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御前新赐紫罗裙 > 第 35 章
    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  琴歌相和, 听着叫人心情一展。

    陆莳兰这才知道, 这些男人为何爱上这个地方,连她身为女子, 亦觉得眼睛和耳朵十分受用。她细细品着香片, 道:“不错, 这管嗓子,着实美妙。”

    男人们聚在一起, 除了公务,当然也免不了聊起女子。

    谢遇非便告诉陆莳兰:“这梦琅嬛里, 含璧姑娘的歌声那才叫绝,听了能叫人念想数日。不过不是轻易能听到的。”

    陆莳兰看看他, 好奇道:“连你也听不到?”

    谢遇非答:“很难, 除了首辅与霍四爷,旁的人都不一定。”

    他眼中微露一抹艳羡, 又道:“含璧姑娘轻易不会献艺, 她是专为这梦琅嬛所有歌姬谱曲,指导她们乐器技艺的老师。对曲乐的造诣很高,谱的曲子都是格调高雅,极为出众。”连艺都极少献, 当然, 就别说献身了。

    陆莳兰看看谢遇非神色, 道:“谢三哥, 你看起来颇为心悦这位含璧姑娘啊。”

    谢遇非哈哈笑了笑, 对陆莳兰说实话:“那是当然, 到这梦琅嬛的男人,有一半都是为含璧姑娘来的。”

    谢遇非这话刚一落,门外便响起敲门声。

    谢遇非让人进来,那人见礼道:“谢大人,寿王请您与陆大人一同去他那边赏曲。”

    寿王?谢遇非的眉拧了拧,怎么遇上那活祖宗了?那祖宗居然请他去赏曲?寿王萧慈年纪不太大,是皇帝的亲叔叔,虽放诞荒唐,却是最早表态拥立皇帝的宗室,身后亦有母家握着福建兵力,有底气。

    谢遇非转头看看身边的陆莳兰,眉拧得更紧。

    寿王贵为王爷,召见谢遇非和陆莳兰,他们也不可能拒绝。

    谢遇非不得不凑在陆莳兰身边低声道,“这寿王喜好男色,风流成性,王府后院里的姬妾娈侍一大群,一会儿你自个机灵点。当然,我也会护着你。”

    陆莳兰一怔,喜好男色,风流成性?就是极其好色的意思了。听了这话,她手臂瞬间起了一层小粟米粒,慢慢迈步跟在谢遇非身后同去。

    上了一层楼,走进寿王房间,陆莳兰明显感到有两道灼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她又听谢遇非在介绍:“槿若,快来见过王爷。”她便朝对方看过去。

    萧慈本人倒是和陆莳兰想象的不一样,在她想象中,萧慈应该是一个既色又油腻的样子,但对方实则不是。

    她以前也见过那种纵欲过度的男人,因此,在看到萧慈的第一眼,她心下有微微惊讶。

    对方约莫二十五、六岁,五官是皇室萧家人典型的相貌,与华昭郡主倒是有些像,身着宝蓝色的袍子,虽然看起来的确风流轻佻,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深而有神,身形看起来亦颇为强健,并不像是被声色腐蚀掉的那类人。

    萧慈等陆莳兰见完礼,笑道:“给两位大人斟酒。”

    谢遇非赶紧解释:“王爷,陆御史生过重病,不能饮酒。”

    “哦?”萧慈很是失望的样子。放下酒盏,径直起身,坐到陆莳兰右边无人的座位,笑道:“本王对陆大人一见如故,那便以茶代酒好了。”

    陆莳兰觉得手臂上的小疙瘩更多了,但这位王爷除了眼神放肆了些,态度过于亲昵,也没做别的。她便只是神情冷淡,一言不发地喝了那青瓷盏中的茶。

    萧慈挑了挑眉,直言问道:“陆御史似乎比较寡言,不爱说话啊,在都察院与同僚也是这般?”

    陆莳兰沉默看看对方,那庄肃正经的眼神,只差在脸上写着:我仅仅是不喜与心怀不轨之人多说话。

    萧慈看到陆莳兰的表情,愣了一愣,非但不怒,反而大笑。笑得陆莳兰坐卧不安,她想了想,索性站起道:“王爷,下官有些闷,出去透透气,先失陪了。”

    陆莳兰这般不给面子,谢遇非也担心这喜怒无常的寿王大怒,让陆莳兰当场吃亏。他就不好跟出去,反而是去敬了萧慈两杯。

    陆莳兰出了厢房,她先在一个无人的廊梯口待了许久,又慢慢在廊上走着,这梦琅嬛每个厢房之间都隔着一段距离,空出来的地方置着宝瓶盆栽等,为的便是每个房间相互不干扰,

    她突然听到一个房间里隐隐传出箜篌声,着实是惊讶。

    在本朝,箜篌是几乎已经失传的,她小时候也跟着娘亲习过箜篌,在八岁之前,更是日日弹习,八岁之后,便只是偶尔才取出来奏曲思亲了。

    但她没有想到,在这梦琅嬛会再次听到。

    一来她是要躲着萧慈,二来,是觉得这箜篌声袅袅如烟,旋律有一种莫名的亲切熟悉之感,更有一种桃源地般的意境。

    陆莳兰想起了自己的生母,便站在廊边,扶着阑干细听,突然听到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在问:“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陆莳兰赶紧回头,竟是霍宁珘站在她身后问她。

    初夏到了,天气渐热,霍宁珘今日穿着身浅色宝相纹的薄绸圆领袍,愈发显出他身姿修伟,那面容从鬓角到五官,无一不是俊美如画,郎艳独绝。

    陆莳兰也看得怔了一怔。对方嘴角似还含着笑意,看起来是方才还在跟人谈笑,心情颇好。这一刻的霍宁珘,倒很难令人想到他治吏与治军是如何铁腕暴厉。

    陆莳兰不敢再多看,上前行礼:“原来首辅也在这儿。下官在另一头听曲子,就是出来透透气。”

    霍宁珘瞥一眼陆莳兰的手,问:“今日没喝酒罢?”

    陆莳兰忙道:“没有呢,不敢喝了。”

    霍宁珘略微颔首,陆莳兰想了想,问了他一句:“现在屋里弹箜篌的,就是含璧姑娘吗?”

    霍宁珘也不惊讶陆莳兰的问话,对方既然都来了梦琅嬛,听说含璧的名号也不奇怪。只嗯一声算是答复,道:“谢遇非带你来这儿的?一个人少在外头乱逛,回房间待着。”

    陆莳兰本来还想再听听箜篌,但已收到对方的逐客令,只好答是,转身走掉。

    霍宁珘站在原地,看向梦琅嬛中空的一楼大厅片刻,不知在想什么。过一阵,他又转头看向陆莳兰离开的方向。

    这一看,便看到萧慈出现了,对方笑着靠近陆莳兰,陆莳兰朝旁边让了让。萧慈不知又说了什么,陆莳兰似是一愣,接着便跟萧慈进了厢房。

    霍宁珘扶在阑干上的手指轻叩两下,他折回自己的厢房前,推开嵌璃画的厚重木门,人未进去,只是站在门口朝里面的霍宁珩说了一句:“四哥,我到隔壁坐坐。”

    这厢房里的人,正是霍宁珘的胞兄霍宁珩,还有谢遇非提到的含璧姑娘。

    正弹着箜篌的含璧抬头看了看霍宁珘一晃又消失的身影,霍宁珩淡声提醒:“阿璧弹错了一个音。”

    含璧忙道:“抱歉,四爷。”霍宁珩喜爱和精通音律,这是众人皆知的。若是霍宁珩不再来她这里,她要想再见到霍宁珘就难了。

    霍宁珩心知肚明,含璧弹错,是因霍宁珘在她未奏完曲子时便离开,令她失落分神了。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陆莳兰进屋后,果见谢遇非已然有些醉,斜斜靠在美人榻上,旁边还有两个侍酒的歌姬,而谢遇非的那小厮却不见了踪影。

    她皱着眉,弯腰摇了摇谢遇非,道:“谢三哥,我们该走了。”

    谢遇非方才灌酒灌得猛,一时头昏脑胀,如深陷水底,虽然知道陆莳兰在叫他,却压根站不起来。

    “陆大人不用着急,我派人送谢同知回去便成。”萧慈来到陆莳兰身边,正要将手轻搭在她肩上,就见对方跟个兔子似的躲开了,让萧慈的手悬在空中。

    陆莳兰自是扛不动谢遇非,便说:“不必劳烦王爷,下官这就先下楼找车。”

    萧慈收回手,低头看着陆莳兰黑葡萄似的一双眼睛,温声道:“好。你不要害怕,本王也不吃人。”

    却听房门被人推开,门口传来一道讥讽笑声,似是在笑萧慈这句“你不要害怕,本王也不吃人”。

    萧慈转过头,看到霍宁珘,也不觉得掉面子,只笑道:“霍老七,你倒是又看热闹来了。可要进来喝两杯?”

    若换个人,这般讥笑萧慈,不需萧慈发话,早有其王府侍卫上前教训。但寿王府里经常跟着萧慈行走的,都认识霍宁珘,因此皆没有动。

    霍宁珘道:“算了,今日得陪我四哥。谢遇非就交给王爷送回去罢,陆槿若,跟我过来。”

    萧慈诧异看了看霍宁珘,所以说,这是专门过来管陆槿若的闲事来了?难得。真没瞧出来,这么个小小陆槿若,能耐还挺大。

    陆莳兰看一眼瘫在榻上的谢遇非,想想后答:“是,首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