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御前新赐紫罗裙 > 第 18 章
    陆莳兰自是不像霍宁珘一般,一眼就看出萧冲邺对她不同寻常的占有欲。

    她只是觉得皇帝对她越发亲近了。其实她也不习惯,但想着自己的男子身份,同僚之间搭肩或是执手并不鲜见。何况,对方是君她是臣,她也不能大不敬地去躲闪。

    因此,在面对萧冲邺的靠近时,她本心也许会想避开,但理智会很快提醒她,怎样才是身为男子的“陆槿若”该做的。

    一举一动被人纳入眼底,陆莳兰和萧冲邺浑然未觉。

    两人说了会儿话,笑意不断。陆莳兰是因骑马的技艺提高而格外高兴。萧冲邺欣悦的原因自是不必提。

    但没过多久,便听梁同海的声音传来,虽有些远,但对方挟带着内力,令他们听得很清晰:“皇上,太后娘娘凤驾到了西林苑。”

    听到这话,萧冲邺只得慢慢道:“槿若,朕得先去迎接太后,等有合适的机会,朕再与你碰面。”

    陆莳兰答:“是,皇上赶紧去罢。”

    皇帝离开陆莳兰后就一直沉着脸,梁同海清楚,难得这样好的机会,不像宫中盯着的人多,这里又静,等晚些天色暗了,更不会有人来打搅。皇帝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般日思夜想的,总得稍微纾解一下相思之苦。

    说到这个,梁同海倒觉得皇帝是顾虑太多。

    虽然陆莳兰曾与霍宁珘有过婚约,但就算陆莳兰现在回复为女儿身,霍家也不可能再让她进门。

    像陆莳兰这样成日接触各色男人的,霍家这样的人家,霍老夫人和太后还会同意抬她进门做霍宁珘的正妻?不可能的。

    他认为,皇帝就该先幸了陆莳兰,反正霍七爷如今刚认识陆莳兰,对她也没有感情。若是皇帝与陆莳兰早早已有事实,霍宁珘就算知道了,该退让还得退让。太后最多骂皇帝几顿,反正陆莳兰又不是做皇后。

    至于陆莳兰,皇帝若是要幸她,她还敢反抗不成?欺君之罪在头上罩着,陆伯爷那一家老小和她外祖家的亲人,这些人的性命她都不想要了?女人嘛,已经是皇上的人了,还怕不能慢慢哄好?反正照着皇帝喜爱陆莳兰的程度,她怄上些时日总会被软化。

    而非现在这样,皇帝既想逐步得到陆莳兰的心,又担心霍宁珘过多接触陆莳兰,还难以克制对她的渴望。梁同海总觉得,怕是会生变……

    ***

    萧冲邺接了太后的驾,问:“母后怎地突然就过来了?”禁宫到这西林苑也就五、六十里路,路途并不远。

    太后横他一眼,道:“怎么?哀家过来,搅了你什么好事不成?”

    太后原是随口一嗔,却正好说中萧冲邺心事,他淡淡笑道:“母后说什么呢,儿臣这不是想着,若早知您要过来,该出宫迎接您么?”

    太后这才道:“哀家今日午憩时做了个梦,梦中有神人相告,让哀家在正修建的玄光殿群的中央,特建一座道宫,立一尊瑶池金母,可利于萧氏皇族基业。哀家便专程过来看看玄光殿的建造情况。”

    萧冲邺闻言皱皱眉,太后信奉道教越发沉迷,居然以托梦之说,要再次在宫里兴建道宫,这是又要变更工程了。

    太后来到行宫,众人都赶来拜见。唯独不见霍宁珘,太后环顾一周,便问皇帝:“你小舅舅呢?”

    萧冲邺答:“小舅舅跑马兴许去得远,尚不知母后到来。”

    太后就不再问什么,只是吩咐身边宫人:“去守着,首辅回来了,就让他来见哀家。”

    ***

    皇帝先走后,陆莳兰便自己策着马从原路回去。

    萧冲邺当然不会留陆莳兰一个人走林苑,她身后其实是跟着人的。只是陆莳兰没有武艺,并不能察觉。

    但霍宁珘却是一清二楚,因此,一直到陆莳兰走出草甸,到了内苑的路上,那跟着陆莳兰的高手离开了,霍宁珘才现身出来。

    他面无表情在水边站一阵。因着目力与耳力皆过人,霍宁珘很快回过头,远远便看见,一道少女的身影骑在马背上,两弯细细的黛眉微蹙着,东张西望的,竟是陆莳兰一个人又回来了。

    陆莳兰心里很着急,她今天学骑马,一时未察,竟将她贴身的一枚红碧玺扣给弄丢了,是浓艳的霞红色,无棉絮亦无冰裂,纯净难得的品相,最为重要的是,那是她的娘亲留给她的。

    在她还没有长大之前,她生母的嫁妆几乎便被她父亲挥霍一空,留下来供她睹物思人的并没有几样。

    可是,她沿着白石板道一路回来,并没有在路上看到,她想着,难不成是与萧冲邺一起在草甸上跑马的时候丟的?那可就难找了。

    因为专注于寻物,陆莳兰都快到了水边,才发现了站在那里的霍宁珘。

    陆莳兰先是惊讶,随即下了马来见礼:“见过首辅……首辅怎会在这里?你是几时来的?”

    先前她和萧冲邺也在这一处,但是,她和皇上先前并没有看到霍宁珘啊。

    霍宁珘看看她,神色冷淡,却是笑了笑:“怎么,这地方我不能来?”

    对方虽然在笑,但那笑容却既傲慢又冷漠。陆莳兰微微一怔,不明白霍宁珘对她的态度为何比昨天更不喜了,道:“下官没有这个意思,只是随口一问。”

    她想了想又道:“实是抱歉,打扰了首辅赏景,下官这便告退。”

    陆莳兰对霍宁珘敬重,不仅是因为对方是首辅,更是因为,对方帮忙将她调回京,还训斥将公务责任推卸给她的副都御史,指点她射箭,在梦琅嬛帮她摆脱寿王……霍宁珘其实一直在给她帮助。

    但是,如果对方不想搭理她,她也不会还往对方面前凑,惹人不快。

    霍宁珘没有答话,陆莳兰便当对方默许了,转身骑上了马。

    霍宁珘看着陆莳兰灵巧轻盈的上马姿势,这可是萧冲邺今日教出来的成果。他盯着那策马而去的纤细身影,冷嗤一声。

    陆莳兰觉得背后的视线如锋芒般刺人,但她急着找碧玺扣,没有多想,策着马往宽广的草甸中央去了。

    可这草地实在太广,天渐渐暗了,她又没有带火折子,一会儿回去怕是连地面都看不清,更别说找东西。她只得暂时放弃,打算明天继续来找。

    陆莳兰策马往来的方向回去,那马儿却是一脚踏进一个泥洞里,那洞里却似填了些锐角石子,马儿在踩空扭蹄的同时,也受了惊吓,突然便嘶鸣着发足狂奔起来。

    陆莳兰一个初学骑马的人,又向来文弱,对着突然失控奔跑的马儿,哪里知道该如何让它停下,还好她算是镇定,始终没有慌乱,紧紧握着缰绳,倒是没有被摔下去。

    但随着马儿跑的方向越来越接近内苑,陆莳兰也紧张了起来,内苑里人就会渐渐多了,这马这般冲进去,万一伤着了人……

    然而总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那马儿果然直直往内苑里冲。

    陆莳兰想尽方法也无法让这马儿停下,她看着越离越近的内苑红墙,心跳越来越快,就在这危急之时,她突然感到身后一热,竟是她这马背后边多出个人。

    随即是一双结实有力的手臂环过她的腰,握住了马缰。陆莳兰便听霍宁珘低沉的声音在她耳旁命令:“放了缰绳。”

    霍宁珘惯于发号施令的嗓音,令陆莳兰下意识地就选择了听从对方。

    她刚一丢开缰绳,便感到身体一轻,风声呼啸中,她情不自禁就闭上了眼,等她再度睁开时,已被霍宁珘带到了地面。而她还侧靠在对方怀里,紧紧攥着他胸前和手臂的衣裳。

    陆莳兰接着听到头顶传来男人没好气的声音:“放手。”

    陆莳兰方才只是初落地没有站稳,才一时维持着倚靠霍宁珘的姿势,现下听到对方这两个字,脸难免羞愧地烫了烫,赶紧放开对方的衣裳。

    霍宁珘这次倒是没有再亲自上阵了,指挥着两个内苑值守的禁卫驾着另两匹马,直追那马儿而去。

    陆莳兰被风吹得昏沉沉的脑袋终于稍微醒了些神,她等霍宁珘交代禁卫完毕,便上前道:“多谢首辅相救之恩。”

    陆莳兰一张脸蛋苍白,双唇因先前一直紧张咬着而格外嫣红,眼睛里的光实则还有些散,不如平时有神。霍宁珘看她一眼,目光难辨:“不会骑马还一个人去?真以为你练半天技术就很高?”

    陆莳兰低着头听训,若不是为了找那遗失的碧玺扣,她也不会回去。但她没有说自己的理由。

    霍宁珘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

    萧檀君已知道,太后前几日竟挑了几名贵女进宫,让霍宁珘相看。惟恐是自己哪里惹太后不喜了,现下为讨太后欢心,便一直侍奉左右。

    萧檀君知道太后不喜寿王,便笑着讲萧慈的闲话,道:“娘娘前两日是没有看到,九叔又瞧上都察院的一位陆御史了。”言下之意,有多荒唐。

    萧冲邺闻言抬头看了萧檀君一眼,对方尤自未觉。

    “哦?”太后闻言的确是皱了皱眉,眼中流露些许嫌恶。随即她又想到:“你说的陆御史,是指陆槿若吧?”

    萧檀君便道:“正是。”她也不知为何,莫名地不喜这个陆槿若。

    太后正要再问什么,前面就有人来禀报道:“娘娘,首辅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