

    陆莳兰又如男人之间聊天似的,问:“那首辅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霍宁珘倒是不料陆莳兰还会问他,瞥她一眼,只说了三个字:“漂亮的。”

    陆莳兰觉得霍宁珘回答得很敷衍。像华昭郡主就够漂亮了,连她身为女子,也不免多看看,但霍宁珘似乎也没有急着与郡主成亲的意思。

    天色实在不早了,陆莳兰也不能一晚上赖在霍宁珘这里,她估摸着萧慈也该让他的人回去了,便道:“今天又得感谢首辅,下官这就回去了。首辅也早些歇息罢。”

    “好。”霍宁珘便道:“蔺深,送陆御史回晴时馆。”

    蔺深一听这话,就明白这是要让他将人送到住处的意思,答:“是,七爷。”

    蔺深上回指导陆莳兰箭术的时候就发现了,陆御史就是个弱鸡,那力气小得……就跟女子差不多,他家七爷动动手指就能碾死对方,没有任何威胁性。

    何况,陆御史去侯府时也是这样,安静无害地译自己的书,所以他先前就把陆槿若直接丢殿里了。后来才意识到七爷可能会不悦,但幸好,七爷并未因这事责他。

    陆莳兰与蔺深刚走出殿门,竟看到了萧慈,陆莳兰微怔,心里不喜归不喜,还是给对方行礼。

    萧慈看看陆莳兰,没说什么,只是问蔺深:“你们七爷在里边罢?”

    蔺深便答:“在呢,王爷。”

    陆莳兰闻言微诧,她没有想到,原来霍宁珘和萧慈关系这样好。萧慈这样晚来找霍宁珘,蔺深的态度却是习以为常的。

    说起霍宁珘、萧慈和皇帝三人的关系,那是极为微妙。

    一个是当今皇帝的亲舅舅,一个是当今皇帝的亲叔叔。

    当初,霍宁珘率领大军一路攻城略地,以所向披靡之势南下,这寿王萧慈当时在福建握着兵,却率先宣告拥立萧冲邺。

    到现在,皇帝没有剪除萧慈,霍宁珘也与萧慈时常来往,三个人可谓是共享荣华。

    朝中便有人私底下在猜测,是因为霍宁珘和萧慈私交不错,萧慈野心又不大,便随着霍宁珘拥立了萧冲邺。这是最和谐的版本。

    但也有人猜测,是霍宁珘担心被皇帝鸟尽弓藏,故意留着萧慈,与萧慈也达成了某种私底下的盟约。毕竟,这自古以来,过河拆桥的事发生得太多。

    还有人猜测,是萧冲邺担心霍宁珘功高震主,为了维系萧氏皇族不被霍姓取代,和萧慈有所谋划,共同牵制霍宁珘。

    至于事实到底是如何,只有这三个人自己知道。

    ***

    萧慈自幼受宠,从小到大浑事多了去,不差这么一次。他咬死不承认借用皇帝之名传了陆莳兰,萧冲邺能拿他怎样?

    不过,他越是这样混账,太后越是放心和纵容。萧慈的名声是坏透了的,只要不觊觎帝位,女人也好,男人也好,都随他玩儿去。

    皇帝太后母子平日都管不着他,也让他愈发放肆。

    霍宁珘看着这样晚还蹿过来的萧慈,却是发话了:“旁的人随你,陆槿若那是朝廷命官。”

    萧慈喝了侍女呈上来的清茶,不服气道:“我对陆槿若做什么了?我可没强行沾过他一根头发丝儿。不就是想找他说说话,追求一下?你如今连我追求谁也要管?”

    霍宁珘声音带着讥诮:“你追求陆槿若?莫非你觉得人家会跟你一样喜欢男人?”

    萧慈反问:“你又怎么知道他不喜欢男人?很可能他就喜欢男的,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又道:“再说了,我向来是讲究你情我愿的,你看我什么时候欺男霸女过了?”

    这倒也是,萧慈虽然放浪形骸,但从来都是讲究你情我愿,那些强抢民女民夫的事,他从不做。强迫得来的人,在他看来没意思,他萧慈用得着强迫谁吗?谁不是见识了他的容貌地位和寿王府的富贵,自己就顺着杆子往上爬。

    霍宁珘见他油盐不进,渐收了嘴角散漫。

    见霍宁珘这个神色,萧慈也收起了嬉笑,辨了辨,突然诧异道:“我说……你对这陆槿若是尤其照顾啊。你该不会……被哥哥影响,也对男人上心了罢?”

    霍宁珘反问他:“你觉得呢?”

    萧慈干笑两声,他太了解霍宁珘,对方是极难动心的人,当初连那位对他表示好感,都没有触动,更别说对着一个男的。便道:“这样罢,哥哥答应你,我绝不强迫陆御史。但是……如果是他自己喜欢上了我,那我也不能辜负美人心意罢?可好?”

    霍宁珘没再说话,只是慢慢看了萧慈一眼,那眼神,一言难尽,总之囊括起来就一个意思——陆槿若眼瞎了会看上你?

    “喂,你这什么意思……霍老七?”萧慈还要扭着对方评理,却被霍宁珘强行“送客”了。

    ***

    这一晚,陆莳兰锁好门后,就着木桶里的水简单擦洗了身子,睡前她只将束缚着胸脯的绸带解松了些,未敢取下。因着实太累,倒是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她则收工得早,不为别的,因为皇帝派梁同海来找她了。

    梁同海道:“陆大人也不能光顾着做事,都来行宫了,便跑跑马,放松放松。皇上请你过去呢。”

    皇帝有旨,陆莳兰自当遵从。

    陆莳兰来到草甸里,在等着御马司为她挑马的时候,她倒看到了不远处蔺深牵着一匹马,一旁站着华昭郡主。

    陆莳兰认出了那是昨天霍宁珘骑着的马。那匹马着实神骏,高大矫健,通体皮毛黢黑亮泽得像闪着光的缎子,连尾鬃也生得极飘逸。唯独,那左前腿上似有中箭后留下的疤痕,但却也似勋章一般。

    萧檀君平时没法接近霍宁珘,如今在行宫里,大好的机会,她当然要抓住。看到蔺深牵着霍宁珘的马,便先过来等着对方了。

    萧檀君却也不敢摸那匹马,因为这马就跟野性未除似的,强悍嚣张,只对它的主人惟命是从。

    蔺深看到陆莳兰,主动与她打招呼:“陆御史!”

    陆莳兰便也走过去看那马儿,蔺深就对她介绍道:“这是阿苏罗,七爷最喜欢的一匹马,跟七爷上过战场的。”

    那马儿瞥瞥陆莳兰,陆莳兰看阿苏罗的大脑袋突然朝她伸过来,晶亮的圆眼睛盯着自己,实在有些可爱,便伸手想摸一摸它的头。

    萧檀君皱皱眉,飞快道:“陆御史,首辅的马凶得很,你可千万别碰它!”

    陆莳兰被喝得有些尴尬地缩回手,道:“是,郡主。”

    这时,陆莳兰挑中的马也被牵出来了,她便跟着那教她骑术的老师离开。

    她小时候学过骑马,只是谈不上什么骑术可言,纯粹只是会骑在上边,被人牵着走。陆莳兰一路被梁同海领着,到了无人的林深处,便看见等在那里的萧冲邺。

    萧冲邺走过来,亲自牵着陆莳兰那匹马的缰绳,道:“槿若可算来了,朕教你骑马可好?”

    陆莳兰忙道:“这……臣怎敢让皇上亲自教。”

    “就是随意指点指点,槿若心里可不要有负担。”萧冲邺笑了笑,打消她的紧张和顾虑。

    不过,他可不敢坐到陆莳兰身后与她共乘一骑。那样亲密的姿势,他怕自己若是……会吓到对方。现在还不到暴露他真实心意的时候。他现在,是要让陆莳兰与他更加亲厚。

    果然,萧冲邺这样的君子之风远比萧慈那样的得陆莳兰的好感,加之她原本就与萧冲邺是好友,渐渐也放松了,她学骑马倒是比射箭有悟性,按照对方教的,很快便掌握,开始发出阵阵欣喜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