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亲亲小甜甜:枕边男神宠爆了 > 第414章:最想吃的,是你
    被称赞了,慕南爵竟然有几分不好意思。

    不过,他不想在萧漫漫面前怂,邪气一笑,“必须的!一直这么帅。”

    萧漫漫笑得眉目弯弯,变成月牙儿,“你不是帅,是帅炸天际!”

    他的薄唇勾起一丝愉悦的弧度,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简简单单的赞语,他听着就很舒服,心情倍儿好。

    她静静地凝视他,他的侧颜,他的五官,360°无死角,帅得她一脸血。

    柔腮冒出粉红泡泡,她心神激荡,情不自禁地走过去。

    他什么都不做,就安静地坐在那儿,对她来说就是致命的诱惑。

    慕南爵闻到一股独特的香气,“吧台有酒水,你想喝什么自己去拿。”

    “我什么都不想喝。”

    萧漫漫站在他身边,双手捧着他的俊脸,灼灼地盯着他,“我最想喝、最想吃的,是你。”

    他还没反应过来,她就低头吻下来。

    香软的唇印盖着他的薄唇,下一秒,重重地吻,霸道地攫取。

    想做就做了,自然而然。

    慕南爵怔怔的,热血在四肢百骸急速涌动,却只能竭力压下。

    不由得失笑,怎么搞得她像霸道总裁,而他像一只弱小无助的小白兔?

    萧漫漫舍不得放过他,好不容易才有这样的机会,怎么能轻易地放过他?

    她食髓知味,强势地撬开他的嘴唇,长驱直入。

    他的呼吸登时粗重起来,胸口热气腾腾,瞬间燎原成势。

    可是,他的双臂依然放在驾驶台。

    “你想翻船吗?”慕南爵粗嘎地问。

    “就算翻船,就算我们掉入大海,我也要狠狠地吻你。”

    萧漫漫软软地呢喃,吻得更加热烈。

    突然,他快速摁了几个键,把她揽在怀里,禁锢着她娇软的身躯,迫切地吻她。

    狠辣的力度。

    嗜血的迷情。

    她狂喜得快要死掉了,双臂搂着他的脖颈,满腔思念如潮水般倾泻,淹没了他们。

    几个月来的努力,终于等到回报了吗?

    她就知道,南爵一定会再次喜欢上她。

    游艇匀速行驶,乘风破浪。

    慕南爵终于放开她,慢慢平息那股狂热的躁动。

    萧漫漫秀挺的鼻尖蹭着他的鼻尖,软糯地呢喃:“南爵,真好……”

    他没有说话,内心处于巨大的煎熬里。

    这么做,已经对疏影造成巨大的伤害,对漫漫也未必好,他真的做错了。

    可是,为什么他宁愿犯错也要做呢?

    “南爵,你的心里藏着很多很多爱,你爱我,只是,你还没打开那扇大门,你看不见,听不见。”萧漫漫的小手放在他的胸口,感受那颗心脏沉实地跳动着,激烈地撞击她的手心,“现在,你还要否认吗?”

    “我不想伤害你。”慕南爵沉哑道。

    “我不怕伤害,而且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只要你爱我,我什么都不怕。”她最怕的就是,他不爱她。

    “你和我……注定不会有结果。”

    “没有努力过,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会有结果?”萧漫漫眼神痴迷,却坚定无比,“南爵,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你天不怕地不怕,做任何事都是未雨绸缪,走一步算好了后面的五步。所以,你从来不会失败。”

    “是吗?我真的这么厉害?”慕南爵失笑。

    “当然。以前,你总是骂我又蠢又笨,是个傻白甜。”

    “现在,你依然是个傻白甜,蠢得没救。”

    他摸摸她的头,她眼里波光粼粼的水意,对他是致命的诱惑。

    萧漫漫不乐意地撅嘴,“你又骂我蠢。不过,我这只蠢得没救的小白兔需要你这只大灰狼的拯救。”

    慕南爵干咳两声,“想喝什么?我去拿。”

    “还是我去吧。”

    她在他的薄唇落下一吻,从他腿上下来,前往吧台。

    有几瓶年份不错的红酒,她打开一瓶,倒了两杯,拿过来。

    已经行驶了几十海里,慕南爵把游艇停下来,随波浪飘荡。

    他们持着高脚杯,轻轻一碰,各自喝了一口。

    “这是什么地方?”萧漫漫看看四周的环境,四面皆是海,极远的远处好像有岛屿,望不见香湾海岸了。

    “我们处于大海的中间,害怕吗?”慕南爵故意问道。

    “不怕。”她把高脚杯放在台上,坐在他腿上,“如果可以永远待在游艇,我希望只有我们两个人,与世隔绝,永远在一起。”

    “过几天,你就会腻味,就会厌烦我。”

    “不会。”萧漫漫痴痴地看他,“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永远。”

    慕南爵没有回应,喝红酒。

    她站起来,也喝红酒,不逼他。

    文森特打来电话,萧漫漫接了,“有什么事?”

    他有点担心,“三个小时了,饭局早就散了吧,你还不回来吗?”

    “饭局散了,不过我有点私事,晚上再回去。”她看南爵一眼,在他面前扯谎,还真有点压力。

    “你在哪里?我开完视频会议了,现在去找你。”文森特坚持。

    “不用了,我这是私事,你……不方便来。”

    “你和慕南爵在一起?”

    “嗯,我和他谈谈私事。”萧漫漫说道,“我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担心我。”

    文森特明白了,她和慕南爵在约会。

    挂了电话,文森特忽然操起桌上的玻璃杯,狠狠地摔在地上。

    一地碎片。

    安东尼刚进来,听见刺耳的声响,看见boss的表情,吓了一跳。

    boss很少发这么大的火!

    此时,文森特的脸上弥漫着孤绝的杀气,眼里的灰蓝色变成寒郁的深蓝色,十分可怖。

    “先生,我让清洁来打扫一下。”安东尼小心翼翼地说道。

    “有办法查到ange在哪里吗?”文森特的周身迫出一股邪狂,好似变了个人。

    “追踪ange小姐的手机信号,可以定位。”

    “还不快查?”

    “是。”

    安东尼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立马追踪萧漫漫的手机信号。

    过了十分钟,他去汇报:“ange小姐应该在香湾附近的海域。”

    文森特的剑眉紧紧地锁住,“她和慕南爵出海了?”

    安东尼点头,“应该是。”

    文森特的眉宇缭绕着寒鸷的戾气,ange和慕南爵在一起,只有两个人,一定会做一些亲密的举动。

    此时此刻,妒忌在他的四肢百骸流窜。

    他绝不允许慕南爵碰一下ange!

    “立刻去租一艘游艇,现在我就过去。”文森特急躁地吩咐安东尼。

    “先生要去找ange小姐?”安东尼搞不懂boss的脑回路,竟然要追到大海里?

    “还不快打电话?”

    “我立刻打电话。”

    安东尼匆匆去了,文森特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然后去开车。

    二人开车前往码头游艇会,一路狂飙。

    安东尼打了几个电话,终于租到一辆游艇,他们赶到码头,等了一二十分钟,对方才送来钥匙。

    文森特亲自驾驶,风驰电掣。

    大海里,那艘游艇随性地飘浮、摇晃。

    其实,慕南爵又开了十几海里。

    萧漫漫喝了不少红酒,加上游艇比较晃,头有点晕。

    “不如回去吧,四点多了。”他低沉地劝。

    “我要看夕阳。”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颊生红晕,似酒红的液体染红了双颊,娇红软香。

    突然,游艇随着波浪颠簸,她趔趄了一下,没站稳,歪倒了。

    慕南爵眼疾手快地奔过去,伸出长臂揽着她。

    萧漫漫着迷地看着他,把他的脖子勾下来,“南爵,我这么爱你,怎么办呢?”

    她不顾一切地吻他,从薄唇到脖颈,再到耳朵,疯狂沉迷。

    他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热血疾行,往脑门冲。他干脆利落地把她抱到真皮沙发,压下来……

    迷情的热吻。

    颠簸摇晃的游艇。

    狂野激烈的攫取。

    慕南爵不知道为什么抵挡不住那股狂热的邪念,脑子里只有一股可怕的念头:

    放纵!放纵!放纵!

    一次就够了!

    之后,他不会再碰她。

    他不知道,这只不过是说服自己、安慰自己的借口罢了。

    酒香与软香混合在一起,他沉醉在娇软香甜里,无法自拔。

    突然,慕南爵停止了所有动作,愣愣地看她。

    萧漫漫迷乱的水眸清亮了一点,“怎么了?”

    “不能这样……”他拉好她的衣服。

    “我想你……”她搂住他的劲腰,朝自己压下来,眉心红红的,浮着几分娇羞,“我想要你……”

    慕南爵看着她,喉结滚动,极力压下那股狂野如脱缰野马的躁动。

    这时,文森特和安东尼驾驶游艇靠近。

    文森特站在栏杆前望过去,看见沙发上有人,但不确定是不是ange和慕南爵。

    他们好像在做不可描述的事……

    当即,文森特快气炸了,妒忌快要烧毁他的理智。

    慕南爵察觉到有游艇靠近,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好像是文森特。”

    萧漫漫弹身而起,文森特怎么找到这里的?

    “ange,ange!”文森特叫了两声,朝那边挥手。

    “你怎么来了?”她扬声问道。

    两艘游艇挨着,他跨过来,冰冷地打量他们。

    ange的小脸红彤彤的,小嘴嫣红shi润,很可疑。