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御前新赐紫罗裙 > 第 9 章
    守在门外的蔺深微微一愣,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幕。七爷居然让人随便按着手臂,还没有甩开对方。

    他可是看得清楚,是陆御史自个儿发觉用手撑着首辅不妥,改为扶住了桌沿。而他家主子只是瞥了一眼对方的手,就没有动作了。

    “抱歉……大人……”陆莳兰眩晕片刻,便用意志控制住了摇晃的身形。

    因为发热的缘故,她原就幼嫩的唇瓣越发红艳,轻轻的一张一翕,微哑的嗓音从她口中缓缓吐出,仿佛也有了一种不同于人的景致。

    霍宁珘本就是坐在椅子上,他这才抬头,看向陆莳兰的脸孔,目光不明。

    实则从陆莳兰起身的时候,霍宁珘便觉察了。

    只是这陆家少年一直以来给他的感觉尤为无害,他只当对方走过来是要为他讲解译卷,岂料对方直接将手按到了他的手臂上。

    他当然是避得开的,甚至换个人,这般直接朝他伸出手,还有可能被他当成偷袭,一脚踹飞。

    但是连霍宁珘自己也感到诧异,他并没有避开对方。

    陆莳兰这时感觉稍好些,便说:“首辅,我要先回家了。”她担心晕倒在长骁侯府。

    “立都立不住,还回家?”霍宁珘轻嗤。接着,他看向平素机敏,今天却像根木头般杵着不动的蔺深。

    蔺深知道主子这是在让他去叫大夫,赶紧消失了。

    等大夫来的间隙里,霍宁珘忽然开口:“坐罢。你这身体,也着实太弱。”

    陆莳兰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那么一点嫌弃的意味。

    如果以看一个男人的身板来衡量她,那的确是太弱了,他也没有说错。

    陆莳兰无从反驳。毕竟方才霍宁珘那手臂的触感她还记着,硬邦邦的,跟铁铸似的,拎她约莫就跟拎鸡崽儿一样,当然觉得她过于文弱。她只好沉默坐回原位。

    霍宁珘又问:“会骑马射箭么?”

    陆莳兰微怔,摇摇头。

    “蹴鞠呢?”

    陆莳兰大概明白对方的意思了,还是摇摇头。

    她哪有时间练这些?她八岁才开始扮哥哥,为了赶上哥哥的功课,并且把对方自幼学习的术算、弈棋和多门语言拾起来,可谓是花费了远胜旁人的心血,根本就没有时间玩儿别的了。

    倒是她四岁起,便开始习舞蹈,也喜欢跳舞。扮成男子之后,舞是不可能跳了,剑舞却是私下会在庭院里练练。也能起到一定强身健体的作用,因此,她身体实则不差的。

    霍宁珘不再说话,陆莳兰当然也不会主动开口。

    但陆莳兰却越来越紧张,她总觉得霍宁珘的目光似有似无在看她的“喉结”,令她的心怦怦跳得凶。

    或许是她太紧张产生的错觉,但她的确很担心被霍宁珘发现了什么。因为对方的目光总是这样锋锐,令人觉得无可掩饰,无处可藏。

    没错,在陆莳兰光洁的脖子上,有个小巧突起,虽然只有微小的弧度,但还是有的。

    陆莳兰也不是吹嘘,她这个假喉结做的,光用看那是绝看不出来是假的。

    那是祖上从异士处得的方子,跟外头那些用鱼鳔胶粘的易容可不一样。除非是被懂这个的人用手去仔细捏揉甄别,才可能会觉察出异样,轻易是扯不下来的。

    这可是事关身家性命的事,陆老伯爷没点掩饰陆莳兰身份的法子,哪敢让她做官呢。

    因此,陆莳兰自己也觉得,她只要不是被人扒掉一身衣裳,是不会有人发现的。

    还好,霍宁珘府中的大夫很快过来了,解除了令陆莳兰难捱的紧张感。对方把完脉后道:“七爷,陆大人只是染了风寒,症状不重。方才久坐陡起,一时眩晕,没有大碍的。”

    这位大夫给了陆莳兰几枚丹药,侍女端了水来,服侍她吃完药。她便再次提出,想要回府。

    霍宁珘这回没有再不允,只朝蔺深道:“命人备车,送陆御史。”

    陆莳兰总觉得对方的声音有些冷。也是,在霍宁珘看来,她真的是极不识相的人了吧,两次拒绝在侯府留宿。

    “是。”蔺深送走陆莳兰后,回到霍宁珘身边。

    他从小就跟着霍宁珘,什么话都说,便感叹道:“七爷,陆御史这样的,若是被寿王瞧见了……怕是要惹上麻烦了。”寿王喜好男色也是出了名的。

    霍宁珘闻言,却依旧只是提笔在一本折子上圈点,并未与对方搭话。

    ***

    陆莳兰清早醒来,许是霍宁珘府里大夫的药格外管用,她身上不适的症状松了许多,便没有向都察院告假。

    一到院里,副都御史冯征昊便召集所有人集中,沉声交待道:

    “最近,京中出了不少事……某位大员家的小姐,因着貌美,居然被人牙子给掳进了青楼,遭人奸污了!就连咱们都察院的同僚,竟也死于非命!实则从逆王萧真谋逆以来,这京中便乱得很。如今虽大有好转,但上边儿还是极其不满意。”

    “治安不够好,与五城兵马司那帮子人脱不了干系。他们中间,很有一些人收受银钱,纵容为恶,渎职枉法。想想也是,五城兵马司嫖、赌之风盛行,本身的风气就不好,还如何匡正他人?”

    “首辅大人有令,必须要对五城兵马司严加整饬,此次,由都察院会同锦衣卫,集中巡察,发现问题立即缉捕查办,务必要让五城兵马司的风气焕然一新,以促京中治安进一步好转。”

    陆莳兰等人自是服从安排。

    等众人散后,冯征昊叫住陆莳兰,道:“陆槿若,你先将本次专项巡察拟个方略出来,如何安排咱们这边和锦衣卫的人,从哪几些方面着手最佳,拟得详细些。这次务必要出成果,才能给上头交代。”

    陆莳兰又答:“是,冯大人。”

    冯征昊点点头,他对陆莳兰还是很认可的。做事情思路清晰,拟的各类方略和章程他看了都很满意。

    便鼓励道:“好好干,皇上与首辅大人自身都年轻,也愿意启用有本事的年轻人,你只要好好干,不愁不能博个好前程。”

    冯征昊对她的态度显然要比过去好很多,陆莳兰微笑道:“多谢大人提点。”

    因这事安排得急,她今日原本想认真查阅严屿之办过的案卷,也只能先放一放。

    陆莳兰的速度倒是快,一个多时辰就将方略拟好了。

    随即,她想着,今日去长骁侯府的时候,须得向霍宁珘暂时告假。

    因为从明日起,她恐怕晚上也需与锦衣卫一起去一些酒楼或者赌场督查,要有一段时间暂时不能帮他译书了。

    到了夕阳西坠时,陆莳兰来到长骁侯府,说明来意,蔺深便带她去找霍宁珘。

    所到处竟是个不小的校场,地面满铺二尺见方的白石。一尘不染,冷似雪地。场边的漆红架子上,兵刃林立,充斥着萧杀之气,

    不愧是长骁侯府,居然还有这样一块地方。陆莳兰不禁在心中想到,霍宁珘这到底是得了多大的地方作府邸。

    不料,校场的管事却说:“七爷方才已从南门离开,似乎是外出了。”

    陆莳兰便请蔺深帮忙转达她的来意。

    蔺深答好。他见陆莳兰的目光总往那边的弓箭上掠,道:“陆御史想学射箭?”

    陆莳兰想起那天霍宁珘的话,点了点头:“以后有机会可以学。”

    蔺深却笑道:“哪用以后找机会,我现在便教会你,你回去自己多练练就成。”王奚年纪大,性格沉稳。蔺深则年轻,又善谈爱笑,一来二去就与陆莳兰混熟了。

    陆莳兰便点点头:“好。”

    蔺深就先试了试陆莳兰的力道,给她挑了一张适合她的波斯短弓,先射了两箭,作为演示。

    又详细分开来讲,手指该如何抓握弓身,如何开弦,何时放箭,身体的站姿,手臂的角度等。

    陆莳兰也不得不说,蔺深是个好老师。

    霍宁珘策马回到校场的时候,便看到蔺深在帮陆莳兰调整拉弓姿势,道:“肘与肩,持平。”

    他远远可见陆莳兰拉弓的姿势极美,腰肢柔韧,动作舒展,从腰到臀恰到好处地起伏,两腿一前一后的站姿,令其修长的双腿线条也展露无遗。

    纤细的身影站在晴空下,衣摆被风鼓动,犹如会发光般的引人注视。

    ——可惜,一箭射出,准头太差,远远够不着靶子。与她漂亮的姿势完全相反。

    陆莳兰低低诶了一声,蔺深却很给面子地叫道,“不错啊陆大人,这才第一箭!继续。”

    陆莳兰受到鼓励,似乎也找到射箭的乐趣,果然又抽了一支箭。

    这两人,一个教的用心,一个学的也用心。霍宁珘都下马走进校场了,两人还不曾发觉。

    蔺深到底是跟着霍宁珘南征北战过的,直觉敏锐,他先陆莳兰转过身,一愣,很快道:“七爷回来了?”

    陆莳兰微怔,便也垂下弓,看了过来。

    霍宁珘面无表情,看看两人,蔺深则道:“陆大人,快请七爷指点指点你。你这箭术,铁定就提高得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